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梅謠013逢.jpg  

 

「快走吧!」另一名東棟組殺手躍躍欲試地催促著夥伴。他知道此趟目的未達成,酬勞一塊錢都別想拿到。「等到目標跑出了霧牆,行動就算失敗!我可不想做白工!」

兩名東棟組組員對看一眼,有了共識,立即舉槍挺進,沒幾步就消失在其他殺手的視線之中。

「唉,這霧這麼濃,真不知道待會要怎麼找他們。」原守陳府東門者說。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4霧中仙.jpg  

 

不過,不同於進村時,須沿著無霧窄道在田埂、院落間彎彎繞繞地穿梭,此刻正在逃命,自然是慌不擇路地盡量朝濱海公路的方向直線飛奔。

      我實在沒辦法像吳常那樣從頭到尾保持沉著冷靜。沒了無霧窄道庇蔭,我自從出了陳府之後,就覺得少了靠山,很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隨著所在之處時空歸零而就此消失不見。心一直七上八下的,右眼皮又一直猛跳,讓我越來越焦躁不安。

奔離陳府約莫十五分鐘左右,吳常看我體力透支,居然二話不說地揹著我繼續跑!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2迷霧.jpg  

 

被刺中的嘉嘉如同瞬間被冰凍一般,懸在空中動彈不得,驚恐地瞪大雙眼俯瞰著鬼術師。黑針埋入的眉心、胸口與腹部立即竄出無數髮絲一般的黑線遊走其身,快速而駭人地圈圈綑縛怨靈的臉孔與身軀,眨眼間即密佈成一團巨大的黑繭。

不待祂反應,褐袍老朽以驚人的速度自斗篷中端出頭骨製成的骨缽,另一手打開骨蓋,缽口向其一伸,咒語一念,便將其收於其中。闔上骨蓋後,他老練地貼上青字黑符,封印即成。

院內冷冽的寒意隨即消失,老樹與廂房屋簷上的凍霜也在彈指間氣化,彷彿剛才怨念深重的惡鬼作祟不過是一場幻覺。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後院之中,嘉嘉和小惠都因乍然感應到陌生而強大到令人窒息的鬼氣,顯得極為侷促不安,不自覺地牽住彼此的手,腦中一片空白,無法言語。

在平頭殺手的護衛之下,鬼術師慢慢踱步來到北棟連接後院的轉角。

嘉嘉和小惠立即感到一股直至靈魂深處的憂傷與恐懼,心神瞬間像是遭麻痺一般渙散,難以自持。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1陳府斷頭案.jpg   

 

院子裡的高個殺手才剛站穩腳步,聽到吳常說的話,登時察覺有異,環顧四週,突然心生懼怕,望著吳常的背影喊道:「誰?你在跟誰講話?」

此時後院突然陰風陣陣,院內老樹上的枯葉紛紛墜落,寒意直入心脾,令人膽顫心驚。

高個子急忙奔至光頭身邊,兩人早以無暇理會離開的吳常,只是惶惶不安地四處張望,總覺得這來勢古怪的陣風是不祥的預兆,心裡同時想著:大事不妙了!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8逮捕之前.jpg  

 

殺手身上的火勢與剛才地上燃燒的紙團一樣,來的快去的也快,他嚇得在地上打滾沒兩下就壓熄了,防彈背心胸口處露出好幾個燒灼的破洞。

      他見火苗都滅了,立即翻身仰臥在地,大大鬆了一口氣。沒想到,幾根樹枝末梢般粗細的屍骨登時朝其頭部砸來!

他出於本能地緊閉雙眼,伸手擋住臉,感受到根根骨頭打在手臂上的同時,肋骨竟也掀起一陣揪心痛楚,肺部劇烈緊縮,令他幾近窒息。他忙張開眼,一瞧立即暈死過去。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捷運車廂菇2.jp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合院書房書桌3.jpeg  

 

由於老梅村內所有電信通訊皆中斷,無法遠端聯繫負責後院搜索的組員,所以眾人一會合,便火速協調分配支援:北棟組立即前去後院察看狀況;西棟組則須搜索既定區域和接手北棟;東棟組則須同時確認東邊兩條甬道,包括裙房。

階段性任務完成後,北棟連同守北門者,西棟通知顧西門者,東棟帶領看東門者,一同回到二院集合,再同時從大門離開。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六人完全以手勢溝通,表達方式無聲卻精確。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合院房間3.png  

 

「啊啊,怎麼辦怎麼辦啊!」小惠著急地團團轉。「剛才應該要你從後門出去的嘛!唉我們被困在裡面太久了,都忘記有門這件事了!唉都是我不好!我怎麼那麼笨啊!」

我本來就已經夠緊張的了,小惠又只會在那邊乾著急,盡說些一點屁用都沒有的鬼話,害我更是心慌意亂,腦子裡開始浮現悲慘的畫面:自己的葬禮上,爸爸、媽媽為我哭的呼天搶地;淚流滿面的奶奶難過到心肌梗塞;哥哥想起他欠了我三年的五千塊還沒還,不禁後悔又羞愧地哭暈過去;最後家屬答禮的時候只剩下家犬睫毛撐場面。更讓我不能容忍的是:志剛對著我的遺照上香時,心中冷嘲熱諷;吳常更是連上香都懶,只是好整以暇地坐在位子上低聲說些鄙視低能兒的話。

天啊,真是太沒面子了!難道要我王亦潔唾面自乾地抱著這兩個神經病的羞辱到地府報到嗎!門都沒有!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合院甬道3.jpg  

 

「潔弟,這裡!」小惠喚道。

祂在宿舍東側的深處向我招手,身體騰空飛至木柴堆的上緣。

「喔。」我反射性地點頭回答,一下子就忘了前兩秒還因祂帶我進這滿屋子惡臭的宿舍在生祂的氣。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街門與影壁中間站著一位挺拔的黑衣短髮男子,手持步槍,頭戴單目夜視鏡,面朝宅內,不時來回掃視,卻又一直佇立在原地不動。

       嘉嘉注意到他渾身都被一抹淡淡的螢綠光芒包圍,煞是奇怪。而光源似乎是來自他的胸口,令嘉嘉有些防備,又有些好奇。

       祂先是謹慎地稍稍抬頭,對男子小聲喊道:「喂!」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市傳說III不速之客2.png  

 

穿著寬鬆、暗紅上衣的雯雯初時對我們最是戒備,一旦卸下心防,很快便展現熱情而親切的本性。祂對我們露齒而笑說道:「總算有人來了!唉,你們都不知道,待在這裡度日如年,感覺都過了好久!」

「就是說啊,這裡永遠都是天黑,我們已經對時間失去概念了,」小惠推推眼鏡,「潔弟啊,現在到底是幾月幾號啊?」

「八月二號。」我想都不用想。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捷運江子翠站.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合院書房書桌3.jpeg    

 

室內空間小,頭燈光線將裡頭照的猶如白晝一般明亮,空中無數飄蕩的塵埃不時反射著熠熠光亮。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像陳小環那樣從未受過正規教育、上過一天學的女人,書桌兩旁竟立著好幾個大書櫃;桌案上擺放著許多手寫的紙張,字跡娟秀,與內院東側教室黑板上寫的《木蘭詩》字體非常相似,只是工整許多。細讀下來,這些應是作為教材的講義。

我想,陳若梅若是知道自己當年教小環識字,不僅能讓她日後有機會自修、擺脫胸無點墨的人生;更有能力啟發、教育無數的莘莘學童,應該會很欣慰吧?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合院房間3.png  

 

「嗯,」平頭男孩非常配合地回答,「當時上到二樓的有八個男人。三個、三個一組,各自對付一個小孩。其中一個負責抓住人,另一個拿槍對著他,還有另一個拿著很像挖冰淇淋的東西挖我們眼睛。另外兩個男的拿槍把其他人趕到旁邊那裡,等著被挖眼睛。」祂指著樓梯口旁的一處角落:「只要有人反抗,馬上就被射殺了!所以我不敢反抗」男孩邊說邊低下頭,用手摸著空洞的眼睛,「沒想到他們挖走我的眼睛之後,我還是死了那個時候很混亂,我又真的太痛了,還以為自己是痛死的等到我的靈魂飄在空中,看到自己的身體時,才知道自己也是被射死的。」祂指了指自己,中彈的位置跟小虎如出一轍!

想到這些孩子在臨死前受到多大的折磨,內心該是如何徬徨與恐懼,我便怒急攻心,氣得在空中亂揮拳,大罵道:「這群不要臉的王八蛋!就不要讓我逮到!」

「要啦要啦!」吳常肩膀上的長髮小妹起鬨道:「要打他們屁股!」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宿舍dormitory.png  

 

初時見到如墨般漆黑的階梯時,便心下疑惑:哪有臺階黑的這麼不均勻的?

待我看到樓梯側面,那灰色混凝土上一道道溢出的黑線時,才赫然驚覺:臺階本來不是這個顏色,是被血流淌染成紅色,再隨時間氧化轉黑!

「真有趣。」吳常望著階梯,神情有些滿足地嘆道。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feteria.png  

 

「不知道二十幾年前,那場大霧發生的時候,府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喃喃道。

吳常戴上他表演常用的白色魔術手套,一語不發地仔細一一檢視廚房內的炊具、廚具。幾秒之後,忽地開口:「都不見了。」

「啊?」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雞豆花.jpeg  

 

         車窗外的風景飛也似地往後刷刷退去,我坐在高鐵內,覽盡埂埂良田,卻無暇醉意於綠野風光,只是雙手不停在空中比劃,腦海中反覆練習待會要煮的菜,尤其是醬汁淋在雞皮上的手法與節奏。整顆心七上八下的,越靠近目的地,越是焦躁不安。

過年、過年,我最愛也最怕的就是過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只有連假才有機會與家人齊聚一堂。撇除令人焦躁不安的除夕夜,年假之中,天天都是共享天倫之樂的好日子。

,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鏽鐵門.png  

 

       心下困惑:機杼的原意是織布機,可是這個小環應該不是指這個吧?

「確切是什麼,我還無法肯定,」吳常說出心中的揣測:「我認為小環是想暗示,當年滅門案殺手使用的兇器不是刀,而是某種機具或機關。為了犯案方便,若不是輕型易攜的機具,就是事先藏於府內的機關。依小環留下的提示,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機關!」我驚訝不已:為了殺人居然連機關都事先打造好了!這幕後主使人心理變態啊!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木蘭詩.png  

 

「原來是這樣啊。咦不對啊!這不是重點啦!」我著急道:「那現在怎麼辦?水池這條線斷了!我們還能找什麼線索?」

也許是這些吳常都已事先料到,此時反應不如我這般慌張,只是雙手於背後交疊,淡淡說了句:「四處看看。」

我看他老神在在地轉身往曬穀場西面的課桌椅晃悠過去,心裡直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 , , , , , , , , , , , , , , , , ,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