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鬼話II_學號.png  

 

高中的時候,外校的人總是很羨慕我們不用繡學號和姓名。當時的我們,總以為校方是怕被歹徒或流氓逮到機會認人,所以才免除這項規定。

 

直到多年以後,在社大認識同校畢業的學長,我才從他口中得知這段早已被人遺忘的過去。

 

學長大我12屆,在他們那屆之前都是要繡學號的,一直到他們那屆,發生了一件離奇的事情,學號才就此廢除。

 

未廢除前,學號的規則是:

第一排[班級]+[座號]第二排姓名。

一年十班6號的學長為例,學號第一排就會是 11006

 

以下以學長的第一人稱敘述。

 

-------------------------------------------

  

開學時,身為新生的大家都是既緊張又期待。

這幾天下課的時候,我跟班上同學多多少少都會在走廊上,看到有些學長姐來找隔壁班的直屬學弟妹相認。但是來我們班(一年十班)的卻是一個都沒有。

正當我們覺得失落之際,班長決定趁午休帶我們主動出擊,去找直屬學長姐。

大家雀躍不已的跟著班長到二年級那棟。但到了二年十班時,卻發現教室裡頭根本沒有人。

原本班長以為學長姐是去上體育課了。後來聽隔壁班的好心學姊講,才知道暑假的時候,學長姐們一起去溪邊烤肉,但是突然溪水暴漲,當天在場的人通通都被沖走了。當天沒去的同學很少,在開學前,就被通知併入其他幾個班級了。

 

原本還滿心期待主動出擊會有好結果,一下子聽到這件憾事,大家都覺得可怕又難過。

 

「還有啊你們...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雖然也不一定躲得掉...」學姊欲言又止的說。

我們再繼續追問,她卻什麼都不再講,轉身回她班上了。

 

但是充滿幹勁的班長並沒有因此放棄,他又帶我們到三年級那棟,打算直接越過二年十班,找三年十班的學長姐。

沒想到,我們又撲空了。三年十班也一樣沒人。

 

「有沒有搞錯啊!又沒人!」體育小老師-阿傑抱怨道。

 

當下大家都覺得掃興。看午休時間快結束了,就草草結束這次的出擊,撤退回教室。

 

可能教官擔心我們這些新生參加團康或聯誼出遊的安全,還在課堂上再三提醒:不要落單,不要去溪邊玩耍,晚自習結束後早點回家...等等。

當時誰都沒放在心上,只覺得他好囉唆。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班上情誼逐漸滋長的同時,也陸續聽到了不少傳聞。很多人都指證歷歷的看到二年十班的亡魂在學校中出現。

這件事自然也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不知道班導的態度跟這件事有沒有關係,他從來都不鼓勵同學參加晚自習,偶爾看到我們放學後在籃球場打球,他都會急著勸我們快走,別入夜了還在學校逗留。

大家都覺得莫名其妙,其他班的班導都沒那麼囉唆,就他一直在那邊碎碎念。

一部份的同學認為這與傳聞有關,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放學後也就乖乖回家了。其他不信這個的,照樣留下來打球或圖書館唸書,我跟班上的阿傑、阿光就屬於後者這種。

阿傑還說:「如果真讓我遇到了,我見一個打一個!何況我們這邊這麼多人,還怕祂們幹嘛?」

 

當年的聯誼活動還很流行烤肉、唱KTV而我們的班代和康樂股長也都很熱衷辦活動。有次選在山上烤肉,有些人就反對了,因為不久前學長姐就是因為去烤肉才出意外。

當時阿光就主張,這次去烤肉的地方是山上,又不是學長姐去的溪邊。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覺得言之有理,便紛紛說參加。我跟阿傑對聯誼不太感興趣,從來都不參加。

常跟我們一起打球的阿光也懶得再勸我們,只說什麼,「沒魚,釣竿再好也沒用」之類的話。

 

沒想到,那卻是最後一次聽他說話。

聯誼當晚,大家就接到了班導的電話。原來是當天參加聯誼的同學都沒有回家。到了隔天早上,才知道那些同學烤肉的地方雖是山上,但一樣有溪流,而且遇到了山洪...

 

後來,剩下的班上同學,再也沒有人會在放學後留在學校。

直到有天,我身體很不舒服,頭很痛又一直昏昏沈沈的,從午休就一直睡,等到我被吵起來的時候,窗外天色已黑。

教室只剩我一個人,而阿傑正在窗外走廊上打板擦。

我才突然想到今天我們兩個是值日生,結果我整個下午都在昏睡,根本什麼事都沒做。

 

「阿傑,剩下的我來就好。」

「睡醒了喔?不用,都用的差不多了。你再休息一下,我去上個廁所,等下叫你。」

「喔,謝啦,下次換我做,你休息。」

「這不是廢話嗎?幫我拿一下衛生紙。」

雖然我跟阿傑的座號不連號,但因為抽籤的關係,都坐在靠走廊的那排,我是倒數第二個,他則坐我後面。我把他抽屜的衛生紙包當籃球一樣往窗外拋。

「你再睡一下吧,我不知道要大多久。」他接住後,就往廁所方向走去。

 

睡了不知道多久,也許才過幾分鐘吧,我突然聽到身旁有些細微的聲響。就好像早自習,大家會在位子上寫字、翻書,做自己的事那樣。

我該不會睡到隔天早上了吧?被自己的想法笑醒的我,卻被眼前所見嚇得愣在一邊。

 

趴睡角度的關係,一抬頭便看到窗外盡是聯誼遇難的同學。

祂們的身體已殘破,眼中更是充滿了哀怨!

一張張熟悉的臉孔中,我看到阿光衝了出來,使勁的拍打著我面前的窗,甚至伸手往我這抓,好像想進來,又好像要把我抓出去!

我馬上躲開,跳了起來。這才發現身邊全坐著我不認識的人!

剎那間,我突然想到:祂們會不會就是直屬學長姐?因為祂們罹難時,還沒開學,祂們還是一年十班!

祂們直勾勾的看著我,用那空洞的眼窩或搖搖欲墜的眼球。有些浮腫不堪、有些屍首分家,我快被嚇瘋了。

我轉頭想從後門出去,但坐我後面那位學長卻抵住了後門,我只好往後靠在教室後方的佈告欄。一個臉被削掉一半的學長,往我這邊漸漸靠了過來。

我注意到祂制服上的學號,竟然跟我一模一樣!

祂嘴裡念念有詞:…6…6…

我當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絕望的大叫。

 

這時,「匡啷」一聲,窗戶被敲碎了,下一秒阿傑跳了進來,衝過來一把抓住我,就把我拉出窗外。我們頭也不回的一路跑到校門口警衛室才敢停。

我邊喘邊吐,吐的校狗都躲進警衛室裡。

 

「你人都進來了,是不會開門帶我出去喔?」我忍不住抱怨。

「幹,救你還嫌東嫌西的!」阿傑拍拍頭上的玻璃碎片。

「你有穿外套,我沒有耶!」我伸出被玻璃刮傷流血的手臂。

「少囉唆!」他拍掉我的手。

 

後來這件事情被阿傑鬧的很大,我才知道他的身家不簡單。

校方不僅廢除繡學號的規定,還找來了風水師,在校門進來的地方立了一整面的鏡子,鏡上四個邊角都有八卦的圖案。至此學校再也沒有人遇到那些亡靈。

 

風水師說,阿傑之所以能躲過一劫,一方面是他八字重,另一方面,也許是學號的關係。

 

原來上一屆和上上一屆班級人數都是33人,我們這屆卻多了2個學生,阿傑就是最後的35號,也就是說,他本來就沒有直屬,也可能因此不被視為抓交替的對象。

 

聽社團學長說,最早出事的是他們那屆的一年十班,也就是現在的三年十班。接著,新入學的一年十班(也就是現在的二年十班也遇到一樣的意外,教官、老師們也因此私底下都很擔心我們這屆會出事。

  

 

---------學長敘述結束---------

 

聽完學長講的故事,我又害怕又疑惑。

「可是學長,你說的八卦鏡在哪裡啊?我印象中沒有看過啊。」

「就在川堂啊!一整面鏡子,四個角畫了八卦符啊!妳沒注意過嗎?」

「沒有啊,川堂不就是幾根柱子嗎,哪來的鏡子?」

「該不會被拆掉了吧...

 

我希望學長剛才講的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的話,那我慶幸自己當年不是一年十班。

 

如果你的學校川堂也有一整面的鏡子,那可能要小心了...

 

***

如果您喜歡我寫的故事,希望給予作者支持鼓勵或收到《老梅謠》實體書籍,

歡迎加入我的募資計劃!

謝謝大家 ♡ ヾ(ˊ︶ˋ)ノ ♬

blog_長篇_募資2.png

 

想看更多  校園鬼話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軍中鬼話

異國怪談】   日本怪談】   海中迷藏

科幻劇場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璇璣謎藏(連載中 

佛殺(老梅謠外傳)(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