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魂IV_藍色花朵.jpeg  

 

從小是阿嬤帶大的我,總是跟著她爬山健行。

尤其是暑假,阿嬤常帶著我跟她的朋友一起去山裡的秘密基地度過一整個下午。

 

秘密基地對於小孩子來說不太好走,但只要知道秘訣就不會迷失方向。

話是這麼說沒錯,對於一個大人來說,也是要走上整整兩個小時才會到。

路線一開始也是走登山步道,再左轉第六個岔出的獸徑,

之後再沿著幾個天然地物與阿嬤朋友沿途留下的記號走就會到了。

 

我偷偷給秘密基地取名叫「神秘湖」,是深山中的一處小池塘。

終年有著山泉的引入。夏季的雷雨後,池塘邊緣也會出現小瀑布,帶著落葉傾瀉而下。

這裡的地勢傾斜,樹枝也都是斜著長,所以雖然身處山中,卻不會暗無天日。

不僅有柔和的陽光,還意外的能俯瞰山腳下的城市。

四處偶有蟲鳥聲,但大部份的時間是風吹過枝葉的沙沙聲。

 

阿嬤和她的朋友在池邊用枯樹枝搭建起一個臨時的小灶,我則被派去小瀑布那洗菜。

她朋友用大鐵鍋將菜煮熟,再將各道菜平均分到幾個小碗後,

大家才終於一起在幾顆大石頭上坐定,開始享用這份寧靜。

 

飯後,阿嬤會泡茶給大家喝,朋友間會聊起日常的瑣事。

有的時候,他們也會聊起這座充滿豐富歷史和傳說的山,

而這也是我最期待的時刻!

 

有一回,在這裡住最久的張爺爺提起了山精傳說。

 

 

原來在他小的時候,山腳下是沒什麼人居住的,只有因採石需求而搭建幾處工寮。

當然,隨著時代的變換,如今採石場早已廢棄,成了一處歷史遺跡。

不過在當時,沒什麼鄰居朋友的他,常聽那些採石工人講一些傳聞。

耳濡目染之下,也開始對這座山有些敬畏。

 

傳說,採石場嚴格規定收工時間必須在日落前一小時,

不僅只是為了運石作業和工人安全,更是為了避免打擾到山精。

因為山精都是日落後才出沒,移動時身上拖著長長的樹根,路過的人很容易被絆倒。

而山精本身是非常害羞又敏感的,只要有點人聲就會嚇得祂們驚慌的四處逃竄,

那大量錯綜的樹根一移動,就有可能造成土石鬆坍,破壞採石場!

 

 

 

這個故事大家聽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覺,時間都已經接近傍晚了。

聽到阿嬤的朋友要接才藝班的孫女下課,大家才如夢初醒般急忙收起垃圾,

將小灶的枯樹枝拆了放回原處,背上鍋碗瓢盆快速下山,倉促的結束這奇幻的一天。

 

 

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在前往神秘湖的路上,本身就富有奇幻色彩。

沿途道路崎嶇,雜草叢生,甚至有幾處大樹高聳而常年不見天日。

走在裡面彷彿拓荒一般,每次跟著一群人走,我都覺得自己是在猛獸叢林中探險的勇士。

 

但有時,路上也有令我意想不到的驚豔景色。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盛開在獸徑旁,山坡上的一片藍色花海。

花朵的顏色藍中帶紫,十分鮮豔,宛如天神不小心灑落的蠟筆屑。

不論寒、暑假,不論週圍植披有著四季的榮枯,這處花海始終都在。

 

阿嬤說,花無四季,這些花可能是別人種的。

我聽了覺得很困惑,這條路是大家的秘密啊,每次從登山步道走進獸徑時,

大家總是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再三確定沒人看到才會快步走進,應該沒有其他人知道才對啊。

 

這鮮艷的藍花很美,我也想種一盆放在家裡。

但是沒人知道是什麼花,也不知道哪裡買得到。

有一天經過時,我索性直接拔一株下來,想帶回家種。

阿嬤發現之後,氣得拿起雨傘打我屁股,直罵我亂摘別人種的花。

 

我當下也覺得很不好意思,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

連忙又把花埋進土裡,不停的對著花道歉。

 

隔了幾天再經過,看到枯萎的花都會很緊張,

因為不記得自己當初拔的到底是哪株,總覺得其中一朵枯萎的花是我害的。

後來,我每次去神秘湖都會背著裝滿水的花灑。

經過藍色花海時,只要看到乾巴巴的花,

就會按照阿嬤教我方式,在它埋入土壤的莖部澆點水。

也許是心理作用吧,一個暑假下來,花海好像開的更鮮豔欲滴了!

 

 

到了小學四年級,阿嬤的膝蓋開始不舒服,

愛登山的朋友中又有兩位先後因病去世,她也就不再爬山了。

而我,也因為功課逐漸繁重,將假期爬山的習慣給拋諸腦後。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成為一個為五斗米折腰的小小上班族。

工作的關係常加班到晚上1112點,今天也不例外。

在回家的路上,除了街角的便利商店以外,大部份的店都已經打烊了。

我疲憊的走在暈黃的街燈下,整個人都走到快恍神了。

經過賣擔仔麵的攤子沒多久,就看到前方有個中年男子,

拎著米酒瓶,搖搖晃晃的迎面走來。

我下意識的低頭走到巷道的另一頭,快速走過,不想跟他有擦身而過的機會。

沒想到這反而引起他的不滿,直接衝過來對著我大呼小叫,

說我瞧不起他,說有工作有什麼了不起之類的話。

他那滿嘴濃重的酒氣更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我用力把他推開,對他大喊:「走開!你再靠近我就報警!」

其實我很害怕,話一說完,馬上就很沒用的跑掉。

結果他竟追了過來!口中繼續叫罵著髒話和各種不堪入耳的話語。

我只好拔腿狂奔,心想著家就在前方不遠處了。

沒想到,他衝到我面前擋住了去路!

我只好又轉頭往回跑。漸漸的,醉漢開始力不從心,速度變慢了。

我的體力也已經到了極限,轉彎時,趁自己在他的視線死角,

趕緊蹲下來躲在一台休旅車後面。

 

即使感覺心臟就要爆炸了,我硬是控制自己的呼吸,怕自己喘的太大聲被聽見。

我從車子底盤看到他也跟著追了上來,腳步遲疑了,轉了半圈之後又繼續往前走。

 

快走啊!我心裡祈禱著。

 

下一秒,他竟然也蹲下來,隔著汽車底盤與我對視!

「啊!」我嚇得大叫,往後跌坐下來。

剛爬起來要逃時,卻被人從後面狠狠揪住了頭髮!

我一踉蹌,重心不穩,差點往後倒。

「跑啊!妳再跑啊!還躲起來妳這個賤女人!」

「啊!」我失去理智的開始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救什麼命啊我可是好人耶哈哈哈哈!」他瘋狂的大笑,還手舞足蹈的跳了起來。

醉漢一鬆開手,我馬上就跑。

他又抓住了我的手臂,將我扯了回來。

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另一隻手舉起酒瓶就往我的頭上砸!

一波重擊襲來伴隨著「匡啷」玻璃碎裂的聲音。

我還沒感到痛,眼前就先一片黑了。

「叩!」又一聲悶響傳入耳裡,我頭暈目眩。

「好人!好人!」接著又是他癲狂的笑聲。

「叩!叩!」一聲又一聲,痛楚迅速的麻痺了知覺,我不支倒地。

 

 

當我再次恢復意識時,張開眼睛,眼前仍是一片黑!

我好害怕,還以為是自己被打到瞎了。

過了幾秒,眼睛適應光線後,我才發現自己居然在山林裡!

此時頭痛欲裂,光是碰到都會痛的發暈。

 

為什麼要把我帶到山裡?該不會是以為我死了,把我丟在這棄屍吧?

 

我摸了摸口袋,確定手機還在裡面。

想打電話報警,又怕手機的光會讓那個該死的醉漢發現。

 

我竭盡所能的四處張望,卻還是什麼都看不清楚。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拿出手機來看,還好有電。

週圍的蟲鳴聲依舊,沒發現什麼異樣。

我鼓起勇氣打電話報警,可是我說不出自己的確切位址。

警察叫我試試看定位的功能,原以為山裡訊號不好,沒想到居然有用!

我就在小時候常爬的那座山上啊!

 

警察叮嚀我待在原地不要亂跑,馬上會有搜救隊來救我。

掛上電話之後,暈的想吐的我,在一旁找了顆平坦的岩石躺下休息。

眼睛才剛閉上沒多久,小腿就傳來一陣刺痛,

我坐起來查看,發現是山螞蟻。將牠們拍掉之後,我又躺了回去。

但這次一躺下來就注意到臉旁有三朵花,花形很眼熟。

我打開手機一照,發現這竟是小時候去神秘湖會經過的藍色花朵!

 

難道這裡是?

 

原以為自己被拋在那條通往神秘湖的獸徑,但環顧一週之後還是覺得很陌生。

不知道是因為位置不同,還是這幾年間,獸徑附近的地貌有了變化。

正當我感到沮喪時,面前的花朵竟然抖動了幾下,花藥的地方裂了開來。

我好奇的靠近一看,發現每朵花藥的底下,

竟然都有顆透明晶瑩如藍色彈珠的東西,正發著微弱的螢光!

 

這是什麼啊?

 

正當我想伸手去觸摸時,突然山坡上傳來一處低沉的呻吟,

彷彿巨人伸懶腰打著呵欠,悠悠醒來。

接著,一陣如同風吹過枯葉般的沙沙聲,從上方掃了下來。

一眨眼,來的不是我預期的片片樹葉,而是一株矮小又圓厚的樹!

祂開口的時候,我才知道,剛才那陣沙沙聲是祂的聲音。

當我看到祂身旁無數條連動的樹根時,突然想起小時候聽張爺爺說的山精。

 

聽說聲音會嚇到祂,所以我也不敢開口說話,只是盯著祂看。

沒想到,那三朵花竟然湊到了我頭上,來回盤繞。

原來花的根是連到了山精身上,或者應該說,花是祂身體的一部份!

 

祂好似知道我在想什麼,頭上突然又冒出了一朵藍花,模樣煞是可愛。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在藍花面前揮揮手,

花朵往後縮了起來,山精則渾身抖了一下。

 

看來花瓣裡面的藍色彈珠是祂的眼睛啊!

這麼說來,那片花海不就是...

 

想到這裡,我不禁感到恐慌和愧疚,

小時候竟然就這樣硬生生把人家眼珠拔下來!真是太沒水準了!

 

「對不起...」我對著山精說,「我後來就再也沒拔過花了。」

「沙沙沙...」山精又開口說話了,但我還是不懂祂在說什麼。

 

「啊啊啊啊啊!」突然之間,一陣響徹天際的尖叫聲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抬頭往尖叫的地方看去,遠處傳來一連串罵人的聲音,正是那個剛才攻擊我的醉漢!

 

山精好像受到了驚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

祂這麼一走,我才發現週邊空了好多。原來從醒來到剛剛,祂一直在我身邊。

還來不及尋找祂的身影,地震就打斷了我的思緒。

右前方不遠處開始有石子掉落下來,過沒幾秒,一塊塊巨大的落石順勢翻滾而下!

我嚇得不敢動彈,等到想跑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根本沒力氣站起來。

 

一陣塵埃落定後,眼前的大樹被砸的東倒西歪,

我這時才看到樹叢的另一端,

有著盪鞦韆和萬年不變、掛在欄杆上的彩色呼拉圈,

那正是登山步道的第二個休息點!

 

我馬上又打電話給警察,告訴他們我的相對位置。

果然他們很快就找到了我,並且將我送到醫院。

 

隔天晚上看新聞時,才得知昨天深夜某處山區採石場遺跡發生土石鬆動,

其中一名登山客不幸被巨石擊中,當場不治。

 

他才不是什麼登山客咧!

 

頭上縫了12針,躺在病床上看著電視的我,憤怒的想著。

 

不過,為什麼要去採石場啊?而且半夜要走到那麼高的地方很難吧?

 

隨即,一個念頭倏地產生。

 

該不會是哪隻山精以為他是採石工人,好心的把他抓過去放吧?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我忍不住壞心的笑了。

 

 

===================  

=====正文結束線=====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