四合院甬道3.jpg  

 

德卿理直氣壯道:「既然已經有你《采風》師兄和《伏魔》後人相助,這鎮山矛就非必要之物了,不是嗎?」他邊說邊將鎮山矛拋給杜鵑。「要是早知道會連累忘憂,我絕不會跟你一起來盜矛!」

此時,天空陡然下起傾盆大雨,雨勢來的又快又猛,如同山澗瀑布般隆隆作響,聲勢驚人,四人瞬間就被淋的渾身濕透。

陳山河聽不清葉德卿後面說的話,也懶得再跟他廢話,手朝杜鵑伸過去要搶鎮山矛,葉德卿閃身擋在陳山河面前,令陳大為光火,直接對葉出招。其身手看似瀟灑飄逸,實則凌厲決絕。葉出手迎擊,拳拳如撞鐘之樁,沉穩威猛。兩人在雨中大打出手,霎時水花四濺如激流撲打溪岩、如猛虎力撲雄鷹,稍有不慎,定得重傷。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縮圖版_dollsroom_horror_洋娃娃_房間_玩偶_人偶2.png  

 

我是個獨立接案的鐘點清潔工。在這一行做很久了,現在固定每個禮拜都會去幾位明星家清潔環境。

其中一位A女星的家不像她外表那麼光鮮亮麗,家裡才十幾坪大,衣服、首飾就堆的滿坑滿谷,如果沒有擺上床和茶几,看起來就跟倉庫一樣,一點也不像是有在住人。也許是她平常自己就愛乾淨,家裡沒什麼紙屑垃圾。如果不是為了幫她整理衣服,她家可以說是最輕鬆、最好清理的了。

A自己一個人住,又常常兩岸三地跑,索性就打了一副鑰匙給我,方便我進出。我很感謝她的信任,也很重視我的信譽,從來不敢亂動東西。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葉德卿依言照做,掌心一貼上地牛背脊,就看到了。但並不是眼前真的有東西,而是地牛讓他腦海中產生了影像。

      一隻牛被矇住雙眼,牽進一間滿是血漬的小房間。牠不安地踩蹄甩尾,頭左右搖擺,試圖想將遮眼布給甩下來。接著牠頭部、腰部、臀部被從天花板垂下來的粗皮帶束緊、四腳被地上的鐵鐐銬住固定。牠似乎感到害怕,想往後退卻又動彈不得。

      一名渾身髒污的寬肩壯漢把一水桶放在牠的頸部下方,手猛然一揮,一道冰冷銀光閃過,牠的脖子冷不防被劃開一大道血口!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0doc個人圖書館_太極圖解讀_星空宇宙生命體.png  

 

      深夜時分,葉德卿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一陣微弱悠揚、若有似無的聲音將他吵醒。他翻身枕臂細聽,似乎是簫聲。

「誰這麼好興致,半夜起來吹簫?」他咕噥道。

又躺平回去,打算繼續做夢撿花給忘憂時,房門突然被推開,月光下一個朦朧的影子立即閃身入內。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石棺_石室.png  

 

陳御風冷汗直流,方才還有些同情被鎮壓在山下九百年的地牛,此刻得知原因後,那些同情全變成了深入骨髓的恐懼。

地牛不知上頭石室裡的傢伙心中的念頭,仍自顧自地說:「小妖,等著看吧!矛一除,只待七日,便是我大顯神威之時!」

陳御風回過神來,立刻轉頭奔回石台邊,想將矛插回地牛背脊上。但手才剛碰到矛,便彷彿觸碰到炙熱的燒炭一般,那股熱流瞬間竄入掌心遊走他的奇筋八脈,錐心刺骨的劇烈灼燙令他眼前一暗,手一鬆就昏了過去。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牛.png  

 

幾位家僕都對眼前這位年輕的帶髮僧人感到不好意思,但是又怕被主人責罰,只好昧著良心衝上前將葉德卿包圍起來。

「打!」張無克一聲令下,六位家僕立即對德卿拳打腳踢。

德卿低頭、側身閃過前幾次攻擊,驚道:「為什麼打我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旅館_長鴻商務大飯店.png  

 

小張以前是我們公司的同事,後來與主管大吵一架之後就憤而離職。我跟他滿聊的來的,他離職以後還是會互相約出來吃飯。

今晚下班的時候居然在公車上遇到他,想說反正晚點也沒事,就乾脆一起去吃熱炒。

兩個人邊吃邊聊工作、生活上的瑣事。我跟小張說,公司下禮拜員工旅遊,可是是住一家評價不怎麼樣的小旅館,感覺超沒誠意的。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打雷閃電.png  

 

陳山河飛奔上望寮山,直到四週無人的高崗上,才停下腳步。

他從布袋中抽出一節竹筒,褪成枯黃色的表皮是歲月的痕跡。他將上頭的破布塞子打開,若有所思地看向裡頭顆顆墨黑與流金的彈囊,喃喃說道:「穿雲雷火現,風雲際會驚天變。」

這些彈囊是玄清派《伏魔》一脈的道士身上必備的行頭之一,「穿雲火」。其如烽火,朝天一發,四方聞訊的《伏魔》道士便會奔赴而至,集結誓死掃盪邪祟。然而,《伏魔》講求的是出世的精神,兼具入世的情懷。天下蒼生的性命勝過於個人、勝過於是非對錯。即便個人有性命之憂,也不可使用穿雲火,非到十萬火急、危及地方無數百姓的生死關頭,才可施放。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董古玩.png

 

人來人往的鹿港鎮上,一家門楣寫著「七巧齋」三字墨寶,門面屏以鏤空木軒、古意盎然的商鋪隱身於紅磚老街中。

店內擺設雅緻,分門別類地陳列上字畫、瓷器、玉石、木竹等古董、古玩。款項不能多,一多就顯得雜,一雜就顯得俗,這價格就很難抬上去了。當然,真正的好貨是不會呈現在檯面上的。通常都是老主顧相詢或掌櫃、櫃眼主動告知,才能一睹風采。

舉止流露書生氣息的仁謙,梳著油頭、戴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時下流行的白襯衫、格紋褲、腳踩牛津鞋,抱著那盒舊木箱進店裡,一看見店裡最資深的櫃眼老譚,便要開口向他討教。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判官筆_鎮山矛.png  

 

道觀藏經樓中,為數不少的典籍卷宗皆是《采風》道士們畢生走訪各方所記錄,與《藏經》道士們加以編撰彙整的心血結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山川、仙鬼和神怪三卷,最後一卷卷名就叫《季青神怪榜》。裡頭記載的大多是修行至少百年、有靈識和一定修為的神獸、精怪,道行不高的尋常狐仙或小蛇妖這種是進不了榜的。

兩百多年前,有位《伏魔》奇人,道行玄幻莫測,走遍天下降妖降出了心得,就順帶創了《采風》一門,專門記述島上各種修行有大成的神怪。後來,他犯了《伏魔》的大戒,對精怪一類起了同情心,又自認殺孽太重,就再也不收妖了。後半生都周遊於深山老林中,當個閒雲野鶴的《采風》道士,好幾年才回道觀交卷一次。

而那位先祖,就是陳御風。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