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詩.png  

 

「原來是這樣啊。咦不對啊!這不是重點啦!」我著急道:「那現在怎麼辦?水池這條線斷了!我們還能找什麼線索?」

也許是這些吳常都已事先料到,此時反應不如我這般慌張,只是雙手於背後交疊,淡淡說了句:「四處看看。」

我看他老神在在地轉身往曬穀場西面的課桌椅晃悠過去,心裡直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遂小跑步跟上他的步伐,忙道:「怎麼樣、怎麼樣?地上還有什麼線索嗎?」

「你覺得有可能嗎?」吳常反問我。

他沒轉過頭來看我,只是一個勁地凝視排排的桌椅。我走近以後才發現,西面的桌椅高度明顯比北面和東面都來得低,應該是給年紀相當於幼稚園小班的孩子用的。

那些桌椅不是現在普及的塑膠拼接漆鐵的桌椅,甚至不是老片中會出現的制式木頭課桌椅,而是到處拾荒來的現成板凳、舊式映像管電視機空殼、工地用的大型線圈架,或是利用撿來的廢棄物再行拼釘在一塊的桌椅,難怪看起來亂糟糟的,令人眼花撩亂。

「為什麼不可能?」我走到一顆廢棄輪胎旁,坐下稍稍歇腳。「把這些桌椅都搬開不就好了嗎?」

「孫無忌和楊正當年來案發現場調查時,環境就已經遭到嚴重破壞。現在時隔六十年,連地磚都被挖走了,還能保留什麼跡證?」吳常冷眼看著我。

我一聽,當即低頭往地上瞧,驚道:「我以為以前的曬穀場就是這種地耶!」

「普通人家自然是如此。稍微寬裕的還會上層水泥、鋪上灰磚。陳府上下則是鋪有青斗石地磚,就連外牆一帶也不例外。」吳常指著黑板的正下方,挑眉說道:「在特殊方位的地磚還有對應天上星斗的雕刻或者是家徽。」

我調整一下頭燈光束,聚焦到吳常所指之處,只見地板上的確還留有一塊刻有梅花的青石磚,花瓣週圍尚且妝點如意紋。整塊地磚突起於土地之上,一旦注意到,便覺其份外顯眼。

我雙腳不住地將厚厚塵土往兩旁撥開,底下果然露出水泥地,還能見到幾道交錯的突起線痕,應是舊時地磚與地磚之間的間隙。

當下心生疑惑,便問他:「奇怪,這地磚好好的,為什麼要挖啊?」

「變賣吧。」吳常猜測道。

「天啊」我錯愕地嘆道。

沒想到當年小環為了經營這座孤兒院,居然窮到連地磚都得刨起來賣!

「這個小環到底是哪裡有病啊!」我環顧眼前簡陋寒碜的教室,不勝唏噓地說:「都已經窮成這樣了,還開什麼孤兒院!」

吳常沒搭理我,舉起手電筒檢視著面前的黑板。我出於好奇,又再次調整頭燈光線,光圈發散到幾乎能涵蓋黑板的八成面積。

黑板木框幾乎快散了架,板溝卻清的乾淨,沒什麼粉筆灰。黑板左邊是五列橫排的注音符號,右邊則是簡單的拼寫練習。像是「ㄋㄧㄣˊㄏㄠˇ」、「ㄗㄠˇ  ㄢ」、「ㄒ一ㄝˋ  ㄒ一ㄝˋ」等日常問候語。

單就桌椅高度和黑板內容看起來,這一區確實像是教幼稚園小班的孩子啊。

當我研究完黑板,才赫然驚覺吳常已經站在北面的黑板前研究!也不知道他人是什麼時候跑到那去的!

      我起身追上前,來到吳常身邊。這區黑板上頭充滿許多幾何圖形和數學公式,我粗略掃過一眼,主要是梯形面積的公式原理和應用。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已經是小學的教材了。

「沒想到陳若梅當年還教過陳小環數學啊。」我說。

「也未必是她教的,」吳常傾身研究著黑板上的題目,「有可能是小環識字之後自修的,或是其他聘用的老師負責教數學。」

      「你怎麼知道?」

吳常嘆了一口氣,回頭指了指東、西兩面的桌椅:「如果只有小環一個人教書,那還需要分三區教室嗎?」再指著他面前的黑板題目:「而且這筆跡很顯然跟剛才的黑板不同。」

「喔!」經他這麼一說,我也好奇地順著他的食指往黑板看去。只是我怎麼看都看不出所以然,總覺得字體看起來都頗為端正,便歪著頭對他說:「有嗎?我看不太出來耶。」

他冷冷地低頭看了我一眼,一聲不吭地站直身體,又往東面的桌椅走去。

我聳聳肩,跟在他屁股後面來到最後一張黑板面前。這次不用他提醒,我也能看出這黑板上的字跡與前面兩位有所不同;相較之下,這上頭的詩歌看來,字體凌亂之中又帶有一絲娟秀,彷彿是在匆忙的情況下揮筆而書的。

當我的頭燈掃過黑板的片刻,吳常突然臉湊近黑板,像是快要親上去一樣。

「潔弟,」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詩,「光線聚焦到第一行。」

你明明自己也有手電筒,是不會自己照喔!

我心裡納悶,但還是照做:「喔。」

此時吳常整張臉都要貼上黑板了,樣子看來有些滑稽,而且屁股還滿翹的。可是見他神色嚴肅,我也不好意思笑出聲,只好抿嘴憋笑。

「果然啊」吳常琢磨道,「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小環?」

「啊?」我茫然地看著他。

這沒頭沒腦的,吳常為什麼突然迸出「小環」二字呢?難道祂的幽魂也來湊熱鬧了?

這麼一想,便四處察看,看了半天卻一無所獲。

「怎麼突然提到『小環』啊?」我看向他,邊問邊暫時將頭燈關閉,以免光線太刺眼,讓他感到不適。「我沒看到祂啊!」

吳常的指尖輕輕敲擊長詩的首行處,黑板瞬時咔咔作響。

我再次頭跟著湊上前去,打開頭燈,看個仔細。

上頭寫著: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這首『木蘭詩』怎麼了嗎?」我不明所以地問他。「不就是一首長篇樂府詩嗎?」

木蘭詩雖稱為敘事詩,但實為中國古代北朝時期的樂府民歌,內容歌頌巾幗英雄—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的傳奇故事。

「你說呢?」吳常瞥了我一眼。

「呃這種時候就不需要訓練我獨立思考的能力了吧!」我推託著。

「答案很明顯。」吳常又指了指詩句,試圖提點我。

「呃」我實在不知道他到底指的是什麼,便胡亂猜測道,「是沒寫完嗎?黑板上只有木蘭詩的前面一小段。」

「也許這點也是。不過還有更明顯的。」吳常面色轉冷,開始有點不耐煩。

「嗯」我努力思考到眉頭都糾結在一塊了。此時突然一個念頭乍現。「啊!木蘭詩不是小學教材嘛!是國中才學到的!」能想出這一點,我不禁志得意滿地拍了一下黑板。

沒想到黑板左邊立即傾落,墜至地面發出「碰」一聲低響,在寂靜的內院裡聽來份外響亮,好似隱約還有回聲!

剎那間揚起不少灰塵,吳常一見便伸出長臂把我拉開,可是我還是被撲上一臉灰,立即咳嗽連連;他倒是看來沒什麼大礙。

我雙手揮了揮,止住了咳後,定睛一看,原來是黑板上方左邊的掛勾斷了,右邊苦苦撐著的勾環此刻也是搖搖欲墜。

吳常蹙眉瞪著我看。我自知闖禍,當即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啊,沒想到這黑板這麼不牢固

「吼~~」幾個小孩的聲音赫然自頭頂冒出,聽起來滿滿的幸災樂禍。

我朝聲音方向抬起頭來,只見東面長房的二樓窗戶上,浮出約莫七、八位小鬼的臉,有些頭顱還穿過緊閉的玻璃窗扉,看起來非常駭目嚇人。

「你完蛋了!」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小女孩指著我,笑著說。

「要被老師打屁股了!」一個臉明顯燒毀的小男孩叫道。

真不知道小環收容祢們幹嘛!一點都不可愛!我壞心地想道。

接著,我赫然一驚,心想:不對啊!哪來的老師!該不會也長這鬼樣子吧!

樓上那些死小孩自然是入不了吳常的眼,他無視祂們笑鬧的聲音,指著詩詞,口吻如常地對我說:「你看這裡,」他的指節輕敲著第一行長詩的下緣,「發現什麼沒有?仔細看。」

我學他方才那般湊在黑板前,瞇著眼盯著那行字,心裡默念著: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

幾秒之後,才在強烈光束的照耀下發現,第二句的「機杼」二字顏色特別深,筆劃也較生硬,想必撰寫者當時在寫這兩字時,特別用力。

「咦,這個『機杼』」我手指著他方才食指落下的位置。

吳常閉上眼,長嘆一聲,說道:「終於。」

如果不是吳常再三提醒,就算我再經過黑板一百次,也不會注意到這字裡行間的玄機。只是猜到謎底之後,我還是不知道那代表了什麼。於是我接著問:「那這裡的『機杼』是什麼意思啊?」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41

盤據

042

雷斯特

043

舉杯

044

備戰

045

送行

046

再探

047

白骨

048

黑夜來臨

049

無盡的夜

050

水池

 

051

木蘭詩

052

老鐵門

053

血跡

054

血潭

055

裙房

056

將進酒

057

不速之客

058

後廂房

059

屍堆

060

鬼遮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