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怪談_佩萊斯姊妹之死.png  

 

我的孫子們總是對我年輕時的故事感興趣。

畢竟這個時代已與當年相去甚遠,我的故事對他們來說簡直就像傳說一樣。

這樣也好,趁我還記得年輕的時候,趁他們還願意聽我說話的時候,

我很樂意成為他們樂趣的來源。

 

只不過,今天米蕾雅問的一樁舊事,卻讓我猶豫該不該開口。

「爺爺,聽隔壁的諾埃太太說,皮茲亞曾經發生一件奇怪的事,怎麼從沒聽你說過?」

「奇怪的事這麼多,她說的是哪件啊?」

「就是一對姊妹被殺死啊,叫佩什麼的。」

「佩萊斯?唉...

 

皮茲亞是我年輕時居住的村莊。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孫子們,尤其是孫女,

一輩子都不知道佩萊斯姊妹,那兩個可憐的女孩。

身處在這個安定的時代,他們應該過得無憂無慮。

 

然而,禁不住孫子、孫女的哀求和那令人又憐又怕的無辜眼神,

我只好再次望向那記憶的深淵,講述這份遺憾。

但願他們能引以為戒,好好保護自己。

 

-------------------------------

 

皮茲亞是個風光明媚的村莊,附近的小鎮是許多富人的渡假勝地。

而村民也都會到小鎮的一條街上叫賣或採買生活所需。

美麗的佩萊斯姊妹是街上最迷人的風景,也是我們皮茲亞的驕傲。

 

兩姊妹的媽媽因難產去世,

而相依為命的爸爸則是我們以前的村長,深受愛戴。

總是英勇的帶著村民,屢屢力抗盜匪。

有一天強盜來襲,雖最後成功趕跑了他們,

但老村長卻英勇犧牲,再也沒有回來...

 

全村的人都決定要好好照顧兩姊妹,一起將她們帶大。

而她們自己也很爭氣,不僅長的漂亮,為人又有禮貌,

更是勤奮又獨立的好女孩。

每每望著她們,總令我們欣慰不已。

姊姊-娜塔莉亞跟我一起學醫,到處治病,

妹妹-奧菲莉亞則是在鎮上的雜貨店幫忙管帳。

當兩人出現在街上時,總是大家的矚目焦點,

就連不少富人也對其美貌稱讚不已,甚至展開追求。

那時候,大家都以為姊妹倆會一起嫁入豪門,在城市裡過著上流社會的生活

 

直到有天,難以想像的憾事發生了...

 

那天,娜塔莉亞一整天都沒出現。

這簡直不像她的作風,她可是從沒遲到過啊。

我的眼皮一直跳,心裡總是莫名感到不安。

昨夜暴風雨,她們是否安然無恙?

佩萊斯家的房子是全村一起幫忙翻修的,

比新村長的家都還要穩固,房屋應該不會毀損太嚴重才對啊。

那又會不會是生了病呢?想到這裡,我又更擔心了。

在開完藥給病人後,便急忙走去她家看看。

在走去的路上,後面追來了新村長和其他村民。

他們跑的跟逃難一樣,手上又帶著武器,

而且又都是往佩萊斯家的方向。

我緊張的抓著他們問發生了什麼事。

這一問才知大事不秒!

原來,奧菲莉亞工作的雜貨店老闆今天也沒看到她,

所以託店裡的伙計去她家裡看看她怎麼了。

沒想到那人來到她家門口,發現門是敞開的,而且處處是血跡!

當場嚇的拔腿跑去找新村長。

 

我們一路狂奔到佩萊斯家。

這時也顧不得什麼禮儀了,

新村長手持棍棒,領著大家直接入內查看。

果然玄關處就有大量噴濺的黑血。

門一進來的旁邊就是通往閣樓的樓梯,血跡更是一路沿著階梯到上方!

在場的人看了無不膽顫心驚。

 

新村長命一部份的人搜索一樓,自己則領著我和兩位村民一同上樓。

 

沒想到,閣樓的門是鎖上的!

想到兩姊妹還有一絲存活的可能,我們立刻拍門叫喊。

但卻還是無人回應。

擔心她們受了傷不敢開門,我們只好硬是將門踹開。

頓時,濃臭的血腥味撲鼻而來,面前的是兩具早已冰冷的屍體!

奧菲莉亞穿著單薄的睡衣,蜷縮在門旁,眼睛突出,面色驚恐。

而另一位應該是娜塔莉亞,穿著外衣。

一手摀住妹妹的嘴,一手抓著妹妹的手和一串鑰匙。

之所以說「應該」是娜塔莉亞,是因為這女子遭人砍斷了首級!

 

與此同時,樓下也傳來了驚慌的喊叫。

眾人在屋內一角發現了娜塔莉亞的頭顱!

 

眼見兩人死狀淒慘,在場村民無不涕零,

覺得對不起老村長,沒能照顧好那兩姊妹。

 

大夥難過之時,鎮上的警長居然也到了。

原來是早先跑去找新村長的伙計,又跑回鎮上通報警長。

即便是有歷練,有見識的警長,

看到這慘不忍睹的一幕,也感到驚駭不已。

究竟是怎樣的仇恨,才會使人狠心對兩個少女痛下毒手?

又為什麼兩人的死狀有如此差異呢?

 

根據警長的調查,

家裡看不出曾遭竊的痕跡,兩姊妹也無遭到侵犯。

唯一打鬥,或者應該說掙扎的痕跡,就只有玄關到閣樓這段樓梯。

而她們身處的閣樓中,房門和窗戶都是由內上鎖的, 

鑰匙又緊緊握在姊姊的手中。

如同密室般的環境,歹徒究竟是如何殺人,又是如何逃脫的?

 

「蒙赫醫生,我需要您的幫助。」警長說。

「啊?我能為您做點什麼呢?」我疑惑的說。

「恐怕得請您確認這位小姐的死因了。」警長指著奧菲莉亞。

「難道不是被毒死的嗎?」新村長問。

「不,我不認為是如此,但還是交由蒙赫醫生確認吧。」

 

過去沒有太多驗屍經驗的我,

為求慎重,也為了找出任何可能揪出兇手的線索,

我立刻發了電報給城裡的專家朋友,請求他在我驗屍時,

能在旁給予我一些指導,而他也答應了。

 

最後驗屍結果很明確,

可憐的奧菲莉亞因驚嚇過度而死於心臟病發。

 

警長在一番明察暗訪之後,終於水落石出,查明真相。

然而此案的真相,卻讓人意想不到。

 

在小鎮的彼端有個龐大的莊園,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哪位爵士的避暑住所呢。

但久居一代的人卻是避之唯恐不及,那其實是精神病院啊。

城裡的富人都會將患有精神疾病的家人送到此處治療或靜養。

為了讓這些人能得到妥善的照顧,並且不與社會脫節,

院長主張讓病人過著如一般上流社會的正常生活。

他們的穿著與起居均與平時無異,

可以在醫生同意的情況下,由看護陪同去逛街購物。

平常也可以在完全沒有任何圍籬的莊園中自由散步、活動。

 

其中,一位病患也許是某天在小鎮的街上注意到這對姊妹,

便找機會擺脫看護,一路尾隨她們回家。

而兩姊妹死亡當晚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

 

暴風雨的夜晚,姊妹互相依偎在閣樓的臥房中。

狂風不時在窗外呼嘯,暴雨則不停的拍打著屋瓦。

突然之間,門外有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娜塔莉亞心想會不會是路過的村民想進來躲雨呢?

是不是需要幫助呢?

為了以防萬一,她吩咐奧菲莉亞乖乖待在房內,

穿起外衣便下樓查看。

妹妹則習慣性的站在門旁偷聽,並端著小燭臺等她回來。

村子裡向來民風淳樸,姊姊問了幾聲門外何人,都無回應,

便不疑有他的開了門。

沒想到,雨夜中出現的竟是一位素未謀面的男子。

突然一道閃電照亮了來人,她注意到他的眼神帶著一股狂熱與危險。

而他則是逮住時機,向美麗的女孩告白。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男子和他明顯的異常神態給嚇壞了,

她毫不猶豫的婉拒了他,並急著關門。

 

這些舉動惹鬧了門外的他。

他可是千里迢迢的跟隨她們走到這偏僻落後的村子。

他在城裡可是有名的富公子,

是多少女人一輩子都高攀不起的夢想,

難道這低賤的女人沒感受到他的愛慕嗎?她應該受寵若驚才對!

他這麼紆尊降貴的在雷雨交加的樹林裡躲了那麼久,

為什麼她對他的癡情舉動不為所動,甚至如此狠心的甩上門?

茱麗葉啊,難道妳非要歷經一死,才能明白我是妳的羅密歐嗎?

 

思及此,他一手推開門,一手拿出偷來的利刃,狠狠往姊姊砍去。

力道之猛,足以身首異處!

 

等到他看到滾落到一旁的頭顱時,才又突然恢復神智。

意識到自己已鑄成大錯,他慌張的逃走。

 

而娜塔莉亞在他推開門的瞬間,唯一掛念的便是閣樓上的妹妹。

她一心只想著要趕緊回樓上,鎖上門,保護好妹妹。

沒想到下一秒,她的腦袋便與瘦弱的身子分家了。

即便如此,不可思議的神經訊號還是已經傳達至四肢,

無頭的姊姊就這麼顛顛簸簸的走回閣樓,並鎖上門。

 

奧菲莉亞看見被人砍去頭顱的姊姊,噴濺著大量的鮮血,

卻還能鎖門,甚至過來抓住自己的手,摀住自己的嘴,

當場嚇得心臟病發猝死。

 

村民們聽完警長的說明,又傷心又憤恨。

「警長,既然您都知道是那家精神病院逃出的病患,

那怎麼還不趕快去抓呢?」新村長質疑說。

「沒錯!他必須得到懲罰才行!」我悲憤的說。

「對!逮捕那個可惡的精神病患!」村民們叫嚷道。

 

警長回以一抹苦笑,搖了搖頭。

「唉...我們盡量吧...

「什麼叫盡量?一定要抓到啊!」村民們激動的說。

「問題是...陸陸續續逃走的可有十一個人啊!」警長無奈的說。

 

 

===================    

=====故事結束線=====   

===================  

 

想看更多  異國怪談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