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_紙本書_小.png

 

老梅村口有家掛著醒目招牌的「梅不老名產店」,那一圈閃著五顏六色的跑馬燈,在佔地超過百坪的店前,猶如車頭大燈一般,經過想不看到還真只能自戳雙目了。

「一百、一百、通通一百!」門前一排大聲公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輪播大聲到刺耳的錄音。那混著季青島主要方言口音的國語,一聽就知道是店老闆陳大頭親自錄製的。

「一百塊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走過、路過、絕不錯過!」

      那不停傳出破音吆喝的大聲公總是如此理直氣壯,好像自命守護著季青島東北海防的砲台一樣。哪個冒險搶灘的軍隊,只要一登陸就會被固若金湯的大聲公魔音傳腦,七孔流血而死。

近幾年,這一帶的變化可不小,隨著附近的熱門景點和旅遊觀光的風行,原本沒落的老村人氣才又重新扶搖直上,不可同日而語。

十年前,「梅不老」不過是這條濱海公路上,其中一家兼賣雜貨的小檳榔攤。陳大頭不僅頭大,腦袋也特別精明。憑著過人的生意頭腦察覺觀光客所需,又懂得拉攏旅行社,與導遊、司機交陪。久而久之,陳大頭不只積攢了些錢,更將店裡的生意越做越大,成為這個路段唯一一家店,幾乎可以說是獨佔老梅槽所有的觀光收益。

僅管如此,陳大頭在面對客人或是導遊時卻完全沒有大頭症,反而是十年如一日的畢恭畢敬。畢竟與散客比起來,交通不便的老梅村主要還是仰賴旅行團的客源。導遊就是衣食父母,是千千萬萬不能得罪的。

 

「哇這不是我們家潔弟嗎?真難得咧!自從妳開始帶商務團之後就好久沒來囉!」

一身福態,polo衫塞進卡其褲,皮帶繫的高腰的中年男子,事必躬親的走到店門口迎接潔弟和吳常。陳大頭那雙小小的眼睛閃著賊光,不停的前後打量公路,找尋遊覽車可能停放的位置。

「別看了!」潔弟在陳大頭眼前揮揮手,招回他的注意力。「我今天是來找你的,不是帶團給你衝業績!不介意吧?」

「說那什麼傻話!」陳大頭笑容滿面的回答。「我們都認識多久了!僅管來找我聊天啊!」

其實潔弟心裡清楚,他現在的意思是:沒帶客人來還不快閃遠點!別妨礙我做生意!

要換作以前的話,一看見他們這些導遊帶著觀光客上門,他肯定一個箭步從店裡衝出來,不停的九十度鞠躬迎客,故意氣喘吁吁、浮誇的說:「歡迎歡迎!潔弟啊,您們一來,我們這簡直蓬蓽生輝啊!」

然後一定把導遊捧的像活菩薩一樣領進店裡坐,再端茶奉餅,好生招待一番,只差沒在他們面前擺個香爐早午晚插香拜拜。

 

「那,到底找我有什麼事啊?」陳大頭雙手交握,絲毫沒有要招待他們入內歇坐的意思。

「你聽過『老梅謠』嗎?」吳常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

只見陳大頭原本堆滿笑意的臉瞬間垮了下來。他皺起眉,表情略為防備的打量起面前長相過份好看卻又態度冷漠的年輕人。

「喔,我還沒跟你介紹,他是我表哥,念季青島史研究所的。」潔弟又隨口胡謅一下。「畢業論文寫的就是巽象市近百年的發展史,所以要到處做田野調查。」

看他的臉色似乎不太想理會,於是她假裝不經意提起:「啊對了!我忘了說,他可是市議員吳大慶的兒子喔!」。

吳大慶是最積極推動觀光的巽象市議員,他任內最著名的就是提議觀光巴士,間接促成東北角觀光路線的成型。最重要的是,他剛好姓吳!也就被潔弟拿來借用攀關係啦。

幸好吳常很識相的沒有戳破她的謊言,不然第一次田野調查就只能到此為止了。

陳大頭聽到「議員」兩字,眼睛登時發光,連忙伸出雙手想跟他握手,又來那套「蓬蓽生輝」說詞。

「啊原來是議員的兒子啊!原諒我眼睛糊到蛤仔肉,沒認出你啊!您一來,我們這簡直蓬蓽生輝啊!」

果然如此。潔弟無奈的想。

吳常冷漠的把雙手放到後方,面無表情的盯著陳大頭。讓後者懸空的手好生尷尬。

「來來來,快進來坐啊!」陳大頭熱情的招呼他們入內。

當吳常把陳大頭的手拍掉時,潔弟才知道他原本想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幹得好!她心裡默默給吳常按讚,決定要認真找家好吃的糯米腸獎勵他。

 

陳大頭將他們帶到櫃檯後方的導遊司機休息室,練達的拿起茶具泡起老人茶。

須臾,茶香瀰漫,讓人聞之神清氣爽,就連吳常的表情也好像柔和了不少。

琥珀色的茶液前後注入兩個清雅的釉綠瓷杯。

「來來來,喝喝看真正的白毫烏龍!這可是有得獎的喔!」陳大頭對他們做出「請用茶」的手勢,再往後坐定。

吳常向他點頭致謝,將杯子就口,品茗一番。潔弟則是怕燙,摸了摸杯子,手又縮了回來。

      「老梅謠啊」陳大頭也喝起了茶。「知道這個的也不多了。你們想知道什麼?」

「它的由來。」吳常說。

「由來?不就是在講老梅的過去嗎?」陳大頭轉起眼珠子,思索著。「我記得,有幾句是在講這一帶的風光啊,還有幾句是嚇小孩不要亂跑的啊。」

「我換個方式問好了,」吳常將茶杯放下,向後倚靠椅背,習慣性的交叉手指放在腿上。「老梅為什麼叫老梅?是因為種梅花嗎?如果有,梅花又在哪?」

「這」陳大頭面色尷尬。「我雖然是土生土長的老梅人,但這我還真的不知道啊。」

「那陳家呢?這裡有哪戶有錢的大戶人家姓陳嗎?要好幾代以前就很有錢或是曾經很有錢的。」吳常不放棄的追問。

「喔對了,我忘了告訴你,」潔弟對吳常說,「老梅村又稱『陳村』,在這裡,陳姓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大姓了。」

她端起茶杯小啜一口,便陶醉在茶葉的芬芳之中。

好好喝啊!她心裡吶喊著,感覺自己在雲霧繚繞的梯田中開心的奔跑。

謝謝你吳大慶!她不禁感謝起素未謀面的吳議員。這一切都是託你的福啊!

「為什麼?難道他們都是同一家族嗎?」吳常認真的問,完全沒發現她的心早就飛到外縣市去了。

「說對了一半!」陳大頭繼續用他濃厚的在地口音說。「以前有戶人家姓陳,非常非常有錢。老梅謠裡講的『金山』就是說陳家的錢多到像座金山一樣!那個時候啊,什麼採礦啦、進出口啦、河運啦,只要你想得到的,都是陳家的生意啦。啊附近又有個大港,戰爭逃難到這一帶的人很多,孤兒也很多,不要說是姓了,很多人連名字都沒有,都是大家自己亂取的。啊大家都在陳家底下工作啊,很多人到外地都會說自己是陳家的,一是因為好辦事,二是因為愛面子!反正講到後來,也就真的把自己當成姓陳的了。」

「這樣戶口不會亂嗎?」潔弟好奇的開口,掩飾那點心虛;自己剛才也瞎說吳常是吳議員的兒子。

「不會啦!想太多!」他揮揮手。「我聽我阿嬤說厚,那個年代很亂又很窮,很多人連房子都沒有,哪來什麼戶口!」

「那,那個陳家在哪啊?近嗎?」她問。

「呃近是近啦」他頓了頓,「不過妳問這個要幹嘛?妳該不會要帶他過去吧?」陳大頭用下巴指一指她身旁的吳常,順便再幫他們把茶添滿。

「對啊,近的話就順便去看看啊。」她說。

「哎有什麼好看的!那房子都沒住人了!雜草一堆!別去別去!」

「沒住人?不是很有錢嗎?都搬走啦?」

「搬走?這我不知道。反正啊,那裡一直都沒住人。」陳大頭又補充了一句。「那附近都沒住人。」

「這麼荒涼啊

想想也是,老梅村這麼大,但唯一稱得上繁榮的也就只有靠濱海公路一帶的村口,村裡沒什麼人住也很正常。

「反正啊,那一帶啊,邪門!」陳大頭兩邊嘴角下壓,大手一揮,彷彿連提到那裡都嫌晦氣。「平常不會有人走到那麼深,你們外地人啊還是在這裡訪問一下就好,跑進去萬一迷路就完蛋了!」

「這樣啊

光是聽到陳大頭說「邪門」這兩個字就讓潔弟打退堂鼓了。她有點膽怯的望著吳常,暗示他:我只有要陪你調查到這裡。

他感受到她的視線,僅淡淡瞥她一眼,平靜的表情沒有吐露太多思緒。

「邪門是指什麼?」吳常問。

不會吧!

潔弟抖了一下,半杯上等的烏龍茶差點就這麼被她打翻。

問這麼多是還想去嗎!人家陳大頭這個地頭蛇都說邪門了耶!你到底懂不懂得趨吉避凶啊糯米腸!

「要怎麼說咧」陳大頭苦惱的抓抓頭,「那塊地厚只要一靠近就讓人很不舒服耶

「是心理作用吧。」吳常說。

「十幾個小孩一起嗎?小時候不懂事,不聽大人的話跑去那,結果大家都覺得不太對勁,回來每個人都生了一場大病,」陳大頭搖搖頭,好像也不認同兒時的胡鬧,「好險被大人帶去天龍的廟裡收驚處理,才撿回一條命。」

 

--------------------正文結束線-------------------- 

芙蘿:故事終於又回到主線啦!(拉炮🎉)

 

***

 

號外號外  📣  《老梅謠》出紙本書啦!

如果您喜歡《老梅謠》,想給予作者鼓勵或收到實體書籍,歡迎加入我的募資計劃

讓我有能力繼續創作更多、更精彩的免費故事給大家!(๑•̀ㅂ•́)و✧

謝謝大家 ♡ ヾ(´︶`)ノ ♬

blog_長篇_募資2.png

章節列表 

001

恐怖童謠

002

時域

003

車禍

004

夜半訪客

005

龍隱

006

長青

007

混沌七域

008

九字訣

009

梅不老

010

牧羊人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