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ies-2-negative-reverse.jpg  

 

012-自家人

 

「大妹你在說什麼啊?」若竹問。

「你們就是不想要我得到幸福對不對!」

「怎麼會呢?你怎麼這樣說啊姊!」若荷一臉受傷的樣子。

「你們知不知道,從小到大,我就沒朋友。只因為我斷掌。好不容易上了大學,我才開始交到朋友,才開始有人願意聽我說話,找我吃飯,上課願意坐在我旁邊。可是…真正願意跟我交往的人,卻從來都只有世芳。」若梅眼淚又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不要榮華富貴!我也從來都不求什麼!只想要找到一個像爸爸一樣愛媽媽的人,為什麼…連這樣卑微的願望你們都要奪走?」

「若梅,你還年輕,又那麼漂亮、那麼聰明,一定會找到更適合你的對象的,為什麼非要那個賴同學呢?」陳爸爸拍拍她的肩,溫柔地哄著。

「不會的,不會再有了…」她喃喃自語著,「我不管!我就是要嫁給他!你們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反正我就是要嫁給他!」

說完,若梅也跟著轉頭往宅門的方向跑去。

「若梅!」陳夫人也許是急了,邊喊邊站起來,追了過去。

若梅聞言停在門口,手搭著門框,卻仍背對著大家。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你…你…你要是走了,就別回來見我!我就當作沒你這個女兒!」

這對母女很明顯都是吃軟不吃硬的人,就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話都不能好好講。明明不關我的事,卻害我在一旁又尷尬又著急,擔心若梅真的會一走了之。

「誰稀罕!」結果她還真的頭也不回地,就這麼走掉了!

一直默默在妻子身後的陳爸爸,搭著祂的肩,柔聲安撫著。

在此同時,我沒有忽略若梅兄弟姊妹間的表情。那竊喜之中又各自藏了一絲陰險的眼神,令我不寒而慄。

 

我想這個執念距離上一個,應該沒過多久。興許是過了幾天或幾小時吧。

除了若梅以外,大家只是衣服換了,長相看不出任何的變化。

蓬頭垢面的她,像失了魂似的,赤腳坐在大廳一旁的太師椅上。身上原本的漂亮洋裝,早已變得破敗不堪。沒多久前,還光彩奪目的像明星一樣,現在卻是那麼地潦倒淒楚,著實令人看了心疼。

若荷急忙從傭人手中接過一條毯子,細心地為她披上,並端熱茶給她喝。但她眼睛連眨也不眨一下,完全沒反應。

若荷與媽媽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陳父不知道去哪裡了。

而坐廳堂主位的人,已變成陳家大少爺─若松和其妻子。

陳母則改坐若梅對面,面容擔憂得望著大女兒空洞的眼神。

「就在若梅不在的這幾天,家裡有了很大的變動。現在當家作主的已經是大兒子了。」老道跟我解釋道。

「媽媽,我們好不容易把她找回來了。只不過…」若松話講到一半,便面有難色地打住不說了。

「若梅受了太大的刺激,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若松的妻子接著把話說完。

「到底是什麼樣的刺激啊?人原本還好好的,怎麼會變成這樣?」陳媽媽問。

「哼,還不就是那個姓賴的負心漢嗎!跑了!我們若梅啊,她可是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不到人!媽,不說你都不知道!要不是我們派了一堆人大街小巷地找,她恐怕不只會被壞人給…」

「大嫂!你別說了!」若荷出聲制止了她。「我們還是快請醫生來看看吧。」

「找醫生那有什麼問題。不過你們可別忘了,當初媽說過,要是她踏出了這個家門,那就再也不是陳家人了。」大少奶奶理直氣壯地說:「再說,我這肚裡的孩子再過6個月就要出生了。二弟兩個月後也要娶親,家裡到時會需要更多的傭人,哪還有多的房間給若梅住啊!」

「就是說啊!媽都已經這麼說了,大妹那天還堅持要走,實在是太不懂事了!」若竹也跟著罵。

「唉,畢竟是自家人,大妹現在狀況又不太好,我們再想想辦法吧。」

若松看起來很苦惱,但老道卻直罵他矯情。

「哥,你別心軟!如果不讓她學點教訓,誰知道她會不會以後又動不動離家出走啊!到底把這家當什麼了啊!乾脆買月票算了!」若石也參了一腳。

「你們別這樣!若梅也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啊!唉…她已經夠可憐了…不如,讓她住最近的那間房子吧!也讓小環繼續陪著她,照顧她?」若荷提議道。

「好,就這麼定了!」若松指揮起傭人,看起來架式十足。「來!你們幾個,把她的東西收一收,現在就帶她過去吧。再晚,天都要黑了。」

陳媽媽看起來十分不捨,但不知為何,卻不出言阻止。

若梅的眼睛此刻突然眨了幾下,似乎能意會自己被趕出家裡的事實,表情雖起了些微變化,卻又好像還無法言語。

接著,兩位傭人就上前將她攙扶下去。

 

轉眼之間,場景又轉換了。

眼前又再度出現一個穿旗袍的女人,從陳府家的側門走出來,左顧右盼,偷偷摸摸得往田野間走去。

「咦?師父,我們又回到一開始看到的執念了嗎?」我驚道。

「是啊。」

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我已經都知道了。

所有的執念都將再一遍遍地上演,永不落幕。只是現在才意識到,這種無止盡的輪迴有多恐怖。

只不過,我心裡仍有些疑問。

「師父,我還是不懂。你們說,陳媽媽的執念不是生氣,那難道是傷心嗎?」

「…算是吧。再猜猜祂為什麼傷心?」

「因為祂總是對若梅很兇,又不幫她講話…喔我知道了!是後悔!」

老師父感慨地點點頭。

「但是,就算是猜對了,那又怎樣?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我還是不知道我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啊。」

「因為時候到了。」

「啊?」

「就是說呢,這個時間點,只有你可以幫祂脫離執念。」

「我?我又不是若梅!」

「你們小時候簡直長得一模一樣啊。」老道倏地出現在我旁邊,嚇我一大跳。

「你講話好奇怪喔。什麼小時候?我本來就是小孩啊!」

老道又再度哈哈大笑。

「那要怎麼幫啊?我又不像你們會一些神神秘秘的法術。」

「那簡單,我會施法讓你打扮看起來像若梅一樣,再將原本執念裡的若梅給隱身。」

「那我要做什麼?」

「你啊,你就做你自己就好啦。」

「啊?」

「如果你是陳媽媽,你會希望若梅是個怎麼樣的人?」老師父彎下腰對我說。

「我怎麼會知道啊!」

「你知道的。」老師父摸摸我的頭。

我看著這兩位師徒,心中只有莫大的疑惑:他們到底對我是哪來的信心啊?

 

一眨眼又換了時空,我就站在宅院的大門內。

意識到手上拿著東西,我低頭一看,發現是春聯,又發現自己雙手的掌心都有一條很深的橫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想:這老道要開始也不先通知一下,瞬間就把我變成了若梅。

還來不及向他們抱怨,突然迎面就有人撞上來。

我定晴一看,正是年輕的陳媽媽。

沒辦法,我只好順水推舟,尷尬地舉起春聯。

「你看!我寫的春聯!不錯吧!」我勉強擠出笑容。

接下來,就如我所預料的,有的孩子驚恐地退開,有的孩子則是厭惡地看著我。

「死若梅!還不走開!」

「對啊!離我們遠一點啦!你想害死誰啊!」

「你這個臭斷掌,還不走!」

我一聽,瞬間火就上來了。

一心只想保護若梅的我,早已忘了老師父說的話,把春聯丟到一旁,挽起袖子,開口就是一陣劈哩叭啦地大罵。

「知道我有斷掌還敢惹我!你們是不想看到明天的卡通了嗎!」我伸起手掌像這些孩子逼近。「不想生病、被車撞的話,講話就給我客氣一點!再敢這樣跟我講話,你們就死─定─了!聽到沒有!」

話才說完,小孩們的形體轉眼就化成了白霧,慢慢消失了。

在驚訝的同時,我也才想起老師父的交代。馬上轉身撿起春聯,遞給陳媽媽。

「媽媽,不管你怎麼對我,我都愛你!因為你就是我媽媽!我以後一定會是很厲害的人,也會對你很好!你能不能也對我好一點啊?」

陳夫人愣住了,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彷彿在思索著什麼。

在等待祂反應的這段時間,簡直度日如年。

我努力克制自己想落荒而逃的衝動,只能繼續硬著頭皮跟祂大眼瞪小眼。

終於,祂開口了。

「好。」陳媽媽居然笑了。彎彎的眼睛既可愛又嫵媚。

「對不起,我以前都對你太兇了!媽媽錯了,你別恨媽媽!」說完,祂竟然跪下來抱住我,開始哭了起來!

這時,滿天雪白的梅花飄落,美得令人屏息。

我這才意會到:執念改變了!

不,應該說它正在逐漸消失!

週圍的景物開始從遠至近得化成了霧,飄散開來。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