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ies-2-reverse.jpg  

 

010-冬梅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所在的位置輕微地轉換了。

這回我們出現在若梅家門口。

房子週圍已不再是綿延的稻田,而是幾幢比鄰而居的宅子。

老道看出了我的不解,便解釋了起來。

「執念啊,它們會輪流發生,像是同個電視頻道裡,一個接著一個的節目。一個播完了,就會開始播下一個。播完所有節目後,又會再重複地一輪又一輪播放剛才的節目。而靈魂,就會在這些念頭裡,不停得經歷自己的過往。」

「聽起來好複雜啊。所以,現在我們在下一個執念囉?」我試著推論。

「嗯。」

「那這到底是誰的執念啊?是陳媽媽嗎?」

老道嘆了口氣,點點頭。

「是不是生她女兒的氣,所以她們吵架的回憶變成了執念啊?」

「凡事都別太早下定論。繼續看下去吧。」

「喔。那我還有一個問題!」

「又有!你一個小孩子,頭這麼小,哪來這麼多問題啊!」

「我也不知道啊。」

「唉,說吧!」

「我們現在都已經結了手印隱形了,為什麼還不讓我講話啊?」

「這有點難解釋。嗯…反正我就只解釋這麼一次,你聽不懂就算了。」

「那如果我聽得懂呢?你不要瞧不起小孩子喔!」我不服氣地說。

「就算你賺到啊!」老道不耐煩地說。「總之啊,結界是靠能量撐起來的。即使你有天賦,但在這裡待久了,陽氣多多少少會喪失。一旦你開口說話,陽氣就會散得更快了。而既然陽氣是一種能量,那麼當你說話時,一次吐出的量太多,又會給結界帶來較大的影響,造成可觀的波動。這股波動也會帶來難以預測的後果。」

「什麼嘛,你都講一些我沒聽過的字!什麼陽氣啊!」

「唉,你就把陽氣想像成是體溫嘛!結界就好像冬天一樣啊,你走到戶外就會變得特別冷!尤其是你開口講話的時候,熱氣會從你口中散出去,變成一團白霧。就是這種感覺啊!」

「我還是聽不懂耶。」

「這這這…唉,煩死了!你…」老道正苦於解釋時,老師父突然示意我們安靜。

我往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才注意到:又有個女人往若梅家的方向緩緩走來。

「她又是誰啊?」我小聲地問。

「陳媽媽啊。」

「才怪!祂哪有那麼老啊!」

「距離上一個執念已經有10多年了,祂當然老啦。」

「10年會差這麼多嗎?」

「當然!你認得出來10年後的自己嗎!」

「這什麼問題啊?嗯…應該會吧。」

「屁!」老道不屑地說。

老師父又再次用手勢示意我們安靜,祂幾乎就要走到門口了。

我仔細一看,來人走得很緩慢,比剛才的陳媽媽福態不少,也開始有點駝背。更短的髮上,流淌著歲月的白。五官多了些皺紋,神情也更加柔和,但不可否認地,的確有幾分神似陳夫人。

祂與我們擦肩而過,走到了門口。

這次,祂沒有敲門,也不再踱步,只是靜靜地站在門前。不知是在猶豫,還是在想事情。

後來看著祂轉身離開,我以為祂又改變主意,不打算見女兒了。沒想到,祂走到房子的轉角後,便閃入了巷內。

滿是好奇心的我,急忙拉著老師父跑過去。

一轉彎便看到陳媽媽踩在一個紅磚上,吃力地墊起腳尖,兩手撐著木頭窗框,偷偷往屋裡看去。

我們悄悄走到祂身後,只見祂那雙無力的手,不停地顫抖著。

好奇窗內的動靜,我也試著想依樣畫葫蘆。可是,不論我多努力地墊腳、跳躍,就是沒辦法看到室內。

老師父在我身後輕輕笑了,把我抱起來跨坐在他的肩膀上,就像爸爸一樣。

窗櫺裡,有個看來病懨懨的女人正在房間內看書。

我知道她是若梅。她身上總有股跟陳媽媽一樣的孤傲氣息。

陳媽媽隔窗凝視著她,微微一笑,好像很滿足的樣子。

當時的理解力有限,無法完全了解他們吵架的原因。只覺得陳媽媽應該很愛若梅才對,為什麼若梅會這麼生祂的氣呢?

此時出現了敲門聲,一個看來個性溫婉的年輕女孩,小心翼翼地捧著瓷碗,推門進來,卻不是小環。

「大小姐,該吃藥了。」

「小雀啊。唉…下次還是換個醫生吧。吃了那麼久,病也沒好。」

正當若梅打算接過湯藥時,小雀一個不小心,手抖了一下,就把整碗都打翻了。

站在窗外的我們,看了倒抽一口氣。好險屋裡的人沒發現陳媽媽的聲音。

小雀直道歉,連忙用袖子想把大小姐身上的洋裝擦乾,急的都快哭了。若梅剛開始念了她幾句,可是後來見她難過的樣子,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書。

但是,當她一發現書被弄髒,便頓時神色大變!

彷彿變了個人一樣,狠狠給了小雀一記耳光。

也許是受驚,也許是手腳痠了,陳媽媽驚呼的同時,也往後摔倒在地。

「啊!夫人!您沒事吧!」小雀衝過來一看,便又衝出門外。

若梅也跟著跑來巷子內。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她不是跟小雀一同來攙扶起陳媽媽,而是對著祂劈頭大罵。

「你又來做什麼!看我笑話?」

若梅的表情神經兮兮的,不像她10年前的樣子。到底這10年當中發生了什麼事?

「大小姐…夫人都受傷了,您就別…」小雀試著勸她,卻講到一半話就被打斷。

「你閉嘴!你一個小傭人懂什麼!你什麼都不懂!」

沒想到小雀的話反而是壓垮若梅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開始笑了。笑聲令人不寒而慄。

「受傷?那點傷算什麼!算什麼!」眼淚開始滑落她憔悴的雙頰,她泣訴道:「我呢?誰在乎過我?沒有人!你是寶石啊,天塌下來,爸爸護著你!受點小傷,傭人護著你!而我,就像是路上隨處可見的石頭。是哭是笑,又有誰會在乎…」若梅不疾不徐地走來,步伐東飄西盪的,好像酒醉的人。

她不發一語地拿起手帕,溫柔地擦著書。

「大小姐,您別這樣想…」小雀邊安慰她,邊要拿走她手中的書。

「休想!你這個賤人!休想跟我搶!」若梅緊緊抱住她的書,好似它是全天下最珍貴的寶貝一般。

彷彿想到了什麼,她顫抖地指著陳媽媽和小雀,眼神盡是癡癲和恨意。

「你們故意拆散我們!是你們見不得我快樂!」她歇斯底里地大喊。「都是你們。都─是─你─們!斷掌有什麼錯!你們通通都一樣!我恨你們!都去死!都去死啊!」說完,她發狂似地大笑。

此時天空飄下了雨,混著若梅與陳媽媽的晶瑩淚珠,落進了我心裡。

 

「到底什麼是斷掌啊?為什麼若梅又哭又笑的?」我抬頭問老師父。

「民間謠傳,女生若有斷掌,就會給家裡帶來不幸。所以她在成長的過程中,常常都會被欺負。也許是過去的經歷太悲痛,所以這個若梅啊,可能已經瘋了吧…」老師父悲憫地說。

「謠傳?那就不一定是真的囉?連她自己的家人都會欺負她嗎?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若梅才會被趕出去?才會這麼討厭家人?」

「嗯…也許這就是若梅想的吧。但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再接著看下去吧。」老道柔聲勸道。

只是,這些情緒太沉重,我不想再看下去,也不想再待在這裡。

「我不要!我看了好難過。我想媽媽,我想回家!」

「唉…孩子啊,我知道你難過。如果可以,我們也不想要帶你來看這些。可是…」老師父顯得左右為難。「這一切,都與你相關啊。」

「什麼!」這實在太出乎意外了!我大叫著:「又不是我欺負她!我又不姓陳!我根本不認識她們啊!」

「再看下去吧,你會知道答案的。」老道喃喃地說。

 

時空一轉,一座雕樑畫棟的宏偉四合院大門矗立在眼前。這裡是我們一開始進入執念的地方,陳媽媽就是從旁邊的側門走出來的。

不過,大門此時高掛著大紅燈籠,整個宅院外的梅樹都開滿了花。雪白的顏色將大地襯得更加冷冽卻純淨。

一位穿著旗袍,嫵媚動人的女子沿著牆外走來。深深被梅花吸引似的,她時不時抬頭仰望,彎彎的眼睛盡是幸福的笑意。

「她該不會又是陳媽媽吧?」站在一旁的我,懷疑地說。

「怎麼?人家不能有年輕的時候嗎?」老道沒好氣的樣子。

「太年輕了。」我搖搖頭。「怎麼一下這麼老,一下又這麼年輕啊?搞的我好亂啊!」

老道哈哈大笑。

「我剛不是說了嗎?執念是會一直輪流重現的。現在又回到小梅最早的執念了。」

此時,三五個小孩嘻笑地從大門跑出來,看到祂便簇擁了過去,「姑姑」、「阿姨」的叫著。

「這麼早就來討紅包啊?昨晚睡得好嗎?」

祂親切地摸摸孩子們的頭,正打算牽著他們的手進門,剛好與迎面走來的女孩撞個正著。是個又白淨又漂亮的女孩,看上去年紀應該與我相當,大概5,6歲。

她見到了陳媽媽,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將手上的春聯舉高到陳媽媽面前。

「媽!你看!這是我寫的春聯!字好看嗎?」女孩燦笑著。

沒想到,有的孩子驚恐地退開,有的孩子則是厭惡地看著她,甚至口出惡言。

「死若梅!還不走開!」

「對啊!離我們遠一點啦!你想害死誰啊!」

「你這個臭斷掌,還不走!」

若梅的笑容消失了。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