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31殺手.png  

 

       一過晌午,仰臥病床的楊正悠悠醒轉。他的頭與雙掌同樣裹著白色紗布。還無暇顧及自己身處何方,被拉扯到的傷口便先令他疼痛的皺起眉來。

       「阿正、阿正!你終於醒了!」其妻張芷欣喜地喊道,一晚未闔的眼睛,又再度流露出光彩。

       坐在床旁的她,伸手想碰他的手,但又怕弄痛傷口,很快又縮了回來。

       倒是楊正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看著妻子哭腫的雙眼說:「讓你擔心了。」

       「知道就好!」張芷嬌嗔地說。

       楊正緊握她的雙手,兩人相視而笑。

       孫無忌在走廊上聽見張芷的喊聲,急忙推門而入。他大步走到床前,見到楊正已清醒,佈滿血絲的疲倦雙眼張得老大,一下子狂喜的亂揮著手,大叫道:「太好了、太好了!感謝!感謝關公!感謝觀世音!感謝佛祖!你終於醒來了!」

       「喂,這裡是醫院,你小聲點!」張芷對他比出噤聲的手勢。並協助楊正坐起身來。

       「喔喔,對不起,大嫂。」孫無忌嘴上道著歉,表情卻是眉開眼笑。他自行從角落拉了一張椅子,挨在嫂子座位旁坐下。

       「我昏迷了嗎?昏迷很久了嗎?」楊正問說。

       張芷嚴肅地點點頭。而孫無忌說:「哎,依你的傷勢啊,算不錯啦。」

       「依我的傷勢?」楊正重覆一遍他的話。

       「什麼不錯啊!你頭縫了五針,兩手加起來還縫了七針啊!」張芷心疼地說。

       楊正訝異地盯著包紮起來的手背,沒想到屋頂崩塌的瞬間,就給他帶來了昏迷和十二針的傷口。

       「還剩下幾天?」楊正問的是上頭交辦的期限。

       「唉!」孫無忌大嘆了一口氣,手指比個「二」。

       「這麼快」楊正不過是說話大聲一點,頭頂的傷口就隱隱作痛。剛醒來的他,神智還有些恍惚。一時之間,因疼痛的關係,話也說不下去。

       「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孫無忌激動地叫嚷著,拳頭不停捶落另一手掌心上。「今年我們倆都犯太歲啦!不行不行,我現在就去幫你安一下太歲!我自己也安一下好了!」

       孫無忌起身,正要扭頭離去,就被張芷的話給打斷動作。

       「年前就幫你們都安上了。」張芷好氣又好笑地說。

       「啊!是嗎?」孫無忌止步,回過頭搔了搔眉尾。「謝謝大嫂。不知道我老婆有沒有幫我安啊?怎麼安太歲了還那麼衰啊?」他轉向楊正說:「你說我們今天是不是犯太歲犯的特別嚴重啊?是不是要再點個光明燈加持一下?」

       「等我一下,我起乩再告訴你。」楊正沒好氣地說。聲音仍舊明顯虛弱無力。「小芷,」他喚著妻子,「你幫我叫一下醫生還是護士好嗎?跟他們說我醒了,想了解一下身體狀況。」

       張芷與楊正結縭多年,自然清楚丈夫脾性。她不情願地看著他:「你想幹嘛?我不准你現在出院喔!」

       「好,我知道,」楊正溫柔哄著她,「快去吧。」

 

       張芷一步出病房,身後的孫無忌一個箭步走到門邊,探頭往走廊機警地環顧一週,確認沒有他人,將門輕輕闔上,才又走回病床邊坐下。

       倒不是他懷疑隔牆有耳,只是他多年的職業病使然。

       「你還記得你在陳府說的話嗎?你說殺手是有經驗的。」孫無忌試著幫助搭檔回想被砸昏前的經過。

       「嗯。」楊正點點頭,眼神恢復昔日的犀利。

       雖然才剛恢復意識沒幾分鐘,但楊正很快就再次進入狀況。除了頭痛以外,他覺得此刻精神比在陳府那天還好上許多。大概是因為獲得了充足的睡眠與完全的放鬆。

       「我已經請手下把重點放在連續強盜殺人犯。這個偵查方向對嗎?」孫無忌詢問。

       「算對吧。」

       「哎,你講話別這樣龜龜毛毛的行不行?要嘛就對,要嘛就不對,什麼叫『算對吧』?」孫無忌又補充一句:「你快一點,我們時間不多了!」

       「如果只鎖定連續強盜殺人犯,那範圍就太小了。無忌,把我接下來的話記下來吧。」

       「好!」孫無忌動作熟練地從外套內側口袋裡拿出比掌心還小的冊子,再從襯衫口袋中掏出筆來。

       「殺手不久前從事過低薪、勞力密集的工作。臂力驚人,必須時常以雙臂做揮砍的動作,對砍取目標物的技巧十分熟練。」楊正頓了頓,有些口乾舌燥。

       正專心速寫的孫無忌聽見聲音中斷,抬頭看見楊正伸手想去拿水壺。便立即起身為其倒滿水杯,放在他手中,才又坐回去。

       「謝謝。」楊正喝了口水,繼續說:「性情兇猛、果斷、大膽,對於見血可能不畏懼。現在可能無業,無其他援助的話,容易為高額報酬鋌而走險。」

       話一說完,楊正又舉起水杯喝水。孫無忌見他沒有要再接著說,便先提出自己的疑惑。

       「這麼說,像是那些屠夫、農夫、樵夫,都有可能?」

       「對,」楊正放下水杯,回答他,「還有採藥人、礦工等等。他們平時慣用的工具不一定是刀,也有可能是斧頭、登山鎬、鐮刀之類的。」

       「可是,那也還是要有前科或犯罪經驗吧!沒有的話,真有可能犯下這件大案嗎?如果我們將手中的名單,再以這些特點過濾,範圍應該可以縮小許多。這樣不就也能更快找到嫌疑犯嗎?」

       楊正知道孫無忌容易在既有的思維裡打轉,被原先的假想給侷限,所以耐心地向他解釋。

       「殺手不一定是在逃的連續強盜犯、殺人犯。他甚至可能沒有任何前科。這個案子不同以往,我不要你和你底下的人有任何先入為主的假設。只要符合我剛才說的這些背景的人,通通都要列管。」

       「那規模可是很大的啊。」孫無忌質疑地說。

       楊正平靜地說:「一點也不會。我們再加一些條件下去。無忌,你想想,殺手在殺了人之後,會做什麼?」

       「唔」孫無忌身子往後傾,想了一會便說:「逃亡?對,我們可以先跟幾個線民聯絡,確認一下案發之後,是否有人偷渡出海或逃亡到其他縣市。如果找到可疑的傢伙,我們就搜查他們家,還有限制他們和家人的行動

       「要逃早逃了,」楊正失笑道,「現在才想到這點不會太遲嗎?」

       「啊對!」孫無忌拳頭猛地捶至另一手掌心上。「太晚才想到了!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啊

       「是拿酬勞。」楊正直接點出答案。

       「對!」孫無忌拍一下大腿。「沒錯!所以只要查一查這些符合對象的銀行帳戶,看看最近有沒有來路不明的巨額款項,就可以

       「你忘了,」楊正打斷他的話,「這些背景出身的人觀念相對比較保守。入袋為安,他們不會那麼信任銀行,會傾向收實體的報酬,把它藏在家裡。再說,不論是存入帳戶還是轉帳都比較容易找到匯款人,就算中間經過一層又一層的白手套,幕後主使者也不會輕易使用這類的方式付款。」

       「這樣就麻煩了。」孫無忌表情很傷腦筋的樣子。

       「那倒未必。付款本身也是門學問。」楊正提醒他。

       「你是說,如果給的都是大鈔,這樣背景出身的人就容易因出手都拿大鈔,引人側目?」

       「對,」楊正點點頭,補充說:「如果面額太小,那體積又會太大,不論是藏在家裡,還是帶著逃亡就很不方便了。所以給個等價的東西讓對方兌現是最方便又最自然的。」

       「對對對,像是古董、珠寶、金條!」

       「沒錯,最有可能的就是金條。可以不用一次就全部換現金。不管放多久都能保值。」

       「好,就先從銀樓、當鋪開始查起!」孫無忌神情興奮,像是中了刮刮樂,又忍不住貪心地想將贏回來的彩金再全部下注賭一把。「再來點提示吧兄弟!」

       楊正苦笑,他實在想不到別的線索了。

       張芷領著護士進來,打斷兩人的討論。

       「快去吧,別跟我討價還價,」楊正說,「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孫無忌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看到張芷射來的譴責視線,又把話給吞了回去。那無聲的怨懟,像是在說自己是什麼無惡不作的大壞蛋。

       他只好摸摸鼻子,低頭快速步出病房。

 

----------------------------------

 

       護士與稍後進來的值班醫生向楊正說明身體狀況。不過要出院至少要等到明天一早,主治大夫親自確認、簽署同意才行。

       「楊先生,」值班醫生說:「你的術後狀況還不錯,不過我們還是建議你留在醫院安心養病幾天,這樣我們也比較好觀察。畢竟傷到頭部非同小可,請你理解。」

       「我是檢察官,兇手現在都還逍遙法外,我實在沒有心情安心養病。」楊正苦笑道。

       「至少要等燒退吧。」值班醫生轉向張芷說:「盡量讓他好好休息吧。太過操勞的話,對傷口的痊癒是沒有幫助的。」

       「好,我知道。謝謝你們。」張芷由衷地說。

 

       待醫護人員離去之後,張芷見丈夫仍若有所思的樣子,便說:「放心吧,有雷公孫照看著呢。」

       「唉,但願如此」楊正內心沒來由地感到不安。

       「再多休息一會吧。」她扶他躺下,體貼地為他拉上棉被。

       幸虧楊正頭部的傷口主要在髮際線到頭頂這段,若是在後腦勺的話,連平躺都會是個問題。

       他當然知道自己應該多休息,只是滿腦子都是這宗案子。這一時半會,想停也停不下來。

       他雖然可以把最可疑、最有可能的殺手背景、身份羅列出來。然後祈禱老天開眼,這些線索就足以順利擒兇。

       但另一方面,他心中也有個疑問。

       只要經過訓練,又具備適當的工具,人的確能徒手斬首他人。但兇案現場那把刀是絕對不可能的。既然如此,為什麼殺手不直接扔下手中真正作案的工具,而要丟下似是而非的大刀栽贓給陳若梅?

       就算殺手能找到好了,那幕後主使人呢?只怕這案子就算再給一個月也無法完全破案了。

       話又說回來,他與孫無忌經手過的案子,僅管拚盡全力也無法每件都能水落石出;最終未破的懸案也絕非屈指可數。

       他捫心自問:既然如此,我為何會如此心神不寧?

       楊正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正坐著削蘋果的妻子。

       「小芷,我有件事要麻煩你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21

斷頭案

022

小環

023

陳府

024

說詞一

025

說詞二

026

除夕夜

027

主僕

028

逮捕之前

029

更多疑問

030

年夜飯

 

031

殺手

032

眉目

033

無形的手

034

薄暮

035

引線

036

夜幕

037

白色

038

孤注一擲

039

解詞

040

疑雲重重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