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江子翠站.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有個民間說法:鬼妻發大財,鬼夫買棺材。也就是說,若是妻子死去,那麼祂會幫助丈夫發財。但如果是丈夫亡故,那麼就有可能會拖著在世的妻子共赴黃泉。是以民間傳說,有些想賺錢想瘋的男人,便願意娶生前素不相識的鬼妻入門助長財運;卻沒聽過有哪個女人為了發財而強嫁陌生單身男鬼的。

      小時候聽大家這樣講覺得恐怖,長大之後便覺得荒謬至極,一點也不可信。很多女人在丈夫身亡之後,還不是堅強地活下去、繼續過日子嗎?

     直到之前遇到的這件事,才知道凡事終要回歸到因果二字...

 

=================== 

 

      晚上十點多,我踩著輕快的步伐,邊輕聲哼著歌,邊走進捷運江子翠站。

      剛吃飽的我,心滿意足地想著:今晚吃的這鍋沙蝦粥實在入味,點了好幾道熱炒也都滿好吃的!雖然這家餐廳離我家很遠,但是真的值得啊!好險有跟著同事來吃!

      才剛拿出悠遊卡,一股尿意來的又急又猛,令我連站都站不直,偏偏這站的廁所又剛好在我對面,只好一邊與我的小夥伴精神喊話,一邊拚命憋住尿意往廁所全力快走。好險這時間捷運站人不多,不然讓大家看我一個大男人走路這麼內八也太害羞了吧。

      我遠遠就注意到一位穿著一身黑、臉蛋姣好、身材纖細的女人從對面的出口樓梯走下,緩緩往女廁方向前進。我注意到她絕對不是因為我好色啊,是因為她的穿著和走路姿勢很奇怪。

      今年冬天不太冷,她卻戴著一頂又高又厚、像鳥窩一樣的俄羅斯毛帽,還有繞著脖子一大圈、看起來超級蓬鬆的毛皮外套。走路的姿勢有點駝背,像是背了什麼很重的東西。

      我看了覺得好笑,又不敢笑出來,怕會不小心漏尿。心裡想著:拜託,你那件皮草大衣是有多重啊!

      等到她快要進女廁,一團黑壓壓的東西如羽毛般慢慢垂落地面時,我才驚覺那不是什麼毛帽,也不是皮草衣領,是個又小又乾癟、全身發黑的人!不,應該說,鬼才對!

      祂就這麼盤腿坐在女廁外面,似乎是在等候剛才那位進廁的黑衣女子。

      雖然感到詭異又嚇人,但膀胱即將自爆的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繼續邁開內八的步伐,竭盡所能地走進男廁。

      等到我走出廁所,再次看到地板上的祂時,放空的腦袋才又瞬間想起:啊對吼,剛才那個鬼嘛!祂還在等那女的喔?

      反正明天是星期六,今晚也不趕著早點回家休息,於是我刻意先走到祂背後的詢問處旁,再回過頭觀察祂。祂頭髮很亂、很長,骨瘦如柴且衣不蔽體,渾身不時散發著淡淡的黑氣。聽說這類鬼屬於死後無人超渡、祭祀的孤魂,既無香火修行、無供品充飢,也無衣服蔽體。

      我想,祂都已經作古了,還不會跟著女生進廁所,應該不會是什麼惡鬼,頂多是腦子有問題而已。就是不知道那個上廁所上很久的女人怎麼會招惹到祂、被祂纏上。

      看到一直盤坐在那邊的祂,突然覺得像是遊戲裡一直在某村口遊蕩的NPC虛擬背景角色,在等著給玩家任務或是情報。我忍不住心想:如果我過去跟祂搭話,祂會丟什麼任務出來嗎?

      抱著這種心態,我故意走到祂旁邊停下,像是在等女朋友上廁所一樣。也許是因為離祂離的很近,祂很快就察覺到我,抬頭看了我一眼。

      「喔,你看的到我?」祂的表情有些詫異,聲音低沉、粗啞,眼神滄桑又疲憊。

      「嗯。」 我見祂沒什麼惡意,便好奇問道:「祢是剛才那個女人的誰啊?」

      「你都看到啦?唉,」祂嘆道,「好吧,跟你說也行。我是她老公。」祂接著又補了一句,「應該說前夫才對。」語畢還帶有一絲像是自嘲或無奈的苦笑。

      「原來是這樣啊。」

我想,祂應該是放不下祂老婆,才這樣一直跟著她吧。雖然一直坐在別人肩膀上真的滿奇怪的...

      祂雖然長相有些抱歉,但說話態度卻很和善。是以我放膽繼續追問:「唉,我看祢說話滿溫和的,怎麼...怎麼搞成這樣啊?祢是怎麼死的啊?」

      祂沈默了好幾秒,死氣沈沈的灰臉,又蒙上一層黯然的黑霧。

      原本只是一時興起才主動接近祂,沒想到卻惹得對方不爽。我見情況不妙,知道自己說錯話,腦袋開始幻想自己被祂掐死或附身之類的畫面,不但方才那些好奇與興致都立即消退,更是越來越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剛才哪來的膽子跟祂搭話,馬上識相地跟祂道歉:「那個,真對不起,我不該問祢這個的。」

      「不,只是...」祂欲言又止,忽地騰飛起來,飄到手扶梯旁邊的護欄,坐在不鏽鋼欄杆上,愣愣看向下方的月台。

      祂看起來不像是惱怒,但此時我已被恐慌淹沒,滿腦子都想著要趕快逃離這裡,於是刷卡進站,急忙走到祂後面輕聲說道:「呃...那個,我想我還是先回家好了。不管曾經發生什麼事,都希望祢可以早點放下,不要再留戀人間了。掰掰!」

      說完,我便轉頭往旁邊的手扶梯方向走去。

      「意外。」祂突然開口。

      我一聽祂說話,便立刻回頭,腳步雖停了下來,但也沒轉身走回祂身旁。

      「那個時候...」祂望向下方的月台,「那裡還沒有月台門...

      「唉,真可憐啊。」我說。心想,祂可能是不小心摔落到鐵軌上吧!

      「沒什麼...你快回家吧。也晚了。」祂說道。

      這句話正合我意。我立刻點點頭,再跟祂說一次掰掰,便快步走下手扶梯,來到往南港方向的月台等車。

      我看跑馬燈顯示捷運還有兩分鐘才進站,便又抬頭往方才祂坐著的欄杆方向看去。但是那裡空空如也,祂已經離開了。

      我心想:大概是那個女人從廁所出來了吧?不知道她只是下來捷運站上廁所,還是也要搭捷運。如果是搭捷運的話,希望不會剛好跟我是同一車廂啊!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一個銳利到足以劃破空氣的尖叫聲響徹整個捷運站:「啊啊啊啊啊———

      我全身雞皮疙瘩地回頭往聲音方向看去,只見階梯下方倒著一個黑衣女子,頭下腳上,一動也不動的,頭部下緣開始出現暗紅色的鮮血!

      此時月台上再次傳來其他等車的乘客呼叫聲,一位站務人員也立刻從詢問處跑出來探看。他先是愣了一下,往階梯走下幾步,又往回走上幾步,像是想要先回詢問處。接著,他可能突然想到自己有佩帶對講機,所以停下來用對講機說幾句話,之後才慌忙跑下階梯,去察看那個女人的狀況。因為我與他距離太遠,所以也不知道他到底用對講機講了什麼。

      她身體俯臥在地,腳尖仍勾著階梯,脖子已摔斷、轉到後面,露出一臉驚恐的神色。

週圍的乘客本來就與她有段距離,又因她死狀駭目,一時之間更是沒人敢靠近她。

      同時,我也注意到,盤坐在她身旁,盯著她看,神情平靜的老公。

      祂似乎發現了我的目光,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我一眼,與剛才那敦厚的樣子實在相差甚遠。

      「現在,你認為,我是怎麼死的?」祂眼神充滿怨毒的說道。

 

 

===================

=====正文結束線=====

===================

【謎底】

丈夫當時是被妻子(黑衣女子)趁機絆倒,從月台摔下鐵軌,被捷運列車輾死的。

由於老婆當時借位擋住月台監視器,所以沒有確切證據可定罪。

老婆成功拿到遺產,出於心虛,怕遭人懷疑,所以丈夫去世了幾個月都還穿黑衣、假裝哀慟地守喪。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