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1.jpeg  

 

隨之映入眼中的不是吳常,而是一道青石影壁,上頭刻有八仙過海圖。兩旁牆面則延續宅院外牆的樣式,同樣以烏石磚砌,不過高度稍低了些。

吳常在出發前,曾比對過老梅村3D模型與楊正當年留下的紀錄,向我與志剛大抵說過這宅院的建築結構,所以我對院內的格局能一眼便了然於心。

不過,我舉世無雙的方向感在這時尚且還派不上用場,因為面對影壁的左邊屏門已經被開啟,正門戶大開的等著我入內。

從玄關處看進去,便能將狹長的外院一覽而盡,倒座房與長牆依然聳立,外院的結構與六十年前相比,變化不大。

而此時吳常正身處在外院之內,面對著通往二院的垂花門,定格般聞風不動。

我見院子裡頭沒什麼異樣,方才滿心的驚惶也瞬間消緩了許多。經過這一個早上的折騰,不知道是已經麻木了,還是因為心理素質稍有提升,方能在這短短幾秒內恢復鎮定。

我看著他,心下只疑惑道:不知道又在思考什麼!

遂跨過屏門門檻,走到吳常跟前。而他似乎也察覺到我的到來,臉微微側向我一些,雙眼仍直勾勾地盯著垂花門內,看得目不轉睛,神情很是痴迷。

我注意到他兩手垂在大腿外側,早把手電筒關了,便心生好奇:這裡面烏漆抹黑的,他不開手電筒是能看到什麼?

我正要開口問他,便突然聽到一陣稚嫩、銀鈴般的嘻笑聲!

「嘻嘻嘻

一股寒氣竄上背脊,我立即通體發涼,心裡恐慌地直叫不妙:來了!果然!我就知道這裡面有鬼!

我下意識地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吳常連忙抬手遮住我的頭燈光線,但來不及了!也許是因為燈光,也許是因為我的尖叫聲,二院裡頭,散亂破舊的課桌椅之中,無數通體慘白、面容凹陷、死氣沈沈的孩子停下正在嬉戲玩耍的動作,正將頭轉過來,張著漆黑如墨的眼窩朝著我看!

身手俐落的吳常將我頭盔上的燈光關閉。這時我才發現,府內其實並非黑暗的伸手不見五指,而是有著微弱的光線,來源正是二院內無數滿天飛舞的螢火蟲。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方才吳常會這麼急著喚我來了;這何止不對勁!這孤兒院根本就是靈骨塔啊!

萬幸的是,那些孩童貌似對我們並不感興趣,像是出於好奇地盯著我看沒幾秒,便又拾起剛才中斷的遊戲,這會正在嘻嘻哈哈地彼此打鬧。

「你看到了什麼?」吳常問道。

「小孩」我驚魂未定地說,「好多、好多小孩

「我有聽到聲音,也看到幾張桌椅在移動。」

「你看不到祂們嗎?」我疑惑地轉向他。「不是只要在霧裡,你們就也能看得到鬼魂嗎?」

「潔弟,這裡沒有霧。」吳常又說:「你冷靜點。」

「啊?」我四處張望,這才意會過來;進到府內之後,霧氣徹底消散,週遭景象看來都非常清晰。

「府外這些迷霧和黑影,」吳常琢磨道,「應該就是為了守住這個宅院。」

若真是如此,那吳常當初的猜測便成立了。他之前曾說,惡鬼橫行只是幌子,怕人進來尋訪才是真正的目的。

但是,如此處心積慮做這些事的人究竟是誰?他又如何有這個能耐來施法佈下如此狠毒的迷陣呢?

就在我滿腹疑問的同時,又突然想到一點,當即詢問吳常:「既然沒有霧,那這裡的時空也就不會再重置了?」

「對,」吳常若有所思地看著院內點點幽光,低聲說道,「但也正因如此,這裡永遠處於夜晚之中,沒有盡頭。」

「那麼這些孩子,」我再次望向眼前無數相貌驚悚卻又舉止純真的亡魂,感到震驚又同情,「永遠也等不到天亮了

「會的,因為我來了。」吳常理所當然地說,反應沒有半分遲疑和謙遜。

Lumière。」我立即想到吳常法文名字的涵義正是「光亮」。此刻難得沒有心情吐槽他,只是衷心希望他能成功。

 

越是年紀小的孩子,反應往往越出人意表、難以預測。生前是如此,死後更是如此。我曾聽聞不少養小鬼的人士,不久之後反遭小鬼吞噬而晚景悲涼,甚或死狀淒慘,自然知其箇中厲害。

為了怕驚動到院內那些孩子,我動作不敢太大,只敢身子前傾,稍微探頭往垂花門內張望。

二院中央曬穀場上方,由好幾根細支架縱橫交錯撐起的天棚。要不是因為身處於如此幽黑又詭異的陳府之內,看到那傳統紅藍白相間的防水布,還以為底下是在辦桌吃喜酒咧。

之前就是因為這天棚遮掩的關係,所以吳常的空拍機看不到曬穀場的全貌,現在終於得以一見廬山真面目。

這裡桌椅數量非常多,全部坐滿少說也有六十幾個座位,更別提還有可能收容學齡前的幼童。

一想到這所孤兒院裡至少有六十幾個孩童的魂魄,我又是凜然一驚;眼前的鬼魂雖多,但絕對不到三十個啊!那其他一半跑哪去了?

想到這裡,我不免又回頭四處張望,深怕祂們會突然從身邊出現,或是早已經偷偷跟在我後面。確認沒有其他身影之後,神經兮兮的我才敢放心,再次將視線轉回二院之內。

在一片幽微冷光之中,我注意到座位排列是有方向性的。雖然有不少桌椅已經損毀、塌陷,或像是被人撞得東倒西歪、散逸各處,但是除了南方;也就是面對我們這方以外,其他桌椅大致看來還是分別朝向東、西、北方排列。

      而這三個方位也各自橫立一棟兩層樓高、灰色長方體的建築物,連成一個ㄇ字型,圍著曬穀場。簡陋、現代的矮房與陳府外圍古色古香、巍峨氣派的磚牆與建築風格大異其趣、格格不入,可以想見當初孤兒院創立時的拮据與艱辛。

建物外頭的白漆都已經剝落的所剩無幾,裸露出底下的混凝土牆胚。我想這三棟大概是學生宿舍吧。

朝向曬穀場的那面牆,除了各自掛著一個大型老舊木框黑板,便是上下兩排玻璃窗,與建築物頭尾兩處鏽蝕嚴重的鐵門。如此看來,這個曬穀場應該是粗分作三間教室一起使用的。不知道是依孩童的年紀分,還是依學科。

就在我借螢火蟲的微光觀察二院之際,白目的吳常倒是沒有太多顧忌,大步一邁,跨過門檻,直接進入垂花門內。

我當即看見二院內無數活潑亂跳的幼童再次停下動作,轉頭朝他看去!

祂們血淚淋漓的眼框中雖空無一物,無法傳遞眼神,但面無表情的臉孔卻是如此陰森,絕非剛才那般單純的好奇,反倒流露出一股防備與不懷好意,看的我後頸寒毛直豎!

突然之間,十幾個年紀約莫五、六歲的孩子如鳥獸散般,一溜煙地竄進就近的矮房裡頭。

剩下十幾個較大的孩子,頭面向著我們,開始此起彼落地隱沒在黑夜之中。當祂們再次浮現時,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也縮短了!

「祂」我嚇得差點魂不附體,口吃了起來,「祂們過來了!」

「在哪裡?」吳常問道。

「到處都是啊!」我又懼又慌,緊張到都破了音。

鬼魂行進方式雖然各不相同,但卻有個共通點;都是跳躍性的。

我不知道吳常清不清楚,所以快速地跟他講個大概。他就算事前不知道,依他的腦袋一定也能馬上聽懂這其中規律。

怪就怪在,猶如初生之犢的他,好像就是沒察覺到這其中隱含的危險可能,此刻仍神態自若、不為所動地杵在迴廊上四處察看。

「快走、快走啦!」我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頻頻喊道。

吳常置若罔聞地看向北方矮房的位置,沒有半點懼色。

這些孩子們像是閃爍的螢火蟲似地一隱一現,離我們越來越近!

「你傻啦!快跑啊!」我使勁地想把吳常往外院這邊拉。

偏偏他不知是太著迷於眼前的景象,還是又沈浸在思考的泡泡裡,身體穩如泰山似地不可動搖。

「啊啊啊啊啊—」我失聲大叫,心臟都快要跳出來。

一眨眼,七、八個孩子已晃到跟前,緩緩欺身向我們傾靠過來。一股冰冷的寒氣撲到身上,拉著吳常手臂的我,反而閉上嘴,不敢再輕舉妄動,緊張的連氣都不敢喘一下,只能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當即按奈住轉身逃跑的衝動,開始絞盡腦汁尋找解套的方法:小鬼小鬼養小鬼那些通靈、算命的怎麼養小鬼?

祂們腳不著地,懸浮在空中,張著深邃的眼洞,臉貼的離吳常極近,頭不時左右、上下晃動,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在試探他。

吳常大概是因為什麼都看不到,才不覺得怕。我可是快被嚇破膽,心裡瘋狂尖叫道:這群死小孩怎麼他媽的這麼恐怖啊!

越來越多的小孩朝我們靠近,我在沈重的壓力之下,突然福至心靈,生出一計。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41

盤據

042

雷斯特

043

舉杯

044

備戰

045

送行

046

再探

047

白骨

048

黑夜來臨

049

無盡的夜

050

水池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