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chhiker.jpg  

 

      剛跑完馬拉松,雙腿痠疼不已的我,在爸爸的帶領下一步步往車子邁進。

      原本想搭接駁車,但一直擠不上去;想改搭計程車,又一直叫不到。幸好爸爸願意來載我,不然天曉得要幾點才能到家。

      這次夜跑活動舉辦的地點在較空曠的郊區,這一帶的露天停車場在入夜之後漆黑無比,光源完全來自於外頭路上的街燈,除了我跟爸爸以外沒有別人。

      我抓著爸爸的手臂,努力往前緩緩移動,雙腿因疲勞過度而不時顫抖著。

      「家裡還有飯,回家熱給你吃。」爸爸從口袋摸出鑰匙往車子的方向按下開門鈕。車子當即閃了一下車頭燈,後照鏡跟著自動往外掀開。

      「不要,」我搖搖頭,「我怕我會吐。」

      除了運動飲料或水,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吃。

      「你是血糖太低吧?」

      「大概吧。」我聳聳肩。「你怎麼把車停的這麼裡面,腳好痠啊。」

      「就快到了啦。」

 

      「那個...不好意思。」一個陌生男子突然打斷我們的對話。

      「啊!」我被突然其來的聲音嚇到。

      轉頭一看,背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三個人,看來應該是一夥的。

      「啊?」爸爸回應叫住我們的男人。

      「那個...我們一直都叫不到車,跑完路跑又很累沒辦法走到捷運站,能不能請你們載我們到那裡?」這名穿著黑色無袖背心、卡其褲和休閒鞋的男子說。

      「這個嘛...」我猶豫的說。

      從這裡開到捷運站大概只要10-15分鐘吧,但是如果用走的至少也要半小時。剛跑完馬拉松,也叫不到車的我,很能理解這樣的心情。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這兩個男生哪裡不對勁,但又一時之間說不出拒絕的理由。

      「喔好啊,來啊。」爸爸豪爽的對他們招招手。

      喂!你也太沒有警覺心了吧!

      「爸!」   

      「有什麼關係!順路嘛!」爸爸拍拍我的肩。

      他個性一向非常大而化之,防備這種東西根本在他的世界不存在。

    「太好了!」那個男生注意到我的不情願,於是對我說:「我們願意負擔一些油錢,300塊夠嗎?」另一名穿著短袖 T-shirt、牛仔褲和球鞋的男子出聲。

      這下我更覺得不能載了。當然有錢賺是很好,反正也順路。但是我們車子老到連車門都不一定打的開了。後座的門時好時壞,副駕駛座那邊的車門早就已經壞掉很久,但爸爸常常忘記去修理。

      「可是我們車子很舊耶...」我不好意思的說,試圖婉轉拒絕。

      「沒關係沒關係,只要有車搭,我們就很感激了。」

 

      我不甘願打開後座車門讓他們入座。

      坐中間那個背心男也不往右邊坐過去一點,搞得左邊那個女生只能縮在角落好可憐。

      畢竟跟他們不認識,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一路上我都堵氣不跟他們說話,倒是爸爸話匣子開了,跟他們聊得很開心。話題大多繞著現在年輕人的就業、低薪問題,還有最近幾起還未破獲的連續強盜殺人案。

      我則負責用掉兩人份的驚恐,一直感到惶惶不安,滿腦子上演著各種持刀搶劫或劫車的戲碼,害怕的要死。

 

      「那個小姐啊,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我看你臉好蒼白耶。」爸爸透過後照鏡,關心起後座的女生。

      那女生皺起眉,點點頭。

      「那你先休息一下,捷運站快到了。」爸爸將目光放回擋風玻璃前的路況。

      今晚這一帶可能還有其他大型活動,明明是郊區,開往市區的路卻莫名壅塞;明明10幾分鐘的距離,開了快20分鐘還開不到一半現在整條路都擠得水洩不通,一台台比鄰車輛皆卡的動彈不得。

 

      「呃...那個我東西好像掉在停車場了。」短袖男說。

      「什麼東西啊?」背心男問他。

      短袖男指指自己的口袋。我猜想可能是他的手機。

      「不會吧!」背心男眼睛睜的老大,不可思議的說:「你搞什麼鬼啊你!」

      他憤怒的對短袖男大吼,反應異常激烈。我跟爸爸兩個人面面相覷。

      接著,背心男摸摸自己的口袋,也露出一臉疑惑,喃喃道:「怪了。」

      「你的也不見囉?」短袖男問他。

      背心男點點頭,又摸了摸屁股上的口袋,好像還是沒找著的樣子。

      「那怎麼辦?現在整個都塞住了,想迴轉也沒辦法。」爸爸煩惱的說。

      「呃,不用不用,我們直接在這邊下車好了。」背心男面色慘白的說,手肘頂著門邊的短袖男,要他開門。

      「對啊,走回去應該不用很久。」短袖男開門前,還禮貌的對我們連連道謝。

      「你們小心啊!」雖然週遭的車子都是靜止的,但看著他們在車陣中穿梭的身影,爸爸還是替他們捏把冷汗。

 

      坐後座左邊的女生沒有跟著下車。她長長的瀏海遮住了視線,我猜她可能真的累到睡著了。

      「搞什麼啊!把女生丟在這裡!」爸爸生氣的拍著方向盤,轉頭對那個女生說:「別跟他們倆做朋友!太不安全了!」

      「對啊!我剛剛就覺得中間那個男的為什麼屁股不移過去一點,讓她縮在那邊!」

      「對啊!萬一我們是壞人怎麼辦!」爸爸氣得用鼻孔出氣:「哼!」

      那個女生可能被我們吵醒,突然開口說:「那個...我還是下車好了。」

      「為什麼啊?」我跟爸爸齊聲問她。

      「我要找他們拿東西。」女生淡淡的說。

      「那你快一點,不然他們都走遠了。」我說。

      「對對對!」爸爸邊說邊下車幫她開門。

      女生下車時,爸爸還塞了幾百塊錢在她手裡,「別再跟他們來往啦,有事就打電話報警知道嗎!」

      女生點點頭,卻還是面無表情。我看著她轉身離開的背影,覺得她反應好平淡,跟她像大學生的青春外貌毫不相襯。

      連聲謝謝也沒有。我小心眼的心想,不喜歡爸爸的好意被人不當一回事。

      倒是爸爸完全不在意,他一回到車上就開心的開啟廣播節目跟著哼起老歌來了。

 

      車子過了捷運站,在上高架開進市區之後,路況就順多了。

      這時,我才終於想到為什麼剛才在停車場覺得這兩個男生不對勁了;這三個人當中,只有女生穿著路跑的粉紅背心,另外兩個男生穿著雖然輕便,但怎麼看都不像是來路跑的啊,而且三個人都是兩手空空,都沒有裝賽事物品的袋子。

 

      他們真的是來參加路跑的嗎?

 

      我告訴爸爸這個發現,他也只是聳聳肩:「管他的,反正他們也下車了嘛。」接著又繼續哼著小曲。

 

      「也是。」

      放鬆下來之後,感到筋疲力盡。我打了個呵欠,就將這個疑問拋諸腦後。

 

----------------------------------

 

      小柯和阿良需要一台車;一台最好普通、甚至老舊的中古車;一台就算被棄置市區街邊或郊外山路都不會引起注意的車。也許運氣好一點,車主還會是上了年紀、沒有太多反抗能力的老人。

      他們是在逃的通緝犯,今晚收到消息得知警方已經找到他們窩藏的地方,即將於凌晨攻堅,連幾個聯外道路都以施工為由封閉閘道。

      臨時收到消息的他們,因為時間緊迫,連隨身行李都來不及打包,就匆忙逃出正在法拍的空屋。

      身無分文的他們打算逃離這一帶,剛好在路上看到從路跑會場紛紛離去的跑者,遂興起了搭便車的主意。

      他們細心的篩選著對象,終於等到了一台他們屬意的車,而且車主還是一位身材微胖、面貌約七十歲上下的男人和一位剛跑完、看來疲憊不堪的中年女子。

 

      事情原本很順利,這對看起來像父女的願意載他們,但那個爸爸不知道中了什麼邪,開始自顧自的對小柯左邊的空位講起話來。

      如果當時這對父女有任何一個人目光放在小柯和阿良身上,就會留意到兩人面面相覷的表情。

      心虛的小柯,一度想到可能是自己謀害的女子陰魂不散,索性心一橫,不等阿良示意下手,就打算直接開搶。

      沒想到,小柯手還沒伸進口袋,一向心思縝密的阿良居然說他掉了作案工具!

      更扯的是,小柯下意識的摸摸口袋,也發現自己那把摺疊刀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該不會真的有鬼吧!小柯越想心裡越毛,急著想奪門而出。

      難道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暗示他們另找對象下手?阿良這麼一想,也決定先下車,重新物色對象。

 

      馬路旁的一處漆黑工地外圍,兩名年輕男子正邊走邊抽菸。菸頭燃著橘紅色菸絲是這附近唯一的光源。

      「呿,挑了那麼久,結果挑到一個瘋子!」穿著黑色背心的小柯罵道:「怎麼那麼衰啊!」

      「而且工具還都不見了。」穿短袖的阿良說。他還是不懂,放在口袋裡好好的,怎麼會掉出來?

      「就是說啊!」小柯邊抱怨邊踢著地上的碎石子。

 

      「啪嗒、啪嗒。」背後傳來一陣腳步聲。

      小柯和阿良同時機警的回頭,看見穿著粉紅路跑背心、運動短褲和球鞋的女子。

      如果是平常時候,小柯肯定會上前調戲幾句、吃人家豆腐,但他現在心情差到幾點,連理都不想理,便轉過頭繼續抽菸。

      阿良心裡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總覺得這麼晚了一個女子跟他們一樣往郊區的方向走不太對。何況她看上去是參加路跑的,怎麼說行走方向都應該是從會場往外走才對。

 

      難道她東西丟在會場?這麼一想,阿良不禁笑了起來。

 

      笑到一半,笑容突然僵住了。

 

      不對!這個女的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阿良與小柯不一樣,是極為細心的人。一路上他都萬分留意週遭的情況,方才這條路上明明只有他們兩人啊。

 

      就在阿良納悶的片刻,女人一轉眼就晃到兩人身邊。一把刀迅雷不及掩耳的從背後捅穿小柯的胸膛。

      「呃!」小柯倒抽了一口氣,低頭不敢置信的看著胸口的刀尖。

      「噢,認不出來嗎?」女人戲謔的說。

      刀子瞬間又被抽了出來,小柯痛苦的大叫一聲。

      鮮血噴滿女人全身,但她似乎不以為意。好像是洗手時被濺到點水花那般的意料之中和無所謂。

 

      這次換刀柄插出新的刀口,痛得小柯撕心裂肺,連叫都叫不出聲。

      「認出來了嗎?誰的刀啊?」

      女人轉起了尖刀,小柯面色扭曲、喘不過氣,接著兩眼發白就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一切來得太快,兩人都措手不及。

 

      怎麼會這樣?

      阿良嚇得說不出話來,小柯胸膛上的刀柄不就是他自己的嗎?

 

      「唉戳歪了。」女人看著地上的小柯,語氣彷彿有些遺憾。

 

      「你...你根本不是人!」阿良邊說邊往後退。

      「還真是聰明啊!」女人笑的燦爛卻掩不住滿口的嘲諷和死亡氣息。

 

      就在阿良轉身逃跑之際,另一把刀又狠狠貫穿他的咽喉。

      這次他不用看也知道,衝出氣管的刀柄是他自己的。

 

----------------------------------

 

      今天這個路段必須要收割兩條命。

      祂很快就找到了壽限只到今天的人,一對父女。跟著這兩人走了好長一段路,打算在他們過捷運站後的第一個轉彎就收割他們的性命。只是沒想到半路殺出了程咬金,來了兩個男人要搭便車。祂當然知道他們是作惡多端的匪類,不過這與祂何干呢?今晚祂的目標已經決定了。

      好險這兩個歹徒只要求載到捷運站,祂仍可按照原本的計劃,不用再花心思讓同一台車的人下場不同。

 

      祂也知道這對父女注意到自己,而且還很腦補的自動帶入祂跟另外兩個男人是一夥的可能。

      這類的情形再正常不過。如果人人都能察覺死亡的到來,那祂們可就麻煩大了。

 

      其實取人性命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甚至充滿哲理。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而卑微的;但他們卻又是這世上唯一能看到祂們的人。

      這規則既殘忍又慈悲,更是天地之間的奧秘;即使是貴為死神也無法改變。

 

      祂看出這兩名男子想要早祂一步下手,便提早幾秒收走他們的刀子。

 

      就憑你們?想都別想!這兩條命是我的!祂鄙夷的想。

 

      不過,正當祂打算下車,留給這對父女最後一點相處的時光時,他們卻突然做出令祂感到困擾的舉動。除了頻頻對祂表示關心,這個爸爸還塞給祂那該死的錢。

 

      這到底是被善良矇中的,還是刻意為之的?算了算了。祂懶得再思考,扭頭就走。

 

      心裡仍有些不安,祂雖放過他們一命,卻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從別的鐮刀下逃過一劫。

  

      與其擔心他們倒不如先擔心自己吧。這工作做不好,丟得可不只是飯碗啊。

      一想到要重新找目標,祂就嫌煩。突然靈機一閃:人選不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嗎?

 

      那兩個歹徒的死亡日期也是今天啊!又剛好自備工具,完事還不用洗鐮刀,太方便了!

     

      祂越想越覺得自己聰明:對對對,這個好這個好!

 

 

      收工之後,祂邊拎著兩縷靈魂回地獄交差,邊心想:如果這個女兒當時繼續看著我的背影,恐怕會因我突然憑空消失而錯愕不已。

      即便背對著那個女人,祂也可以感受到她相當不滿自己冷漠回應父親的好意。

 

      但這怎麼能怪祂呢?

 

      收了買命錢總是要低調一點嘛!

 

 

 

===================    

=====正文結束線=====    

===================

 

芙蘿:真實情況是真的收到300 >///<,

而且三個人都是非常有趣又熱情的跑者喔!

 

===================

 

想看更多  都市傳說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dfuvshw
  • 後面那段話猝不及防
  • .
    希望有讓你笑到XD
    .

    Flo 於 2017/11/11 23: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