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8逮捕之前.jpg  

 

當下心急如焚,想道:管他的!先賭他一把再說!

我連忙將吳常的背包打開,撈出一包糖果,粗魯地將包裝扯開來,衝到他身前,將裡頭的糖果胡亂往孩子們的方向灑去!

一時之間,只見幾十顆可樂口味的硬糖好似天女散花一般,在空中繽紛開來。

離奇的是,沒有一顆落在地上!每一顆都在空中消失了!

「沒有落地聲。」我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地面,知道這招奏效了。

「有趣,太有趣了!」身後的吳常驚奇地說。

冷汗直流的我,聽他這麼說,真的很想痛扁他一頓!剛才就應該跳起來狠狠給他一記手刀,把他劈暈再拖走的!

「好甜喔。」一個小男孩說道。

我朝祂看去,那空蕩帶血的眼窩還是很嚇人,但原本凹陷的臉頰,現在有一邊鼓了起來,反而有一種衝突的可愛感。

      旁邊一個綁兩條長長辮子的小女孩,聽祂這麼一說,便將手中的糖果送入口中。

「嗯。」祂似乎也很滿意這個味道,臉轉向我,甜滋滋地說:「謝謝。」

「我也想吃。」空氣中傳來另一個尖細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哀怨。

是另一個小女孩,祂的身材更為嬌小,留著妹妹頭的齊瀏海。也許因為怨氣的關係,神情有些猙獰,看起來額外恐怖。

我留意到祂沒有雙臂,只能將可樂糖頂在頭上。雖然很害怕,還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情,硬著頭皮,伸出顫抖的手將祂頭上的糖果拿到祂嘴前。

祂也不排斥,張嘴便吞了下去。幾秒後,便點點頭說:「你們不是壞人。」神情十分嚴肅、正經,像是在宣佈什麼政令一樣。

「當然不是!」雙辮子的女孩指著吳常說:「哪有壞人那麼帥!一定是什麼大明星!」

嗯,很好,看來吳常老少通吃啊!我心想。

「嗯,祂們不是。」剛才那個小男孩附和地說。

「咦?不對啊,祢怎麼知道他帥不帥?」我這時才想到弔詭之處,便問紮辮子的女孩:「祢們又沒有眼睛!」

「看得到啊,」小男孩回答,「那些壞人以為我們看不到就認不出他們了。可是就算沒有眼睛,我們還是看得到喔。」

我聽祂這麼說,一顆心當即往下沉:「難道說

吳常雖看不見祂們,但卻聽得到大家聲音,便回應我:「應該是被刻意挖去眼珠。」

「啊!」我驚呼一聲。

心下五味雜陳,又震驚又疑惑:到底是哪個該死的畜牲對小孩子做這樣慘忍的事!

「是啊。」剛才跟我道謝的長辮子女孩憂傷地說:「那個時候真的好痛喔

我心中的怒火瞬時高漲,將所有恐懼燃的連灰燼都不剩:操他媽的居然是在小孩還活著的時候,生刨出他們的眼睛!簡直天理不容,人神共憤!

那長辮子女孩瑟縮了一下,說:「阿姨你的氣焰變得好高、好嚇人!」

「什麼阿姨!叫我姊姊!」我反射性地罵道。這點原則還是要守住的!

人情緒激動時,氣場會變得比較強大。舉凡感動、狂喜、暴怒等等。而氣場突然改變之時,週遭的靈體也能感受到這股波動。

其他孩子們也紛紛出現在我們週圍,帶頭的幾個孩子將可樂糖分給祂們吃。此時我已不如方才那般懼怕。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我挺胸對祂們說道,「祢們吃了姊姊我的糖果,就要乖乖的,不能亂傷人啊!」

「咯咯咯—」

「嘻嘻嘻—」

雙眼空洞的孩子們又此起彼落地發出毛骨悚然的尖笑,聲聲聽的我頭皮發麻,雙手發顫:幹嘛笑成這樣!好可怕啊!

就在這一念之際,孩子們又再次隱沒了。這次祂們沒有再出現,不知道跑到哪去。

我心裡嘆道:這樣到底是答不答應啊?唉,小孩好失控、好難預測啊。

「走了?」吳常又補了句:「突然沒有祂們的聲音。」

「嗯。」我點點頭,心裡仍有疑問:不知道祂們是被誰挖去眼珠,又是被誰殺害的?為什麼要殺死這些孩子呢?

吳常一刻也不願耽擱,逕自往迴廊的左邊走去。

「你去哪?」我追在他後頭問道。

「還記得水池的方位嗎?」吳常頭也不回地給我暗示。

我這才想到,我們現在身處四合院的南方,那麼左手邊就是西南方,也就是楊正當年所說的五鬼之地。

朝那個方向望去,我的心霎時一個咯噔,如石子墜入湖底,我們擔心的事發生了:水池果真被打掉了!

即便尚未走近,光站在垂花門口,就能看到二院的西南角已不見當年雅致禪意的亭台水榭,而是一排簡陋的木造低矮平房。看來水池這條線索也中斷了。

我有些怯生生地跟著吳常越過欄杆、走下迴廊,來到院子的西南方,方能看清楚平房的面貌。

只見昔日的水池已被改建成L型的長排平房,而最靠近垂花門的那邊,則有一小座手壓式汲水器,上頭已長滿了暗紅色鐵鏽,幫浦週圍散落著幾個小竹筒。

吳常彎腰觀察起這其貌不揚的老式抽水機,說道:「應該有十五到二十五年。」

也就是說,這台手壓式抽水機應是直到孤兒院建立之後才另外設置的。

而平房則被劃分成十間狹窄的隔間。其深棕色外觀如同曬榖場上的課桌椅,不過近處看來更為粗糙不平。木板都爛得差不多了,嚴重蛀蝕腐爛之處,還有大量的碎柴堆在土地上,彷彿輕輕一碰都會令其化作齏粉。

每間隔間都帶著與外牆相同的木門,上頭有著一細扁的薄薄鐵片充當把手,看起來相當克難。有幾道門板完全閉闔,有幾道則呈半開狀態,可從中看出其內側門鎖是最簡單的金屬門閂樣式。這門除非由內閂上,否則一定會往外敞開。

越是靠近越能聞到空氣瀰漫著的一股臭味。不知道是從哪間隔間散發出來的。味道像是歷久不通風的霉味,又混合了其餘腐敗的酸臭。

我看著那幾扇關起來的門,覺得很是詭異,心中又不禁發起毛來,忖度著:不知道又是哪個死小孩躲在這隔間裡頭?不然,門沒鎖怎麼會關起來?這味道該不會是祂們的屍體吧?老天爺啊!

吳常從懷裡抽出魔術棒,輕輕將半開的門頂開。與他只隔一步之遙的我,見他的表情無異,料想應當無危險,便走到他身旁,按下頭盔的按鈕,開啟頭燈。

剎那間,滿室生光。除了地板以外,裡頭天花板和三面牆都是剛才從外頭看到的木板內側,在燈光下顯出原木的黯淡色彩;地板則是由尋常紅磚砌建而成,看來比四週罩著的薄木片牢固許多。

地板的中央露出一個長方型洞口。我這才茅塞頓開:原來這股惡臭的主要來源就是屎尿味!這一排隔間都是廁所!

這味道雖然跟許多熱門觀光景點的公共廁所相比,還不到腥騷嗆鼻,但也足夠令我稱奇:這都二十年了,味道還沒完全散去!

我捏著鼻子,伸手進去想找個沖水閥沖水,讓氣味可以多少散掉一些。沒想到,這一探頭進去,才發現裡面根本沒有沖水閥或水箱!

想來也是,這廁所簡陋到只挖了一個坑,連最普通的陶瓷蹲式馬桶都沒有,屬於古早式茅房,再加上當時建孤兒院極度缺乏資金,實在不該以現在的角度來強求它。所以我的手懸在空中兩秒,又默默地縮了回來。

由於味道實在不太討喜,在吳常打開其他廁所隔間察看時,我轉過頭,面向院子等他。反正他也有手電筒,沒有我的頭燈,照明也不成問題。

與此同時,我心裡也出了些疑問。按照吳常目前手上的資料來看,早在一甲子前,陳府便不如當時的民風一般將茅廁設在屋外,而是率先採用西式沖水廁所,將之設在各個廂房和正廳兩側的耳室之內;就連親戚來訪住的倒座房和僕人們住的裙房,也都在裡頭角落設有獨立廁所。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再另外在院子的角落蓋一排廁所呢?

我將心中的疑問拋給吳常,他似乎沒有很認真在聽,想也不想地便回道:「也許是廁所間數不夠。直接利用原本水池的排水系統改成廁所,還能省去重拉管線的費用和困擾。」

「可是這廁所也沒有沖水功能啊!那些屎尿該不會還要人工去清吧?」我光是想到古早的挑糞方式,就覺得胃不太舒服。

「斷層關係,老梅村的地形奇特,越靠近海邊,岩岸地勢反倒較高,行成懸崖一般陡峭的山壁。」吳常解釋道:「水池在興建時,已是牽引院外農田間的灌溉渠道注入,再經人工渠道向下流出海。後續建廁所時,只要挖通便坑底部,匯入這條渠道,再用少量的水,就能將排泄物排出孤兒院。」

我這才反應過來;那些在手壓式汲水幫浦旁邊的小竹筒,是用來蓄水沖茅廁的。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41

盤據

042

雷斯特

043

舉杯

044

備戰

045

送行

046

再探

047

白骨

048

黑夜來臨

049

無盡的夜

050

水池

 

051

木蘭詩

052

老鐵門

053

血跡

054

血潭

055

裙房

056

將進酒

057

不速之客

058

後廂房

059

屍堆

060

鬼遮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