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ies-2.jpg  

 

009-若梅

 

「啊?」還六歲的我,雖然總是很努力學習,卻仍有許多不懂的單字。

「應該說,這裡是人間,而執念是在裡面的結界。如果人間是花園,那麼執念就像是在裡面的蜘蛛網。」

「所以執念是一種蜘蛛嗎?」

「不是。呃...執念就是人執著、放不下的念頭啊!像是很生誰的氣啦、寶貴的回憶啊,或是遺憾的事。」老道很努力地想讓我了解他的意思。

「那執著是什麼?遺憾又是什麼啊?什麼東西放不下?很大嗎?」

「不大,但很重...唉,你等下就會知道了。」老道看起來非常哀傷,我一度以為他說不下去了。

「總之啊,人總有一天會死。死的瞬間,如果還有執念,就會把靈魂困在裡面。就像是蜘蛛把自己困在蜘蛛網裡那樣。」

「什麼!怎麼會呢?」

「這種蜘蛛網很特別,它會一直吸收蜘蛛的營養。所以,除非蜘蛛找到代替牠被吞噬的小蟲,或是打破蜘蛛網,不然,很快就會死了。」老道彷彿聽不到我說話,陷入了沉思。

「很快是多快啊?」我怕他沒聽到,所以提高了音量。

「嗯…大概幾十年或幾百年吧?」

「這聽起來很久啊!」

「哈哈,跟宇宙比起來,幾百年只是瞬間啊!一眨眼就過了!就像是人生一樣啊…」

老道開懷大笑著。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更傷心了。

「…而我們凡人呢,就像是花園裡的蝴蝶,有時候飛著飛著,會不小心撞進蜘蛛網裡,就會遇到蜘蛛了。」他又幽幽地自顧自說了下去。

「那蝴蝶不就也被困住了嗎?」我緊張地問。

「這類的蜘蛛網只有在特定的時間點才會出現。而且就算真的撞進執念裡,大部份的時候,人都可以自行脫逃的。」

「喔…」我鬆了一口氣,又問:「那要怎樣才能打破蜘蛛網啊?」

「好孩子!問到重點了!」老道讚許地點點頭。「一是靈魂自己看開了,就能自行解脫。不過這種情況只能說是少之又少。我活了這麼久,看過的次數,五根手指頭就數的出來啊!」

「這種我聽不懂,那另一種呢?我們不能直接把網子打破嗎?」

老道又輕輕地嘆了口氣。

「道行不錯的人,的確可以做到。但這只不過是毀了結界,讓地縛靈變成遊魂而已。解鈴終需繫鈴人,網子是蜘蛛結的,真正能打破它的,也只有蜘蛛自己。所以另一種方法,就是外力介入。像是凡人幫助靈魂完成心願,讓靈魂不再有牽掛,不再留戀人間,那祂自然就能得到真正的解脫了…」老道講到一半就愣住了。

我困惑地順著他的方向望去。

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穿旗袍的女人,從遠方一處特別大又醒目的四合院側門走出來,左顧右盼,偷偷摸摸地往田野間走去。

 

在微光之下,什麼東西都看不太清楚,只能辨識出大概的輪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女人很眼熟。應該說,自從來到這裡,一切都有種熟悉感。但又想不起來自己是什麼時候來過。

老道這時又教了我咒語和結印來隱身。雖然比我想像得容易,但因為小時候手指比較短,所以對當時的我來說也有一定的難度,只能勉強結成。

「為什麼我們要隱形啊?」我好奇地問。

「你想想,如果有天晚上,你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看到一半,突然有人出現在你面前,難道你不會嚇一跳嗎?」老道沒好氣地回答。

「當然會啊!」

「那就對啦!這些靈魂身處的執念裡,所有事物都是固定、封閉,不會改變的。突然出現祂不熟悉或從沒見過的人、事、物,祂就有可能在受驚的情況下,做出難以預料的事。」

「像是什麼事啊?」

「攻擊人啊,或是毀掉陌生的事物。嚴重的話,也有可能會入魔。」

「入魔是什麼啊?」

「唉,總之,不是不能讓祂們察覺你的存在,而是你的出現必須要有意義。」

「什麼意思啊?怎麼你們說話,我都聽不懂。」我愁眉苦臉地說。

「哈哈,別灰心。晚點你就知道了。來吧,再不走就要跟丟了!」

老道邊說邊追了上去。速度之快,出乎我的意料。

沒過幾分鐘的時間,我們便跟上了這位女子。

老道就這麼與祂並肩同行,只差沒勾肩搭背了。雖然祂看不見我們,但他也未免太大膽了吧。

老師父牽著我的手,走在祂身後不到五步的距離。

也許是因為穿著旗袍,祂沒辦法走得很快。每每在田間小路轉彎,祂四處張望時,我都能清楚看到祂的側面或正面。

老上海復古風的捲髮,面容端莊卻給人一股嚴厲感,略為豐腴的中等身材,看起來年紀可能與奶奶差不多,都是50幾歲。

過不了多久,祂就走到一個磚造的平房。與祂剛才走出來的宅邸相比,這戶簡直又小又簡陋。

祂站在門前了一會。接著,就不停地來回踱步,像要敲門,卻又總是把伸出去的手縮回來,似乎是在猶豫什麼。臉上的表情好像既緊張又苦惱,看得我心都糾結了。

「祂到底要不要敲門啊?」

「噓…別急,要有耐心。」

老師父溫和地回應我,但我心中仍充滿疑惑:為什麼明明已經隱形了,還不讓我說話呢?

婦人最後終於鼓起勇氣敲門。片刻後,便有人來應門。

「哪位啊?」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是我。」祂挺直了背,很有自信地回答。

為什麼要刻意擺高姿態?明明幾秒鐘前不是這樣子的啊。我心想。

「啊是夫人!快請進!」

語畢門就開了,一個穿著簡樸素衣,充滿朝氣的女孩開門迎接祂。

老道向我們招手,示意趕快跟上。我們在門闔起前,順利地閃身入內。

平房外看起來不大,裡面卻頗深。

有著採光良好的小巧庭院,松柏盆栽立在兩旁。整個家看起來簡單素淨,就像是開門的女孩給人的感覺一樣。

庭院之後就是敞著門的大廳,左右分別擺著一對太師椅,椅座與椅座間,又由茶几隔開。

其中一張木椅上坐著一位身形纖細的女子。穿著華麗的蕾絲洋裝,一手斜倚著桌,一手端著中式瓷杯,正喝著熱茶。熱氣化為升騰白煙,朦朧了她的面貌,給人一種神祕的不真實感。

「有什麼事嗎?」女子頭抬也不抬一下,只冷冷道。

她放下茶杯時,我才發現她年紀也許跟開門的女孩相當,頂多稍長個幾歲。面貌與婦人有幾分神似,卻豔麗非常,只可惜面頰蒼白消瘦,彷彿上了重病。

「半年不見,看到我竟是這樣說話!真讓我心寒!」婦人竭力隱藏又怨又受傷的心情,但卻失敗了。

「不然你期待我說什麼?歡迎光臨寒舍,女兒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年輕女子譏諷地說。

「你!」她激動地從庭院衝進大廳,對著她大聲說:「你還知道你是我女兒!就該喊我聲媽!」

「哼,我一個嫁不出去的女人,哪有資格再高攀您啊?不是嫌我丟盡陳家的臉,將我趕出來了嗎?現在又來這裡貓哭耗子假慈悲,夫人您真是會做人。怕別人誤會您媽媽當得不稱職,就該選對時機再上門啊。這天還沒亮的,您演給誰看。」年輕女子直勾勾地與婦人對視。雖仍保持著坐姿,氣勢卻完全不輸祂。

「陳若梅!」婦人氣得大喝。

「陳王冬梅。」她回應,語氣盡是揶揄。

「誰嫌棄你了?有哪個媽媽會嫌棄自己的孩子!我不是解釋過了嗎!你哥哥、弟弟、妹妹都結了婚住家裡,我們那實在不夠大,才逼不得已叫你住外面的啊。這不,你得到的房產也比二妹多,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說到底,我不過就是你最後決定捨棄的孩子。如果是大哥,我沒話說。可是弟弟、妹妹結了婚,為什麼不是他們搬,是我搬!」

祂似乎有口難言,別過頭不語。

「哼,很委屈嗎?你有什麼資格委屈!那我給你多點錢,再狠狠羞辱你,要你滾啊!」

「難道你要待在家裡繼續忍受兄弟的冷嘲熱諷嗎!你以為我想你走嗎!你就不能體諒我身為人母,手心手背都是肉的為難嗎!」婦人又再度激動了起來,邊說邊搥胸。

若梅不再開口。但一向冷若冰霜的臉上,早已是壓抑不住的慍怒。

「小環,送客。」話語硬是從齒縫間擠出。

剛才開門的女孩,放下了手中的掃把,面色為難地從庭院走了進來。

「我話還沒說完呢!」陳夫人怒視著若梅。

「夫人…」小環怯生生地走近。看著若梅聽若罔聞地起身往後堂走去,她知道大小姐是真的要趕夫人走。

「若梅你!你敢!」祂叫嚷著,試圖喚住轉身背對自己的女兒。「你這個不孝女!」

若梅好像與夫人是一樣的硬脾氣,她頭也不回地繼續走,只丟下一句:「孝?你不配。」

在場景再度變換之前,陳夫人悲憤地仰天大叫。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