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30年夜飯.jpg  

 

       孫無忌最討厭楊正的一點,就是他從來不會把全部的推論告訴小組。他總說不想要干擾團隊調查方向,因為他的想法也有可能是錯的。但是又老愛事後諸葛地說他早就知道了。

       譬如,楊正大年初一剛抵達警局,聽完孫無忌三五句的命案簡述,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問電話是否被斷線。再追問他是否已經有些想法,他又諱而不言。

       根據事後的調查,答案是肯定的。也就是說,楊正當時就認為這是宗預謀犯案。

       而此刻,瀏覽完法醫的文字後,楊檢座若有所思地將資料夾輕拍另一手掌心。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動作。孫無忌知道他又有什麼新觀點了。

       十幾秒後,他搖了搖頭,便轉身要走出警局。

       「喂!去哪啊?」孫無忌在後頭問。

       「你說呢?」楊正頭也不回地說。

 

       事發不過四日,門上仍貼著封條的陳府內,顯得殘破衰敗,宛如飽受戰火摧殘的宮殿。空氣中,瀰漫的依然是焦味與那股揮之不去的作嘔腥味。其實根本毋需封條,這起聳動、駭人的血案早已惡名昭彰。光是那令人望聞生畏的味道,就足以叫鄰人退避三舍。除了輪流站崗守各門的員警或義民之外,根本沒人想接近。

       楊檢座與孫組長不以為忤。與屍臭比起來,這點味道根本不算什麼。

 

       楊正跨過垂花門檻,踏進二院。他站在庭院中央,慢慢轉圈,環顧四週,尋思著方才在警局裡的疑問,期望案發現場能給他些解答或是至少,一點靈感。

       這宗案件表面粗糙、漏洞百出,細查之下卻又無法深究。顯然是經過縝密的計劃。

       九具屍體胃裡都是富貴人家常見的年夜飯,可以排除遭下藥餵毒或迷昏。也就是說,受害者遭砍殺時,意識是清醒的。

       那麼,在四肢未遭綑綁的情況下,為什麼沒有一位被害人成功脫逃?

       殺手估計二至三位,為何可以控制三、四倍的人數?

       案發當時,最靠近垂花門的屍體都是男性,再來才是女性。但以屍體倒下的方向來看,並不是都往垂花門,有些看起來往西廂房或廳堂。

       乍看之下很合邏輯。遇難時,人們本就會驚慌失措、四處亂竄。但楊正細看之下,便心生疑竇。

       為何屍體、血跡都只在庭院裡?殺手動手的時候,他們在做什麼?

 

       原本楊正猜想,也許是正準備放煙火時,殺手突然侵門。但是除夕夜當晚,沒人見到陳府那有放煙火。而案發後,鑑識人員也的確沒在庭院裡發現煙火碎屑。

       令人詫異的是,陳家財產清單上,根本就沒有煙火。那麼它們是被擱置在哪了呢?如果是小環當初看錯,與鞭炮放在一起的煙火也濕掉的話,那些夫人們應該就會一併要求小環添購才是。

       難道小環撒謊嗎?如果是,目的又是什麼?

       那天晚上非常寒冷,且雲層密佈,無法觀星賞月。除了放煙火之外,他們還能有什麼原因一起聚集在庭院裡呢?

 

       楊正邁開步伐,走進東廂房的飯廳。

       天光自破洞的屋頂灑落,裡頭被大火焚燒得滿目瘡痍。餐桌上還擺著仍是濕漉漉的炭黑焦飯,十六盤菜碟皆貌似瀝青。唯能辨識出的長年菜湯與燻黑瓷甕盛裝的佛跳牆,不停散發著辛酸的餿味。

 

       也許當時剛開飯不久,也許陳家人正在用餐楊正猜測著。

 

       他身後的孫無忌知道,這個搭檔又要施展拿手絕活了。

       楊正手指輕劃過焦裂的大圓桌,閉上眼,開始想像。

 

       餐廳裡,靠庭院的西面,是拐子纹落地窗欞,像是木頭打造的鏤空屏風,又像是錯綜複雜的迷宮。

       裡頭東側的牆面則是大幅壁畫,隻隻喜紅金魚悠遊蓮葉之下,畫面趣味活潑,望之令人忘憂。

       南面是褐木櫥櫃,上頭擺著萬年竹與蘭花盆景北面則放置大型博古架,上頭擺放著古董花瓶與器皿,與南面相映成趣,顯得典雅又別緻。

       圍繞著滿桌佳餚的,是雕工精細的紅木椅。上頭坐著若松夫妻、若竹夫妻、若石夫妻與兒子家慶、若荷夫婦九人。

       雖稱不上和樂融融,但一年到頭,至少這天大家能拋下歧見、衝突,平心靜氣地一起坐下來重現這悠久的中華傳統與美味的吉祥菜。

       大家各自夾著熱騰騰的菜進碗裡,卻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他們早已滿腹心事,無多餘的空間容下菜餚。

       若松與若竹無話可說,兩人只是一直盯著面前的菜碟,彷彿在閱讀一篇晦澀難解的文章。若荷丈夫頻頻向嗜酒如命的若石敬起酒來,兩人斟酒的速度越來越快。大夫人見氣氛不太熱絡,絞盡腦汁打開話匣子與若荷聊上幾件無關緊要的小事。二夫人邊聊邊夾菜給堂姪子,與三夫人互相誇讚彼此的廚藝。飯廳裡,一時之間充斥著女人叨叨不休的話語,餐桌上的氛圍倒也回暖了幾分。

       就在此時,三名一身黑衣的蒙面男子持刀闖入。眾人還來不及反應,坐離門口最近的若荷夫婦與家慶便遭歹徒以刀架脖子挾持。嚇得所有人驚呼一聲。

       「不准動!都給我閉嘴!」其中一名男子威脅道。

       「我們只來搶錢,搶完我們就走!」另一位表明來意。

       「你們這是幹什麼!」若松嚇斥道。

       「我們不想傷人!乖乖配合,我們拿完錢就走!」第三位歹徒說。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若荷丈夫慌張地說。

       擔心兒子的三夫人頓時紅了眼眶,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把刀放下!你們幾個大男人別為難女人與孩子!」若石言詞頗有男子氣慨,卻毫無氣魄可言。酒喝多的他,醉得連站都站不直。

       「好,那就換你!」一名男子大刀直指若石眉間,將若荷推向壁畫那頭。

       「拜託,你放了我兒子吧!我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啊!」三夫人淚汪汪地說。

       「不想死的話,就配合一點!我們不想傷人!」挾持家慶男子重複說著。「只要你們乖乖配合,誰都不會有事!現在,我要你們把這布袋蓋住頭,面向畫那裡!要是有人想逃跑還是叫救命的,我就剁了他!」

       幾位夫人已淚流滿面,連當家的也面露懼色。為了保命,大家也只好乖乖照歹徒的話,ㄧㄧ面壁。

       「你!」持刀匪徒對唯一沒戴上布袋的家慶說,「帶我到你們家寶貝那!別耍花樣,不然你爸媽通通都得死!你也一樣!」

       「好好好」家慶愣愣地看著他。他雖然也是年方十五的少年,但與魁梧的歹徒相比,仍是顯得如此青澀、瘦小。

       「家慶啊!」三夫人背對著他們,心痛地叫著。

       「給我閉嘴!不然他現在就得死!」蒙面男子制止她出聲。

       布袋下,哭得妝容已花的三夫人,緊抿著顫抖的嘴唇,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

      

       家慶順從地領著歹徒至藏寶房,然而,蒙面男子卻未遵守諾言。在他們回飯廳的路上,滿心以為自己即將被釋放的時候,就被歹徒從背後割斷咽喉。接著,一刀再一刀,被奪去性命。

       之後,蒙面男子再度回到飯廳,像其他兩位同夥比個手勢。

       「現在,你們一個一個走出飯廳!就從男人開始!老實點!不准說話!」

       八人魚貫出廳,前面幾位依序走上黃泉路。

       突然,有人在尚未被割喉前失聲尖叫,後面的人一聽,暗叫不妙,立即心慌亂逃。三位歹徒追著陳家人猛砍,直至一個個倒地不起。

       惡煞手臂用力一揮,力道之猛烈、精準,一刀就讓首級與軀幹分離,形成頸項上那乾淨的斷面。

       九個頭顱取得完畢後,為了避免在慌亂中留下蛛絲馬跡,他們將事先準備好的油,從裡淋到外,一把火將宅院燒得乾乾淨淨。

       正要馱著寶貝與首級離開時,一名陌生女子突然闖入。

       他們先各自躲了起來,觀察狀況。其中一位悄悄繞到身後,將其打暈。在離去之前,索性將手上那把刀放在女子手裡,以混淆視聽。

 

       不過,楊正會在心中如此模擬,是因為他經手過太多案子他看過無數次地落網歹徒們演練下手時的一舉一動,所以能從那些幽微資料細節裡瞧出端倪,能夠想像殺手的作案手法。

 

       這麼說來一個想法在心中成型。

 

       楊正張開雙眼,轉頭看向孫無忌。

       「殺手是有經驗的

       話還未說完,頭上的懸樑赫然倒塌。隨之而來的是轟然巨響,一大片屋瓦傾垮下來。

       楊正只來得及伸手護頭。孫無忌三步併兩步,跨過門檻,大手一抓將他拉出外頭。

       一身白灰、碎片的楊正感到天旋地轉,耳鳴嗡嗡作響。他勉強睜開雙眼,看向自己的手,滿是鮮血的手。手背是血,手掌也是血。

       掌心怎麼也都是血?他納悶地想。

       接著眼睛便一片漆黑,倒了下來

 

----------------------------------

 

       案發後五日,孫無忌在病房外心急地來回踱步。房裡頭有嫂子照顧著尚在昏迷中的楊正,他也不好意思進去打擾。

       據醫生的說法,是輕微腦震盪,應無大礙。

       不過離上頭給的期限越來越近,孫無忌實在沒法冷靜地等楊正醒來。

       孫無忌試著猜測楊正沒講完的話。

       殺手皆是成年男子,有可能是在逃的連續強盜殺人犯。

       他的組員雖然已經奉命展開調查,但怕就怕,自己會錯意,耽誤了案情的進展。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21

斷頭案

022

小環

023

陳府

024

說詞一

025

說詞二

026

除夕夜

027

主僕

028

逮捕之前

029

更多疑問

030

年夜飯

 

031

殺手

032

眉目

033

無形的手

034

薄暮

035

引線

036

夜幕

037

白色

038

孤注一擲

039

解詞

040

疑雲重重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