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8賊神廟.jpg  

 

       「該死!」志剛低聲咒罵著。

       這小白臉真他媽該死的聰明!他心裡怒吼著。

 

       當他一點完早餐,走進店裡看見那雙異常修長的手指撐著全開的報紙時,就知道今天不交代不行了。

       那雙手的主人一翻頁,俊美五官便登時從紙間露了出來,正是吳常。

       志剛不動聲色的假裝拿櫃台的筷子,趁勢用餘光瞥過一眼牆上的木櫃。

       果然如他所料,機關已被動過手腳。

       他再回頭時,剛好跟抬頭的吳常對上眼。後者神情自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他恨不得想當場掐死他。

 

志剛再怎麼攻於心計,也敵不過吳常的縝密思考。深知他背景的吳常,不但知道其精於開鎖,更能揣測其性一朝作小偷,終生怕被偷。

這世上沒有無堅不摧的鎖;造價再昂貴的住所都有可能被家賊洗劫一空。所以防竊最好的方式就是財不藏屋。

然而,若重要的東西無法存入銀行又該如何是好呢?

 

       「貝比哥」這家中藥行改建的古早味早餐店,安靜的座落在巽象市金沙區的老巷裡已超過一甲子。外觀陳舊樸實,裡頭依舊保有傳統中藥行的擺設,除了密密麻麻的木櫃以外,可說是毫不起眼。但它其實頗有來歷,是道上鮮有人知的「賊神廟」之一

       店名便是由商代鐘鼎文的「賊」字解構出的貝、匕、戈,再以諧音「比」、「哥」二字分別取代。

       若懂門路的仔細查看,便會發現櫃檯後上方的小神龕,供奉的不是一般商家拜的五路財神或土地公,而是賊神普薩;即《水滸傳的第一百零七條好漢鼓上蚤 時遷。

       來這上門的除了不知情的街坊鄰居,還有來自五湖四海的小偷、盜賊、盜墓人,甚或是竊取商業機密、國家情報的間諜。

       江湖流傳,「貝比哥」有著數不清高及天花板的木櫃,但一般沒有背景的手藝人是只能用店門進來座位區的這一排中藥櫃。而這裡不僅是賊神廟,更是各路人馬逢難時的浮木,很多人會將重要身家或機密藏於此處。

若不是那大大小小木格上的合金鎖造型過於奇特,外人也無從察覺異樣之處。那外觀看似木頭的材質,其實都是厚達一公分的貼皮不鏽鋼櫃。櫃上每個方格不像車站置物櫃般以數字編碼,而是以中藥材來命名。

這櫃有個名堂,由需者自行開櫃存入、取出,唯一的規矩就是「解」;能解者得其櫃中物。一旦解開了鎖,櫃中物也歸開者所有。故在選櫃時,除了考驗運氣、手藝,更看櫃主的性格。

有的人技巧高超或想存放的東西貴重,自然會挑選難解的鎖來存放;有的人手段較生澀或寄物價值不高,則會選門還沒帶上的空櫃先嘗試解簡單的鎖。

 

狡猾的志剛既選難也選易。當他發現鐵櫃只有最外面的六面是不銹鋼,內部的間隔是一般的木板時,便直接把難鎖給破壞掉,讓人無從解起再從隔壁一格的易鎖拆開隔板,將物品存入難鎖那格,蓋回隔板後,再將易鎖的櫃子上鎖。是以,他真正存放的難解鎖櫃,這麼多年來從未被開啟過。

但是現在,東西不但被拿走,鎖還被挑釁地修好了!

魔術師都該死!志剛心裡再次咒罵。

「你怎麼知道我是哪一格?」他未看向吳常,只是在自己的位子上舉止自然地在蛋餅上擠上番茄醬,口吻卻是咄咄逼人。

「猜的。」吳常繼續低頭看報,頭抬也沒抬一下。

「怎麼猜?」

「壯陽的。」

志剛聞言「噗」的一聲將滿口紅茶噴了乾淨,吳常即時舉起報紙擋過一劫。幸好店裡只有他們兩人,老闆又忙著招呼外帶客人,未留意店內情況。

「怎麼可能剛好猜對!」

「機關算盡太聰明。」

「快點還來!」志剛仍未看吳常,只是低頭胡亂將嘴巴擦乾淨,氣呼呼地說。

他最好趕快把蛋餅吃完閃人,被老闆看到這滿地的紅茶,他可就難交代了。

混過之後全世界都認識我,想逃都沒得逃。志剛哀怨的想。

       「有本事來拿。」

       「幹,偷東西還算男人嗎!男人就該光明正大啊!」

       「給我一個理由。」

       「你先還我再講!」

       「那算了。」

       「幹別在這邊嗆聲啦!到外面講!」志剛倏地起身。「老地方見!」

       他怒氣沖沖地丟下零錢在櫃台,便先匆匆離去。

       藏在報紙後面的吳常,嘴角淡淡勾起了一個弧度。

 

----------------------------------

 

志剛一進到吳常的套房,就發現他不但好整以暇的坐在沙發上喝著熱咖啡更是早已換回了居家的便服。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噎死你!志剛餘怒未消的想。

「幹,你到底還不還!」他再度開罵。

「坐,」吳常指了指桌上那杯為他煮的咖啡,「說吧。」

 

      「該從哪裡開始」志剛聽到自己的聲音,腦袋卻還轉不過來。

 

如果在一個月前,有人這麼問他,他會毫不猶豫地拒絕。但不知為何,此刻面對眼前這個還未認識超過兩週的人,志剛卻動搖了。

曾經,他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跟任何人提及過去,提及這些該被他帶入墳墓的往事。

 

      「都可以,我們有的是時間。」吳常說。

 

----------------------------------

 

志剛的爸爸叫楊玄白,是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巡警。雖然工作忙碌,常要輪班、加班,但一家三口氣氛還算和樂。本來有可能就這樣平凡的過一生,直到有一年過年,楊玄白偶然從親戚口中得知父親楊正的事。

楊正的死一直是楊玄白心中的一個疑問,一個結。

楊正與楊玄白不同,生前是位檢察官。在早年,司法受日治時期的影響,檢察官的權力極大,道上聞之色變,地位非同小可,人人皆稱其為檢座大人。

楊正為人向來剛正耿直,為官後更是公私分明,雖得罪了不少人,卻也獲得黑白兩道的敬重與美譽。

至少在檯面上是如此。

然而,在他承辦當年一宗轟動全島、手段兇殘的滅門血案後,不久,便因叛國罪而被軍方就地槍決。

楊玄白的母親說什麼都不相信自己正直的丈夫會做任何對不起國家的事,便跑去軍委那要求給個交代。卻從此斷了音訊,再也沒有回來。

當年還處於白色恐怖時間,長輩、鄰居們人人自危,誰也沒敢再多吭一句,而這件事情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而當時才剛學會走路的楊玄白,則由善心的親戚扶養長大。

對於當年的事,家人一直避而不談。直到他成家後,有一年過年,親戚酒過三巡才不小心脫口而出。

雖與父母無緣,但楊玄白卻繼承了父親正直的特質。為了追求真相,他開始將所有空閒的時間拿來調查父親在世時的人際關係與經手案件,希望能查到些蛛絲馬跡,以還他們楊家一個清白。

然而,他卻忽略了需要陪伴、保護的妻兒,將所有心力都投入在過去之中。妻子無法認同,於是與他漸行漸遠,直到同床異夢。

天資聰穎又早熟的楊志剛,僅管還是個不經世事的高中生,卻早已先一步察覺媽媽變了心。

當時的他對男女情愛還似懂非懂。滿心以為,從小溺愛自己的媽媽,就算有天要離開爸爸,也會帶上自己。

他怎麼也沒想到他與這個家一樣都是媽媽追求真愛、追求幸福的絆腳石。

僅管如此,那個時候整顆腦袋都被查案佔據的楊玄白,就連妻子離開也絲毫不覺心痛,反倒認為還給彼此自由是件好事。

 

當志剛看著媽媽頭也不回的背對自己坐上一台陌生轎車離去時,他才終於認清自己和爸爸一起被拋棄的事實。

       而長久以來對父親的疏離感,也在那一瞬間轉念成了恨。

       志剛他恨,恨爸爸追求正義,恨他冷落媽媽,恨他害自己被媽媽拋棄,更恨他讓自己有機會恨小時曾視為英雄的父親。

 

       高中畢業那一天開始,已成年的他再也沒有回家。他選擇了與多數對家庭失望而逃家的孩子一樣的路,混進了街頭。

 

       江湖上本就三教九流、龍蛇雜處。少了父母的庇蔭,想要有容身之處,就得各憑本事。缺錢又不想傷害人的志剛,第一個選的就是做小偷。

賊仔都是狀元郎。憑著過人的機智和練習,志剛不僅從未失手,更是意外在道上混出了名氣。

有一回,他在一群狐群狗黨的起鬨之下,在路邊熱炒攤即興表演矇眼開鎖,沒想到正巧被搖下車窗抽煙的黑道堂主雄哥給瞧見。

雄哥一時興起,便要車上幾個手下下車把他「請」上來聊聊。

沒想到年紀輕輕的志剛,不但神色自若、處變不驚,更是在車上與所有人談笑風生,令雄哥印象深刻。

閱人無數的他,講沒幾句就摸透了這小伙子:本性不壞既有才能,又有點文底最重要的是,夠貪心又沒有野心。

這種人收來當得力助手再恰當不過。雄哥心想。

而志剛當然也不是一張白紙,他曉得良禽擇木而棲的道理。出來混,若沒有後台是很難走的平穩的。於是他也就這麼順水推舟的加入幫派,結束了四處偷竊、漂泊的浪子生活。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11

老梅村

012

迷霧

013

014

霧中仙

015

失蹤

016

線索中斷

017

意外阻撓

018

賊神廟

019

父子

020

寒蟬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