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3逢.jpg  

 

       腳踏車被老梅村民在村外的綠石槽發現。因為車身黑與紅的顯眼色漆,村民一看就認出是陳家的車。

       孫無忌認為,兇手很有可能是將頭顱載去海邊棄屍。

       「可惡!被這兩個女的給騙了!」雷公孫氣的大掌拍案,桌上杯子的水灑了出來,桌旁的組員們也為之一震。

       「我看她們就是合謀!彼此為對方脫罪!」他忿忿不平地說。

       「那小環還承認那是她除夕當天騎的那台?就算是孩子也沒這麼傻吧?」楊正表情淡定,語末還喝了口熱茶。

       「那是她知道她賴不掉!全村都知道那是陳家的車!」孫無忌反駁。

       「陳府有六台腳踏車。根據屋內財產清點冊子來看,案發的時候就已經遺失兩台了。騎走另一台的,也有可能是兇手啊。」

       「那她又不一定知道有另一台車被牽走!」孫無忌固執地說。

       「哪有兇手承認有血跡的車是自己的,又不承認自己殺人?」

       「取得檢調信任啊!反正她們兩個就是跟命案有關係!」

 

       當時警察接獲報案,隨即便派人封鎖現場,除了幾個熱心幫忙的村民以外,也就只有警方人員可以出入而已。

       小環當時受若梅之命,單獨從側門跑出陳府之後,沒有再繞到街道上的宅門把車騎走。等到天亮的時候再經過,腳踏車早已不翼而飛。她當時以為警察把車牽回府上了,只好徒步走去陳府的親家,一一請託援救大小姐。

       而案發至天亮這段時間,不知去哪的她,只好就近待在陳府附近的一座涼亭等天亮。

       由於沒有目擊證人可以證實,故楊檢座並未採信。但他也不認同搭檔的邏輯。

       就算陳若梅跟陳小環真的跟這件兇殺案有關,這兩人也不可能負責殺人或棄屍。

       除夕當天,小環先是來回老梅與金山,再騎去陳若梅家,之後才騎回陳府。這段路程已經獲得其他目擊者的證實。那麼她還有氣力再將沈重的九顆頭顱載到綠石槽嗎?更別提虛弱的陳若梅,光是從她家走到村口就有她受的了。

       再說,距離海邊的最後一段石槽帶極為崎嶇、危險,人都寸步難行。騎腳踏車頂多只能到沙灘邊緣。若要將頭顱棄屍,以她的力氣恐怕要一顆顆丟棄。這樣往返九趟,就算是男人也會手軟。

       孫無忌聽了楊正的想法,便回歸到之前團隊提出的其中一種推測。兇手較有可能是成年男性,而且是二至三位。這幫兇嫌在陳府因某種原因將被害者通通處斬,再各自騎兩台腳踏車至綠石槽將頭顱拋海。之後,再共乘一台腳踏車逃逸。

       「那為什麼要留那台車?為什麼不兩台都騎走?」楊正問道。

       「肯定是想騙我們嘛!要我們以為兇手搭船逃走了嘛!哼,以為我們會上當嗎!太小看我們了!」孫無忌大聲地說。

 

       不對。陳府少了幾台車遲早會被查出來。這麼做,除了陷害小環以外沒有意義。楊正尋思著。

 

       其實他也曾經懷疑過陳府的男傭。

       陳府雖是大戶人家,但礙於村內除了大路以外,其他路段都不適宜轎車出入,故傭人大多騎腳踏車代步,而陳家人則搭黃包車。到了村口附近的私有停車場,再轉搭轎車前往商行或港埠。而陳家每位男傭都會拉黃包車和開轎車。

       如果在斬首之後又要將頭顱帶走,那也許是槍手為了向雇主證明自己的確完成了任務。既然如此,如果兇手是男傭,為什麼不偷黃包車載運頭顱而要偷腳踏車呢?

       楊正因無法回答自己的提問,所以先剔除男傭們的嫌疑。

 

       在楊正與孫無忌問訊傭人的同時,偵查小組也已經按孫組長的指示,將楊正認為有問題的院內園林調查一番。

       據傭人們的說法,陳府的二院,也就是陳屍的庭院,原本是沒有園林的,只有最裡頭的後院才有水池。在一、兩年前,才開始在二院興建。也就是在小環奉若松當家的指令回陳府做傭之後。

       「但這好像跟案情沒什麼關係吧?」孫無忌說。

       「也許吧。」楊正打量著水池的照片,確實看不出什麼蹊蹺。「就當是我多心了吧。」

 

----------------------------------

 

       案發至今已經四天了。

       在此地無依無靠的小環,因為思念母親而跑回離鯤。在籌到車資,離開老梅村之前,還特別跑來警局跟楊正、孫無忌等人打聲招呼。

       不過孫無忌不領情。只要一想到小環有可能欺騙他,他就滿肚子火。最早他因為小環是個孩子,又因為自己有女兒,對她也就毫無懷疑。現在小環只不過有涉案可能,雷公孫便覺得自己遭受欺騙、遭受背叛。這是對人坦率、脾氣直來直往的他絕對沒辦法接受的事。

       倒是楊正始終保持局外人的客觀。不論小環是否參與謀殺計劃,在還沒找到確切證據以前,他都不打算攤牌。他神情自若地向小環要了母親那邊的聯絡資料,就親自送她到車站搭車。

 

       楊正牽著小環,站在火車月台上。他蹲下來,將手中的熱飯糰塞到她手裡。

       「你年紀小,一個人跑那麼遠,叔叔不放心。你到了媽媽那,記得每天到警局打電話給我,跟我報平安,好嗎?」楊正溫柔地說。

       「好,謝謝叔叔。」小環眼眶開始泛淚。「你放心,我是大人了,我很勇敢!我不怕!」

       對於從小缺乏父愛,近期又經歷此等遭遇的她來說,楊正的溫暖關心,顯得額外感人、可貴。

       「一定要打喔!一天沒打,叔叔就去找你囉!」楊正再三叮嚀。

       「知道了啦。」小環點點頭,粗魯地抹掉眼淚,對楊正燦爛一笑。

       「來,打勾勾。」

       小環稚嫩短小的指頭勉強勾住楊正的。

       「嗚」火車鳴笛響起,催促著離人的話別。

       「去吧。」楊正說。

       小環上了火車,對窗外的楊正揮手之後,就轉頭開始找座位。

       她的視線一移開,楊正眼睛立即掃向隔壁車廂內的男子,對他點點頭,示意開始跟蹤。

       他的同僚將會一路跟著小環到離鯤,直到與當地的警察交接為止。

 

       如果她或陳若梅有參與作案,那她們就真的太高竿了。不得不防。楊正心想。

 

       前幾天在若梅家的發現,也同時隨著咻咻駛離的火車,躍入他的腦海。

       陳小環的身世能解,關鍵就在於一封親筆信。

       調查小組在案發之後陸續搜索了陳府與陳若梅的家宅。在後者的家中,找到一張書信。是以漿糊將撕碎的信紙,再拼貼在另一張空白信紙上。專家比對字跡之後,確認就是陳山河的手書。

       小組推論,小環七歲的時候,在拿信給王冬梅之前,陳山河已先寄信告知她小環的身世。

       在拼貼的信中,陳山河承認小環是他的親生女。他不敢奢望其妻能原諒他的錯誤,但盼她能看在孩子尚且年幼,能讓無辜的她在陳府待至成年。

       只是王冬梅,未聽丈夫的請求,讓她認祖歸宗,撫養其長大成人。

 

       謹慎的楊正於鑑定結果出來時,曾在第一時間提出質疑,認為那封信有可能是高明的偽造,但立即就被專家駁斥。在尊重專業的心態下,調查小組便採信了這個結果。

 

       不過,在定罪以前,所有人都是無辜的,也都是嫌疑犯。楊正心想。

       這也是他與孫無忌最大的不同。

 

----------------------------------

 

楊正才剛回到警局,屍檢報告就出爐了。

他接過孫無忌遞給他的資料夾,翻看著照片與書面敘述。

「九具屍體都身中多刀,每具身上都有一到三刀致命傷。」孫無忌在楊正身邊說。「也就是說,兇嫌在殺死被害人後,才另外處刑的可能是成立的。」他頓了頓,繼續說:「依刀傷的深度和下手的方式來看,完全可以排除陳若梅與陳小環是直接兇手的可能。」

說完,他明顯鬆了口氣,對楊正扯出一個笑容。像是在說:至少她們不是殺人犯了!

但是楊正接下來說的話,像是直接將一桶冷水潑在他身上般,讓他再次心寒。

「嗯,我從不認為她們兩個是直接兇手。」楊正的語氣平靜,像是屍檢報告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一直以來的疑問都是,教唆殺人者與槍手是誰?」

 

----------------------------------

 

      楊正的妻子張芷,是個在報社工作的記者。不過,她的工作性質不是外界想像那樣,在命案現場打轉或是追訪政經大老、娛樂明星。她負責撰寫的是藝文資訊類的新聞稿。薪水雖然不高,但她非常熱愛這份文化氣息濃厚的工作。

      她當初接受楊正的追求,也是因為楊正滿腦子天馬行空、猶如詩歌與童話一般的想像力。

      他常說,辦案不僅要膽大心細、反應敏捷,還要有想像力才行。

張芷總覺得,如果丈夫不做檢察官,一定也會是很出色的兒童文學家。

她的本名叫「張白芷」,從小就被取笑叫「一張白紙」。所以她成年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名字改為「張芷」。後來常被朋友戲稱夫妻倆是「正直夫婦」。

 

      這幾天,張芷總是心神不寧。不是因為楊正不能在家陪伴她與兒子,而是因為大年初一時發生的一件小事。

當天丈夫一大清早便接到通知出門辦案。她目送他離開,才剛踏進廳堂,放在桌上的瓷杯竟然自己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她被濺起的碎片嚇了一大跳,差點就叫出聲。

「碎碎平安、歲歲平安。」她邊拍著胸口,邊喃喃念著,不懂杯子放在桌上好好的,怎麼會自己掉下來。

接著,她定晴一瞧,發現這正是丈夫愛用的杯子時,一股不安的感覺從她心窩裡開始蔓延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21

斷頭案

022

小環

023

陳府

024

說詞一

025

說詞二

026

除夕夜

027

主僕

028

逮捕之前

029

更多疑問

030

年夜飯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粉絲
  • Flo文筆很好說,我從PTT的上追到這來看最新進度,每天都會上來看一下老梅謠有沒有更新,很喜歡看你的文章,短篇故事也都很讚唷,感謝你的分享,期待你繼續創作^^

    by小粉絲

  • 親愛的小天使,你的留言讓 Flo好開心 💗
    非常謝謝你的鼓勵 (抱)
    今天晚上就要更新 030 唷~

    年底將至,Flo 接下來會非常忙 @_@
    沒辦法每天更新,我們小別勝新歡唷~
    之後的故事會很緊湊、曲折,Flo自己也很期待,不用擔心富奸哈哈哈!

    最後,再次謝謝小天使~
    _

    Flo 於 2016/12/04 18: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