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鬼話3-2.jpg  

 

   校園鬼話:水男(上)

--------------------------------------------------------------------------

       這消息給阿豪帶來很大的打擊。但屋漏偏逢連夜雨,阿德和那對雙胞胎的家長因小孩被推到池子裡,還揚言說要告死他!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當老師,憑什麼當老師。說到底也不過是自己學歷符合標準,通過考試被學校錄取而已。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偉大工作,卻被他做的這麼爛、這麼失敗。

       僅管如此,有生計壓力的他沒有崩潰和自暴自棄的選擇。身體一恢復,他還是得回學校照常教課。他自認問心無愧,也不怕那些恐龍家長來亂。當時的他,天真的以為校方會保護老師。

 

       只不過,才隔沒兩天,他早上才剛到學校,就聽到阿德意外死亡的消息!

       辦公室的小道消息私下可是向來傳的如火如荼。

       他從同事口中得知,阿德晚上和阿傑、阿輝三人偷偷翻牆,跑進學校的露天泳池玩水,沒想到那對雙胞胎才去上個廁所回來,就看到阿德整個身體臥飄在水面上。原本還以為他又在惡作劇,結果他們兄弟跳下水抓他時,發現他毫無反應,才驚覺有問題。將他身體一翻過來,就看到他雙目圓睜,下巴脫臼,嘴巴張的好大!不僅如此,肚子還鼓漲起來,圓滾滾的好似懷孕一般!

       雙胞胎兄弟當場嚇得不知所措,深怕自己會被懷疑是兇手,馬上就逃回家去。

       而阿德就這麼泡在水中直到一早開門的工友發現,跑去報警,才終於被警察給抬上池邊。屍體腫脹不堪,一度有身份辨識困難。幸好附近的路口監視器有拍到這三人翻牆的畫面,才總算有對象可以找家屬來認屍。

       「你確定是阿德嗎?」阿豪難以置信的說。

       「對啊。」同事說。

       「他還滿會游泳的耶。」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印象中,他個子滿高的。」同事說著說著,也困惑的抓了抓頭。「真的很奇怪,泳池不是才120公分嗎?水那麼淺,怎麼會淹死人?」

       這句話一出,聽的阿豪當場有如五雷轟頂,冷汗涔涔的自太陽穴流下。

 

       這不是那天阿德在蓮池岸邊說的話嗎?

 

       但阿豪他畢竟是鐵齒的人,這個疑慮只在他腦中晃過一秒便消失了。

 

 

       到了隔天中午,他回到辦公室吃午餐時,蒸便當箱那裡如同往常一般聚集了幾個人排隊等著拿便當。他走過去拿時,才發現氣氛不對,大家面色青白的輕聲講著悄悄話。出於好奇,他耳朵也湊過去聽。結果一聽,這個新八卦更是離譜!

 

       六年五班的班導在阿德出事之後,皮都繃的很緊。早上沒看到阿傑和阿輝來學校,馬上就打電話聯絡家人。這一問才知,阿傑昨晚也去世了!死因非常詭異,是溺死在浴缸裡!

       阿輝受到的驚嚇不小,現在光是看到水都會全身怕的發抖。

 

       這件事若不是從平常冷靜、理性的數學老師口中說出來,打死阿豪都不信。

 

       太荒謬了!他心想。

 

       如其他同事一樣,他正想進一步問細節,就被教務主任打斷。

       「阿豪!你過來一下!」主任對他招招手,嚴肅的說道。

       阿豪直覺就想到前幾天蓮池的事情,料想是家屬找上門,只得硬著頭皮走過去。

 

       他猜中了一半,但來找他的家屬不是阿志的阿嬤,而是那對雙胞胎的媽媽。

       他母親前幾天不停打電話來怒斥阿豪的時候,氣焰非常乖張火爆,怒罵的詞彙極盡羞辱之能事,讓阿豪頓時恍然大悟,這對雙胞胎欺凌同學的語氣原來是其來有自啊。

       只不過,如今面前這位貴婦卻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僅神情蒼白憔悴,態度也變得非常溫婉有禮。請求阿豪私下與她兒子阿輝聊聊,請他幫忙開導一下。自己因為阿傑的關係,還有很多後事要急著處理,不能久留。

       阿豪一聽連想都不用想,就直接拒絕。卻被教務主任抓到一旁指責處事衝動、不懂事。

       為了暑假能接行政職多賺點錢,阿豪無奈之下,只得看教務主任臉色。

       他跟阿輝的家長談妥,必須不再威脅告他,才願意跟阿輝談。對方也欣然同意。

 

       原來阿輝就在他母親的車上等他。

       一看到他,阿豪差點認不出來。才不過幾天沒見到,阿輝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面色奇差無比,簡直就是青到發灰!

       他媽媽招待阿豪和阿輝到附近的一家高級咖啡店坐,結完帳人就不見蹤影了,只剩下兩人大眼瞪小眼。

       兩人靜默不久,阿豪耐不下性子,便率先開了口。

       「怎樣?大少爺心情不好喔?」口語間仍是直白的怒意。

       「要怎樣才不會死?」阿輝無視阿豪的無禮,低頭喃喃自語的說。

       「人都會死啦!怎樣?怕死喔?」

       「怕啊!」阿輝情緒激動,講話甚至破音。「我還沒長大,有好多遊戲都還沒玩到,好多國家還沒有去!我不能死!」

       「哼,笑死人,」阿豪鄙視的說,「就你命值錢!其他人死都沒關係!阿志就沒有其他事還沒做嗎?你們為什麼逼他走去蓮池裡面!」

       「那是好玩啊!蓮池水又不深,又不會怎樣!而且是他自己想死,甘我們什麼事!」阿輝將責任推卸的一乾二淨。

       「你還說!」阿豪憤怒的拍桌,引來店裡其他桌客人的側目。他只好收斂一點,將音量放低繼續說。「那看來你媽想太多了,你到底哪裡需要開導?」

       「她都不相信我...」阿輝咬牙切齒的說。「她都不相信是那個阿志來找我們麻煩!阿德和阿傑都被他害死了,她還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啊,」阿豪聳聳肩。「那根本是意外好不好!到底跟阿志有什麼關係?」

       「你沒有看到阿傑是怎麼死的,你不懂!」阿輝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緒。「阿志他是不是連我也要殺掉?是不是說對不起就好?對,只要說對不起就沒事了。大家都會原諒我的。我看電視上酒駕撞死人的都是說對不起就沒事了。」

       「你在說什麼啊?」

       「老師,你帶我去找阿志的家人好不好,我想跟他們道歉。」

 

       你的確欠他跟他阿嬤一個道歉。阿豪看著面前的男孩,默默想著。

 

       阿輝的眼神誠懇的令阿豪忘了他是一個多麼可憎的卑鄙孩子,竟一時之間心軟答應幫他。

 

       於是阿豪帶阿輝找到了阿志的家。是回收場旁的一個老舊鐵皮屋。

       家門沒鎖,只是帶上。阿豪在屋外叫了幾聲,都沒人回應。他以為是阿志阿嬤耳朵不好沒聽到,說聲「不好意思」就推門進屋了。

       屋內簡陋、破舊卻一塵不染,根本不像是做回收的。不過,仍有股濃重的臭味撲鼻而來。

       這也沒辦法,畢竟是在回收場旁邊。

       阿輝一跟著阿豪入內便百般嫌棄的捏著鼻子,令他登時後悔答應帶他來阿志家。

       一進去就看到客廳設著醒目的白色靈堂,照片中的阿志仍是小時候,那個眼神晶瑩澄澈,笑容純真燦爛的阿志。不知道這是他唯一的一張照片,還是他阿嬤最喜歡那個時候的孫子。阿豪看了不禁眼睛一酸,頓時停下腳步,朝牌位拜了三拜,心裡跟照片中的阿志說些話。

       等到他講完之後,才壓著四處打量的阿輝跟阿志道歉。

       果不如他所料,阿輝也不過是做做樣子,連拜拜的手勢都顯得隨便。

 

       「他阿嬤應該不在吧?我們這樣闖進人家家裡不好吧?走了啦!」阿輝邊講邊揮著手,自己走出門外。一副隨時都會吐出來的嫌惡表情。

       阿豪想想也是,感到不好意思。但正當他走在阿輝後面,往門口走時,他突然聽到細微的聲音。

       「阿志啊是你嗎?飯...煮好啦...」聲音幽然飄逸,卻異常清晰。

       阿豪聞聲立刻回頭,往客廳後方走去。這不走還好,走沒幾步就看到廚房那倒著一位與阿志相同瘦小的老婦!

       她眼睛緊閉,嘴巴卻微張,身上爬滿了蛆。

       阿豪終於發現那股臭味真正的來源,心驚以外,更多的是難過。

       當他跑出屋外想找電話報警時,才發現阿輝早就已經先走了。

 

       隔天,學生阿輝的死訊也傳了開來。

       聽說他早上進浴室洗臉時,都還一切正常。只不過,等到媽媽查覺異樣時,已經來不及了。

       當爸爸撞開反常鎖上的門時,只見阿輝面對馬桶跪著,手還拿著牙刷,頭卻整個栽進馬桶裡。父母慌忙把他拉起來,卻已回天乏術。他的眼球上吊,面容明顯扭曲,脖子上的掐痕力道重到青中帶紫,彷彿死前經歷駭人恐怖的過程。

 

       阿輝的爸媽認為是阿豪沒有善盡老師的義務,為學生開導,才會導致自己兒子自殺。不僅氣得又揚言要告他,甚至到處跟學生家長散播謠言。

       三人成虎,曾參殺人。那些謊話猛烈如森林中的一把怒火,瞬間將他的人格詆毀、燃燒殆盡。那些臆測、惡意的目光不僅來自家長,更漸漸的從他同事的眼睛中流露出來。

       學校當然是把這件事情壓下來,交換條件就是要阿豪走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感到挫敗和失望,他不得不低頭,向這個崩壞的價值觀屈服。當時的他除了滿肚子的苦水,更是極為忿恨與不平。

 

       為什麼這三個學生可以全身而退,不必面對法律的制裁?

       為什麼連其他家長,還有同事會相信這些荒謬的毀謗?

       為什麼自己關心學生,見義勇為,還要被解雇?

 

       被迫走人的他,因為繳不出房租,還被房東趕人。最後走投無路只好灰頭土臉的回鄉下老家,忍受鄰居八卦的目光和訕笑...

 

-------------------------------------------

 

       原本浸淫在那段往事的他,思緒突然被幾聲驚慌的尖叫和急促的呼喊給拉回現在。

 

       泳池裡,兩個住D棟的男孩正在抓弄住E棟的小祐。他們一個壓住他的頭不讓他換氣,另一個則抱著他的腳,不讓他起身。小祐全身扭動,拚命的掙扎,那奮力拍打的雙手掀起一陣陣白色的水花。

       旁邊的孩子們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急忙叫著教練。

       阿豪見狀,趕緊吹著刺耳的哨子,站起身快步走過去制止。

       那兩個D棟的孩子也頗識相,知道教練跟自己爸媽交情好,得罪了沒好處。只得鼻子摸摸就爬上岸去洗澡。

       而被欺負的小祐雖然沒說什麼,卻對他露出感激的眼神。那是雙純真如幼犬的眼睛,裡頭滿滿的信賴如同當年的阿志。

 

       這瞬間,他突然釋懷了。

       這麼多年的忿恨和委屈,彷彿一下子就被池水沖淡開來,而他也終於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值得啊。他想。

 

       於是阿豪的內心更堅定了,游泳教練這份工作,要一直做下去!

 

 

===================    

=====正文結束線=====   

===================  

意味怖 1.

阿豪沒能將阿志拉出水中,是因為他當時踩在阿志的軀體上...

意味怖 2.

阿志的阿嬤是餓死的。她選擇將最後的飯留給阿志頭七回來吃。

而祂那天也的確回來了,並且將阿嬤也一起帶走,就在阿豪聽到阿嬤聲音的時候...

 

===================    

 

想看更多  校園鬼話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