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這一帶地勢是連綿的山丘。而高中也不可避免地建在山坡上。除了三棟教室以外,還有活動中心、學生宿舍、教職員工宿舍和接待會館。因為是宗教學校的關係,接待會館從建成到去年為止,一直都是提供給報名宗教活動的人士居住的。令我們意外的是,除了整天的講座以外,為時兩個月的靈修類課程也頗受歡迎,不少海內外社會人士都會報名參加;一年四期幾乎都場場爆滿。據我們所知,這些提供給社會人士的課程學費是學校重要的經費來源。

      只可惜,好景不常。去年二月,罕見的連連暴雨導致半夜竟發生一場小規模的土石流,首當其衝的接待會館被沖刷地滿目瘡痍。萬幸當時正處學期與學期之間的空窗期,裡頭無人居住,才沒有傷亡傳出。

      接待會館因而有一段時間被圍起來,等待天氣較穩定後再開始整修。工地後方因土石流形成一處天然凹窟,經歷幾天豪雨後,變成堰塞湖。

      校長靈光一閃,決定將山上雨水先引流到此中繼湖中,再下排到學校附近的排水溝渠至山下。等水力設施完成,不僅為其命名為「白鵝湖」,還閒情逸致地以生命教育為由養起鵝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嘰──」尖銳的煞車聲劃破夜空。

      馬路上除了幾道長長的煞車痕外,車輪下開始緩緩淌流出鮮血。

      又一條孤魂葬身在這條公路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雄啤酒肚19.jpg 高雄啤酒肚22.jpg  

 

這家啤酒肚餐廳真的令人驚喜啊!

在分享餐廳環境之前,我要先講他們家的 Facebook功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內湖香鍋16.jpg  

內湖香鍋6.jpg

 

       內湖陽光街「香鍋」自助式石頭火鍋 🍲 爆香、快炒、悶煮!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土是獵戶出身,家就住在東北長白山老嶺下。

      他自小就聽老一輩說,這裡是風水寶地,不僅是古代皇族長眠之地,更是後來建立三百年清朝的滿族龍興之地。這一帶除了林海外,還有幾座山勢高聳入雲、險峻崎嶇的奇峰怪石。其中,蓮花峰跟玉泉峰中間的山壑即是天橋溝。這裡流傳著一個夢幻的傳說:有個樵夫救了一位落難神仙,神仙恢復法力之後,決定世代庇護山民以報答樵夫的恩情。只要誠心在玉泉頂上閉眼許願,睜眼的時候,就會出現通往仙界的天橋,只要能在那尋得寶物,那麼寶物就會幫你實現願望。故此,下方的山溝才因而得名天橋溝。

      弔詭的是,想上玉泉頂就必須自天橋溝入山,但天橋溝一帶從古至今都被視為是聖地,長輩們時常告誡平日裡不得肆意靠近,以免觸怒山神。除了得到山神允許得以在此養蔘的人家以外,其他人只有在每年祭祀山神時才能由此進山。但偏偏祭祀的時節裡,過了山腰以後就會起大霧,根本無從登頂。

      大家總笑著說,這神仙分明是拿了養蔘人家的好處,只讓他們家有機會走天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濃霧裡,雜訊般的噪音「滋滋」大作,霧氣隨著步伐而快速向兩旁散開,直到看見被黑影團團包圍的志剛,潔弟才發現他週圍的霧氣仍舊濃密,絲毫不因他們的腳步而有所退讓。

此時志剛正奮力掙扎著抵禦黑影的撕扯抓刮。祂們都有著人一般的漆黑形體,臉孔卻各不相同;有的是驚恐,有的是悲慟;有的是憎恨,又有的是純粹的猙獰;表情皆像是被冰凍般僵凝著。

瀰漫的霧氣之中,潔弟突然看見一個小如水管的黑洞從另一頭冒出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突然有東西從潔弟身後撲過來,猛力箍住她的肩頭,使她瞬間動彈不得。

有鬼啊!

「啊」她放聲尖叫,害怕的連眼睛都不敢張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內湖雞湯1.jpg    

 

這家的前身是連鎖的「龍涎居」,以前天氣冷就會來吃。 

有天經過發現已經改店名叫「雞湯」了。

內湖雞湯2.jpg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吳常與潔弟通話到一半就斷線了。

這不是收訊不良造成的斷訊。他想。

因為他在電話中不斷聽到「滋滋」的電波干擾聲。但根據他事前的地理調查,這一帶應該沒有高壓電塔這類足以形成干擾通訊的電磁場才是。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歷盡難中難,心如鐵石堅。

 

此刻硬著頭皮往村莊深處走去的潔弟,覺得自己猶如前往北海牧羊的蘇武一樣悲壯,就只差沒飲雪吞氈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陳大頭的一番話並沒有嚇到吳常,他冷靜的說:「會不會是細菌或病毒引起的傳染病?」

「細菌、病毒?」陳大頭如海苔般的粗眉糾結起來。「也許吧,誰知道?反正,我們這裡的人是很忌諱啦。」他又喝一口茶,才接著說:「潔弟啊,聽我一句,妳表哥畢竟是議員的兒子,出了什麼事怎麼辦?做研究嘛,做做樣子就好啦!真要問的話,我們這一排住這麼多人,也夠你們問啦。不要沒事惹事,村裡真的有太多古怪啦。」

「嗯,有道理!」潔弟大力的點頭附和。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三那年,因為家境好轉,我們一家搬進了從小到大夢寐以求的電梯大厦。

       我抱著沉重的紙箱,站在大樓門口往上仰望著新家透出的光亮,心想:終於可以搬離那個充滿惡臭、流氓和乞丐流竄的貧民窟了!

       更棒的是,我還可以跟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怡君作鄰居!

       怡君是我小學一年級的同班同學。她們家在她還沒出生前就入住這棟大樓一樓,算是這社區的元老級住戶之一。她熱心的父母更是積極參與社區事務,因而全社區的老住戶、警衛也都認識她。社區裡有什麼八卦、好康,她家一定是第一批知道的。

       我們認識這十年間,雖然經歷分班、各自升學,和家中經濟因素頻繁換租屋,但我們的友情卻沒有因為這些原因而變淡,還是像小時候一樣那麼要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