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T台北捷運.jp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天空灰壓壓的一片,四週仍是陰暗朦朧。街道上,除了我以外,只有一位在寒風中辛勤掃地的清潔隊員。

      清晨冷冽的空氣撲鼻而來,六點零七分,我在第一道晨曦照耀大地之前,就早一步踏進了捷運東湖站。

      今天就是除夕了。要不是前兩天老闆不放人,我早就跟家人一起搭車回高雄,與親戚團聚了。

      為了順利搭上6:35自南港站發車的高鐵,我難得五點就從溫暖的被窩爬起來,現在都還覺得頭重腳輕、昏昏欲睡。

      到了捷運站閘門前,我取出卡刷了好幾次都刷不過,定睛一看,原來是拿成了公司員工證!

      我頓時一驚,又往褲子口袋裡又撈又找,很快又翻出了悠遊卡本尊。

      我重重吁了一口氣,心想:幸好有帶!

      又連忙環顧四週,確定沒人注意到我這窘樣,才放心刷卡入內。

 

      上了捷運後,我也不太敢闔眼,怕一鬆懈就睡過頭。雖然還很睏,但仍勉強撐起眼皮,搭到南港展覽館,再轉板南線到南港站下車。

      我沿著站內指示,前往高鐵票口。在快要出捷運站時,一位身穿士兵迷彩服的男人突然出現在我眼前,上半身完全靜止,行進的速度卻飛快。我一眨眼,他就已經穿過票口,連一秒也沒耽擱。

我睡眼惺忪地看著他一閃而過,心想:阿兵哥?喔,南港這一帶好像有營區厚...

 

      一搭上高鐵,就接到老媽的電話,問我到底有沒有趕上車。我簡單回答了幾句,跟她講預計抵達左營的時間,就掛掉電話。

隨後,我當即調整椅背高度,擺了個舒服的姿勢,就閉上雙眼,打算充份運用這不到兩小時的車程來補眠。

      「ㄟ,你也是高雄人喔?」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

      「啊!」我嚇得立刻從椅子上彈跳起來。因為在高鐵發車之前,我旁邊是沒有坐人的。

      眼前突然出現身穿迷彩服的年輕男子,我心裡嘀咕:好像是剛才那位走在我前面的人耶。

      「呃,你反應好大!」他說道,表情略顯尷尬。

      「你誰啊?」我毫不客氣地問道。

      「喔,沒有啦,」他搔了搔光頭,「我剛才聽到你講電話,想說你應該也是高雄人,所以跟你打聲招呼啦!」

      「喔...」我其實很想叫他滾,但又想說好歹也是同鄉的,這樣好像不太好意思,所以只好忍著睡意,隨便問他一句:「你高雄哪裡?」

      「前鎮。」

      「這麼巧!」我訝異地說。「我也是耶!」

      他笑得燦爛,神采奕奕地說:「太好了!同鄉、同鄉!」

      我看著他,心想:精神那麼好!唉,年輕真好!我才出社會工作沒幾年,就覺得自己老了。

      他隨即又問我:「你也是趕除夕回家嗎?」

      「對啊,」我苦笑了一下,「原本想早兩天回去的,可是一直走不開。」

      「這樣喔。」他點點頭。

      「你也是滿幸運的嘛,可以順利放假過年。」

      沒想到,他神情卻看起來比我剛才還無奈許多。

      「幸運嗎...」他若有所思地說,「沒辦法,因為我是獨子的關係,爸媽一直都滿疼我的...每年除夕都會幫我準備一副碗筷,等我回家吃飯...

      等等,他在講什麼東西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心裡納悶道。一時之間,不知該回什麼話好。

      這時,高鐵停了下來,到了板橋站。相較於南港站,這站與台北車站一樣,月台上都有不少人在等候。

      大概都是跟我們一樣要返鄉過年吧?我猜想。

      阿兵哥嘆了口氣,幽幽地說:「唉,要不是因為突然發病,我也...算了,不講了。」

      這阿兵哥抬頭對我淡淡笑了笑,嘴角很勉強地上勾。

      他的反應讓我心裡有些詫異:怎麼話說到一半就不講了?這小子年紀輕輕的,怎麼說話起來好像挺多感慨的樣子?

      縱使滿腹疑問,我也不好意思開口多問。

      幾秒之後,一名中年男子走到我這排,視線瞄了窗上的座位號一眼,便將手中的行李袋放到上方的置物架,差點撞到阿兵哥。

      阿兵哥動作敏捷地閃過身,看了對方一眼,便對我說:「我該走了。」

      我對他點點頭,揮了揮手。

      「很高興認識你!」他客氣地說。

      接著,對我笑了笑,竟突然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我錯愕不已,過了整整一秒,才突然跳起身,害旁邊這位甫坐定的乘客也跟著嚇了一跳。

      我先跟他說聲不好意思,便急忙走到走道上,環顧車廂各處,卻再也沒看到那位阿兵哥。

      當下心緒混亂,也顧不得身旁乘客的狐疑目光,滿腦子都在回想剛才發生的事。回到座位後,我的睡意早已不見蹤影。

      想起方才出南港捷運站時,那阿兵哥走在我前面出閘門時的畫面。陡然想到:如果他當時有刷卡出站,怎麼會沒有停頓一下,驗票機也沒有「嗶」一聲呢?根本是直接穿過去了吧!難怪啊!

      恍然大悟的同時,不免感到萬分惆悵,沒想到過年團圓這麼理所當然又例行性的事,對於有些人來說,卻怎麼都沒辦法做到了。

      不知道那位阿兵哥的爸媽知不知道,祂其實每年除夕都有回家吃年夜飯的,他們並不孤單。

      這麼一想,往年三姑丈和二嬸嬸一直問我:「什麼時候交女朋友?」、「年終領多少?」、「有沒有百萬年薪?」、「什麼時候買房?」這類的問題,也沒那麼討厭了。

      至少我被那些問題砲轟之後,還能在牌桌上狠狠削他們一圈!

精神稍微振奮了些,我握拳心想:鄉親父老們,我來了!

 

===================  

=====正文結束線=====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