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_紙本書_小.png

 

突然有東西從潔弟身後撲過來,猛力箍住她的肩頭,使她瞬間動彈不得。

有鬼啊!

「啊」她放聲尖叫,害怕的連眼睛都不敢張開。

一時之間忘記攻擊來自於後方,手拚命的往前亂揮一通。

「不要抓我啊!我投降我投降!」她骨氣全消地求饒著。

「唉」身後傳來一名男人的幽幽嘆息,好像相當無奈。

嗯?這聲音好耳熟喔。

她一放下動作,肩膀受縛的力道也當即消失了。她好奇的瞇著眼睛慢慢回頭看,發現來人正是吳常!

他掀開宛如金縷衣般充滿光澤又薄如蟬翼的布,將之當成斗篷一樣披在自己削瘦的肩上,隨之顯現的臉龐俊逸非凡。

要不是因為她已經看習慣了,此刻肯定滿腦子又都是粉紅泡泡。

「阿姨妳冷靜一點好不好!」旁邊一個看起來幼稚園大班左右的男孩,無奈的說。

「誰是阿姨啊!」她冷靜了下來。「要你管啊!」

小男孩聳聳肩,邊擦著鼻血,邊好奇的左顧右盼。 

她順著他的眼睛轉了一圈,發現空拍機也跟過來了,此時正在他們正上方。

「咦?」男孩如幼犬般的圓眼溜溜的打轉。「這邊怎麼霧變這麼淡啊?」

「誰知道啊。」她沒好氣的說。

而且應該是完全沒有霧吧?她在心裡糾正他。

吳常蹲低一躍,長手一撈,輕輕鬆鬆就將上空的空拍機取了下來。

沒想到體型已經這麼小的空拍機還能再拆開。吳常將幾個螺旋槳和球型鏡頭拆下,再將機骨收摺,把它們都收進西裝外套內裡的口袋。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來那裡藏了這麼一台裝置。 

「你是不是大明星啊?」小男孩問吳常。

「不是。」吳常蹲了下來,拿出襯衫口袋中的手帕,為他包紮起膝蓋上的傷口。

「你怎麼會受這麼多傷啊?」潔弟吃驚的看著小男孩。

他很哀怨的大聲嘆了一口氣,正打算回她話的時候,吳常突然打斷:「出去再說。」

吳常包紮好小男孩的傷口,再次站起身。

「謝謝。」小男孩囁嚅著,抬頭用那雙澄澈的眼睛直盯著吳常,像是把他當成超級英雄一樣,又崇拜又懼怕。

      潔弟可以明白這位小弟弟的感覺;當人帥到天理不容的時候的確就有距離感。

雖然接觸以後,才知道他講話才是真正的天理不容。

吳常如同冰塊轉世一般,仍是一貫的面無表情。只是摸了摸小男孩的頭作為回應。

「趕緊走吧。」他冷眼瞥了她一眼。

「幹嘛這樣看我?」

「叫妳別來了。」

「我我又沒聽到!」她心虛地扯謊起來,不想他察覺她的擔心與在意。「你打給我的時候訊號那麼差,哪知道你在說什麼!」

說到一半,潔弟就臉紅地加快腳步,馬上就走到隊伍最前端。 

「唉」吳常又在她背後輕嘆了一口氣,但她實在不好意思再回頭看他。

 

 

警車在老梅村大路上奔馳著,車外是不停向後倒退的荒涼景色;零星的黑色廢墟像是一隻隻蹲伏的野狗,靜靜在角落注視著擅闖村子的車輛。

      車上,小智話都不敢吭一聲,只時不時不安的偷瞄隊長志剛。

駕駛座的志剛開著車,眼睛直視著擋風玻璃外的村景,對小智下命令:「等下你待在車上,有問題就直接倒車開回村口叫支援。」 

「隊長

「無論如何都不准下車,聽到沒!」

「聽到。」小智不自覺的摸摸腰際的警槍,心中已打定注意;等下要在後面掩護他。

 

 

「小豪啊」前方傳來一陣陣的呼喚,聲音聽起來有段距離。

此時潔弟、吳常和小男孩的兩側都還是濃霧,只看得到正前方的窄路。雖然聽得到聲音,卻看不到喊叫的人。

潔弟聳起肩,仔細聆聽。

「小豪啊」聲音老成、沙啞,像來自有些歲數的婦人,正用季青島的主要方言在呼喚。「你在哪裡啊

「你們有聽到嗎?」她手指著右前方,轉頭問他們。

吳常點點頭,表情淡定。倒是小男孩只是揉揉惺忪的睡眼,安靜的躲在他的斗篷底下。也許是剛才經歷了什麼,全身髒兮兮的他看起來筋疲力盡。 

「走吧。」吳常對她點點頭,鼓勵著她。

她握緊樹枝,緊張的繼續往村口移動。

不一會兒,就快到迷霧的盡頭了。

她振奮的跑了起來,卻剛好撞到從前方突然出現的人。

「啊!」她怪叫了一聲。

「啊」被撞的站不穩的老婆婆,食指指著潔弟,驚恐的大叫:「有鬼啊!」

「妳才是鬼咧!有沒有禮貌啊妳!」潔弟不悅的說。

「妳真的不是?」老婆婆略帶惶恐的問她。想伸手碰碰她是不是實體,卻又不敢,手只得一直懸在半空中。

「鬼有這麼美的嗎?」潔弟指著自己說。

老婆婆愣了愣,不知該作何反應。

最討厭樸實的人了,逗起來都不好玩。潔弟心想。

      「咦?這裡」老婆婆環視一圈,「怎麼沒什麼霧咧?」 

應該是完全沒有霧吧?這些人是怎樣啊?潔弟納悶的想。

「阿姨,這裡不安全,我們快離開吧。」她勸著老婆婆。

「我不能走,我得去找小豪。」老婆婆搖搖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攫住潔弟的手說:「妳有沒有看到小豪啊?」

那手勁之大令潔弟頗為詫異。即使老婆婆身穿寬大的碎花棉布與九分闊腿褲,也能看出她皮包骨似的四肢,令潔弟難以相信竟有這樣的力氣。 

「說什麼啊?」潔弟甩開老婆婆的手,輕拍她瘦骨嶙峋的背脊,安撫著:「誰是小豪啊?」 

剛才聽到那陣陣呼喚想必就是這位老婆婆吧。潔弟猜想。 

豈料,老婆婆臉竟皺成一團,大哭了起來:「小豪啊,你去哪啦?,阿嬤找不到你啊!」

原來是找孫子啊。可是這裡危險啊 

正當潔弟在考慮要不要強行把老婆婆帶出村口時,小男孩突然從吳常的斗篷底下冒出頭來。 

「阿嬤!」他驚喜的叫道,「妳怎麼在這?」

老婆婆聞聲抬起老淚縱橫的臉,一看到真是自己的孫子,立刻衝上前抱住他。只是這下哭的更慘了。 

「我的寶貝金孫啊!」她激動的連聲音都顫抖著。

反倒是人小鬼大的小豪,拍拍她瘦弱的背:「阿嬤妳冷靜一點好不好!」

 

 

「嘎咿」荒野傳來刺耳的煞車聲。

警車倏地在一道霧牆之外停住,速度急遽的歸零讓車上兩人都明顯慣性的往前晃。

志剛手勢一比,示意小智換坐駕駛座。接著俐落的掏出警用手電筒,毫不猶豫的開門下車。

小智立刻坐了過來,盯著志剛往車前的霧牆跑。趁志剛停下來打量的時候,拿起警槍取出彈匣確認子彈。

「喀!」彈匣再次被推回槍枝中。 

小智已經準備好。等志剛一進入濃霧中,他就跟著下車進去。

志剛跑到濃霧前,對於眼前的景象感到不可置信。這是他第一次進到老梅村,更是第一次親眼見到老一輩說的霧牆。

他首先注意到大路正前方隱約有一區霧特別稀薄,幾乎能看見石磚鋪成的道路。不過與村口過來時那野草橫生的狀況不同,前方的路幾乎沒有雜草。

這不可能。他詫異的想。除非

他接著又想起局裡老鳥耳提面命的話:那些逃犯要是躲進去就別追了,鐵定出不來啦。那是活該、是報應、是命!不用同情他們,誰叫他們要往那跑咧!警察千千萬萬別進去,進去了可就不是死那麼簡單啦!

志剛打開皮夾裡的照片。照片中,一個穿著舊式警服的中年男子對鏡頭微笑著,一手搭在一個小男孩肩上,另一手豎起大拇指比「讚」。小男孩笑的燦爛,雙手則是比著「耶」的手勢。 

志剛的目光聚焦在穿警服的男人身上。

爸,保佑我吧。他心裡默念著。 

收好皮夾,隨即走入霧中。

 

 

潔弟看著這對祖孫正感到暖心時,吳常又突然開口:「走吧。出去再說。」

真掃興。

潔弟想是這麼想,但心裡還是清楚聽吳常的話比較保險。

她將老婆婆扶起的時候,突然又聽到腳步聲。 

「誰?」老婆婆又開始驚慌了起來。 

眾人往霧的盡頭望去,只見一位身形高挑卻比吳常寬厚的男子邁步走了進來。

「志剛!」潔弟大聲叫著。

志剛一認出潔弟、吳常,頓時鬆了一口氣,對他們招招手說:「快出來吧。」

不料,身旁的霧氣不知為何瞬間開始從左右兩邊湧了進來,尤其是接近霧牆盡頭那裡! 

「啊!」老婆婆和小豪齊聲尖叫,開始向外奔跑。

潔弟呆愣了半秒後,打算追上去時,卻被背後的吳常拉住。

「等等,」他說,「事有蹊蹺,先不要輕舉妄動。」

就這麼幾秒間,白霧就徹底將她們和志剛、老婆婆和小豪隔開。

潔弟迅速環視四週的變化,發現僅管霧牆盡頭現在已跟兩側一樣都是濃到無法看清,但她和吳常站的位置仍然沒有半點霧氣。

這其中的邏輯是什麼,她實在想不通。

「試試往前走,」吳常說,「慢一點,看白霧會不會再開出一條路。」

「嗯。」潔弟慢慢踏出一步,又一步。果然,前方的霧氣又慢慢消退,讓出路給他們走了。 

不過,情況並未因此樂觀,潔弟隱約看見前面的白霧中開始憑空聚集黑影,而且數量非常多,簡直就像是要把他們的唯一出路堵死一樣!

 

***

 

如果您喜歡《老梅謠》,想給予作者鼓勵或收到實體書籍,歡迎加入我的募資計劃

讓我有能力繼續創作更多、更精彩的免費故事!(๑•̀ㅂ•́)و✧

謝謝大家 ♡ ヾ(´︶`)ノ ♬

blog_長篇_募資2.png

老梅謠》試閱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11

老梅村

012

迷霧

013

014

霧中仙

015

失蹤

016

線索中斷

017

意外阻撓

018

賊神廟

019

父子

020

寒蟬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