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jpg  

 

005-認屍

 

時值六月,早晨的暖陽被藍天白雲襯出一片風光明媚。

我從來沒想過,如此美麗的北海岸會發生這種事,尤其是會發生在我的生活中。

 

眼前的屍體真的只能用四個字形容,面目全非。

慘白又浮腫的臉早已被砸得血肉模糊。隨著烈日的曝曬,已是皮開肉綻。僅能勉強辨識出眼、鼻、口的所在,光看臉根本認不出是誰。

最讓我害怕的,是一股難以言喻的臭味。

口罩完全是戴心酸的,死亡的氣息不停得竄進鼻腔,我有點擔心這個恐怖的味道會不會跟著我一整天。

我摀住嘴,強忍著反胃的不適,強迫自己要盡全力看個仔細。除了穿著上的端倪以外,也發現它右手的掌心也一樣慘遭砸爛。

到底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才能做出這麼慘忍的事啊?

思緒頓時如潮水般湧來,心跳劇烈到我幾乎無法負荷。我終於想起凌晨被吵醒時,門外的聲音是誰的了。

不行了!快要吐的我馬上轉身跑離屍體。

「怎麼了?」一旁的刑警問道。

我扯開口罩,大口用力得呼吸空氣。平復了情緒以後,才轉向小智。

「衣服的確是葉先生的,但它是林先生。」

「林先生?」

「對,他們都是這團的團員,也是同公司同部門的同事。這趟都是睡同房的。」

「那葉先生呢?你今天有看到他嗎?」小智一邊記錄,一邊問道。

我的心臟突然漏跳了一拍,直覺告訴我葉先生應該也遭遇不測了。

「沒有。」

「那你怎麼知道它是林先生啊?」

「身形啊。再加上髮線,脖子上的痔,還有手背上的疤。」我隨便講了幾個林先生的特徵。

「真厲害啊。你們導遊好像都滿會認人的厚。」

我沒說什麼,只能虛弱得回以淡淡微笑。

「不過最終結果還是要依法醫判定啦。那個,王小姐,請問一下,昨晚或是這幾天,林先生有什麼反常的舉動嗎?或是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事?」小智繼續追問。

「嗯林先生是沒有啦,倒是葉先生!他昨晚一直說想去逛夜市!然後他一說,所以人都跟著起鬨說要去了!」

「啊?逛夜市有什麼特別的啊?很多觀光客來季青島都會去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商務團通常都是比較晚出發,比較早進飯店check in的。除非行程裡已經有安排,不然不會臨時加景點進去。當然,如果團員要求,我們也會看情況盡量配合。但是葉先生向來是個很低調、很客氣的人,平常都不太會提要求的。他昨晚不僅要求要逛夜市,在我跟他解釋了不能去的原因之後,還一直堅持要去!這實在不像他。」

「會不會是因為你拒絕帶他們去逛夜市,所以他們自己跑出來亂晃啊?」

「神經病!他們自己要出發去逛夜市,也會先google一下位置吧!這裡附近哪有夜市啊!」我忍不住說出心裡真實的想法。

「那他們搞不好就是想看海啊!」小智不服氣得說。

「金沙渡假村裡面就看得到海了啊!」

「他們搞不好就是想看老梅槽啊!」

「我們行程已經安排今天早上去老梅槽了,他們幹嘛還要再跑一趟?而且這一帶晚上有多暗、多荒涼!渡假村離老梅槽那麼遠!就算他們想來,晚上叫計程車司機載他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有哪個司機會答應!」

小智看起來有點受創,所以我連忙收斂了一下自己直來直往的口氣,客氣得問:「說到計程車,你們有查到昨晚有什麼車輛經過這附近嗎?」

「這是機密,不能告訴你。」小智表情冷淡,似乎在賭氣。

我故意忽略他的情緒,繼續問:「警察先生啊,如果他們是一起出來玩,那請問其他人呢?為什麼只有林先生遇難?」

「嗯看來,我們真的有必要針對其他團員偵訊了。」小智成功得被我轉移焦點,將注意力都放在新的線索,不再生我的氣了。

「對了,說到其他團員,林先生跟誰有仇嗎?」

「就我看來是沒有啊,怎麼了?」

「那這位葉先生和林先生呢?他們之前有什麼過節嗎?」

「不會吧?這幾天看下來,他們應該交情滿好的啊。」我皺著眉思考著。「對了,你們為什麼會認為他是葉先生啊?而且這麼快就找到我們!」

小智將來龍去脈大致解釋了一下,但是我總覺得他有所保留。也許是怕影響辦案,所以有些地方要保密吧。

可是我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所以又問了他幾個問題。

「警察先生,你說林先生身上的皮夾裡有身份證,穿的外套又別了旅行社的胸章?」

「對啊,你剛才沒注意到嗎?」

「就是有,才覺得太剛好了啊。」

「什麼意思?」小智停下了做筆記的手,抬頭看著我。

「總覺得他們出門不帶什麼通行證、入台證,偏偏帶了身份證很怪耶。而且我印象中,這幾個團員都不會把胸章別在胸口,這麼高調的位置啊。」

「要不然是兇手幫它別的喔?」小智沒好氣得說。

說到這,我們兩個同時瞪大了眼睛互看著對方。

「該不會是兇手也希望有人發現屍體的身份吧?」小智不可置信得說出我們共同的想法。

「聽起來好像有什麼陰謀耶。」想到這,我不禁顫抖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股預感:殺死林先生的兇手,我不僅認識,而且就在飯店之中。

「嗯看來隊長的要求還是有點道理的。」小智喃喃自語得說。

「隊長?」

「廢話!」一個爽朗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我驚呼了一聲,腳拐了一下,幾乎快摔倒時,一個強而有力的臂膀及時攔住了我往左下墜的趨勢。

我順著手臂往上一看,皺巴巴的襯衫也無法掩蓋健壯的肌肉線條,是位看起來皮膚黝黑,面貌陽光卻憔悴的男子。

正當我心裡因他的救命之恩和陽剛魅力給迷得心花怒放時,他開口了。

「你們兩個人的反應真是出奇得遲鈍啊!我站在你們後面快半個小時了。」太陽眼鏡完全擋不住這個男人眼神中的笑意。

「呃」我馬上將重心拉回,尷尬得低頭稱謝。

「啊哈哈是隊長啊!」小智抓了抓頭。

楊志剛跟我想像中的警察隊長完全不一樣。說話舉止是一派的直率、輕鬆。他收起了墨鏡,主動得自我介紹和客套一陣子之後,出乎意料地,他不是問我案情,而是跟我聊起景點來了。

「潔弟啊,這個老梅槽好像是很受歡迎的景點耶。但是怎麼這麼早就有人來拍啊?」

「拍日出啊。而且日出的時間剛好是退潮的時候,這時候拍才能拍出完整的石槽啊。」

「可是今天的日出時間是6點多耶,報案的遊客早上4點多就來了。」

「勘景吧?很多喜歡攝影的人會花時間找角度啊。」

「所以很正常囉?」

「嗯。嗯?」我想到了什麼。

「什麼?」

「沒什麼,也許是我想太多了。」我搖搖頭。

「沒關係,說來聽聽。」楊志剛鼓勵著我。

「就覺得那些玩家應該知道6月不太適合拍老梅槽啊。旺季是2月到4月,5月已經很勉強了。隊長你看,現在石槽一片灰白,是要拍什麼啊?」

「這倒是一個新線索。」志剛再度笑了笑。只是這次眼神中竟閃過一絲狡詰,似乎意味深遠。

覺告訴我,這些他早就知道了,只是要我講給小智聽而已。

「叫我志剛就好。」他遞了張名片給我,「如果妳還有想到什麼,再隨時打給我。」隨即再附上一個招牌陽光笑容,回到原本悠哉,甚至有點不羈的態度。

我接過了名片。心想著,這個人,或許也不如外表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直率。

「其他的去飯店再說吧。打鐵要趁熱啊。」志剛催促著,再度從襯衫口袋中拿出雷朋眼鏡戴上。

「是。」小智精神抖擻得說。

 

我默然不語得跟著他們往公路旁的警車方向走去。

沒人察覺有異吧?

我想我掩飾得很好、很自然,我知道自己應該要一直這麼演下去,這才是對的。只是,隨著石槽的距離與我越拉越遠,踏出去的每一步也變得越來越沉重了。

我終究不忍就這麼離去。於是趁著大家不注意時,偷偷回頭往排排海蝕溝望去。

 

林先生仍然佇立在那裡。

祂面無表情得望著遠方,眼神始終是一片空洞,彷彿已不再有任何意識。我知道世間的一切已然與祂無關。

一股哀傷和無力感再度湧上心頭。打從我一踏上沙灘時,就遠遠看見祂了。但我假裝自己跟其他人一樣,什麼都沒看到。只把所見藏在心裡,就如我一貫的應對方式。

 

逝去的生命就像是石槽上白化的藻類殘骸,化成美麗藻礁的一部份。而海潮依舊,不顧人間的悲歡離合,逕自得來來去去,永不歇息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