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仙.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十一點四十二分,剛下班的我,總算趕到了捷運大安站。

衝到月台上,聽到捷運正發出逼逼作響的警示聲,我提著公事包,連忙快步踏進末節車廂中。

下一秒,在另一陣提醒聲中,車門緩緩關閉,捷運啟動。

 

住在步調快速、生活緊湊的台北,我只不過是這個社會中的小小血汗螺絲釘。

除了看得到另個世界的朋友以外,不論是工作還是個人本身,都平凡到不能再更平凡。

 

幸好時間已經晚了,車廂裡人雖不少,但還有幾個空位。我剛挑了個位子坐定,睏意立即向我襲來。

估計到我住的東湖站還要二、三十分鐘,便打算先來打個盹。

才剛閉上眼睛沒兩秒,有個念頭閃過腦海:不對啊!那白白的是什麼東西啊?

我再張開眼睛,就看到有隻小白狗端端正正地坐在對面一排座位的最左邊!而且那雙碧綠的眼睛還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牠的口鼻瘦瘦尖尖的,有個粉嫩的小鼻,黑眼球很小,眼神純真之中,又帶有一點邪魅。

 

我尋思道:這狗怎麼長得不太對啊?

 

「哈哈笨蛋!我是狐狸精啊!」祂咧嘴衝著我笑,眼睛瞇成兩條弧線。

「狐狸精!」我大吃一驚,不小心脫口而出。

「罵誰啊你!」坐祂右邊的高挑女子怒視著我。

車廂內的其他乘客也都聞聲抬頭或轉頭看向我,一副期待什麼鄉土劇情節的樣子。

「對不起、對不起,」我面色尷尬,「我不是在說你。」

「這排就坐我一個,不是說我,你說鬼啊!」那名女子更生氣了。

「我是在跟你旁邊這隻白狐狸講話。」我慌忙解釋道。一時之間忘記可能只有自己看得到。

「呿!神經病!」坐我旁邊的阿婆罵道。

那女子突然站起身,瞪了我一眼,趁靠站的時候,走出去換到前面的車廂。

      「你好好玩啊!」這個小狐仙歪頭打量著我,綠幽幽的眼睛發著光。

這次我注意到,祂並沒有開口,但我就是能聽到祂的聲音。稚嫩的像個小孩。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問道。

話一出我就後悔了,這下身旁的乘客都紛紛起身移到比較遠的位子,有一半的人也跟剛才那位高挑的女子一樣,在靠站時走到月台,換到別節車廂。

「神經病!你加班加瘋了吧!」旁邊的阿婆在起身之前,還不忘罵我一句。

我目送他們的背影,有點委屈,心裡埋怨:就算我真的是神經病,你們也不用走啊!又不會傳染!

「這下我們可以好好講話了。」小狐仙說

我忽地茅塞頓開,心裡直道:說得也是啊!這麼一想,我真是太負面了!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在短暫的一輩子中遇到狐仙?既然我遇到了,自然要好好把握才是!

也不怕剩下幾位乘客側目或講閒話,我當即坐到小狐仙的旁邊,也就是剛才那名高挑女子原本坐的位子,小聲地問祂:「祢既然是狐仙,怎麼不乾脆化成人形?祢這樣出現在捷運上好奇怪!」

狐仙本尊抖了一下毛絨絨的尾巴,開口說道:「你以為我想啊!我才剛死三十幾年而已,道行還不夠呢!而且,又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看得到、聽得見!」

「這樣啊。那祢怎麼死的啊?」我好奇問道。

「我主人嫌棄我狐臭,說她再也不想養我了。然後就好幾天不餵我吃飯,我就活活餓死啦!」小狐仙雲淡風輕地說。

「太過份了吧!」我皺眉說道。「祢別太難過啊!」

「沒關係,娟娟姊姊已經幫我報仇啦!」祂爽朗地說。

「報仇!」我吃驚地頭往後一仰。「什麼東西啊!怎麼報的啊!娟娟姊姊是誰啊?也是狐狸嗎?你家人嗎?」

我不由自主地問祂一連串的問題,祂顯然沒辦法記住這麼多,只簡單回了一句:「娟娟是女鬼啊。祂生前是人。」

「啊?」

「嗯,這次想去大湖公園,也是娟娟姊姊推薦的呢!」小狐仙頓了一下,又補充說:「祂說內湖是龍首,而大湖那裡的風水又特別好,食物又多,我在那修煉比較能吸取正氣。辛亥那一帶山區陰氣盛,比較適合祂們。」

我點了點頭,附和道:「內湖在堪與學上屬『龍首』這說法,我也是從小聽到大。聽說這裡山環水繞,容易聚氣生精,龍的雙眼分別是大湖和碧湖。隨著龍的呼吸吐納,這一帶向來聚霧多風,所以又有別稱叫風穴。不過聽說雪山隧道開通之後,就形同於抽走了龍脊椎骨,所以整個風水都被破壞掉了。」

「這真是太糟糕了!」小狐仙嬌生嬌氣地喊道。「可是,我還是想去看看。」

「別灰心!」我安慰道。「說不定,大湖對祢來說還是全台北最適合修煉的地方。」接著轉移話題:「對了,祢跟那位姊姊是怎麼認識的啊?」

「我死的時候,主人把我丟在辛亥一帶的山裡。晚上我閒得無聊,四處繞繞的時候,就看到有一大區的墳墓,到處都是人類的靈魂在飄。」祂的聲音趨轉高亢,似乎很興奮:「那個時候,娟娟姊姊突然衝到我面前,把我抱得緊緊的,說我好可愛呢。後來,就是祂帶著我修煉的。咦,對了,你有看過其他狐狸嗎?我從沒看過!」

「沒有耶。」我搖搖頭。「很抱歉。祢一定也很希望能找到同類吧?」

「是啊,唉。」祂抬了抬頭。「那好吧。不過,說不定你以後也會遇到娟娟姊姊,祂也很常搭捷運呢!」

「不要、不要,我一點也不想!」我連忙說道。

一想到過去曾經見過幾位殘破身軀、陰森恐怖的前輩就覺得一片心涼。

「想不到第一次搭捷運就這麼幸運!」祂的聲音又軟又萌。「跟你說喔,這是我第一次跟活人講話呢!我好想當人啊!」

「當人有什麼好?」我忍不住抱怨:「祢看我,終日勞碌,錢也沒賺多少!累都累死了!」說完,還不忘抬頭伸展脖子,捏捏後頸。

「你沒當過畜牲,怎麼知道當人不好?」小狐仙不服氣地說。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就快到了大湖公園站,放眼望去,車廂內只剩我們兩個了。

捷運正在進站的同時,小狐仙靈巧地躍到車門前。

「我該下車了!再見,小弟弟!」祂轉頭對我說。

「呃...小弟弟...」說不出的詭異爬上我的心頭。

這個稱呼從祂嬌憨的聲音中聽來額外違和。不過想來也是,論存在時間的長度來說,祂的確是比我大。不對啊,他怎麼知道我的年齡?大概是我看起來就是小鮮肉吧,呵呵。

「再見!不過我想我們也不會再見到了啦。」我揮著手對祂說。

捷運停下,車門緩緩開啟,又是一陣提醒聲催促著乘客上、下車。

「很難說喔!搞不好幾十年以後,你會再看到我。」祂對我眨了眨綠眼,跳出車外。

我順著祂的動作跟著起身,站在車門口,望著祂的身影。

「到時候,你一定認不出我!」聲音聽起來有點驕傲。

祂沒有回頭,踏起碎步離開。沒想到這樣幼小的身軀,也能如此指高氣昂。

「喔?為什麼?」我問道。

祂的聲音在車門關閉前的一秒傳進我耳中。

「到那時候,我就會是大帥哥了啊!」

捷運再次啟動,往下一站葫洲站徐徐前進。

我這才意識到:原來祂是公的啊。

 

 

===================  

=====正文結束線=====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