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3逢.jpg  

 

詭異的是,若是警察進村,結果就大不相同了。其實不單單只是義民組團,當年更曾有無數警隊前仆後繼地進村搜索。然而當霧散去之後,於濱海公路另一頭山邊眺望的人們,便發現村內田埂上出現了為數眾多的屍體!

有些屍體尚稱完好,肩上還連著頭顱、身上還掛著淺色警服碎布;有些則像是被一群瘋狗拉扯、啃咬過,成了殘缺不全的肉塊。

大夥初時瞧見也懞了,誰也不清楚是發生什麼事。等到次數一多,這便開始傳出風聲,說什麼,「警察進村都死的特別慘」、「老梅村會吃警察」芸芸。

至於為什麼警察踏入濃霧之後,會遭遇如此猛烈的攻擊,自然也沒人說的上來。

不過,不論那些警察是否全數因公罹難,他們的家屬都未曾再得到音訊。在各界的追問之下,警政署也不好再派人進村調查,只得請中央特別撥了一筆專款,以豐厚的撫恤金作為因公殉職的補償,才總算勉強化解了這場風波,堵住了悠悠眾口。

從此以後,這一帶警局的不成文規定又多一條,老梅村成為警界人士不願涉入也不願多提的禁區。

 

      志剛沉重地講完這段往事,而潔弟也甫從廁所走出。她往客廳一望,便見到吳常兩眼發光,神情有些癡迷地說:「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潔弟一臉疑惑,當下心裡直道:又在那邊發什麼神經病!

 

 

夾在兩道濃密的霧牆之中,空氣隨即轉為陰涼,我反倒覺得舒適許多。

「不對啊,」我走了幾分鐘之後,才想到吳常的一身打扮,立即扶著重如水缸的頭盔,回頭問他:「為什麼你還是穿得這麼做作啊?」

他與平常一樣,仍穿著一件白襯衫、淺色休閒西裝外套、駝色卡其褲和棕色皮鞋,而他的防彈背心則再次被納在外套表布與內裡中間。雖然背上的大背包看來有些突兀,但怎麼說也比我的有型多了。相較之下,我站在他旁邊看起來就像是某個低俗劇裡的諧星角色。

      「個人品味。」吳常正經地說。

      「他媽的,我就沒品味啊!」我怒急攻心,當即解開頭盔的扣環,奮力把頭盔往他身上砸去。

      吳常異常的大手一抬,便單手抓住朝他飛來的頭盔。

      「重死人了啦!沒事要我揹這個、穿那個的!」我罵道。

「你智商低,反應慢,完全沒有任何自保的能力,當然需要多點裝備防護。」

「又說我智商低!」

我氣的抬腳要踩吳常時,他也正要將頭盔戴回我頭上,我直覺扭身閃躲,一個重心不穩,馬上就側身摔入白霧之中。

眼前一片白茫茫,三道黑影忽地現身其中,一副見獵心喜地在空中晃悠了兩下,便同時往我這飛快衝來!

我驚呼一聲,因背包有些沉,一下子爬不起身。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還來不及張口喊救命,身子便被快速地往後抽去、抱起,而霧中仙接連撞上了無形的牆,含恨地與我隔空對望!

也許只差那麼半秒,我就真的要歸西了!

死亡是如此的接近,我驚惶到不自覺冒起冷汗。待我定了定神,才發現自己已重新站起身,處在無霧的窄道之間。

霧中仙仍心有不甘似地在霧牆外徘徊,祂們的神情皆異,分別是絕望、驚懼和獰笑,望之令人毛骨聳然,我恐怕永生難忘。

吳常趁我嚇得發愣時,將頭盔牢牢戴在我頭上,還不忘扣上扣環。

「走吧。」他喚回我的注意力。

      我拍了拍胸脯,喘了兩口氣,才又重新踏步前進。

 

      片刻之後,我們來到直行的盡頭,無霧的窄道朝右拐彎了。

上次進村找吳常的時候,我只有前進到這裡,再往前恐怕便是無人知曉的領域。

      我停下腳步,回頭告訴吳常當時的猜測;我們前面走過的大路,兩旁應該都是曾為良田的荒地,但從這裡開始,朝右走去,可能就進到較密集的四合院聚落了。

      「這不是很明顯嗎?」吳常冷冷地說,「對比3D模型和我們目前前進的距離,就可以推論出來,不是嗎?」

      「好啦好啦,當我沒說。」

我們繼續踏著石磚道前進的同時,我也注意到吳常從外套內袋中抽出魔術棒,似乎是想將之當作防身的工具。但是跟他給我的M9刺刀比起來,這魔術棒的攻擊力還不如一把兒童用的安全剪刀。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裡的霧牆雖未比前方更濃,卻像是有生命一樣,隨著我們的步伐,在兩旁跟著流動、翻騰!

在霧牆薄散處,後方的民居時不時地若隱若現。即使這幾處四合院只顯露那麼短短一秒,便隨即再度被霧牆所遮掩,我們還是能在那一眼中,窺見房舍的面貌。它們與村前那些斷垣殘壁迥異,房屋外觀弔詭地完整;𥑮硓石牆漆白似雪、燒磚瓦赤紅如血,木質的門扉窗櫺看來更是離奇的堅實,就連門上貼著的春聯都仍舊如斯,完全看不出距離廢村那年已歷經二十多年的風霜。

此等場景若是換在別處也許還有理可循,但在四季如春的季青島北海岸,房舍終年都受海風、酸雨侵蝕,豈有不破敗之理。

我原本猜想,是迷霧裡的世界與外界完全隔離,裡頭沒有風雨,也沒有空氣,所以屋況才能長年不化,始終維持這般不自然的狀態。可是仔細回想起來,如果只是窄道內的空氣正常,而霧中有異,那麼我剛才摔進霧時,就不可能呼吸如此順暢了。所以問題應該也不是出自於空氣含量。

吳常只消看一眼,便好似看透一切。

「原來如此。」他神色豁然開朗。

「什麼?」

「還記得志剛說的嗎?」

「你這樣講,誰知道你在說哪一句啊!」

「他說,二十多年前,當村民逃出來以後,就不再有聲音從這裡傳出了。」

「喔,」我腦袋裡浮現一個念頭,「你是說,霧裡面的時間凍結了?」

「不是。」

「唉就沒一次猜中的!」我苦惱地說:「那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你仔細看。」吳常的視線朝向其中一戶人家。

我順著他的角度望過去,定眼細瞧才發現,那戶的門、窗都是半敞開的,裡頭漆黑不見底,顯得陰森恐怖。詭異的是,往外開的木頭窗扉突然無來由地左右微微搖晃了兩下!

我渾身發毛,害怕地瑟縮到吳常身後,只探出頭來胡亂張望。照理來說,如果那裡有什麼幽魂的話,那我應該會看到才對。但放眼望去,也就只有那些霧中仙四處飄蕩。

「好可怕,你叫我看那裡幹嘛啊!」我莫名地放低音量,也不知道是怕被誰聽到。

「你看到那窗戶在晃了吧。」吳常指向那窗戶,鎮定地說。

「當然!嚇死人了!」我幾乎是在用氣音講話。覺得他這樣亂比好像不太好,會犯什麼忌諱,立刻把他手又拉下來。

吳常也沒異議,自顧自地繼續說:「那就證明霧裡的世界不是靜止的。」

「那又怎樣?」我拉著他,想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們繼續走啦!」

吳常紋風不動,繼續佇足沉吟:「我認為,霧裡的時空是侷限在某段時間區間的。譬如說,不停往復上演二十年前那晚的景象。」

他的想法轉移了我的注意力與恐懼,我也開始跟著思考起來。

「照你這麼說,如果我們離開了這條窄道,走進霧裡,」我試著依他的邏輯推測下去,「那當時空恰巧還原到某個起始點時,我們會消失嗎?」

「試看看才知道。」吳常像是就在等我問這句話一般,興致勃勃地往霧牆外頭邁步。「你在這等我。」

「啊!」我趕緊抓住他的手臂。「等一下啊!」

照理來說,待在窄道裡應該是很安全才對,可是我實在是不敢一個人在老梅村裡的任何一處啊。

我忍住抱住他大腿、求他別拋下我的衝動,強裝鎮定地說:「我們先用糖果試試吧!」邊說邊急忙隨便從背心口袋掏出一顆糖果,往霧牆裡扔去。

那顆粉紅色的糖果在空中畫出一道拋物線,落在石磚上,又跳動了幾下,發出接連清脆的輕響,才止住了勢。

吳常同意我的作法,接著與我一起盯著那顆草莓口味的糖果。

五秒之後,我開始有點不耐煩地問道:「該不會要等上一整天吧?」

「一分鐘、一小時、一天、一週,都有可能。」吳常氣定神閒地說。

「不會吧!」我抱怨道。「一週也太久了吧!」

「這只是猜測。」

「早知道就帶漫畫來看了!」

四週環境雖然昏暗,但我有頭燈和手電筒,兩者加起來看上一天的漫畫都不是問題。

我邊碎念邊盤腿坐下。迷霧這一帶唯一的好處就是沒有什麼雜草、蟲蟻。

我又從背心口袋裡拿出了一小袋餅乾來吃,吳常則是彷彿定格般地守著那顆草莓糖果。

我知道這是他的習慣,只要思考或觀察起一件事物,便會像是與希臘神話中的女妖—梅杜莎對到眼似的,瞬間石化。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41

盤據

042

雷斯特

043

舉杯

044

備戰

045

送行

046

再探

047

白骨

048

黑夜來臨

049

無盡的夜

050

水池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