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7_銅雕畫.png  

  

       高三那一年,因為家境好轉,我們一家搬進了從小到大夢寐以求的電梯大厦!

 

       我搬著沈重的紙箱,站在大樓門口往上仰望著新家透出的光亮,心想:終於可以搬離那個充滿惡臭、流氓和乞丐流竄的貧民窟了!

 

       更棒的是,我還可以跟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怡君作鄰居!

 

       怡君是我小學一年級的同班同學。她們家在她還沒出生前就入住這棟大樓1樓,算是這社區的元老級住戶之一。她熱心的父母更是積極參與社區事務,因而全社區的老住戶、警衛也都認識她。社區裡有什麼八卦、好康,她家一定是第一批知道的。

 

       我們認識這十年間,雖然經歷分班、各自升學,和家中經濟因素頻繁換租屋,但因為住的近,怡君人又好相處,所以我們一直保持聯絡。

 

       我從小到大都是鑰匙兒童。因為某些原因,家裡大部份的時間只有我、我媽和貓弟三個成員,而我媽平日上班都是晚出晚歸,所以我跟貓弟晚上在家有時會覺得很沒有安全感。

 

       善解人意的怡君也知道這點,她常常找我去她家吃飯、看漫畫。當她知道我莫名害怕我們家6F的電梯時,也會陪我一起搭電梯送我進家門,再自己下樓。

 

       她總說自己是基督徒,上帝會眷顧她,所以她沒什麼好怕的。我有點為她的信仰過度而擔心,又很感謝有她這位姐妹的陪伴。

 

----------------------------------

 

       如往常一般,有天在電梯廳等電梯時,我頸背又開始寒毛直豎了。我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也許是又覺得有好幾雙目光在注視著我?

 

       可是電梯只有我一個人啊!

 

       我邊納悶,邊回頭再四處張望一次。

 

       突然,我好像知道自己為什麼害怕了!是背後那幅畫!那幅掛在電梯廳裡的橫幅畫作!

 

       在廳裡昏暗的燈光下,不時隨著視線角度閃著古銅般光澤的畫。這幅畫的線條非常繁複細膩,不近看根本看不出畫的內容。從搬來這裡的第一天,我因為一股莫名的壓迫感,每次走出電梯,都會低頭快步走到家門口,將早已準備好的鑰匙插入家門鎖中,匆匆進屋鎖門,從來沒有細看過這幅畫。

 

       不知道為什麼,意識到恐懼來源的我,更加沒膽靠近畫作,將它看個仔細,反而在電梯來時,連背對它的勇氣都沒有,直接用後退的方式快速步入電梯,按下1樓的按鈕後,就瘋狂的按關門,巴不得可以馬上離開。

 

       我惶惶不安的將這個新發現告訴怡君,她感到很詫異。

 

       不是因為我平白無故害怕一幅畫 (因為我害怕的東西太多了),而是她自己為什麼也從沒注意到那幅畫的存在呢?仔細回想起來,除了6樓以外,沒有其他樓層有掛畫啊。

 

       於是她當下就決定吃完晚餐、送我回家時,順便去看一下這幅畫。

 

       只是,當我們兩人走到這幅畫前,那股無形的壓力又再度向我撲了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很不祥的預感直覺告訴我,不該靠近它,不該試圖窺探這幅畫的內容。

 

       怡君看我躊躇不前,便一把拉著我的手去碰這幅畫。

 

       「啊!」我輕呼一聲,完全沒預料她會這麼做。

       「哈,」她大笑出聲,「怕什麼啊?就是一張畫嘛!」

 

       聽她這麼說,我也覺得自己好像反應太大了。於是我冷靜下來,仔細看著眼前這幅畫。

 

       只是我越看,越感到驚異,忍不住碰了一下畫中的樹是冰涼堅硬的金屬質地。

 

       果然。

 

       畫面多層次的深淺,近看才發現都是浮雕凹凸不平所產生的光影效果!

 

       原來這是金屬浮雕畫啊!

 

       雖然以前常在美術館和博物館看過銅雕畫,但從沒見過雕工如此繁複精細的!

 

       這個雕刻家利用銅特有的光澤和質感,將畫中山水、樹石,以極為精湛細膩的手法,雕出巧奪天工的立體效果,連人物的頭髮和眼珠都顯得栩栩如生!

 

       「哇!這真的是浮雕畫嗎?太不可思議了!」我一時忘了害怕,臉幾乎貼在畫上,推著眼鏡,盯著細如牛毛的獸皮紋路。

       「哎小蕙,妳讚嘆個什麼勁啊!」她輕輕把我拉開。「站遠一點看!這幅畫好像不太對耶!」

       「是嗎?」

       「妳書讀的多,看一下,這幅畫是在畫什麼啊?」

 

       畫中,烏雲掩月,滿山遍野都是逃亡的女子。有的身著衣衫不整的和服、盤著如日本歌妓般的髮髻有些衣不蔽體,用外套勉強遮住身軀有的則是赤裸著,被後面的鬼怪扯下連身裙而有的,甚至正被鬼怪姦淫而痛苦的仰頭大叫。女子的身形和神態各不相同但卻是同樣的驚慌和恐懼。站在畫前的我,頓時又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彷彿感受到暴行發生的當下,這些無助女人們的哭喊。

 

       而這兩個鬼怪造型很像「羅剎」,或是日本傳說的「惡鬼」披頭散髮的頭頂上長了尖角,兩雙銅鈴般的大眼怒目圓睜,裂嘴一張獠牙盡顯身上只有塊獸皮遮住下半身。

 

       「越看越噁心耶!小蕙,浮雕畫都畫這種東西嗎?」怡君吐吐舌。

       我搖搖頭說:「從來沒看過這種題材。」

 

       銅雕畫因為造價不菲,主題通常都是風景、花鳥、龍虎祥獸等裝飾,或是歌頌宗教、名人或著名戰役,從沒看過這種姦淫暴行的。

 

       這到底是誰的畫?幹嘛掛在這裡?為什麼畫中的女人穿著打扮看起來是來自不同的時空背景?這幅畫到底想表達什麼呢?

 

       原本以為面對才能克服莫名的恐懼,沒想到正視這幅畫後,恐懼不僅加劇,心中更多了好多疑問。

 

----------------------------------

 

       又過了幾天,怡君如往常一般陪我上樓。當我開門的時候,隔壁的王先生剛好出門要去倒垃圾,與我們寒暄幾句。等到話題結束之後,怡君和王叔叔就站在電梯前等電梯。

 

       正當我要關上門時,突然被怡君叫住:「哎小蕙,之前有這個女的嗎?」

       我轉過去往怡君指的方向望過去。因為畫中的人物很小,所以我再度把門先關上,走過去細看。

 

       奇怪,怎麼好像真的多了一個人?如果我沒記錯,這幅畫應該只有十六個女人啊!

 

       王叔叔聽到我們的討論,也好奇的湊過來看。一看之下也面露尷尬的說:「畫的都是些什麼啊!真怪!」

       「你以前都沒注意過嗎?」我問。

       王叔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沒有耶,只知道這裡有個畫,也沒太注意是幹嘛的。」

       「這是誰的畫啊?」怡君問他。

       「不知道啊,」王叔叔搖搖頭。「擺在這好久囉。」

       「會不會是張媽媽家還是林叔叔的?」怡君指著電梯旁的另外兩戶。

 

       這棟樓每層樓都只有四戶,總不會住樓下的拿上來掛吧?我想。

 

       王叔叔歪著頭,想了一下,又說:「不太可能吧。這邊我是住最久的。從我搬來這裡的時候就掛在這了耶。」

       「那到底是誰的畫啊?」怡君道出了我心中的疑問。

       「誰知道啊,」王叔叔聳聳肩,不太在意的說:

       「大概是買了畫之後不想掛在家裡,又不想丟掉,只好找個地方掛吧?」

 

       「叮」電梯一來,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們的話題也就暫時告一段落。

 

----------------------------------

 

       又過了幾天,來我家跟貓弟玩的怡君,臨時決定晚上要吃披薩。我們出門等電梯的時候,一刻也不得閒的怡君又好奇的轉頭過去看浮雕畫。

       「啊怎麼會?」這是她困惑的時候習慣說的話。

       「幹嘛?」我開玩笑的說:「又多了個人喔?」

       一轉過頭去,就看到她睜著大眼,錯愕的看著我。我順勢看了過去。

 

       畫中遠處山巒交疊,近處樹石點綴依舊。不過,情景確實有些不同,但又說不上來是哪裡改變了。

       「哎小蕙,不覺得哪裡不一樣嗎?」

       「好像吧...」我瞇著眼睛仔細研究著。

 

       剎那間,意識到什麼的我張大了嘴,手顫抖的指著畫中一位女子。

       我記得她原本被鬼怪姦淫而痛苦的仰頭大叫,現在卻是怒視著鬼怪,拿地上的刀捅穿祂的胸膛!

 

       我開始覺得好可怕:為什麼畫會變?是什麼魔術嗎?有可能嗎?

       怡君看我倒退了一步,也知道情況不對。電梯一來就拉著被嚇得呆若木雞的我進去。

 

       在怡君家吃完披薩以後,我遲遲不敢上樓。怡君爸媽聽了我的話,也覺得很奇怪,甚至跟怡君一起陪我上樓看那幅畫,還用手機把它照下來。

       因為我剛搬來的時候,叔叔曾經來幫忙搬過書櫃,阿姨則是拿社區發的春聯給我家過,怎麼他們兩人都沒留意到那幅畫呢?

 

       阿姨對這件事起了興趣,隔天在例行性的社區會議中成了她跟其他管委茶餘飯後的話題。而她也趁機問大家這幅畫的主人是誰,但沒有人知道。

       我也趁假日媽媽難得在家的時候,跟她講起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向來精明、敏銳的她也是一臉詫異,還走去門外看。

       原來連她也沒發現這幅畫。

 

       我越想越覺得詭異:這麼說來,大家都沒注意到那幅畫的內容,甚至是忽略它的存在囉?

 

       媽媽不知道哪來的精力,決定把整個下午都拿來調查這件事。

       她先是問了我們6樓、樓上7樓和樓下5樓的住戶,但鄰居不是說不知道,就是不在家。這棟樓也才八樓高而已,於是我又陪她把其他住戶都跑一遍。三樓的向叔叔還笑著說,前幾天怡君的媽媽就在社區會議問起這幅畫了,可是都沒人知道。

       「要是擺在那讓你們那麼不舒服的話,乾脆丟掉算了。」

       向叔叔隨口說說的玩笑,卻在我心裡引起一陣波瀾。

 

       如果可以丟掉就好了。這幅畫真的好可怕。我心想。

 

       沒想到,我媽也想這麼做。

       我想她應該也很害怕,因為我膽小的個性根本就是遺傳。再加上她上班總是晚出晚歸,現在注意到這幅古怪的畫後,一定比我更怕。

 

       她請怡君媽媽在社區會議中提出「公設無主物的去留處理」問題。只要不是像滅火器、照明燈...等公有物,該層住戶可以共同表決其去留。決定丟棄的無主物,必須在物品旁貼公告,超過一個月仍無人認領,才可丟棄。

       意外的是,這個提案竟然獲得大家熱烈的支持。很多人反應樓梯間都被堆放很多雜物,早就想清掉,只是以前不好意思。現在有了明確的社區大樓管理條例,總算可以名正言順的將這些東西丟掉了。

 

----------------------------------

 

       這一個月簡直就是度日如年。我每天一早都在客廳的日曆上打上新的叉,等待期滿日子的到來。也會跟怡君趁下課後,將那個假日沒問到的住戶問過一遍,確定這幅畫真的不是我們這棟的鄰居所有。

 

       等到三十天一到,怡君爸爸幫我們將這幅畫扛下樓,往大型垃圾回收的發財車走。

       我跟怡君則跟在後面歡呼了起來。

       「嗯?」怡君爸爸盯著這幅畫,突然發出聲音。

       「幹嘛?」怡君問他。

       我也湊上去看了一眼。

       沒想到我們三個都同時發現,畫中多了第十八個女子!

       怡君爸爸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比對之前拍的照片。

       「靠,真的不一樣。」

       「多了一個!」

       沒錯,原本的畫裡,所有女人都是成年,現在又平白多了這個綁著雙馬尾,體型明顯是小孩的女生。

       其實豈止是多一個小女孩,其他人物的動作也變了!

       其中一個中刀的鬼怪倒在地上,其他女人回頭往多出來的小女孩跑,像是不顧一切要救她脫離另一隻鬼怪的魔爪。

 

       這幅畫真的在變!

 

       「啊!好可怕!」怡君尖叫著。「爸爸快把它丟掉!」

       怡君的叫聲嚇到叔叔,他一愣就鬆手,畫就這麼掉進藍色發財車裡。

 

       看著車子揚長而去,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只要把畫丟了,它要怎麼變是它的事,反正以後也不會出現在生活裡了。

 

----------------------------------

 

       沒想到,當晚媽媽才剛回到家不久,門外就傳來一陣急促的拍門聲。

       「碰碰碰!」

       「誰啊?」才剛入睡的我也被吵醒。

      

       為什麼不是按門鈴呢?想到這裡,原本昏昏欲睡的腦袋突然清醒不少。

 

       發現一向窩在腳邊睡覺的貓弟不見蹤影,我也好奇的起身走到客廳想去看看情況。

      

       家裡的門有兩道,外面的是鐵門,裡面的則是木門。

       媽媽此時在玄關,木門半掩,側身跟門外的人在講話,聲音異常大聲,讓我有所警覺。她不把木門打開,大概是不想讓門外的人看到家中的情況。

 

       我拿起茶几上的無線電話,已經按下了1-1-0,就差一個撥號鍵了。

 

       「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古物啊你怎麼可以丟掉...」門外的人幽幽的說。嗓音嘶啞又低沉,聽起來是個男人。

       「價值連城還放電梯廳!」我媽像是用盡全力的對外吼著。「而且我們已經先公告一個月才丟掉的!」

       我知道她是想引起鄰居的注意,因為我們這棟樓的隔音效果很好,不大聲點根本不會有人聽到。

 

       我不知所措的緊抓著電話,心想: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三個該怎麼辦?

 

       「別那麼大聲,妳先讓我進去,我們慢慢說。」門外的人依舊冷靜的說。

       「誰要讓你進來!都多晚了!」我媽繼續嚷叫著:「還有,你到底是住哪一棟的?幹嘛把畫放到我們這棟!」

       門外的人先是沈默了半響,突然開口說:「開門...

       「休想!你給我滾!」她喊到破了音。

       我知道她很害怕,她抓著木門的手都用力到泛白爆青筋了。

      

       這時,貓弟突然往門邊衝了過去,牠全身炸了毛,齜牙裂嘴的對著門外發出威嚇的貓叫。

       「喵」聲音既淒厲又大聲。

        我嚇了一跳,瞬間全身起雞皮疙瘩,不小心就按下了撥出鍵。

       「啊門外發出一聲慘叫。

       「碰!」我媽趕緊甩上門,將門鎖上,連平時沒在用的鏈條都拉上。

       她虛脫的癱坐在玄關,貓弟則恢復平常的溫順,安靜的窩在她腳邊。

       可能因為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恐懼,我講到一半就在電話中哭了出來,求警察快點來將壞人帶走,保護我跟媽媽,還有貓弟。

 

----------------------------------

 

       警察十分鐘之後就出現在我家門口。原來剛才報案的不只有我,還有隔壁的張家和王家!

       奇怪的是,他們聽到我媽的聲音開門一看,我們家門前卻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有一攤像泥巴的水。

 

       警察循線跟著泥水來到社區後面一處早就荒廢長草的涼亭,發現涼亭中央的石桌被移了位,原本桌子的位置底下出現一處深洞,令人作嘔的腐臭不停從洞裡向外飄散。警察也不敢輕忽,他們又找來了支援人力展開調查,連我家門口那坨泥巴也被他們挖走,說是要帶去分析。

 

----------------------------------

 

       結果令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警察在石桌底下的洞裡找到一名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和其他十七具已化成白骨的女子遺骸。

       我們家門口那攤像土一樣的髒水原來不是泥巴,經過化驗得知是摻了許多雜質的熔銅!

       而那幅銅雕畫,最後也在回收場被尋獲。不過當我們到警局指認證物的時候,發現畫又變了。

       畫裡的小女孩已不見蹤影,而那最後一隻鬼怪則被其他女人給扯走了四肢和頭顱。

 

       「啊怎麼會!」怡君突然叫了一聲,「難怪...天啊!」

       「怎麼了?」怡君的媽媽擔心的問她。

       「你不覺得...她長的很像...」怡君指著畫裡那個被扯下連身裙的女人。「以前那個許姊姊嗎?」

       我看阿姨和叔叔的反應就知道怡君說對了。

       「誰是許姊姊啊?」我問。

       「就是你們家的上...」怡君話還沒說完就被阿姨打斷,叫她別再講了,如果真的是就太可怕了。

       即便如此,我也馬上就意會過來了。

       上一任屋主就是姓許。聽說因為花了太多錢找失蹤多年的女兒,最後在經濟窘迫下只好賣掉這戶房子。

 

----------------------------------

     

       「總算告一個段落了。」我媽神情輕鬆的攬著我的肩。

       我勉強的給她一個微笑,心裡卻仍有一絲不安。

 

       到底當天深夜造訪的那個陌生男子到底是誰?

       我們樓梯間和電梯廳都沒裝監視器。他為什麼知道是我們家主張丟的畫?又怎麼知道我們家住哪一戶呢?

  

 

===================   

=====正文結束線=====   

===================

 

芙蘿

當然真實的情況沒那麼可怕,不過當年這件事真的給我帶來很大的陰影。

沒想到我現在可以侃侃而談這件事,也算是長大了吧 (其實是老了)。

 

===================

 

想看更多  都市傳說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yan
  • 你的文筆好棒喔,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 謝謝鼓勵~
    _

    Flo 於 2016/11/02 11: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