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5失蹤.png  

 

我跟吳常都好奇的往車窗外看,外頭的聲音可以從副駕駛座的車窗傳進來。

 

「我們這邊幫忙打掃的阿婆好像也失蹤了啦。」

「然後呢?」志剛一臉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明顯表達出他完全不在意這件事。

「呃」陳大頭沒預料他會這麼說,一時之間不知作何反應。

「就這點破事你把我叫下車?」志剛面無表情的問小智,眼神充滿殺氣。「你要不要順便幫忙失智老人和失學兒童?要不要順便幫忙抓蛇、抓姦、抓小偷?」

「呃」小智感覺生命受到威脅,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你是刑警,就給我拿出刑警的樣子。我問你,」志剛輕聲說話,表情卻充滿慍怒,「現在是什麼狀況?」

「呃」這下換小智開始緊張了,他吞吞吐吐的說:「我我是想這搞不好是什麼重大案件啊

「分析的依據是什麼?」

小智低下頭,不知該如何回答長官的話,心想:就直覺啊!要不然咧!

志剛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轉頭問陳大頭:「你是要幫她報失蹤?還是有別的事?」

「呃就是失蹤。她已經兩天沒來啦。」陳大頭冒著滿頭大汗,依然著急的搔抓著臉,對志剛和小智說:「她在這邊做這麼久了,從來沒有曠工過啦!」

「先別著急,會不會是家裡臨時有事,所以沒辦法過來?」小智積極的協助釐清問題。

「那也總該打個電話吧?而且阿婆家離店這麼近,有事情走過來講一聲也好啊。」陳大頭說。

「唉,」志剛嘆口氣,吩咐道:「小智,跟局裡確認一下這兩天有沒有失蹤案件。」

「是。」小智立刻從口袋掏出手機打電話。他就知道隊長是刀子口豆腐心。

「對對對,那孩子也大了,出了什麼事應該會打電話。」陳大頭點頭稱是。

「確定都聯絡不上?」志剛漠然的問他。「家人呢?」

「唉阿婆家就只有她跟孫子兩個人,當初就是同情他們才給她一份工作糊口,誰知道

小智講完電話,對志剛搖搖頭,表示沒有接獲類似的報案。

「這下糟啦!會不會連那孩子也出事啦?」

陳大頭原本只因店裡這兩天沒人來打掃感到不滿,又聯絡不上阿婆,剛好警察經過就順便通報一下,但現在狀況好像越來越複雜了。

 

「陳老闆,失蹤案件不在我跟他的職責範圍內,小智等下會幫你轉給局裡負責這個業務的同事處理。」志剛拍拍小智的背。「沒什麼事我先上車等你。」

「去看看,」吳常冷不防從志剛和小智的背後出聲,「她家不是就在附近嗎?」

「啊!」小智嚇的鬼叫一聲。

志剛表情沒有太多變化,只是不耐煩的說:「呿!又來多管閒事!」

 

----------------------------------

 

阿婆本名陳招弟,因為年事已高找不到工作。為了扶養孫子長大,她竭盡所能的想辦法謀生。除了每天到附近的觀光景點撿垃圾做回收,也會帶著孫子到海邊撿海菜。

本來靠著政府的補助金,日子還勉強過的去。只是孫子一天一天長大,阿婆開始煩惱自己沒能力供他就學,怕耽誤他的將來,便厚著臉皮到鄉里有名的大老闆陳大頭那求個鐘點清潔的差事。

出乎她意外,陳大頭不但豪爽的一口答應,更要她當天就開始上班。

這個機會得來不易,阿婆又是雀躍又是感激,一心想著:只要多了這些錢,寶貝孫子的學費就有著落了。

每當她走進店裡骯髒惡臭的廁所,她就會想像著孫子在學校認真上課的模樣,馬桶的味道就變得沒那麼濃重了;每當她徒手將垃圾分類時,她就會想像著孫子上台領獎驕傲的模樣,穢物的觸感就變得沒那麼噁心了。

若是身體不舒服或膝蓋疼痛,孫子會孝順的扶她坐下來歇息,請假別去工作了。但阿婆總會咬著牙關,逞強說她沒事,依然準時到店裡報到。

 

而陳大頭,其實他哪是佛心大發呢!

像阿婆這樣的人來當黑工對他來說簡直再好不過!不會挑惕工作性質辛苦、髒亂,不知道清潔工的行情和勞、健保的權益,更會因為珍惜這份工作而任勞任怨,比請外勞還划算。此外,雇用她還能在鄰里間博個愛心美名,塑造慈善楷模形象,怎麼算都百利而無一害。

也果然如他所料,從那天起,阿婆每天都勤勤懇懇的來工作,從不遲到,從不抱怨,更從未摸魚過,簡直就是他心中的理想員工!

 

      要不是現在無故曠工兩天,又好像出了事,我還真想繼續雇用她咧。陳大頭心想。

他怕自己搞混,還先跑回店裡跟其他店員確認阿婆家的位置,才帶著一行人前往阿婆家去察看。

 

招弟阿婆家也一樣在濱海公路旁。不過與老梅村口週遭的透天厝和平房不同,它藏身於一排鐵皮屋和木頭搭設的臨時工寮之中。

鐵皮屋的屋況看來相當老舊,屋簷和外牆到處都是斑斑褐色鐵鏽海風一來還會微微震動,好像隨時會散架一般。朝馬路這邊的窗戶外有著格狀鐵窗,裡頭的霧面玻璃看不清屋內的狀況。褪色的朱紅鐵門看來也有些年份,門鎖則是常見的彈子鎖。

屋外的木製欄杆看來十分粗糙、滿是蛀孔,看來應該是阿婆撿拾海邊的漂流木枝回來釘成的。欄杆上整齊的掛著海菜、菜脯和酸菜。而屋簷下的兩邊鐵柱則都綁著各種分類過的回收物,氣味酸中帶辛,奇臭無比。

陳大頭一手捏著鼻子,一手嫌惡的揮開滿天飛舞的蒼蠅,上前敲著鐵門,對屋內喊著方言:「阿婆啊!是我,我是你頭家陳大頭!在嗎?」

眾人等了半響都沒回應,正當吳常從袖口抽出兩段合金鋼絲打算背著公路將門撬開時,志剛突然按住他的手,開口說:「小智,你先送陳老闆回去,把車開過來。」

「喔。」小智應聲。心想:不知道隊長又在打什麼主意了。

 

兩人走遠後,趁這個路段沒人、車經過,志剛從鞋跟底下抽出一串百合匙,三兩下就俐落的將門鎖打開。

百合匙又稱萬能鑰匙,是鎖匠的必備工具,對於開這類構造簡易的彈子鎖可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吳常一看見志剛拿出如此專業的開鎖工具,雙眼頓時為之一亮,大方的點頭給予讚賞。

不愧是街頭出身。有機會真應該交流一下心得。吳常心想。

 

開放式的屋內陳設非常樸實、簡陋,沒有牆面區隔客廳、廚房和臥房空間一張折疊麻將桌和幾張小板凳就拼湊出基本的客廳輪廓。木牆上的白漆斑剝,貼著幾張卡通海報,看來應該是招弟阿婆的孫子喜歡的人物。

志剛和吳常四處察看,視線同時被冰箱上的一張拍立得吸引。照片中,孫子捧著一個小蛋糕,吹熄上頭的蠟燭;阿婆則和週圍的人在他身邊開心的拍手,看來應該是梅不老名產店的其他店員和阿婆正在幫她孫子慶生。

兩人同時也注意到,阿婆和孫子的模樣正是在村中白霧裡撞見的身影。他們互看一眼,心照不宣。

吳常環顧四週,留意到涼蓆床面上有本薄薄的簿子和廣告原子筆。他掀開一看,裡頭重複寫滿了密密麻麻的「陳家豪」三字,字跡歪曲又少了幾撇筆劃,看來是本練字本。

「看來的確是他,」吳常闔起簿子,遞給志剛說,「那個老婆婆在霧中喊她孫子的時候,都是叫小豪。」

「稀奇。我們都在霧中看見他們兩個,但過幾秒卻又同時人間蒸發。」志剛也打開本子,瞥了兩眼。

「都死了。」

「看來我們小智是神預測囉。」志剛闔上本子,放回原位。

「八九不離十。」

「那我們怎麼會看見兩人活蹦亂跳的?」志剛正色的說:「我們兩個又沒有陰陽眼。」

「是霧。」吳常興奮的瞳孔放大:「這霧非比尋常。」

 

----------------------------------

 

      後來,志剛告訴我,那次在村裡濃霧中見到的那對祖孫就是陳大頭通報失蹤的阿婆陳招弟和她的孫子陳家豪。而且很有可能,兩人都已不在人世。

      我知道志剛加註「可能」兩字是想給我些希望,但我比誰都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不可能是活人也因此多少有些惆悵。

      「至少他們的身份得以大白。」志剛這句安慰顯得蒼白而無力。

從小智那裡聽到這對祖孫的身世,我覺得他們的存在就像是幽靈人口,又像是生死無寄的浮萍。

「也是,」小智感嘆的說,「如果我不是警察,根本無法想像季青島每年會有這麼多失蹤人口。」

「尤其是這裡。」志剛補充說。

「對。」小智附和道:「其實不只是老梅,整個石門、金山一帶,常常都有很多人失蹤。這裡治安實在令人堪憂啊。」

「下次要調查前先說一聲。」志剛交代我跟吳常。

「嗯。」我點點頭。

在經歷這件事情之後,志剛的話對我來說有了不同以往的重量。

「如果還有下次的話?」小智看著我憂心的臉說。

       「那當然。」吳常修長的手指來回翻轉著銅板。

       詭異的濃霧並未讓他知難而退。相反的,他好像越來越感興趣了。

       「我倒覺得,」他雙眼再度閃耀著炙熱如火的光亮,富有磁性的醉人嗓音說:「惡鬼橫行是幌子,怕人來尋訪才是真。」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11

老梅村

012

迷霧

013

014

霧中仙

015

失蹤

016

線索中斷

017

意外阻撓

018

賊神廟

019

父子

020

寒蟬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