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ies-2-negative.jpg  

 

011-提親

 

不知如何反應的她,愣愣地看向媽媽。

「夠了!」陳夫人說話了。「若梅你給我回房間!沒有我的允許,你就給我在房間裡乖乖待著!」

若梅眼神中,那僅存的一點光芒也消失殆盡了。

「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小臉上盡是委屈。

「因為你斷掌啊!」一個孩子理所當然地說。

其他孩子也接著附和。

「還不給我進去!」陳媽媽皺起眉頭,怒視著她。表情嚴厲的令人難以直視。

若梅的眼眶瞬間紅了。但倔強的她,只是低頭靜靜地走回屋裡,終究沒讓任何人看見她流淚。

 

「他們太過份了啦!實在太過份!」我在旁邊氣地又叫又跳。

「別急。繼續看。」老師父將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站在門口的陳夫人,無語地目送小女孩離去。週圍的小孩繼續在祂身旁吵著要紅包,但祂彷彿什麼也沒聽見。連屋裡有人喊著吃早飯,所有的孩子都跑進去了,祂也還是杵在那裡。

一直到身後有位穿著西裝筆挺,面貌英俊的像賭神─高進那樣的男人,無聲無息地從背後摟住祂,祂才回神。

「你都看到了?」祂垂下了眼瞼。

「嗯。」男人出奇溫柔地牽起了祂的手。「冷嗎?」

陳夫人搖搖頭。

「老婆,也許我們應該送她出國。這的環境不適合她。」男人提議到。

「國外就一定適合嗎?」祂反問。「她在家裡都沒有辦法保護自己,更何況在國外!」

「你還是想她將來做當家的?」

「這是最好的辦法。誰會願意娶一個斷掌的?做一個當家的,她必須要強悍,必須要狠!與其他人感情太好,都會誤事的。她只能靠自己,誰都不能信!而且,不是她當家還有誰?她是她們這輩的孩子當中,最聰明又最能幹的!」

「又是你最喜愛的。」男人接著說。「你就不怕兒子們反對?」

「男兒志在四方!如果他們沒能力像你一樣白手起家,那也別說自己是你的兒子!」

男人笑了。無奈地搖搖頭,似乎拿牙尖嘴利的妻子沒辦法。他的酒窩特別迷人溫暖,彷彿可以讓全世界融化。

「她會懂你的苦心嗎?」男人繼續問。

「大概不會吧。」她輕嘆了口氣。

「你就不怕她怨你、恨你?」

陳夫人再度抬頭,仰望著屋瓦上那滿天的雪白,沉默了良久。

「我寧願她恨我。」

「值得嗎?」

「值得。」這次祂沒有猶豫。

 

轉眼間,我們來到了某個大廳角落。

廳堂深處擺了供桌,被兩張太師椅夾在中間。左右與若梅家一樣,各有一對桌椅組,不過這家的室內顯得寬敞氣派許多。

這裡站了很多人,老道在一旁指著他們向我介紹。

有當家的陳爸爸、陳媽媽、若梅、若梅的男朋友,還有若梅的兄弟、妹妹和嫂嫂。

「爸、媽,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很有才華的。我愛他,想跟他一起出美國念書。我想嫁給他!」若梅緊牽著一位陌生男人的手,大膽直接地說。

祂的聲音在發抖,看得出來祂很緊張。或許是當時還年輕健康,又或許是愛情的滋潤,祂看起來容光煥發,眼神中閃爍著光彩。祂是我當時見過最美麗動人的女孩。

祂爸爸愣了半晌才回神。陳媽媽倒是非常冷靜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熱茶後,才緩緩地說起話來。

「這樣啊,那要怎麼稱呼你啊?」祂直勾勾地看著他,從外表上看不出一絲情緒。

「伯母好!」若梅的男朋友說完又看著陳爸爸說:「伯父好!我叫賴世芳。我是若梅的大學同班同學。就像她說的,如果可以得到你們的祝福,若梅會很開心的。」他轉過頭來看看身旁的若梅,溫柔地笑著。

「喔?你們說要出國念書,那是要念什麼啊?」媽媽身體前傾,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想念電影,若梅想繼續念英美文學。」

「這樣啊,什麼時候出發啊?已經申請上了嗎?再過幾個月就要畢業了啊。」

「喔,我們不會馬上出國念的,需要先工作個幾年存學費。」男孩靦靦地笑道。

「爸、媽,你們就先出錢贊助我們出國念書吧!回來以後,我們一定努力工作盡快還你們的!」若梅提議著。

「嗯?賴同學的家裡沒打算供你出國念書嗎?」

「我爸爸他是布袋戲團的團長,收入不多,也比較不穩定。所以我打算靠自己努力賺錢。」

「戲班子?你沒錢還想學人出國念書啊?念的又是電影,將來能有穩定的收入嗎?」陳夫人發難了。

「媽!你怎麼這樣說!」若梅生氣地護著男友。

「難道不是嗎?連出國念書的錢都沒有,還談什麼結婚!他買得起房子、買得起車子、養得起你嗎!」

「媽你…」

「伯母,我從高中開始,就已經半工半讀了。現在有點積蓄,請頓喜酒不是問題的。雖然還沒有房子、車子,但我會努力工作,絕對不讓若梅吃到一點苦的!」世芳打斷了若梅的話,誠懇地說。

聽到這番話,若梅感動不已,對著他微微一笑。

「喜酒不是問題?笑話!我們陳府的宴席你沒看過吧!席開至少百桌流水桌!至少三天三夜才叫門面!就憑你賺那點錢,恐怕連囍車都要用租的!」陳夫人毫不掩飾地露出鄙視的表情。

「我會努力的!絕對不讓你們丟臉!」世芳急著說。

「我才不在乎那些排場!媽,我也可以去工作啊!我們兩個可以一起努力!而且,苦一點有什麼關係?為了世芳,我什麼苦都可以忍!」若梅激動地說。

「你別作夢了!」陳夫人拍桌,怒喝一聲。「就憑你也想學人家吃苦?你從小到大過著錦衣玉食,事事傭人好生伺候著。你有餓過一餐嗎?你有掃過一天地,洗過一次碗嗎?你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像他那種人辛苦一輩子都買不起的!結婚?想都別想!我絕不答應!」

「哪種人啊!你說清楚啊!你憑什麼瞧不起世芳!」若梅氣得回話。

「你們兩個都給我冷靜點!」陳父將妻子帶回椅子上坐下,嚴肅地看著祂說:「身為陳家的長媳,這樣待人對嗎!也不怕別人笑話。」

說完,陳夫人好像自知理虧,低頭不敢直視丈夫。雖不再說話,但也看得出心裡仍有著怒氣。

「唉,若梅,你也別氣你媽。為人父母的,難免捨不得女兒嫁出去,更別說是嫁到家境不如自家的。」

不同於陳夫人,雖然陳父看起來威武沉穩,但講起道理時,態度又寬和大度。也許能成為當家的,的確有他的能耐吧。

「賴同學,凡事都要有計劃。那依你之見,要多久時間才能存夠結婚的費用,還有留學的學費呢?」陳爸爸客氣地問。

「這…」世芳一下子詞窮了。

「五年?十年?」

「爸,多久我都等!我就是嫁定他了!我非他不嫁!」若梅勾起世芳的手臂,堅持地說。

陳父刻意忽略若梅的話,繼續耐心地跟世芳說。

「女人的青春稍縱即逝。你真愛一個人,會忍心讓她等那麼久?讓她跟在身邊吃苦?終有一天,你會因為自責自己沒能力讓她過好日子,而沒辦法再面對她,和面對自己的。但是等到那一天,一切都太遲了。你不覺得嗎?」

老道在一旁,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正想問他幹嘛嘆氣,突然聽到若梅大喊著她男友的名字,接著他就從我們眼前跑出去了。

我還搞不清楚自己錯過什麼,就聽到若梅對著爸媽大喊。

「你們太過份了!到底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我們有錢有什麼了不起!你們為什麼要這樣侮辱世芳!」

「陳若梅!你最好有點分寸!為了一個戲子對你爸媽大小聲,他不過就是來騙錢的!還什麼出國,什麼結婚!你不要到時候人財兩失了,再回來跟我哭!」陳母也怒道。

從頭到尾在一旁,不發一語的兄弟姊妹,這時終於說話了。

「大妹啊,爸媽也是為了你好。怎麼你就是不懂呢?」大哥─若松說。

大嫂、二哥─若竹和三哥─若石,也都連聲附和若松的話。

「不過爸媽也真是的,就算不答應,也沒必要連台階都不給人下吧。這樣實在太汙辱人了。」么妹─若荷邊說,邊過來幫姊姊擦眼淚。「大姊別哭了,你看你男朋友就這樣丟下你跑走了,難保以後遇到事情也會這樣拋下你。我看這男人也就算了吧,嗯?」

若梅聞言揮開了拿著紙巾的若荷。

「你們不是很忌諱家裡有我這個斷掌的嗎?為什麼現在我想嫁人、想出國,你們又要阻止我!」祂惡狠狠地環視他們一圈。「根本就不是因為他窮對吧?」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