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1陳府斷頭案.jpg  

 

       推開書房的房門,迎面便是灑進藍意、一整面牆寬的大尺寸窗戶,為整間房間帶來充裕的光線。窗戶兩旁皆是齊天花板的書櫃牆,豐富的藏書令人目不暇給。

       以往這裡頭擺放著世界經典名著或百科全書、寰宇搜奇等科普性書冊。從泛黃的紙頁和清理時被忽略的死角灰塵,不難看出這些書自被購入至今,主要的貢獻就是裝飾。

       現在因應吳常的要求,又特別將櫃中的三橫排改放英文鑑識、犯罪科學書籍。

       離門較遠的書櫃牆前,立著一張巴洛克式黑胡桃木雕花辦公桌,深邃的巧克力色顯得沉穩又不失優雅。桌旁擺了座超過一米高的淺色復古地球儀,幾秒前被吳常無意識的撥動而正如月球自轉般緩緩旋動著。

       案上亮著一盞老式的黃銅檯燈,橙光透過玻璃燈罩溫暖地傾瀉下來,美麗清晰的木紋不時因光線激盪出酒紅的漣漪。吳常的臉龐也因而被映照的更顯俊美、靜謐,猶如中古歐洲教堂裡的壁畫。

       雖然窗外天光正亮,但卻無法影響他書房點檯燈的習慣與偏執。

       賊神廟裡摸來的檔案全數被攤開在桌上。此刻吳常背靠辦公椅,正專注閱讀著志剛爺爺楊正留下來的日記那記載著最靠近一切悲劇的起點。

 

----------------------------------

 

      時序回到季元四十五年。正值家家團圓的除夕夜,大人們特別允許孩子們可以晚點睡,他們自己則在自家四合院的廳堂嗑著瓜子,打著麻將、喝著熱麥茶聊天守歲。

今年過年特別冷,即使是孩子們平常最愛的仙女棒、沖天炮也沒能讓他們走出溫暖廂房。他們才剛脫掉厚厚的棉襖,便直打哆嗦著鑽進被窩裡睡覺。

原本楊正的姪子、姪女還吵著要他明早天一亮,帶他們一起在門口放鞭炮。但才剛過凌晨兩點,天公卻不作美地下起一場傾盆大雨。

楊正的親戚們慶幸此時孩子們已熟睡,不然現在肯定聽到他們哀聲嘆氣、杞人憂天地擔心明早沒法放炮了。

      楊正將手靠近炭爐取暖,聽著他們的話語,想像著再過幾年,兒子玄白大了,說不定也會跟他的堂兄、堂姐一樣爭著拿香點燃爆竹,不禁莞爾一笑。

 

屋外曬穀場低窪處積起了一塘塘小水坑。好在雨勢沒有持續太久,約莫一小時後,雨聲宛如正在演奏的二胡突然斷了弦般嘎然而止。

      楊正這才意識到,現在是大年初一了。

只是當時的他還沒想到,屋簷外那低矮的厚厚雲層,已然為一起駭人聽聞的血案揭開了序幕

 

----------------------------------

 

      深夜的老梅村比平常熱絡許多。家家戶戶因為過年的關係,罕見地在子夜過後還亮著燈,三三兩兩的笑鬧聲仍不時從各處院落傳出來。

巷內、田間還不乏有村民走動有的喝醉了酒,邊唱歌邊騎著腳踏車回家有的舉著火把才正要出門去鄰居那串門子,半路遇到熟識的不免又是互道一番吉祥話。

突然之間,路上一位老伯嘶啞的驚呼劃破了歡樂的氣氛。眾人紛紛朝他震顫的食指指的方向看過去。

      不遠處,村中一戶大院竟燒起了熊熊大火,火舌竄至天際,照亮了屋舍週圍的街道。

      大夥一看,一時半刻全都呆站在原地不動。人人心想:那起火的人家可不是富甲一方的陳家嗎!

      須臾,幾位反應過來的鄉親開始行動。有的扯著嗓子開始大喊失火,有的直接挨家挨戶地敲門請他們一起幫忙救火,有人則折返跑去通報義勇消防隊。

      老梅村向來民風熱心,一知曉是鄰居起了大火,壯丁們毫不推辭,急忙抄起水桶奔去就近的灌溉溝渠打水要來滅火。

村民們提著沉甸甸的水桶往陳家的方向跑去。沒想到跑沒幾步,天空突然下起滂沱大雨,那席捲陳家的狂妄火苗在頃刻間沉至院牆之下,消失在視線之中。

大夥瞬間全淋得一身濕,愣在那邊不知這下子到底還救不救火。冰冷刺骨的北風一刮,便在冬夜裡冷的直發抖。

陳府那龐大的宅邸由黑花崗石與青斗石砌建而成,烏壓壓高聳的黑石牆既低調又氣派,對於純樸的鄉親來說總有股距離感和壓迫感。而這大戶宅院也不顯山露水,四面方正的長牆完全沒有窗眼可令人窺視。

老實的鄉民們又好奇裡頭情況,又不敢自行貿然進入察看,一時之間也只能在門外對內一聲一聲叫喊。

      不久,接獲通報的警察比消防隊早一步趕來。大家終於鬆了口氣,心想總算有人能作主了。

      警察遠遠就聽見村民的叫喊,而陳府上下起了大火,不但沒有任何人奔出、求救,還始終悄無聲息,便驚覺出大事了。

一趕到面對街道的大門,發現門根本沒閂上,確定門的溫度不高後,兩名警察便急忙小心地推開大紅色的門扉。

      那厚重的大門「嘎咿」一響,往內敞開。眾人無不屏息地引頸探看。沒想到,一進去便又是一堵橫牆擋住了去路。

大夥一時也看懵了,紛紛詢問警察這是什麼。

然而,警察又怎麼能知道呢?即便是較普通鄉民稍微見多識廣些,也不見得就有機會了解這種大宅門。

當時社會普遍貧窮,普通人尚且有個遮風避雨的平房,能有個三合院的就已經算是家境小康了,四合院那得是多大的福氣不是一般高級官員或從事大買賣的商賈根本連想都不用想像陳府這樣的深宅大院就甭提了,普通人猜八輩子也不知道裡頭會有什麼玄機。

一行人隨即又發現,這道遮擋視線的「影壁」左、右邊都有扇垂直牆面的「屏門」。左邊的屏門半掩,推開後便是「窄院」。

      甫進院便能明顯感受到一股與門外不同的暖意。不過大家看見院子沒起火,到處都被雨打的濕漉漉的,緊張不安的心也緩了下來。彼此互看一眼,都發現眼神鎮定了不少。

      不過從院子的狹窄佔地來看,這僅是陳家的「外院」,肯定還有其他門路可以通到裡頭。

這時,所有人都注意到院子一頭長牆中,開著的「垂花門」。

那如大門一樣鮮豔的紅色,正如張著血盆大口的蟒仙,陰險地等待著眾人入口。

垂花門內一片漆黑,一點也沒有過年燈火通明的喜慶氛圍。兩名警察對看了一眼,年長的推了年輕那位一把,對他點點頭。後者只好嚥了嚥口水,提著油燈,警戒地往黑暗的二進院走去。

 

----------------------------------

 

陳家大小姐若梅看見自己的影子突然從腳邊顯現,愣愣地回頭一望。

在油燈火光的照耀下,瘦得臉頰凹陷、顴骨突出的她更顯陰森可怖。她滿臉被燻得黑灰,頭髮因高溫而捲曲,及腳踝的裙擺明顯燒焦,手掌、手臂則多處被燙的發紅、起水泡。

警察和村民們雖被陳若梅憔悴的面容給嚇得心頭一緊,卻也沒忽略她身後那更令人驚駭的景象。

有的人見狀嚇得大叫;有的人倒退好幾步之後摀著口鼻跑出去;更有人因濃重的燒肉味、血腥味,忍不住低頭在牆角將年夜飯全都一股腦地吐了出來。其他杵著不動的並非膽量過人,而是因眼前這幕過於驚懼而呆在原地。

那由前堂與東、西廂房隔成ㄇ字型的陰暗庭院裡,四處燃燒著零星的餘火。

廳堂、廂房與遊廊的樑柱皆因早先的大火而燒的倒塌、燻的焦黑。屋頂更是被燒出了大洞,黛瓦碎落一地,好似剛經歷地動天搖的地震。

尚未完全被大雨撲滅的橘紅光線隨風跳動,非但無法帶來溫暖,反而襯托出言語難以形容的詭譎氛圍。

一小撮、一小撮的火苗被血,大量半凝固的褐血給阻隔,宛如被溝渠切割開來的不規則阡陌田地。

而血的源頭,正是地上一具又一具倒臥的屍體。無頭的焦黑屍體。

 

呆愣了半晌,年長的警察終於開了口。

「把她抓起來。」甫說完便感到口乾舌燥,他知道這不是因為剛撲滅的火場高溫的關係。

「是!」年輕警察依言走上前,拿出手銬銬上陳若梅纖細的手腕。

若梅似乎被嚇壞了。她先是睜大著眼睛瞪著手銬一、兩秒,才突然清醒般對著警察尖聲叫道:「不是我!我是無辜的!」

      「不是我!」陳若梅激動地掙扎,妄圖掙脫年輕警察如鐵鉗般的手,卻反讓被銬住的燙傷部位更加疼痛。「放肆!你還不放開!」她唾罵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陳家人你不知道嗎!」

「他不知道,大小姐,」年長的警察神情複雜地說,「不過恐怕他現在也不用知道了。」

      心思機敏的陳若梅凜然一驚,馬上就會意過來他的話中有話不可一世的陳家若是倒了,她也即將成為失勢的喪門犬。

      她感到一陣痛楚,不知根源是起水泡的傷處還是早已千瘡百孔的心坎。

還留在警察身後的村民們一時也搞不清楚狀況,紛紛對她投以困惑、憐憫或懼怕的視線,目送她踉蹌地離去。

滿地的屍體仍流淌著鮮血,然而生命卻早已消逝,來不及迎接大年初一的曙光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11

老梅村

012

迷霧

013

014

霧中仙

015

失蹤

016

線索中斷

017

意外阻撓

018

賊神廟

019

父子

020

寒蟬

 

021

斷頭案

022

小環

023

陳府

024

說詞一

025

說詞二

026

除夕夜

027

主僕

028

逮捕之前

029

更多疑問

030

年夜飯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