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7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石棺_石室.png  

 

陳御風冷汗直流,方才還有些同情被鎮壓在山下九百年的地牛,此刻得知原因後,那些同情全變成了深入骨髓的恐懼。

地牛不知上頭石室裡的傢伙心中的念頭,仍自顧自地說:「小妖,等著看吧!矛一除,只待七日,便是我大顯神威之時!」

陳御風回過神來,立刻轉頭奔回石台邊,想將矛插回地牛背脊上。但手才剛碰到矛,便彷彿觸碰到炙熱的燒炭一般,那股熱流瞬間竄入掌心遊走他的奇筋八脈,錐心刺骨的劇烈灼燙令他眼前一暗,手一鬆就昏了過去。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牛.png  

 

幾位家僕都對眼前這位年輕的帶髮僧人感到不好意思,但是又怕被主人責罰,只好昧著良心衝上前將葉德卿包圍起來。

「打!」張無克一聲令下,六位家僕立即對德卿拳打腳踢。

德卿低頭、側身閃過前幾次攻擊,驚道:「為什麼打我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旅館_長鴻商務大飯店.png  

 

小張以前是我們公司的同事,後來與主管大吵一架之後就憤而離職。我跟他滿聊的來的,他離職以後還是會互相約出來吃飯。

今晚下班的時候居然在公車上遇到他,想說反正晚點也沒事,就乾脆一起去吃熱炒。

兩個人邊吃邊聊工作、生活上的瑣事。我跟小張說,公司下禮拜員工旅遊,可是是住一家評價不怎麼樣的小旅館,感覺超沒誠意的。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打雷閃電.png  

 

陳山河飛奔上望寮山,直到四週無人的高崗上,才停下腳步。

他從布袋中抽出一節竹筒,褪成枯黃色的表皮是歲月的痕跡。他將上頭的破布塞子打開,若有所思地看向裡頭顆顆墨黑與流金的彈囊,喃喃說道:「穿雲雷火現,風雲際會驚天變。」

這些彈囊是玄清派《伏魔》一脈的道士身上必備的行頭之一,「穿雲火」。其如烽火,朝天一發,四方聞訊的《伏魔》道士便會奔赴而至,集結誓死掃盪邪祟。然而,《伏魔》講求的是出世的精神,兼具入世的情懷。天下蒼生的性命勝過於個人、勝過於是非對錯。即便個人有性命之憂,也不可使用穿雲火,非到十萬火急、危及地方無數百姓的生死關頭,才可施放。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董古玩.png

 

人來人往的鹿港鎮上,一家門楣寫著「七巧齋」三字墨寶,門面屏以鏤空木軒、古意盎然的商鋪隱身於紅磚老街中。

店內擺設雅緻,分門別類地陳列上字畫、瓷器、玉石、木竹等古董、古玩。款項不能多,一多就顯得雜,一雜就顯得俗,這價格就很難抬上去了。當然,真正的好貨是不會呈現在檯面上的。通常都是老主顧相詢或掌櫃、櫃眼主動告知,才能一睹風采。

舉止流露書生氣息的仁謙,梳著油頭、戴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時下流行的白襯衫、格紋褲、腳踩牛津鞋,抱著那盒舊木箱進店裡,一看見店裡最資深的櫃眼老譚,便要開口向他討教。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判官筆_鎮山矛.png  

 

道觀藏經樓中,為數不少的典籍卷宗皆是《采風》道士們畢生走訪各方所記錄,與《藏經》道士們加以編撰彙整的心血結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山川、仙鬼和神怪三卷,最後一卷卷名就叫《季青神怪榜》。裡頭記載的大多是修行至少百年、有靈識和一定修為的神獸、精怪,道行不高的尋常狐仙或小蛇妖這種是進不了榜的。

兩百多年前,有位《伏魔》奇人,道行玄幻莫測,走遍天下降妖降出了心得,就順帶創了《采風》一門,專門記述島上各種修行有大成的神怪。後來,他犯了《伏魔》的大戒,對精怪一類起了同情心,又自認殺孽太重,就再也不收妖了。後半生都周遊於深山老林中,當個閒雲野鶴的《采風》道士,好幾年才回道觀交卷一次。

而那位先祖,就是陳御風。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05龍隱.jpg  

 

      忘憂隨杜鵑回府上後雖止住了淚,卻是滿面憂愁,她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出來也不吭聲,杜鵑在門外說到舌頭打結也無動於衷。

杜鵑當然看得出來忘憂傷心,可是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為什麼這麼傷心。忘憂自從進了王家以後就一向表現的溫柔賢靜,但杜鵑知道,好姐妹骨子裡其實有股倔強和無比的堅毅,就算受再多委屈、吃再多苦,也鮮少掉眼淚。

這樣的她,剛才居然在大街上哭了!杜鵑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也不知該怎麼安慰她才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天的街道2from_taringanet.gif  

 

      下雨的時候,你能確定傘下只有自己嗎?

 

     終於來到期待已久的大阪玩,晚上就想到熱鬧的道頓堀、心齋橋一帶逛逛,想說逛完街還可以順便在那吃晚餐。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圓通寺.png  

 

葉德卿是陳山河一手拉拔長大的,兩個人亦師亦友,又何嘗不像父子?他知道德卿為情所苦,心裡也跟著難受,但是今非昔比,眼下東方山區尚有大患潛伏、蠢蠢欲動,他怎麼能讓德卿像小時候一樣花好幾個月的時間慢慢重新振作?

幾番思來想去,陳山河還是敲了敲隔壁房門,與葉德卿促膝懇談。勸他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請他暫時以大局為重,待大患除去,再來好好平復心情。葉德卿明白事情輕重,更不想陳山河擔心,便勉強裝出已經沒事的樣子。

陳山河回到房裡,在床上翻來覆去,竟鮮罕地睡不著覺。他感到莫名的心慌,總覺得接下來還會再出什麼亂子,而且恐怕還是出在自己徒弟身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鹿港老街.png  

 

「恩公的意思是說,」江大少爺猜測道,「有人存心讓三娘復活?」

「這還無法斷定。但我認為,她的墓應該有被動過。」陳山河對江家人說:「這樣吧,擇日不如撞日,明天一早就安排下葬。還有,府上是否能另派些人,隨我們一同去察探三娘的墓?」

江家人見高人竟願意再次出手幫忙,自然連聲答應,同時吩咐下人準備好客房讓兩人過夜,還豪氣地派人端出一疊大鈔和古董來答謝。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2迷霧.jpg  

 

不只葉德卿,陳山河也是一晚都沒闔眼,不過他不像葉一樣為兒女情長所苦,而是在思索三娘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清早,村民得知和美村裡大患已除,昨晚落荒而逃的人大都接連返家。

陳山河與葉德卿就在招待二人留宿的村民陪同下,再次前往江家。路上陳山河又向幾位村民探聽些事情,這些人聽說他與葉昨晚制服了飛殭,對他們既感激又崇拜,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將所知全告訴了他們,也讓陳對於自己的推敲結果有了更多的把握。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懸在半空中的三娘一臉怒容,杏眼圓睜地瞪著陳山河:「臭道士!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師父,你剛才確實講得太過份了。」葉德卿小聲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陳山河嘻皮笑臉地說,「怎麼能說是熱臉貼冷屁股呢?祢臉早就涼到長草了吧?」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樓梯_階梯.png  

 

      傳說,晚上走樓梯的時候,千萬不能數樓梯,否則少算了一階,就會拿數的人去補!

 

      我以前念的國中是一所非常古老的小學校,聽說從日治時期就存在了,說它是古蹟都不為過。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殺5.png  

 

就在這個時候,村頭方向忽然傳來好幾個人倉皇的喊叫,聲音有男有女,但聽不清是在說什麼。從他們的腳步聽起來,應是朝村尾,也就是陳、葉的方向急奔而來。

負責帶陳、葉進村的男人阿旺聞聲,全身立即緊繃起來:「怎麼回事?」

「怕是有什麼變故。德卿,我們先去看看!」陳山河一說完,抬腿就已是十步之遙。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3逢.jpg  

 

江家老爺、老夫人原不想認這門婚事,一口咬定還沒拜堂,新娘就不算真的過門。但江三少爺是個信守承諾的男人,死活都要周三娘當妻子,受江家後人的香火祭祀。

其他江家人無奈之下,只得又趕緊安排冥婚再安葬,所以三娘的墳才會在江家墓一帶,墓碑上寫的也是江氏。

      陳山河心想:這些村民真是老實,村大夫李有財說周三娘是暴斃死的,他們就全信了,竟沒人懷疑李有財的話是真是假。但如果妖氣來源就是三娘,為何妖氣出現這麼多天,直到昨夜才暴起傷人?再說,不過是死了幾日,怎麼能有此等妖氣?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殺4.png  

 

深夜,一陣尿意來的又兇又猛,酒醉趴在桌上的李有財突然驚醒。

「不行了、不行了,要憋不住了!」他端起燭台就直奔茅房。

屋外,月光皎潔而清冷,田野間傳來規律的蟲鳴蛙噪,偶有幾隻野貓喵喵亂叫。晚風吹過,帶來草芳與稻香。這是鄉間再尋常不過的夜晚。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鬼吹燈之尋龍訣_2.png  

 

狹小的墳坑之中,三個大漢聚在棺柩前忙活。一高一胖分別站左右,各自拿著鐵撬和柴刀咬牙試圖撬開沉重密合的棺蓋。另一位是個老頭,一邊撒冥紙一邊手舉火把替他們倆照明。

「他媽的這誰釘的棺蓋?要是讓我知道,一定一刀劈了他!」胖子邊撬邊罵,用力的額頭都暴起青筋。

「咔啦」一聲,那高個子用巧勁將棺柩左邊給撬了開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樹人_夜鷺_死寡婦_黑山老妖.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市傳說5_死胖子_咒怨_ETtoday編碼2115348.png  

 

      聽說每個想死的人,都有個鬼跟在後面。

 

      人一旦有了念頭,就是祂們出馬的時候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_草地_花.png  

 

又過了幾天,葉德卿一大清早就依約趕來河邊,卻沒見著許忘憂和那群白鴨。

他失落地坐在她平常編花圈的樹蔭下等了好久,直到日正當中,師父陳山河來叫他,他才神情落寞地跟著師父回寺裡。

一連被放了好幾天鴿子,葉德卿有些灰心,但是小小的心裡還是希望能再見到許忘憂一面。於是他一如既往、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來到河邊。總算這次,還沒見到許忘憂的小小身影,就先聽到此起彼落的群鴨呱呱叫聲。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