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2小環.jpg  

 

       想來不勝唏噓。這首兒歌已經傳承了數十載,真相卻仍深處於季元四十五年的黑夜之中,始終等不到破曉之日。若不是這次吳常偶然在路上聽到這首歌謠,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洗刷當年這些受害者的冤屈。

       而今,我們手頭上都已經掌握了這麼多資料,仍無法完全破解歌詞。看來箇中深意真得要再親自走一趟陳府才有可能知道了。

       我向吳常提出了再探老梅村的想法,他也立即同意。

       「去是一定要去的。不過在此之前,至少得先問志剛,到底二、三十年前發生了什麼事,迫使所有老梅村的人大舉逃離。也許我們少的拼圖就是這一塊。」他頓了頓,又說:「我得做最壞的打算,也許當時的危機至今還存在。」

       我聽他這麼說,頭皮當即發麻,實在難以想像會是什麼樣的原由。畢竟老梅村規模龐大,各式宅院不下百戶,村民都不知道在那裡安居了幾代,怎麼可能會為了點小事遷居?若是某種緣故逼得他們不得不一夜之間倉皇逃奔,自此再不復返,那當時的情況肯定是危急、驚駭之至。

       「會不會是超級強颱啊?或是大地震、海水倒灌之類的。」我胡亂猜測道。

       他又用那種同情的眼神看著我,沉默地喝著茶。

       我一點也不感到受傷。已經習慣被志剛歧視和被他憐憫,我練就了一臉刀槍不入。只是忽然想到家裡養的狗—睫毛,便好奇起狗對於人類表情的領悟力。如果牠們能解讀這種情感,那實在很悲哀。對主人忠心耿耿的他們,為了要理解主人的指示就已經很吃力了,還要常常被心愛的主人同情。

       吳常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考。他難得耐著性子向我解釋天災不可能成立的原因。

       過去二、三十幾年來,雖然有過好幾個超級強颱,但沒有一個對東北角一帶造成直接生命威脅。另外,北部的確盤據著幅員廣大、地貌豐富的大屯火山群,而老梅村距離最近的金山斷層也僅十五公里。但是這個火山群目前處於休眠狀態,近二十萬年都沒有劇烈的火山活動,僅餘地熱形成的硫磺谷和溫泉鄉,難以造成撼動大地的變化。

       「好吧。」我兩手一攤。「那我實在想不到還能有什麼原因了。」

      

 

       志剛撥空趕過來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了。他劈頭就對剛從排練室走出來的吳常問當年斷頭案的結論。

       「冤案。」吳常篤定地說:「不論是斷頭案、叛國案,還是另外一個無臉鬼案。」

       「無臉鬼?」楊志剛奇道:「怎麼平白又多出一樁?」

       為了避免被邊緣化,成為壁紙一般的存在,我趁機發揮助手的身份,替吳常解釋一番。

       然而,志剛最感興趣的還是斷頭案。他想了一下,又問吳常:「你是不是也認為當年那個兇器很可疑?」

       「那把大刀作為栽贓和轉移注意力的工具,簡直愚蠢至極。」吳常神色泰然地說。

       「對啊,為什麼?當年楊正也是這麼說!」我問他們兩個。

       「你還記得糯米腸是學什麼出身的嗎?」志剛突然這麼問我。

       「魔術?」

       「是人因工程!笨蛋!」

       「喔對厚!」經志剛這麼一說,我才倏地想起,可是還是沒能想通。我看過那把大刀的照片,也記得那個兇器說明欄中寫的刀身尺寸和重量。「可是,那麼重、那麼大把的刀,」我邊說邊伸展雙臂比劃,「還是沒辦法將人的頭砍下嗎?」

       「你已經說到重點啦。」站在吧台前的志剛,邊說邊自己倒起茶來了。

       「啊?」

       「問題就在於刀太大、太沉了。」吳常解釋說:「按照人因工程學來看,這刀身長度對於身高不足一百九十公分以下的人來說,太長了。在揮砍的時候,臂膀會非常費力、不流暢。不論是刀身重量還是長度,一般季青島人的體型是很難操控的。」

       「喔!你的意思是說,真正的殺手是彪形大漢囉!像NBA球員那樣?」

       我猜想:被逮捕的李忠,體格在當年已算是挺拔,但照楊玄白收集到的資料來看,他身高是一百七十公分出頭,除非是長臂如猿,否則是無法提刀殺人的。

       「絕對不是。」吳常立即毫不留情地撇清。

       「喔。」

       「我認為李忠絕對是滅門案的殺手,而且知道幕後主使人是誰,不然不會被幹掉。」志剛正經地說。

       他的反應令我頗為訝異。要是平常時候,他肯定又是趁機揶揄我一番。也許是因為現在正在討論當年的大案,所以沒那個心思開我玩笑,只是嚴肅地忽視我,繼續與吳常討論。

       「斷頭案是罕見的大案,預謀犯案的殺手絕對會小心謹慎,不敢冒險。那勢必會選擇用起來順手的工具。」志剛推測道。

       「所謂順不順手,除了與持工具者的體型、體重、臂力、臂長、慣用手、慣用動作有很大的關聯。」吳常接著說。

       兩人一搭一唱,默契絕佳。我再次覺得自己多餘,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出現在這裡幹嘛。只好起身走到吧台,幫吳常和自己再添點茶水。

       「那問題來了,這李忠能卸下擒拿術,肯定不單純只是礦工。那他到底是什麼來頭?」志剛又尋思道。

       「還有,殺手不只李忠一人。」吳常接著提出問題。「根據你爸爸調查出的李忠身家檔案,他在犯案前數月曾因礦坑倒塌而一度失業,生活陷入困頓,這才一逮到機會就鋌而走險,犯下斷頭案。假設其他殺手都跟他一樣是頓失經濟來源的礦工,那他們這段期間又是怎麼謀生的?」

       這兩人的話倒是令我想起了許多事,心裡也陡生不少疑問。

       端著兩杯茶回到客廳的我,忍不住插嘴道:「其實我最想知道的是,當時開槍射死孫無忌和楊正的人是誰。真的是軍方嗎?」

       原以為這個問題一丟出,就會引來吳常和志剛一番長篇大論,殊不知這下兩人反倒沉默不語,只是看著對方乾瞪眼。看來這個問題真是把他們兩個都問倒了。

       「還是回到今天的重點吧。」吳常將話題拉回來。「找你來,就是想知道,二、三十年前,老梅村民到底是為什麼離開村子?」

       志剛凝視了吳常幾秒,才幽幽說道:「又打算進村?」

       吳常點點頭,直接了當地說:「不管你今天說不說,我都會去。」

       「我也會去!」我在一旁出聲。

       「你當進村是跨年啊!湊什麼熱鬧啊你?」志剛一臉不屑。

       「我也想幫忙啊!」我不服氣地說。

       「你能幫什麼忙?跟那些黑的像龜苓膏的東西講英文、講法文?」

       「別忘了,」吳常開口,「那片霧牆只為她而開。」

       「我當然沒忘!」志剛眼神凌厲。「你也別忘了當初答應我的話!」

       「什麼啊?」我的視線在兩人身上來回游移。

       「當然。」吳常沉著地說:「所以我必須保障她的安全。這也是為什麼今天請你來的原因。」

       「放屁!」志剛嗤笑一聲。「你怎麼保障?那種東西能怎麼防?」講到這裡,他似乎動了氣。「這幾十年來,除了你們兩個,多少通緝犯進去之後都沒再出來!難道他們事先都沒準備嗎!你們憑什麼認為自己會是例外!上次是你們走運,這次再進村,有去無回怎麼辦!」

       「天啊,越聽越可怕!哎志剛,」我扯了扯他的襯衫袖子,「你快點告訴我們當年的經過好不好?」

       吳常老神在在地說:「也許我們就是命中注定要來解這個謎團。」

       「命中注定」這四字像是風鈴叮噹作響,清脆空靈的聲音直入腦海,敲響深處的某段殘缺記憶。說不上來為什麼,我剎那間感受到心起了共鳴,但理智上卻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為何會有這股情緒波動。只覺得自己似乎忘掉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卻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吳常和志剛沒發現我陷入一陣沈思,而是繼續上演著口舌之戰。

       「命你媽!」志剛不客氣地嗆他。「你知道他們當時面對的是什麼嗎?」

       「正常人都會猜是跟那霧中仙有關。」吳常淡淡地說。

       一聽此言,被勾回注意力的我,當即瞇起了眼睛,無奈地想:這句話什麼意思?難道我不正常嗎?

       志剛愣了一下,訥訥低語說:「對」接著才恢復正常音量:「所以你看,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可以防得了那些龜苓膏?」

       「你沒把當時的來龍去脈說清楚,我無從判斷。」吳常說。

       「吼唷,快講啦,」我叫道,「別那麼婆婆媽媽的行不行?」

       沒想到我這句無心的話,會惹來志剛接下來這麼大的反應。

       「我婆婆媽媽!」志剛忽地站起身,神情激動。「天地良心!我警界第一性格小生耶!你不說這小白臉,」他指向吳常,又指回自己,「居然說我婆婆媽媽!」然後指著我。「你腦袋被車輾過了是不是!」

       由於他的反應實在太大了,就連平時牙尖嘴利的我,也頓時傻在那裡,不知該作何回答。

       志剛罵到一個段落,吳常對他說:「坐下吧。」

       吳常的脾性雖冷淡而平穩,卻天生就流露出一股領袖魅力,讓人不自覺地同意或是服從他的話。

       志剛狠狠瞪了我一眼,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坐下沙發,擺出那張臭臉。 

       「快說吧。」吳常的聲音不大,但很有威嚴。「我待會就要下樓表演了。」

       志剛像是陷入了天人交戰,一會哀聲嘆氣,一會扶額抹臉。好幾分鐘之後,才大嘆了一口氣,終於向我們娓娓道來。

       「確切是哪一年我也忘了,」他說,「總之二、三十年前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31

殺手

032

眉目

033

無形的手

034

薄暮

035

引線

036

夜幕

037

白色

038

孤注一擲

039

解詞

040

疑雲重重

 

041

盤據

042

雷斯特

043

舉杯

044

備戰

045

送行

046

再探

047

白骨

048

黑夜來臨

049

無盡的夜

050

水池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 Chun Lin
  • 天阿,我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阿阿阿阿!!
  • _
    哈哈謝謝你~~ 😘
    Flo自己也很期待耶!會盡快更新的!
    有空常來唷~~
    _

    Flo 於 2017/01/15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