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_紙本書_小.png

 

天地多幻處,造物盡顯奇。

 

      「萬物環環相剋、相生,至陰即陽,至陽反陰。雖然混沌無形、無定,但只要知其道,則萬變不改其宗。」老師父對潔弟說。

      混沌七域分別為「光」、「捨」、「悔」、「善」、「懼」、「時」、「空」。每個域界都有對應的「九字訣」。

      例如,「時域」就是「香依時,光有慧,丈匭離」。也就是說,衡量考驗時間的正是當時所有乘客手中的香!

      香是人在這空間中的狀態。意即,香燃人在,香斷人亡。當香突然開始加劇燃燒,考驗即開始,進入此域者必須想辦法延長香燃燒的時間,並在香燒完前找出破解迷陣之法,否則必失一魄!

      當潔弟受困在寂靜陰森的公寓時,外頭是永恆的黑夜與狂風,若不是手中持續燒逝的香,時間對她來說根本已不再具有任何意義。

      在時域裡,「光」是丈量時間的唯一標準,更是這個域界的定位錨。依她當時遇到的情況來看,「街燈」就是光匭!

      幸運的是,當她沮喪的蹲坐在樓梯平台時,剛好注意到窗外的街燈。不僅靠它定位,更不顧一切的賭一把跳出窗外。當她逃離公寓魔爪的瞬間,就代表著重新掌握時間,因而意外破了這一局!

      不過有一點潔弟覺得很奇怪。

      「師父啊,我又不想當道士,也不想出家。你剛才又說我沒天份,學不會法術,那你跟我說這麼多幹嘛?」

      當年還是高二的她,既幼稚又愚蠢,超級在意別人的批評,特別是心裡敬重的人,所以講話總會有意無意帶著刺。

      老師父悶不吭聲,慈悲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藏不住的憐憫。

      剎那間,潔弟懂了。

      「我還會再死...一次?」她嚥了一下口水。

      這句話有語病,人生自古誰無死,但老師父懂她的意思。他垂下視線,輕輕的點點頭:「但命不該絕。」

      聽他這麼一說,她簡直要崩潰了,當即抱頭喊道:「不會吧!又要死啊!我怎麼這麼衰啊!很恐怖耶!」

      她想: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天公伯啊!這九字訣十分晦澀難解,若不是自己親身經歷,再加上九成九的運氣,根本無從得知該如何應變。而且,就如老師父所說,每個人、每一次遇到的情境都會不同。如果下次又面臨這種生死關頭,也難保還能這麼幸運逃過一劫。那我就算知道「混沌輿圖」和「九字訣」又有什麼用?真能僥倖還魂嗎?

      潔弟拉拉老師父的袖子說:「那師父你陪我!」

有師父在,她就安心了。

      「唉我恐怕沒辦法再走一次了

      老師父不僅是個溫暖又熱心的人,從小到大,更是待她如爺爺一般,能力所及不會不幫的,這肯定另有隱情。

      「什麼意思?我不管啦,你一定要來救我!」她搖晃著他的手臂,死皮賴臉的求他。

      說起來,潔弟這個人沒什麼長處,就是臉皮厚到連火箭筒都打不穿。

      豈料,老師父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憂傷的說:「師父以前常說,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我妄自以道術將妳帶回陽間,就是違反了定律,不僅會耗損陽氣,更會減壽。如今,我也沒有下一個」話說到這裡,他就打住不說了。

      那遍佈硬繭、傷疤的蒼白掌心,滿是風霜。潔弟看得到他的掌紋,卻讀不出他的宿命。

      「師父」這答案令她震驚不已,一時之間盡語塞了。

      老師父抬頭看著她,對她淡然一笑。那笑容溫暖的如同徐徐春風,更令人看得更揪心。

      「相逢即是有緣,緣份有深有淺,不必拘泥也不必難過。」講到一半,又再次摸摸她的頭。「來吧,肯定餓壞了吧?我話終於說完了,先去吃飯吧。」

      他說完,便兀自起身,而她仍坐在禪室裡望著他拉開糊上障子紙的木門,緩緩步出。他的背影瘦削而直挺,宛若庭院那株松木,流露出一股堅毅的氣息。她突然意識到老師父這幾年真的蒼老了很多,想想也是,他今年也已經八十歲了。

      媽媽坐在門外的廊道上剝著橘子,與擦身而過的老師父點頭微笑。

      「你們居然還在這等我!我還以為你們早就先下山吃飯了!」潔弟驚喜的說。

      「傻孩子,」媽媽邊說邊將一瓣橘子塞到她嘴巴裡,「早就吃完了!誰知道你們要講到什麼時候啊?」

      「吼~ 很過份耶!你們吃什麼?」她咀嚼著香氣四溢的橘子,覺得好像越來越餓了。

      「火鍋啊!我跟妳講,山下有一間新開的火鍋店,好好吃喔!肉超多!我吃的好飽喔!」

      「妳不要太過份喔。」她瞇著眼對媽媽說。

      站在樹下跟老師父說話的奶奶,走過來對她說:「潔弟,有件事要跟妳說。」

奶奶神情嚴肅,潔弟也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怎麼了,媽?」媽媽聽了,也好奇的湊過來。

      「潔弟她將會有場大劫,我跟德卿師兄都希望能提早做些準備,也許」奶奶哽咽道。「有挽回的餘地

      媽媽一聽,臉蛋刷一下變得毫無血色。

      「妳說什麼?她才剛出院啊!怎麼又有大劫?」她轉向老師父,抓住他的臂膀搖晃。「師父,你一定要救救她啊!你那麼厲害一定可以救她對不對?」

      「媽」潔弟輕輕的將她的手拉開。「師父已經為了我減壽了,他做得已經夠多了

      她驚愕的看著潔弟,再看看老師父,突然不知該說什麼。

      潔弟怕他們擔心,刻意佯裝堅強的說:「沒關係,不管怎麼說都要試一試!奶奶,怎麼準備啊?」

      老師父向她解釋:「妳已經知道了混沌輿圖和九字訣。現在,還需要學會一些手印。可惜,妳沒有資質和道行,結印的效果很有限,所以需要刺青輔助才行。」

      「刺青!」她跟媽媽異口同聲的叫著。

      腦海中馬上想到黑道大哥刺滿猙獰龍虎的裸背和臂肌,她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應該不是刺這種吧?她想。

      「對。」老師父點點頭。

      心裡非常抗拒的她,忍不住頂嘴說:「那你為什麼不用刺啊?」

      「那是因為我的修為可以透過符咒輔助,就可以達到一定的效果。」

      「那要刺很大嗎?是刺什麼樣子啊?」媽媽勉為其難的問他。

      潔弟偷偷瞪了她一眼,心想:我又還沒說我要刺,幹嘛問啊?

      「你們等我一下。」

      不久,老師父便從禪室後方的藏經閣走了過來,手上拿著一本泛黃破損的薄冊。書背的印字大部份都已消磨的無法辨識,只能勉強看出最下面的「元玉鑒」三字。

      他翻頁的時候,潔弟注意到書上記載的都是手印和一些抽象符號,看來應該是某種語言的咒文。

      她暗自鬆了一口氣,心想最起碼不是要她刺什麼關公或羅剎之類的。

      老師父的手倏地停在其中一頁,他指著書上的符號給他們看。

      一看到圖案潔弟就放心了,比想像的美太多了。

      「怎麼樣?」奶奶問潔弟和媽媽。

      媽媽看了之後,也安心不少,便對老師父說:「她的命是您撿回來的,我相信您。如果真的有用,那就刺吧。」

      潔弟在老師父、奶奶和爸媽的陪同下,一群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走進刺青店。

      不過,老師父指定的位置卻出乎潔弟一家的意料之外,是刺在雙手的手指上!

      「你確定嗎?」潔弟的媽媽問道。

      「呵呵呵別怕,頂多只是沒用而已。」

      「什麼啊!刺青可是終生大事啊!」潔弟越想越不可靠,心想那還是刺白色的好了,反正她本來皮膚就偏白,只要不曬黑,刺青應該不會太明顯才對。

      刺好之後,潔弟對於成果非常滿意。手指上那看似沒有意義的繁複符號,在結不同手印時,就會產生不同的組合圖騰,有些角度看起來甚至似印度的Henna花紋彩繪一般,既瑰麗又低調。連一旁正在刺青的女生看了也相當心動的樣子。

      步出刺青店後,老師父交代潔弟要盡快開始學習咒語,如此結印才能發揮作用。下一次她遇劫時,可沒有他和老道在身邊護著。

      「真是的,一下要學輿圖,一下要學口訣,一下要刺青,現在又要背咒語!怎麼這麼麻煩啊?」

      沒想到,潔弟一時無心的抱怨,奶奶卻反應很大。

      「德卿好心幫妳,妳還!」

      「潔弟!不准沒大沒小!快道歉!」媽媽看奶奶慍怒的臉色,直扯著她的袖口。

      當時的潔弟心高氣傲,一時拉不下臉,便嘴硬的說:「我又沒要他幫!」

      奶奶怒不可遏,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激動的破口大罵:「妳這個不知感激的死小孩!」

      「奶奶

      從小到大,別說是打,奶奶連罵都沒罵過潔弟。現在卻當街這樣打罵,令她錯愕不已。

      老師父以身擋住奶奶,對著她搖搖頭。媽媽則牽住她的手,輕撫她的背,想緩和她的怒火。

      下一秒,奶奶的淚水竟突然潰了堤,對著老師父直道歉,自責自己沒有把孫女教好。

      潔弟在一旁聽了感到難受,但又覺得奶奶這樣反應也未免太大。

      後來回到家,奶奶的心情已經平復,像往常一樣在陽台澆著花。

      爸爸一直把潔弟推過去,用表情示意她去跟奶奶道歉。

      潔弟自己也很討厭事情一直懸在那裡,索性鼓起勇氣,衝到奶奶背後,對著她大喊:「奶奶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

      奶奶提著花灑的手停在空中,她轉過來看潔弟一眼,眼眶仍是泛著淚。

      「潔弟啊,妳沒有對不起我,妳是對不起德卿。」奶奶的另一隻手舉起來摸摸她的頭,就像是老師父一樣。「我也對不起他」淚水又開始慢慢滑落她滿佈皺紋的臉頰。「他這一生承受太多了

      奶奶丟下了花灑,蹲下來失聲痛哭。再也背負不了沈重的愧疚,她將關於潔弟的秘密通盤說出。

      老師父曾告訴潔弟,世間萬物都是相生、相剋。但他唯獨漏了一句,潔弟自己就是他這一生的大劫之一!他們兩個人的命數猶如冬蟲夏草般的寄生依存關係。為了能讓潔弟平安長大,必須汲取他的生命作為交換。

      在潔弟心裡,早就把老師父當成爺爺看待了。實在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會是他的剋星。

      「妳這麼說師父他到底這次為了救我犧牲多久的壽命?」這個問題如此的難以啟齒,以致於潔弟問的結結巴巴的。

      奶奶哭喪著臉,抬頭看著潔弟說:「二十年

      潔弟驚恐的嘴巴張的老大卻啞口無言,只能愣愣看著奶奶,心想:二十年!我原本以為是幾天啊!這個世界上誰會願意為了救人而白白犧牲自己二十年的壽命?就連我的親生父母都不一定做的到,何況是去救一個不相干的人!

      這種宛若師徒般的生死情誼來的猝不及防,讓潔弟受寵若驚。她在那一瞬間明白了為什麼奶奶會如此憤怒。對於老師父的感激之情更是油然而生,從此沒齒難忘。

      那一晚,奶奶的一番話徹底的終結了潔弟的叛逆期。

      她想,自己的命是用老師父的換來的,所以不管怎麼說都要拚命保護。既然沒有天份,那就要比任何人都還努力才行。

往後的九年,潔弟每天早上起床後的第一個小時就是背誦老師父教她的那些咒語、臨摹混沌輿圖和練習結手印。唯一等的,就是開天眼的那天了。

 

***

 

號外號外  📣  《老梅謠》出紙本書啦!

如果您喜歡《老梅謠》,想給予作者鼓勵或收到實體書籍,歡迎加入我的募資計劃

讓我有能力繼續創作更多、更精彩的免費故事給大家!(๑•̀ㅂ•́)و✧

謝謝大家 ♡ ヾ(´︶`)ノ ♬

blog_長篇_募資2.png

章節列表 

001

恐怖童謠

002

時域

003

車禍

004

夜半訪客

005

龍隱

006

長青

007

混沌七域

008

九字訣

009

梅不老

010

牧羊人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