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_紙本書_小.png

 

來吧,一起踏上危機四伏,熱血正義的旅途。

踏骨尋梅,沉冤得雪!

---------------------------------------------------------------------

 

      老梅老梅幾株芽?無枝無葉九朵花。月娘一躲不出門,寧可在家關緊窗。

      綠葉綠葉幾時綠?冬末春初翠如玉。大雨一來別戲水,潮起槽深難保命。

      水車水車幾回停?竹筒無泉難為引。明火一亮石成金,夜半哭聲無人影。

      金山金山幾兩金?只有陳家數得清。除夕一到勿近府,無臉殺絕不留情。

 

      老梅村位於巽象市北海岸。

      原本是個與世無爭的小聚落,近幾年因美麗的海蝕溝景點「老梅槽」而逐漸聲名遠播,成為攝影愛好者與遊客打卡的熱門景點。 

      對導遊 王亦潔來說,老梅不僅只是風景秀麗,更因它的童謠和傳說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久住此地兩、三代以上的老居民都聽過《老梅謠》,而且都會教導小孩吟唱,以此為戒。小孩們除了平常沒事哼唱,也會在玩鬼抓人的時候,先唱完歌才開始抓。 

      王亦潔不知道這樣的作法是否恰當,雖說是示警,但總覺得這童謠似乎不利於兒童身心發展,因為歌詞背後藏著一個恐怖的傳說。她與其他導遊對外賓都稱其為《老梅傳說》,但當地則是叫《無臉鬼》。 

      傳說中,曾有人在雨夜時,在老梅槽慘遭殺害並毀容,兇手早已消聲匿跡,未曾伏法。從此以後,每當雨夜來臨,總會看到無臉鬼在老梅村一帶四處遊蕩,將看到的生人全數以同樣的方式殺死。

      因此,「無臉鬼」在當地人心中早已是根深蒂固的恐懼象徵,老一輩的常會對不乖的小孩說「再不聽話,無臉鬼就要來抓你囉」這類的話。 

      但是對於這樣的解讀,吳常卻不買單。

      擁有魔術師和偵探雙重身份的他,不僅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私底下更與各國警界密切往來,尤其與季青島警方高層有著秘密合作關係。他的來歷對於其他人來說都是謎,目前有權限知情的只有刑事組第九偵查小隊隊長楊志剛。

      身材高挑、略微削瘦,擁有黑夜般的短髮和瞳孔的吳常說:「死人不會說話,但詩詞曲賦能,只待伯樂聽出弦外之音。」

皮膚白皙、嬌小玲瓏的王亦潔瞪著圓圓的大眼,仔細看著手上抄寫歌詞的紙張說:「我真的覺得是你想太多耶。就憑著這首童謠,真的就可以找到寶藏嗎?」

她偏著頭,高高紮起的馬尾與瀏海垂到同一邊,想了一會又說:「你是不是跟志剛兩個人聯合起來騙我啊?」

      「當然是。寶藏不一定有,但命案是肯定。」 

      「不會吧真的是騙我!等等你說又有命案?就算真的有好了,這傳說已經很多年了耶,你現在查是能查的出什麼啊?」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更何況,潔弟妳不也可以幫忙嗎?」 

      「老實說,我除了每天被你跟志剛羞辱智商低之外,實在不知道自己存在的目的是什麼」潔弟哀怨的說。

      「妳有陰陽眼啊。」

      「你當我包公喔?還夜審陰陽咧。我自己都怕鬼怕的要命,怎麼幫?」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懸案或冤案。難道妳有能力卻要視若無睹的讓死者繼續蒙冤下去嗎?」

      「喂你不要道德綁架喔!更何況我現在只是暫時被禁團,搞不好隨時會被通知解禁耶。」

      「隨便妳。」渾身散發冷峻神秘氣息的吳常,保持一貫冷漠的語調,手指繼續靈巧的翻動著銅板。「反正這世界上死得不明不白的人多的是。」

      聽他這麼一說,潔弟喝到一半的熱茶瞬間「噗」一聲全噴到他俊美的臉上。

      他措手不及的愣在一邊。銅板落到大理石磚上,發出清脆的響聲,滾到茶几底下。

      「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潔弟手腳慌亂的抽出面紙往他臉上擦。

      「吳先生您沒事吧?」原本在廚房為他們準備水果的廖管家,也聞聲前來關心。 

      「沒,去忙吧。」吳常默默起身往浴室走去,潔弟尷尬的看了他一眼。心虛的開始擦沙發。

      「怎麼辦怎麼辦?這沙發是麂皮的,顏色又那麼淺,擦不掉啦!」潔弟慌張的向廖管家求救。

      「換新的。」吳常語畢,隨之而來的是「碰」的甩門聲。

      「真的不好意思!」潔弟對廖管家鞠躬道歉。

      「沒事沒事,這些我來就好,您先坐下吃水果吧。」

      潔弟撿起那枚茶几下的銅板,學他把玩的同時,心中也是一番天人交戰。

      前幾天帶的團出了人命,先是撞鬼,再來又應警方要求,配合隨行勘查命案現場,甚至是認屍。她真的覺得很恐怖!現在叫她要像之前那樣跟屍體、鬼魂打交道,她心裡實在是千萬個不願意啊!

      但是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因為亡靈指引,那個案還能這麼快破嗎?殺了人的依樺恐怕也不會這麼輕易認罪吧?

      糯米腸說的命案會不會這裡頭真的有冤屈?難道真的沒有那種既不危險又能幫忙查出真相的方法嗎?

      就在吳常打開浴室門之際,潔弟突然想到了一個折衷的辦法。

      「糯米腸!我想到了!」

不得不說,潔弟看到他穿著一身白色浴袍走出來真的滿失望的。原本還以為只有浴巾包著下半身,會露出上半身腹肌的那種。

      「說吧。」他拿著小浴巾擦著黑髮。

      「我們先調查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命案吧。如果真的有再說?」 

      「答案是肯定的。我剛才已經說了。」

      「你說的又不一定是對的。反正我們現在先來思考一下要從哪裡開始查啦。」

      「這種事情不需要思考,歌詞已經透露的很明顯了。」他無奈的看著潔弟。跟潔弟的爸爸教了家犬睫毛幾十次握手還學不會的眼神一模一樣。

      「對啦對啦,大家都白癡就你聰明,就你伯樂啦。」潔弟忿忿不平的說。「那你說啊,歌詞哪裡透露?如果是沒押韻的話我覺得還好啊,童謠嘛,唱的順就好。不過歌詞太困難倒是真的。」

      「不,不是押韻,是整首歌的歌詞。」

      「整首?」潔弟又再仔細的看了一遍童謠。

      「尤其是『石成金』這裡。妳看,童謠總共分四段。其他三段的第二行首句末三字都是「否定助詞」加「動詞」加「名詞」,只有這段不符合詞性規律。」

      「還好吧?搞不好是出格啊。而且,這三個字有怎樣嗎?『明火一亮石成金』這句話不就是說,光把石頭照成金色嗎?」 

      「也可以解釋成,當警察提著燈趕到命案現場時,兇手將金屬製的兇器藏在原本放石頭的地方,或是石頭底下。」

      「那也太黑暗了吧?」潔弟突然有不祥的預感。

      「老梅謠和傳說本來就已經很黑暗了。」

      「可是,照你這樣講,創造童謠和傳說的人應該就知道兇手和兇器啦,怎麼還會破不了案?」

      吳常聳聳肩。

      「怕被滅口吧?」他說完,便低頭喝起廖管家送上的熱咖啡。

      「那萬一真的不小心被我們查出真相,會不會也被?」潔弟瞬間起雞皮疙瘩。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那股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 

PS. 主角 潔弟與吳常、志剛的相遇與前情提要,

敬請參考  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謝謝~~ 

***

號外號外  📣  《老梅謠》出紙本書啦!

如果您喜歡《老梅謠》,想給予作者鼓勵或收到實體書籍,買套好書全家一起看吧!

讓我有能力繼續創作更多、更精彩的免費故事給大家!(๑•̀ㅂ•́)و✧

謝謝大家 ♡ ヾ(´︶`)ノ ♬

來去逛逛.png

 

老梅謠》試閱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01

恐怖童謠

002

時域

003

車禍

004

夜半訪客

005

龍隱

006

長青

007

混沌七域

008

九字訣

009

梅不老

010

牧羊人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