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4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式書房.jpg  

 

在吳簾青的陪同下,黑茜與吳常各自向警方供稱,當年兩人都背著彼此,獨自策劃維特小學六年五班畢旅的車禍。直到案發當天才發現彼此的計劃。

「維特小學畢旅案」從受理、偵辦、開庭前審理到開庭過程,皆困難重重,主要有二個癥結點。

其一,吳常的目的是想害同學受傷,而黑茜卻是要殺死車上所有學生。所以她明知遊覽車翻落深溝將死傷慘重,卻未在案發當天發現吳常計劃時警告他,反而帶著吳常一同執行這場謀殺。也就是說,兩人犯案動機顯然不同,卻難以分別追究各自造成的傷害程度。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市傳說14_五樓的租房.png    

=================

 

      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我跟我們系上三個朋友 (娜娜、琪琪和小瑤) 決定一起在外面合租。在找房子的時候,就深深被這家吸引了!

      租金便宜,又離學校超近,聽到下課鐘聲再出門,都還可以在上課前進到校園!而且不是那種冬冷夏熱的頂樓加蓋,快要開學的九月房子還那麼涼爽,感覺就可以省下很多開冷氣的費用!超棒的!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歐式書房.jpg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你活過來?」黑茜喃喃道。

一手貼著維生艙玻璃罩,她凝視著裡頭平靜的臉龐,望眼欲穿。

這幾天黑茜都輾轉難眠,無法闔眼。她美麗的臉蛋已失去昔日的奕奕光采,比艙內的吳常還要蒼白憔悴。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市傳說III不速之客2.png  

 

      這幾天發生一堆怪事。

      明明就是四月春天,天氣卻像是連續來了幾個颱風一樣,整整一個禮拜都是狂風豪雨,出門上班都超麻煩的。

      還有,不知道為什麼,我家裡裡外外都突然變得超臭的!不知道是不是家門口那條水溝堵住的關係?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車.jpg  

 

       原本從右方開下山的第一台是休旅車,再來是汽車,但是在彎道時,第三台山區小巴趁機在路肩超過兩台車,直驅而過。

       我們面前的山路很窄,開在前頭的第一台遊覽車也許還能勉強跟休旅車會車,但也許是遊覽車司機沒料到對向的山區小巴會忽然超車,就在小巴超車成功,從路肩切回山路的瞬間,本就高速行駛的遊覽車司機根本來不及閃避。

       我看見兩張不同五官卻同樣驚恐的側臉,同時都下意識往右猛打方向盤的手勢,在電光石火的剎那,小巴與我們擦身而過,猛烈撞上我右側的山壁;外側的遊覽車就這麼剛好、不偏不倚地在我們正前方翻車、墜下山溝!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道.png  

 

猛烈的海水衝擊力忽地一消,我睜開雙眼,眼前竟變成一片粉紅色的世界!

或者應該說是紅色,非常透明的紅色,像是景色被上了一層遮罩,或是戴上某種紅色眼鏡看東西一樣。

方才鋪天蓋海的水牆和白色巨輪都不見了。汪洋又恢復為最一開始的平靜,唯獨視野由紫轉紅。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巨浪.jpeg  

 

吳常也許是個習慣隱藏自己情緒的人,但絕對不擅長背著自己的心意說謊。雖然他口頭上仍是拒絕,但語氣卻開始出現猶疑,我知道他的心已經在動搖了。

我聽了老師一番掏心掏肺的話,心裡也是又震驚又感慨,一時之間五味雜陳、思緒紛亂:雖然老師以前助紂為虐實在有夠幼稚、有夠欠扁的,但心地好像也不是那麼壞…… 不過,才講幾句話就要吳常放下過去、原諒這些師生,也太強人所難!唉!

我感歎一聲,內心糾結歸糾結,心裡也清楚,原不原諒這種事,只有當事人說了算,其他人實在沒有立場過問。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洋_小船2.png  

 

我不明白,為什麼突然之間海面上出現這麼多人。好像是附近有什麼郵輪翻覆或沉沒了,所以船上的乘客全都落海一般。

這些求救、呼喊、悲泣,聲聲聽的我毛骨悚然。我隱約覺得不太對勁,正要問吳常該怎麼辦時,他就率先開口,心中的疑問與我相同。

「你的天眼剛才只看到一艘白色郵輪嗎?」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梯2.jpg  

 

      高一的時候,我與許多台北的學生一樣,每個禮拜都是跑台北車站補習。那個時候還不懂爸媽賺錢的辛苦,班導也不會因為學生缺席打電話通知家長,我也不太重視上課這件事,幾乎每個禮拜都會遲到。

      有天我又遲到了。從捷運站出來的時候已經七點十分,足足遲到了四十分鐘!只好加快腳步往補習班大樓移動。

      平常上課時間,三台電梯前肯定都是長長三條排隊人龍,現在這個離峰時間,大廳裡只有我和另外一位男校高中生在等電梯。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神位_神主牌_佛桌.jpg  

 

      家裡如果有佛桌的話,上頭擺的東西每一家都大同小異吧。不是佛像、菩薩像、關公像,就是神主牌,還有香爐、公媽燈、鮮花素果...等等。

      每次去朋友家,如果家裡有佛桌,我都會很好奇地看上兩眼。光是剛才提的到這些元素,就有千萬種不同組合和呈現方式。

      按宗教儀式,佛桌絕對不能暗,否則後代子孫會前途無光,所以通常都會左右亮著公媽燈。款式最素的就是傳統的紅燈泡,講究一點的會是造型比較華麗的迷你石燈籠或蓮花燈。近來比較新式的還有暈黃色、白色的LED燈,我還看過那種直接拉LED光條,把佛桌搞得跟夜市路邊攤一樣新潮的。而現在人講求環保、講求養生,大多在家裡不燒香,香爐變成只是擺設,頂多在大年初一的時候才會儀式上點個香祭拜祖先。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海洋_小船.png  

 

我盯著那些在黑暗中不時閃動惡毒光芒的眼珠與妖異浮腫的身軀,全身止不住的發抖,不知道是水溫還是懼怕而致。

我超級超級怕鬼,要我面對祂們已經很難了,何況是主動靠近祂們,把吳常從祂們手中解救出來。

挑戰這種最深層、最原始的恐懼就像是違背本能一樣,我可以暫時停止呼吸幾秒,但是一定有個極限無法逾越。可是如果我不救吳常,那他遲早會溺斃的。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游泳池水鬼.png  

 

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不是想制止這四個男學生,我氣到簡直想把他們扁到連家犬都認不出來!

馬上就朝那位揪著吳常頭髮的高大男學生衝過去,離我比較近的戴眼鏡學生立即伸手要抓我。

「一群欠扁的死小孩!」我奮力把他推開,趁著衝勁跳起來,抬手握拳就朝高大男生的臉使盡全力揍過去。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mbridge_KingsCollegeatNight.png  

 

雖然我們家是普通家庭,但是我跟哥哥都是念這所貴族學校—維特小學。不過,哥哥是以全額獎學金生的身份入學,而我就沒那麼優秀了。爸爸怕我與哥哥念的學校不同,幼小心靈會受創,再怎麼省吃儉用,也堅持讓我跟哥哥念一樣的學校。

維特小學是採小班制菁英教學的模式招生,每班學生不超過十五人。校地雖大,建築物卻只有兩棟。

一棟工字型、維多莉雅建築風格的教學大樓是全年級的教室,樓層依年級劃分;一年級教室在一樓,二年級在二樓,以此類推。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尋龍訣劇照日本兵.png  

 

我茫然地東張西望,發現自己站在人行道邊緣的一個水溝蓋上。低頭看著水溝蓋,自言自語地說:「難怪腳下都是一排一排的洞,還好剛才沒掉下去。」

       更多細節流進腦海,我被撞的時候恰巧是站在軌道的轉彎處,所以才會被撞出軌道,不然搞不好就活活被電車給輾過去了。

       看來這次代表我存在的「電話」,比上次的「香」還狠毒,不只引誘我去撞車,鈴聲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咒怨劇照.png  

 

      自從搬到新家之後,我才發現床的左側是陷下去的,我想應該是床墊久了失去彈性吧。還好我習慣身體朝右側睡,所以也不以為意。真正讓我覺得困擾的,是一直做重複的夢。

      我常常夢到有個小孩窩在我懷裡睡覺,讓我很不自在、很不安。因為角度的關係,我只看得到他的頭頂,他的頭髮剪得很短,總是穿著同一套髒兮兮的黃 t shirt和卡其短褲,上面都是一塊塊的暗褐色污漬。他身形大約四、五歲吧,瘦到很誇張,幾乎可以說是皮包骨,雖然看不到臉,但我猜他是個小男孩。

      一開始是一個月夢到一、兩次,後來變成每個禮拜都會夢到,再來是每兩、三天都夢到,現在是天天都會夢到。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亡魂鬼.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式復古電話.png  

 

正在納悶之際,忽聞一陣刺耳惱人的聲音從上空傳來,而且越來越近。

「鈴鈴鈴——」響聲好像復古的電話鈴聲。

抬頭一看,有個暗紅色的東西從我頭頂正上方砸下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車.jpg  

 

      公車越開越快,「哐啷、哐啷」的車身震動聲變成急遽的「控控控控」,車身與隧道的距離正在快速拉近,逐漸迎來的漆黑隧道口也越來越大,好像有位看不見的司機迫不及待想連人帶車一起開下黃泉似的

      不行!我得趕快下車才行!不對,下車就熔化成屍水了!那那那該怎麼辦?煞車?對,把車停下來就好!

平常就有在開車的我,馬上跳起身,衝到車頭,打算踩煞車、拉手煞車,卻在駕駛座這裡發現什麼東西都消失了,座位下面也沒有油門和煞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市街道.png  

 

過度的恐懼瞬間癱瘓我的神經,我沒辦法閉上眼睛躲過殘忍的屠殺,只能愣愣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一轉眼,血肉橫飛的公車上只剩下男鬼、我和其他三位乘客。其他不是跳車出去化成一攤油,便是倒在地上、椅上的無頭屍!

男鬼手上的刀不見了,祂又背靠後坐回原位,好整以暇地翹起二郎腿,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車.jpg  

 

「卿近來是否無恙?」一襲青蟒王袍、頭戴珠冕的帝王身影問道。雖威儀萬千,但言語十分寬和。

祂就這麼忽然出現在吳常眼前,令他有些錯愕。直覺告訴他,這就是從小到大一直出現在他夢裡的那位閻羅王。

詭異的是,吳常在錯愕的當下,卻又反射性地開口答道:「臣一切安好,謝大王關心。」一說完,他心中不免又是一波錯愕。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