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dormitory.png  

 

初時見到如墨般漆黑的階梯時,便心下疑惑:哪有臺階黑的這麼不均勻的?

待我看到樓梯側面,那灰色混凝土上一道道溢出的黑線時,才赫然驚覺:臺階本來不是這個顏色,是被血流淌染成紅色,再隨時間氧化轉黑!

「真有趣。」吳常望著階梯,神情有些滿足地嘆道。

喂,可以不要露出那麼著迷的表情嗎!真不知道是喜歡上你哪一點!我既錯愕又反感地想道。

「在這裡等我。」吳常對我說。

他泰然地邁開長腿,率先踏上樓梯。臺階上的淤血之多,即便已過了二十幾年,仍還沒完全乾涸。他每抬腳往前踩上一階,原本落腳的地方就會留下鮮明的腳印凹痕,看得我觸目驚心。

我再次嚥了嚥口水,環顧陰暗濕冷的四週一圈。雖然目前看似沒什麼危險,但我還是沒勇氣落單,只好也跟著他上樓。

「等等我啊。」我慌亂追上,冷不防踩到黏搭搭的血漬,真的覺得既噁心又可怕。

我惴惴不安跟著吳常走到兩層樓中間的樓梯平台,轉一百八十度角,再爬上樓。當我走完全部的階梯,踏上二樓,望向眼前景象的剎那,僅存的一點渺茫希望也隨之殞落了。

二樓是完全打通的開放式宿舍,寢室只能用「一片狼藉」四個字來形容。四排上下舖直直延伸至大樓的另一頭。經過二十幾年的洗禮,鐵製床架和木櫃都已經脆化的差不多了,而床鋪上的棉被和床墊也多半氧化成碎片,說不一定一碰就散。

即便時間倒流到二十幾年前,這宿舍老舊寒酸的陳設也在在顯露物資匱乏與貧窮。天花板裸露的水管走線、歪斜的窗框,床鋪四週堆滿的雜物,散發著淡淡惡臭,更顯破敗髒亂,環境頂多比橋下蝸居的流浪漢還好上一些、更具規模而已。

這層樓的味道加劇,血腥之中又摻雜著霉味,捏住鼻子也無法完全抵擋。

放眼望去,牆上、地上是更多的彈孔、彈殼和噴濺血跡,不少床單和雜物被一灘灘如今早已乾涸的血泊給浸染成一片黑。

我看得當即冷汗直流,覺得四週空氣越來越冷,直入心坎。接著,我毫無防備地踩進地上一窪黏糊糊的膏狀,低頭一看竟是大量的血在地板凹陷不平處匯聚成了褐黑色的血潭!

 

我感到一陣暈眩,開始不停地乾嘔,難受地想道:如果不是所有的孩童都慘遭滅口,那也死得差不多了吧!

我努力集中精神,盡可能地墊腳大跨步踩出那灘血。也許是因為我作噁連連,吳常也不催促我前行,只是舉起手電筒,面不改色地沿著排排床位中間的走道,一人深入寢室內探察個仔細,留我自己撐扶著樓梯口的欄杆,平復情緒。

待我稍稍鎮定後才意識到,舉目所及,這層樓也一樣沒有半具屍體。而且剛才在外頭的時候,明明抬頭還有看到七、八個童魂從二樓窗戶探出頭來,其中包括大虎、小虎,怎麼現在上樓之後,反而連祂們也不見蹤跡了呢?

就在我疑惑的當下,突然見到手電筒的光線聚焦在距離我不到十米的地上,看來吳常已經從走道底端折返回來了。

我迎向前去的同時,小虎和另外兩個鬼魂也再次出現。祂們跟著吳常的腳步前來:小虎繞著他飄來飛去;另一個看來約莫十二、十三歲、平頭的男孩,撐著沒有雙腿的身軀,忽隱忽現地穿梭在走道與床鋪上;還有一個看來與小虎同年,頂多五歲的長髮女孩則盤腿坐在吳常肩膀上,笑得燦爛,那張的開開的嘴完全沒有牙齒,看來陰森詭異!

「停停停!不要過來!」雖然我與吳常還有一大段距離,我還是緊張地當即伸出雙手要他止步。「你知道你身邊跟來了什麼嗎!」

「三個幼小的鬼魂,二男一女。」吳常面色不改,鎮定地指著自己說道:「而且有一隻在我肩膀上。」

「那你怎麼不害怕!」我錯愕道。

「有什麼好怕的?」吳常有些疑惑。「我們是來幫助祂們找出真相和兇手的,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我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跟他這種對鬼神無任何懼意的人形容這種原生的害怕。就算我從小看祂們長大,就算祂們沒對我做什麼,光是出現在我週遭就足以讓我恐慌了。

「我偏要過來!」小虎疾衝至我面前,欠扁地搖擺著屁股,對我吐舌頭。「咧~~~

「小虎,別鬧!」平頭男孩出言喝止祂。雖然眼眶中也空無一物。講話口氣卻沉穩、成熟許多,應該是個懂事的孩子。

好險祂的口水不是實體,不然我真的會開扁。不過也好在祂調皮的性子,我煩躁的情緒才得以暫時壓過恐懼。當祂轉過來背對我搖屁股的時候,我迅速拿出背心口袋裡的打火機,點火燒祂屁股。

「哎唷!」祂瞬間竄的老高,頭部直衝出天花板。

「下次再這麼沒禮貌你試試看!」我面帶得意,又有些威嚇地說。

吳常的眼睛閃爍,一臉對火能燒到幽魂這件事感到十分有趣。我跟他解釋:之前曾聽老師父說過,自然界中,能量或能產生波形的東西,都可以對幽魂、執念、陰間和混沌七域產生影響,舉凡火、電、光、聲音、震動等。所以我剛才才用這招來反擊小虎。

而由於以前曾跟他說過我與老道、老師父的一些過往,所以他自然也知道他們的存在,甚至還曾請我幫忙引薦給老師父認識。但弔詭的是,老師父看了他的八字命格之後,只說了句「陰陽不相犯」,便請我代為婉拒。之後我再怎麼纏著老師父追問,他都說天機不可洩漏,令我納悶不已。

「走吧。這層的線索有限。」吳常說道。

我忍著噁心感,一邊跟著吳常和三個小鬼下樓,一邊問他:「寢室裡面有找到什麼線索嗎?」

「沒有,不過裡頭有更多的鬼魂。雖然我看不到祂們,但有聽到祂們小聲討論要躲在哪裡。」吳常回我。

也太不小心了吧!這樣很容易被壞人發現的啊!我心裡驚道。

「我原本也躲在櫃子後面喔!」他肩膀上的長髮小妹妹說。「可是一看到出現的人是白馬王子,我就決定要嫁給他了!」

因為吳常本人沒吭聲,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只是在心裡想著:排隊吧祢!再說人家根本沒答應啊!祢現在坐在人家肩膀上根本是強制中獎嘛!

此時我們走出階梯對面的鐵門,回到陳府庭院東側。我回頭一望,這扇鐵門門板的中央圖案也與這棟其他兩扇不同,是象徵福氣的蝙蝠。

吳常抬頭掃過西側與北側的灰牆長房,輕聲說道:「告訴我,這兩棟裡面是什麼?」

「這棟,」平頭男孩指著面對的西側大樓說,「一樓是洗澡的地方,二樓跟我們這的二樓一樣,都是宿舍。也都是大孩子照顧小孩子。」

我看著祂的上半截身軀末端像是陷進水泥地裡,心想:祢還是照顧好祢自己吧。

「右邊這棟,」祂指向北側的長房,「其實我也只有進去過幾次,裡頭一樓是老師們辦公的地方,二樓好像是會客室的樣子。」

「其他地方呢?」吳常又問。

「這棟再後面是老師和阿姨住的宿舍。」平頭男孩怕我們不知道阿姨是誰,又補充說:「阿姨專門幫忙打掃、煮飯,還有幫忙老師照顧小嬰兒。對了,五歲以下的小孩都跟老師他們一起住。」

「這裡的孩子年紀從嬰兒到像你這樣十二、十三歲的年紀嗎?」吳常問道。

「嗯,十三歲。我就是這裡年紀最大的。」平頭男孩有些驕傲地說。

「那祢們全都被殺死了?沒有人活下來嗎?」吳常突然冷不防問道。語調之平淡、直接,令人傻眼。

「唉」早熟的平頭男孩長嘆一口氣,面容哀傷又有些幽怨,「我也希望不過當我們在院子裡見到大家,就知道沒有人躲過一劫了

「什麼!那小環呢?不對,我是說祢們的院長呢?」我著急地問道。

「她不見了。」平頭男孩蹙眉,神情看起來有些迷惘。「最後看到她的嘉嘉老師說,祂親眼看見她被槍斃,倒在地上。再接下來,祂自己也被子彈打中。可是,我們找遍了所有地方,就是沒找到院長。沒人知道祂跑去哪,也沒人看到祂的屍體。」

「並不是所有地方吧,」吳常插話,「祢們應該離不開孤兒院吧。」

「對!你怎麼知道!」平頭男孩眉毛上揚,狀似驚訝地說:「我們曾經想過用各種方式出去,可是都失敗了!不是牆沒辦法被破壞,就是門都打不開!我們也曾試過往上飛,可是一超過屋頂,很快就會被一股吸力給吸回地面,根本掙脫不開!我們被困住了!」祂的語調轉為懇求。「所以我看到祢們來,就希望祢們能帶我們出去,讓我們自由!」

「那還用說嗎!當然要啊!」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感到熱血在體內沸騰。

「哇好強的氣場啊。」平頭男孩先是用手做出遮擋陽光的動作,再以雙手撐起身軀往後退了些。

吳常冷眼瞥了我一眼,一副「就憑你也敢說這句話」的樣子,對祂說:「盡力吧。」接著又問道:「祢有看見殺手長什麼樣子嗎?」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51

木蘭詩

052

老鐵門

053

血跡

054

血潭

055

裙房

056

將進酒

057

不速之客

058

後廂房

059

屍堆

060

鬼遮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