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魂III.jpg  

 

雞婆提醒:[鄉野奇譚]系列,每個故事都是獨立的,主角也不是同一人喔。

 

露營時,雖然同營地的人不一定相互認識,但多多少少都會禮貌談上幾句,也算是一種在現今城市生活中逐漸式微的敦親睦鄰吧。幸運的話,遇到志同道合、一見如故的朋友,大夥還會拉著椅子圍著焚火台聊到深夜。在涼爽的高山裡,大家圍著炭火取暖,一邊聊天,一邊看星星。喜歡泡茶的泡茶,喜歡喝酒的喝酒。

 

我聽到的幾個故事,就來自於這樣的一個夜晚。

 

坐我旁邊的老兄,因為最年長的關係,大家都叫他王大哥。

興許是酒酣而熱吧,前面一直安靜聆聽眾人對話的他,總算也開啟話匣子,開始聊起一些過去的經歷,聞者無不嘖嘖稱奇。

以下就是王大哥講的第一個故事,以第一人稱敘述。

 

 

----- 正文開始線 -----

 

 

早晨就到營地的我,是當天最早到的客人。還沒到中午,帳篷、天幕這些就已經搭完了。

此刻正聽著音樂,一邊煮著摩卡,一邊等著營地老闆—庫瓦過來收錢。

我好整以暇的環視週圍,發現營地面山的方向都被高聳的竹籬圍起來,猜想大概是防止大型野生動物入侵吧。

 

等到中午時分,庫瓦才總算出現。

 

他大概也是閒得發慌,帶我介紹完營地的環境之後,又熱情的找我去家裡喝酒聊天。

我心想:這都還沒晚上就開始喝酒,庫瓦酒量一定不差,這個約絕對不能去。

我酒量差,自然是怕人找我喝。婉拒他的同時,反過來邀請庫瓦留下來一起吃午餐。庫瓦也不勉強,倒也開心的接受了。

 

吃飯的時候,我隨口問問這裡晚上有沒有什麼野生動物。

「哈,山裡面什麼都有啦!野豬、野雞、野狗、貓頭鷹,還有蛇啊!你不是說你露營很多次嗎?還會怕這個啊!哈哈哈!」庫瓦爽朗的笑了起來。還沒喝酒,就已經醉了一樣。

「我才不怕,我想說如果有的話,晚餐就可以加菜了!」我說。

「好!這才是男人!我槍借你!」他喝了一口綠茶之後,又說:

「不過,晚上不能打啊!」

「為什麼?你怕我不小心打死人啊!」換我開他玩笑。

原本不太正經的庫瓦,這時態度突然變得很嚴肅。

他跟我講起了這座山。

 

山高必有精,水深必有怪,自古皆然。

這裡白山黑水,樹高林密,當然也不例外。

他們部落這裡有kamatoroy。

乍聽之下好像很可愛,像是多年前流行的卡通人物Keroro或Tamama。不過聽他解釋之後,才知道其更接近「魑魅」或是民間所謂的「魔神仔」。

 

kamatoroy是非常古老的精怪,喜歡捉弄人,但有時又不小心把人玩壞了。幾百年前曾經為數眾多,因此讓部落裡的人非常憂心、害怕。好險附近的大部落頭目(也是該族的族長)知曉此事後,親自帶來兩位族中擅鬥法的巫師,將其誘至一山坳,設下結界將其困住,並毀去祂們的真身。只可惜有幾隻魂魄被其逮到空隙遁逃,至此再無方式可摧毀。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力量變得非常弱,沒有辦法再幻化成人型迷惑人。事實上,大部份的族人一輩子都沒見過kamatoroy。除了落單的老小、病弱,有巫師天份的人也容易吸引祂們,故會在一出生時便由祈禱的巫師為其祝福,並配戴守護石直至巫術足以自保。

只可惜,隨著歷史變遷,不僅巫術逐漸失傳,連巫師的身份也不再有人繼承。是以部落裡所有的族人終其一生都會隨身帶著守護石,以防萬一。

講到這,庫瓦還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給我看,上面正有個橢圓形的石頭,刻著繁複、鮮豔的圖騰。

「怎麼樣?要不要買?我可以算你便宜一點啦!」

「呿!你講了那麼多就是要推銷工藝品喔!」

「沒有,沒有!我是好心啦!你不買會後悔的啦!」

「我就偏不買!」

「不買就不買,這東西你有錢都買不到啦!不吃了,先走!」

也許是我講話太不客氣,庫瓦也不想熱臉貼冷屁股,飯沒吃完就說要走。我脾氣也硬,也不想說些婉轉的話留他,就只是目送他離去。

 

喜愛生態攝影的我,一刻也沒閒著,整個下午都在捕捉鳥類和昆蟲的倩影。

時間推移的很快,當我留意到天色的時候,已經入夜了。

回到營地的我,看著偌大空曠的場地,才意識到今晚營地只有我一個帳。從沒有過這種包場經驗的我,頓時一股陌生的尊榮感油然而生。可以一邊煮晚飯一邊將音樂放到最大聲;可以洗澡、上廁所不關門;可以把髒掉的碗盤丟進洗水槽泡一整晚的水;還可以不顧聽眾心情,邊喝酒邊高歌!今晚實在太過癮、太暢快了!

 

正當我兀自敞徉在自己的世界裡時,突然一陣聲響從廁所傳來。

我走近一聽,發現是貓叫聲,便更好奇的往廁所的方向走去查看。但廁所就那麼幾間,我一一推開來看,卻沒看到貓的蹤跡。

「喵~」

聲音再度出現,聽起來像是來自於廁所後方的樹林。

我繞到後面探去,用手機的燈光當光源,卻一無所獲。

「喵~」貓叫聲從樹林裡面傳來。

但是廁所與樹林中間隔著超過三米高的竹籬,雖然可以側身出去,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不太想。

「喵~喵~」貓叫的更急了。像是在撒嬌,又像是在催促著我。

我想說,牠可能是來討食物吃的野貓。

「來來來,過來吃雞肉喔!」我一邊對牠說,一邊走回去折疊桌,打算拿些肉給牠吃。

才一走到帳篷旁,便見到庫瓦再次走來營地找我。

「還好嗎?」他問。

「嗯,怎麼了嗎?」我不明所以的回問。

「你這麼晚還在吃啊?」

「喔沒有,這是吃剩的,要拿去餵貓。」

「貓?」

庫瓦神色有異,他到處張望,像是在找貓的身影。

「沒有啊,在哪?你在哪看到的啦?」他又問。

「喔,在廁所後面的樹林裡面,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餵牠?」

庫瓦聞言突然顯得有點不安,急忙擋下我。

「不行不行!不能餵啦!」

我以為他是怕我們這些遊客把野貓、野狗餵習慣了,以後牠們就會習慣過來討食物,會給其他人和管理人帶來不必要的困擾,所以才阻止我。

「不能過去竹林後面!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過去竹林後面啦!」

「喔你放心啦,我就算過去也不會走的太遠,我也不想在森林裡面迷路啊。」

「不是啦!反正你就待在營地裡面就對了啦!」

庫瓦看起來很著急,看來是真的很擔心我。我為了緩解他的緊張,便轉移話題。

「對了,你這裡面裝什麼啊?」我指著他的紙箱問。

「這個啊…」他從紙箱裡拿出一包裝著紅黑色東西的塑膠袋。「是要保你平安的啦!」

「ㄟ等等,等等!我沒說我要買喔!」我以為他因為下午沒推銷成功,所以晚上又帶別的東西來賣。

「神經病!你們台北人就是疑神疑鬼!這東西我送你!不收錢!這是我們祈禱台下的土,很有力量的!要不是看在你請我吃一頓飯,晚上又只有你一個人的份上,我才懶得理你!」接著他伸手從塑膠袋裡抓出一把土,在我帳篷的外圍撒上一圈。「別踩到了啊!」他囑咐著我。

「喔。」

我猜這土大概有類似石灰粉的成份,可以防蛇類吧。

「還有,」他再從紙箱裡拿出一個寶特瓶遞給我。「晚上有需要,就用這個。」

我從頭到尾都覺得莫名其妙,又好像應該感謝他,只好盡量真誠的跟他道謝。

「不用謝,我們部落從不欠外人東西。就當作是我回請你這頓飯吧。」

提到自己部落的時候,庫瓦顯得非常引以為榮。說完,便轉身要離開。

我正打算將他留下來的空紙箱拿去垃圾區丟時,他見狀又趕忙來制止我。

「不要動!不要動!就是要放在你帳篷門外!」

我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心想:整個營地這麼大,為什麼偏偏要放這裡啊?

「不要動啊!動就跟你翻臉啦!」他再三強調。

「好啦好啦,知道。晚安!」

他走出營地時,還回頭看了我一眼,滿臉擔心。

我心想:這也太好笑了吧!我又不是沒露營過,到底是在瞎操心什麼啊!

 

奇怪的是,庫瓦一來,貓叫聲就停了。我想牠大概是等太久跑掉了吧。

眼看時間也不早了,準備就寢時,還不忘小心跨越庫瓦撒的紅土。

也許是夜裡寂靜,也許是白天太累了,我一躺下立刻就進入夢鄉。

 

睡到一半,帳外傳來「哐」一聲金屬特有的鳴響,把我吵醒。

只拉上帳篷蚊紗的我,藉著廁所的燈光,一抬頭就看到門外的焚火台倒了。

大概是風吧。

雖然在睡前就把火滅了,但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用手撐著頭,側躺著盯著草地上的焚火台,以免餘灰復燃。

想來是我想太多了,過了幾秒鐘沒動靜,睏得要命的我又躺回去睡覺。

 

「喵~」

半夢半醒之間,我又聽到遠方傳來的貓叫聲。

我想說:肉就放在桌上,應該找得到吧。

便不理牠,翻身又繼續睡。

 

「喵~」聲音離帳篷很近,感覺就在桌子附近。

不會這麼笨吧!整個營地就只有我一個帳篷、一張桌子,還找不到食物?

 

「喵嗚~」聲音變得更可愛了。像是在跟人撒嬌,請求幫助。

意外的勾起我潛在的貓奴屬性。

該不會是幼貓吧?即使找到了也爬不上去?

這麼小的貓就要自己獨自覓食,該不會是孤兒吧?好可憐啊!

這番東想西想,精神竟好了起來。

雖然庫瓦不想要我餵貓,但暗示牠食物在哪總可以吧?

一有念頭,我當即坐起來,打算走出帳外。

 

沒想到,眼前的景象會令我如此錯愕。

 

貓叫聲依然持續,但放眼望去,整個營地沒有貓的蹤跡就算了,取而代之的竟是及地的黑影!

至少兩米高,龐大異常。

我這才意會過來,剛才不想越過竹籬走進樹林,原因就是出在這黑影!其實在廁所後方時,我就看到祂了。當時只覺得奇怪,為什麼竹的影子會那麼像樹?那宛如樹枝般錯綜的枝節,彷彿有自我意識似的不時飄動著。原來那根本不是影子,眼前之物根本就是活的!

難道會是庫瓦說的kamatoroy嗎?

 

「喵嗚~」祂堅定的在門外叫喚著我。

祢很不萌好嗎!

我想到庫瓦撒的土,難道祂真的無法跨越?若是如此,那祂到底是什麼?會是邪物嗎?

更詭異的是,身體越來越沈重,或者應該說,我越來越沒辦法感覺到我的身體,更沒辦法控制它!

好像有條無形的線,操縱著我的右手,伸向門的拉鍊,慢慢將它拉開。

不要啊!

我想大叫,但又發不出任何聲音。彷彿靈魂被禁錮在深處的某個角落,軀殼只能任憑擺佈。我感到害怕不已,一時之間卻也無計可施。

我起身,緩緩邁開左腿,跨出帳門。

誰來救救我!拜託!

身體已完全不聽使喚,我完全不知所措。

再邁開右腿,整個人已走出帳外。再差一步,就要越線了。

正當我的理智瀕臨潰堤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巨大的黑影突然伸出樹枝般的手,迅雷不及掩耳的朝我襲來!

好險祂的目標是紙箱。

那枝節如觸手一般,開始觸摸著紙板,將它上上下下,從裡到外摸個遍。

這時我突然回神,覺得身體回來了!

我輕輕的眨了眨眼,成功!轉動手腕,成功!

太好了,看來紙箱攫住了祂的注意力,而削弱了對我的控制。

雖說如此,我仍不敢有太大的動靜,以免驚動祂。

 

在我來不及看清之前,黑影就「咻」一聲,將整身都縮進紙箱裡!

紙板時而開開闔闔,整個紙箱都在激烈晃動,
像是黑影正與什麼神秘的力量搏鬥,情況看來相當兇險!

「喵~」祂又接連發出幾次激動的叫聲,
但過幾妙又發出了「呼嚕嚕」的聲音。

要不是遭逢如此詭異、恐怖的狀況,
我恐怕還會一度以為祂玩的
十分心滿意足呢。

 

下一秒,「唰」一聲,它把箱子關起來了!

我見機不可失,立刻盡最大的努力,靜悄悄的躲回帳篷裡。縱使篷內此時已是滿室的蚊子,我也心甘情願的在這裡與蚊子搏鬥一晚。

 

也許是過度緊張吧,當窗外不再有聲響時,我一放鬆便沉沉睡去。

 

隔天一早,庫瓦見到我時,還得意的自誇了起來。

「怎麼樣?都說了保你沒事啦!」

「哪有沒事!差點就被帶走了!」被蚊子叮的鼻青臉腫的我,冷著臉抱怨。

「怎麼可能!」

一問方知,竹籬防的不是野獸,而是精怪。每根竹子上頭都刻有跟守護石相同的圖騰,每隔兩年就要更換。

我心想,他又在唬爛了。於是便說出昨晚的經過,用事實打到他臉腫!

他聞言之後,倒也頗為鎮定。思索了一下,便說昨晚出現的,的確就是kamatoroy。正常情況下,祂的確是不能進營地的。除非,有人邀請。

我一聽,心裡後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要雞婆餵貓了,不然昨晚根本不會招來難以預測的東西。

好險庫瓦昨晚為了以防萬一,又過來營地查看,順便做了些預防措施。

不然的話...這一想,又是一陣後怕。

庫瓦接著補充說,kamatoroy厲害的地方在於,只要與祂對上眼,就有可能會被控制。糟糕的是,關於這類精怪的描述向來都是口耳相傳,傳到他們這代時,早已不知祂的眼睛在哪裡,也不知如何避開。所以乾脆眼不見為淨,直接教小孩盡量避開。

 

我想,昨晚在廁所第一次遇見祂時,可能就是沒對到。但第二次從帳內往外看時,就沒那麼幸運了。

想到這,我便再問他:「這紙箱到底為什麼這麼厲害?是下過什麼法術、咒語嗎?為什麼可以制得住祂?」

庫瓦聞言大笑,我不明就裡。

「哪有東西制得住祂!只是給祂玩具玩而已啦!」

原來,沒人知道為什麼,kamatoroy就是很喜歡箱子或桶子。之前有人的垃圾桶沒封蓋,還被它玩了一整晚,玩到垃圾、廚餘撒得到處都是。

「不過,」庫瓦笑著說,「我看你也沒什麼事嘛!要不要再住一晚啊?」

「沒什麼事!你看不出來我被蚊子叮得多慘嗎!」我對他吼道。

「不要生氣啦!要不然,這樣。我送你一塊守護石啦!不用錢!怎麼樣?」

 

 

===================  

=====正文結束線=====  

===================

 

:為了不破梗且主角原本以為是貓在叫,故一開始用「牠」當代詞。後續知道自己面對的是kamatoroy,才改用「祂」。若閱讀時造成混淆,先在這裡跟大家說聲不好意思~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