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mask.jpg   

 

023-秘密

 

我在市警局外來回踱步了好幾十分鐘,總算等到吳常和志剛出來了。

「怎麼樣?怎麼樣?你們沒被局長罵吧?」我緊張的衝向前問。

志剛臉湊了過來,對著我痞痞一笑。

「幹嘛?妳是捨不得我,還是捨不得糯米腸啊?」

我直接用手掌頂住這越來越靠近的臉蛋,轉頭看向吳常。他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心事。

「還好嗎?」我問。

「志剛,安排一下見面。」他腦袋仍在思索著什麼。

「蛤?你說見就見!又要幹嘛?」志剛不耐煩的說。

「有一點我很好奇。」吳常正經的看著他。

「案子都已經偵破了,其他的我可不想管喔!」

聽他的語氣,似乎也知道吳常心裡在想什麼?

「可是我很好奇。」這原因從過於俊美的吳常嘴巴裡說出來,不知道為什麼就變得很合理、很有說服力。

「干我屁事啊!我還有痔瘡咧!你怎麼不好奇我的菊花!」

只要他在的場面,話題就是很容易歪樓。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打斷他們的對話。

吳常凝視了一下我,說:「妳還是別去了。」再低頭看著他名貴的機械錶,便丟下一句:「我下午2點有空。潔弟,我餓了,找間餐廳吃糯米腸。」隨即逕自步下台階離去。

「靠!你當我小弟啊!」志剛對著他的背影大吼大叫。

「哪有餐廳在賣糯米腸啊?」我困惑的說。

 

 

漆黑的小房裡,楊隊長和檢察官隔著單面透視玻璃,往偵訊室內看著投案者─吳依樺和吳常。

「這次算你好運,法官只裁定羈押不禁見,不然這兩個姓吳的,再見面都不知道是幾百年以後的事了!」檢察官笑著說。

「哪有你狗屎運!天上掉下一個投案的。省了你不少事吧!」志剛調侃道。

「彼此彼此!這個吳常是什麼背景啊?竟然請得動我們楊隊長親自幫他安排會見!」檢察官用手肘頂頂志剛的手臂,想探聽一下八卦。

「三八!想知道不會自己查啊!」志剛瞪了他一眼,拿起手中的罐裝咖啡喝了一口。

 

 

偵訊室內,吳依樺和吳常兩人隔著小圓桌坐著。

神情憔悴,滿身是傷的依樺撇過頭,不願對上來人的視線。

「吳小姐,我今天來只想問妳幾個問題。不過倒不一定與案子有關。」吳常先開口。

在進來偵訊室前,檢察官告訴他,犯人情緒非常低落,對於罪行深感懊悔,不時有自殘的行為。所以特意叮嚀他千萬注意言詞,以免她受到刺激,想不開又要尋短。

依樺聞言感到詫異,她轉過頭看向面前的他,這位面容帥氣,來歷卻成謎的男人。

「林先生的屍體,」吳常注意到她面色黯然的垂下眼瞼,說話語氣也不自覺的放輕,「妳在棄屍時,用礁岩塊砸爛了他的右手掌,是因為他在死前扯下了妳的手鍊,緊抓在手心裡。而死後這段期間,因為屍體泡了幾小時的水,早已些微腫脹,手心不僅有手鍊的印痕,更有零星不規則的屍斑。妳擔心會留下任何可能的線索,所以將林先生的掌心砸爛。只可惜,當妳注意到林先生的右手掌時,手鍊早就不知道掉在哪裡了。」

「既然你連這原因都能推敲出來,那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我?」依樺不解的問。她語帶哽咽,極力掩飾著自己的悲痛。

 

 

單向玻璃的另一端,檢察官接到了電話。

「好,我馬上過去!」他轉向志剛說:「這邊就交給你,會談結束以後,你再叫隔壁的菜鳥來把她帶走!」說完便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檔案,匆匆離去。

 

 

「為什麼是老梅槽?為什麼要連林先生的臉部也砸毀?」吳常問。

依樺聞言,竟笑出聲來,還邊笑邊搖頭。

「原來你的問題是這個啊!」她感到啼笑皆非。

吳常仍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等著答案。

「好吧,」她嘆了口氣,「反正都到了這個地步,也沒什麼不能說的了。」她撥了撥頭髮,手腕上的金屬手銬叮噹響著。「說起來我也很可笑事情的經過就像你說的,我一開始根本沒打算殺葉先生。所以,當我失手殺了他的時候,我也慌了」她停頓了幾秒,才繼續說,「我滿腦子,都只想著要如何不被抓到,然後」她又再度笑出聲來,不過這次是苦笑。「我想到那個傳說」她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石門這裡有好幾個傳說。但是有一個,應該是只有在我們老梅這裡住了好幾代的人,才會知道」她神情略顯不安,彷彿光是提到這件事都不太吉利的樣子。

站在單向玻璃另一端的志剛,聞言放下了手上的咖啡,身體前傾,神色是少有的專注和嚴肅。

「無臉鬼,」依樺顫抖的說,「也許現代人聽了都會覺得是無稽之談,但是,也許也許是我從小聽長輩講到大,所以對於這件事,我一直認為它不只是個傳說。」

「說來聽聽。」吳常說。

他認真的表情給了依樺不少勇氣。原本她還擔心鼓起勇氣說出事實,反而被人以為自己是在裝瘋賣傻。

「我有點忘了傳說的由來,但總之,只要在下雨的夜晚,將屍體毀容,然後棄屍在老梅一帶。那麼,兇手就永遠不會被抓到。」

「那妳為什麼會認為這不只是個傳說?」

「因為老梅謠啊!」依樺認真的說。

聽到「老梅謠」這三個字,吳常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隔著玻璃的志剛也留意到他的反應,對於這件事也越來越感興趣了。

「這世界上有多少傳說還有童謠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讓這件事以兒歌的方式流傳下來嗎?而且,小的時候,我一直覺得歌詞裡面有些地方很奇怪。」

「能不能唱給我聽?」

她搖搖頭,說:「詳細的歌詞我已經不記得了。不過,傳說這首兒歌裡面有個秘密。只要能夠破解,就可以知道兇手是誰。」

「一般兒歌歌詞不都是很簡單,而且有押韻嗎?妳難道完全都記不起來?」

「我當然記得一點點,但記不起來全部。這首兒歌」她面色為難的說,「大家長越大,都越不敢唱等到念小學以後,班上就沒有人會再唱這首了

「什麼意思?」

「因為這首兒歌絕對不能唱錯,也不能只唱到一半。一旦開始,就一定要唱完,不然會有詛咒

「什麼詛咒?」

「當年死去的那些無臉鬼,就會找上你。」

依樺語畢後,偵訊室內靜默了良久。

她觀察著眼前這位陌生的魔術師,看著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又忍不住噗哧一笑。

「真沒想到啊,抓到我的,竟然會是一位魔術師!」口氣裡沒有任何怨懟或敵意,只有一絲哀戚。

吳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是天經地義。我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妳。」向來不懂人情世故的他,老實的說。

「不需要。是我自作自受」她喃喃的說。

「謝謝妳,還願意跟我說這些。」

看著真誠的吳常,依樺頓時心裡百感交集,卻不知該說什麼。

他站起身,點頭向她致意,轉身走向門的瞬間,身後的依樺喚住他。

「等等!」她伸出手的同時,手銬再度叮叮作響。

他停下腳步,但卻沒有回頭。

「潔弟她幫我跟她說聲對不起好嗎?我我不奢望她會原諒我」眼淚慢慢的滑落她的雙頰,「我真的很抱歉!真的!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我

她真切的道歉反而讓吳常更加惱火。

「要道歉妳自己去跟她說吧!」他冷冷的說。

「我哪有臉再見她!」她單手摀著臉。「她把我當姊姊一樣其實她不知道,我也早就把她當妹妹了!我我真的是個垃圾!竟然連朋友都能殺!對不起!對不起」她哭得梨花帶淚,泣不成聲。

原本握緊拳頭的吳常,終究選擇了另一種回應。

「如果妳當時真的想殺她,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不是嗎?」他停頓了一下。「我想,她早就原諒妳了。」

「你你幫我好好照顧她,好嗎?」

吳常聽到這句話,轉過頭直視她的雙眼。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哪裡不對勁。

「我會的。」他說。

「如果讓我知道你傷害她,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她惡狠狠的說。

「我不會讓她受傷的。」

依樺聽到以後,便回以嫣然一笑。

這股不對勁具體演變成了不祥的預感,他總覺得吳小姐是在跟自己訣別一般。等等還是先跟檢察官說一聲,以防萬一。

他再度轉身,邁開長腿,離開偵訊室。

 

目送魔術師離開的依樺,心裡仍是充滿對潔弟的歉疚。

室內燈光突然一明一滅了起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然而,她並不感到意外。

這幾天來,報復是一次比一次狠。當她獨處時,總是提心吊膽,不知道祂又會怎樣的傷害自己。

白影猶如煙霧一般,從天花板上慢慢溢出、擴散,逐漸從一張倒掛的頭,變成上半身,最後是整個身軀。那腐爛不已的蒼白臉孔,正兇惡的瞪著依樺,緩慢的朝她逼近。

她不再尖叫,也不再感到驚嚇。

「殺了我吧。」

她累了,她麻木了。

與其日日夜夜受到這樣的折磨,倒不如

「結束這一切吧。」她平靜的閉上眼,等待著。

此時,偵訊室內,突然一暗。

 

 

菜鳥警察一看到吳常和志剛走出房間,便上前打聲招呼。再急忙走進偵訊室旁的小房,打算關閉設備。

沒想到,他一走進來,就看到玻璃另一頭的偵訊室內倒臥著一個人!

他驚覺大事不妙,立刻衝到隔壁查看狀況。

一打開門,發現裡面的桌椅都被踢翻了,錄音和錄影設備也都散落一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正是犯人─吳依樺。

眼前的她不僅眼球爆出,口吐白沫,滿臉爆出青筋,四肢更是被慘忍的凹折成不自然的姿勢,死狀非常悽慘恐怖。最讓菜鳥在意的是,她脖子上那一圈深入皮肉,令人觸目驚心的瘀青指印!

 

 

一看到兩人出現,原本在志剛車旁等待的我,再度衝上前抓著吳常問。

「怎麼樣怎麼樣!依依有沒有說什麼?她還好嗎?」

吳常默然不語的看著我。

「說啊!」

再盯著我不說話,畫風都要變言情了。我心想。

「她叫我跟妳說聲抱歉。」

「喔算了啦,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我揮揮手,接著問:「然後呢?她還說什麼?」

「沒了。」

「蛤?不會吧!就這樣?」我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就這樣。」

「怎麼可能!你們進去那麼久耶!」我狐疑的盯著他,再望向一旁的志剛。

他則是聳聳肩,一副「妳不相信就算了」的臉。

「倒是妳啊,看不出來妳有特異功能耶!」志剛譏笑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小聲一點啦!」我緊張的環顧四週,確定沒有旁人,才又回頭說:「你不要轉移話題喔你!」

「誰轉移話題啊?妳才不要轉移話題咧!快說啊!知道了案情也不早點講!害我們在那邊查案查的老半天!」

「說個屁啊!這是秘密好不好!」

「還秘密咧!妳那麼笨,肯定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啦!」

「你!」

「確實是滿明顯的。」吳常點頭附和著。

「你!你們兩個!吼~~反正你們絕對不能跟別人講!」為了怕我的訴求表達的不夠明確,眼神還特地用盡百分之百的殺氣來強調。「絕─對─不─行!」

「喔。」志剛回道。

「嗯。」吳常說。

什麼!這兩個人回應也太不尊重人了吧!沒有人被我的殺氣震懾到嗎?嗚是太久沒帶團,功力退步了嗎?我心想。

「所以,我想你應該也都知道我的秘密了吧?」志剛完全忽略我,轉頭對吳常另開話題。

「你不也知道我的秘密了嗎?」吳常邊說邊走下階梯。

剎那間,我看著這兩人在夕陽下的背影,心裡有些感觸。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志剛好像跟吳常越來越有默契了。

算了,反正都是怪裡怪氣的人,可能因此容易互相吸引吧?

正當我自己在後面猜想時,吳常突然轉過頭來,意味深長的對我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嗎?」

我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這男人總是有雙看透別人內心的眼睛。要不是因為長得帥,早就被打死了吧!

不對啊,這裡面好像哪裡怪怪的。

「等等!」我說:「你們兩個都知道彼此的秘密,也都知道我的秘密!可是我不知道你們兩個人的秘密啊!」

「依妳的智慧,實在很難跟妳解釋。」志剛再度訕笑道。

「你解釋看看啊!少在那邊一天到晚瞧不起人!」我不滿的抗議。

「要不要先跟我一起調查一件事啊?」吳常無預警的問我。

原本面對帥哥的邀請,我直覺就是說好,可是看到志剛意會到什麼而偷笑的表情,讓我不僅心生提防之心。

「什麼啊?你先講清楚喔!」

這年頭不長點心眼,不僅容易被騙,還很容易就被恥笑智商。

「沒什麼,沒什麼,不過就是田野調查嘛!」志剛再旁敲邊鼓。

「蛤?什麼田野調查啊?」我好奇的問。

「很酷喔!搞不好會發現寶藏耶!」志剛煞有其事的說。

「寶藏!」我尖叫著說。

吳常看到我的反應,竟笑出聲來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

他的笑容非常溫暖真誠,甚至有些孩子氣。

「管他的!」那瞬間,心裡所有的疑問都消失了。「管他上天下海,來吧!」我當下就答應了。

只為了可以在未來有機會再次看到他的笑容。

 

《老梅謠 前傳》完---

 

🎉  好消息:老梅謠故事主體已開始連載囉~ 謝謝大家!

 

--------------------------------------------------------------------------------------------------------------------------- 

章節列表    

001

陳氏女鬼

002

歡迎來到金沙渡假村

003

敲門

004

當潮水退去

005

認屍

006

團員們的說詞

007

有錢又變態的魔術師

008

寶貝

009

若梅

010

冬梅

011

提親

012

自家人

013

老道

014

疑點

015

神救援中二生

016

失蹤的葉先生

017

熱炒

018

盲點

019

意外

020

第三個人

021

一杯咖啡的時間

022

不存在的證物

023

秘密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uest
  • 不錯的故事,期待更多創作。

  • 謝謝~我會繼續練習的 ^ ^
    _

    Flo 於 2016/12/08 14: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