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001-陳氏女鬼

 

一股寒意從我尾椎竄了上來,頸背的寒毛直豎。雖然眼睛依舊是閉著的,但我已被驚醒。多年來的經歷,使我早早就學會控制自己的表情,我繼續面不改善得佯裝熟睡。陌生的異物再度掃過我的額頭,像是一綹秀髮。伴隨著的,是逐漸滲過被子、越來越冷冽的寒意。

好冷,我心想。努力克制自己想蜷曲身體的衝動,但總有股預感:這次恐怕沒那麼容易躲過,祂應該不是路過的。

「別裝了嘻嘻看看我」一個妖嬈的聲音在我耳旁說著,還帶著絲絲寒氣。

好想哭喔,我想假裝翻身,用被子蓋住頭,逃避這一切。沒想到身體已經動彈不得了。

「來張開眼睛,就一眼」具有魔力的嗓音再次催促著我。

救命啊,我下意識得緊閉雙眼,抿起嘴唇。

「我叫妳看我! 為什麼不看!」祂突然歇斯底里得叫嚷著。

沒想到,祂下一秒竟然用力掐住我的脖子! 我嚇得差點就張開眼了,只能咬緊牙關,消極抵抗。

祂喊道:「祂們快來了! 叫妳張開眼啊妳這個賤人! 快點!

惡寒順著一股力道直達頸椎,祂掐得我幾乎快喘不過氣,我連頭皮都開始發麻了。

不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撐住,不管「祂們」指的是什麼,都有可能是我逃脫的關鍵。

「大膽陳氏! 竟私闖民宅,擾亂生人! 該當何罪!」一股沉著有力的男性聲音一喊,整個房子好像都在震動。

脖子上的力道收了,所有的寒意都跟著消失。我的身體突然又可以動了!

祂聽起來像陰差,看來我有救了。我全身發抖,害怕得用被子蓋住頭,將已甩到背後的玉墜,胡亂抓回胸口,靜靜得縮在牆角,希望祂們能把我當成壁癌,就此忽略我。

「大人饒命啊! 我我我也是逼不得已! 我是被人害死的! 我不甘心!」女鬼聲音顫抖著求饒,不時啜泣著。金屬鐵鍊聲刮著地板磁磚,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更加刺耳驚心。

「還敢狡辯! 此女子與祢何干!

「不是的大人! 她可以幫我! 真的,您看看她的生辰,這都是命! 她注定要幫我的!」女鬼心急得哭喊。

「胡說! 含冤與否,自有司官查辦! 祢留戀塵世,一而再,再而三得拖延地府報到,如何為祢做主,還祢清白! 而今,祢無故侵擾民居,罪證確鑿,我等須即刻將祢押回在案!

「不!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若此仇不報,我悲恨難平!」女鬼悲憤得反抗。

「這女子命數確有古怪。可機緣不到,不可強求。走! 有什麼冤情,判官自會定奪,為祢做主!」另一陰差說。

「不! 我不走!」女鬼發瘋似得哭喊。頓時狂風大作,鐵鍊聲軋軋作響。

我聽了又急又怕。天啊,「機緣不到」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以後還要再遇到她一次吧? 我懊惱得想著。

「由不得祢!」陰差孔武有力得喊道。

瞬間,房內又悄無聲息。我慢慢得放下蓋住頭的棉被,露出雙眼,打量四週。確定祂們離開後,才開起床頭的檯燈,坐起來喘口氣。此時的我,早已嚇出一身冷汗。

我習慣性得摸摸胸口的玉墜,這才發現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碎了。

「唉又碎了」我拾起被子上的碎片,輕聲道:「謝謝了。」

 

----------------------------------------------------------------------------------

 

我叫王亦潔,25歲天龍市民。從小家人就叫我潔弟。大學念的是外文系,自從和同學一起去歐洲當背包客的那天起,我就深深愛上了旅行。沒錯,骨子裡,我就是個熱愛四處漂泊的浪子!畢業後,坐不住辦公室的我,很快就選擇了旅遊業。除了在季青島本島當導遊帶商務團之外,苦學英、法、德文而小有所成的我,也常當領隊帶團去歐洲。

至於我的綽號,很多朋友都會問:

「妳一個女孩子家,為什麼叫潔『弟』啊?是性向關係嗎?

(這邊澄清一下,我支持多元成家,但這個綽號跟性向真的無關)

 

說起來可能令人難以置信,但我小時候很常生病。每次家人帶我去給醫生看,醫生總說是感冒,但不管吃了幾家診所的藥都不見好轉。更糟的是,藥物是有副作用的,我日日吃、餐餐吃,不久之後,身體就越來越消瘦。奶奶聽聞我的身體狀況,特地來家裡看我。看到我面黃肌瘦,毫無血色,心疼得說要帶我去給寺裡的師父看看。我爸媽是西化過的現代人,自然不信這個。但在奶奶一再堅持之下,也想不出別的辦法的爸媽,也就真的帶我去山上的一間古寺。

奶奶長期修行,與寺裡幾位師父是熟識的。說明了來因,一位老師父就熱心得說要幫我看看。原本慈祥面容的他,一看到我就愣了一下。趕緊把我拉過來,嚴肅得端詳我的面容和掌心。他問了奶奶關於我的一些基本資料,並拿出了一本泛黃的簿子,似乎在對照、推算什麼。

察覺情況不妙,媽媽緊張得問:「師父,我女兒到底怎麼了?

老師父嘆了一口氣說:「大部份的人一生中,都會有個死劫。但只要存正心、做好事,劫難到時,往往可以逢凶化吉,將禍難的影響降到最低。只是,她的命格卻是異數。」

爸爸一聽也急了,忙問:「什麼意思啊? 師父您能不能說清楚一點啊?

老師父回答,因果自然是不能洩漏了。但一點忙他還是能幫。為了救我,除了老師父需要作點功課,我家人必須都把我當男孩養,直至16歲。

奶奶說:「你的意思是,我孫女在16歲以前會有很多劫難嗎? 只要過了16歲,以後就能平平安安的,是不是這樣?

老師父緩緩得搖了頭,說:「她與佛有緣,我們只能幫助她化解前世積欠的。而她這一世的大劫,沒有任何人能幫,只能看她造化了。」

接著,他牽起我的手,把我拉到正殿佛像面前,叫我跟他一起跪下,誠心祈求佛祖保佑。

我看著他掌心合十,閉目不語,便有樣學樣。只是不知道要求什麼,於是乾脆把所有過年討紅包會用到的吉祥話都說一遍,從平安健康講到恭喜發財。

講完之後,我一張開眼,就看到師父手上拿著玉墜。他說:「好孩子,今天以玉墜與妳結緣,也是我對妳的祝福。」說完,他就幫我戴上。

師父交代我,從今以後,終身都需戴上加持過的項鍊。墜飾可以是玉、水晶或木頭,但以玉為佳。

隨後,他跟我家人說,想單獨跟我說幾句話。所以我家人就先走出殿外,在石階上等我們。

老師父輕聲說道:「孩子啊,妳知道鬼是什麼嗎?

我點頭:「知道! 很可怕的! 有的人看不到,有的人看得到! 但看得到的都說可怕!

「妳命數奇異,妳不僅看得到祂們,也容易吸引祂們靠近。所以在成長的過程中,會很辛苦。」

「什麼! 那也太衰了吧! 那怎麼辦啊!

「祂們大部份都是無心的,就是路過,好奇湊上來看看。」

「那小部份呢?

「項鍊會保護妳,所以妳要一直戴著。但是,它只能幫妳擋一次。一旦它碎了,那就需要新的墜子了,這奶奶會幫妳,別擔心。」

「唉呀我不要! 要一直看到他們好恐怖喔! 我不要啦!

「好孩子,禍福總是相依的,老天爺也送妳一般人沒有的寶貝啊。」

「什麼寶貝啊?

師父笑了:「妳以後就會知道了。孩子啊,我希望妳記得:命是注定的,但境遇不是。妳做得每個決定,都會改變妳的未來。要行得正、坐得直,有能力多幫助別人,這樣對妳也比較好,知道嗎?

「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師父又微微一笑,摸摸我的頭:「妳知道的,好孩子。」

 

當時的我,根本聽不懂師父的話。大概就是日子過得再衰、再不開心都要做好人,要有正能量吧。總之,從那天起,我的綽號就變成了潔弟。家人一開始只是半信半疑得把我當男生,讓我穿哥哥的舊衣、舊鞋。我還清楚記得,當家人要把我珍惜的長髮剪短時,我還差點沒把屋子給掀了。要知道,當年的卡通裡,每個迪士尼公主都是長髮的。被電視洗腦的我,當然以為剪短了頭髮,白馬王子就認不出我,我就一輩子沒真愛了!

妙的是,過了一個多月,我身體真的慢慢好轉。也許是停藥,也許是師父的方法真的奏效。聽爸媽說,至少在小學以前,夜裡我幾乎不再哭鬧,也很少再生病了。雖然沒辦法用科學解釋,但從此至高中畢業前,家人就真的把我當男生一樣帶大了。

 

隨著時間過去,在長大的過程中,對於師父當日的叮嚀,也慢慢體悟了箇中道理。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師父早就洩漏天機了吧。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