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III不速之客2.png  

 

穿著寬鬆、暗紅上衣的雯雯初時對我們最是戒備,一旦卸下心防,很快便展現熱情而親切的本性。祂對我們露齒而笑說道:「總算有人來了!唉,你們都不知道,待在這裡度日如年,感覺都過了好久!」

「就是說啊,這裡永遠都是天黑,我們已經對時間失去概念了,」小惠推推眼鏡,「潔弟啊,現在到底是幾月幾號啊?」

「八月二號。」我想都不用想。

「啊?不可能啊!」雯雯與其他三位老師面面相覷。「那些殺手闖進來的時候,已經是八月十五了!」

「對啊!該不會已經過了一年了吧?」小惠錯愕地說。

「有那麼久嗎!」雯雯一臉不可置信。「為什麼都沒有人進來找我們?」

這句話聽起來令人煞是感傷,我實在不忍對祂們說,距離迷霧初籠老梅村,已經過了整整二十五年了。

最後還是吳常開口簡要說明外頭的劇變,祂們才在震驚與迷惘中得知事情的經過。

「反正現在誰來也沒有用!我們都死了!」阿明老師自暴自棄地說。

我仗著大夥都在,又看阿明對嘉嘉有好感,再加上祂似乎滿怕雯雯的,不敢再輕易生事,便立即反唇相譏:「祢也知道祢死了,還一直斤斤計較著薪水幹嘛?」

「話不能這麼說。我當初進孤兒院教書,就是為了要 追嘉嘉的。」阿明囁嚅道。「結果人沒追到,還要幫忙把屎把尿,最後居然一毛錢也沒拿到就先被殺死了,我實在覺得自己虧大了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你們不要誤會啊!」小惠好像怕我們因為阿明的話,而跟著誤會院長,急忙又向我們解釋孤兒院當時的狀況。而嘉嘉和雯雯也會時不時插上一、兩句補充。

據老師們所說,院裡早就超收,只有院長、四位老師和三位打雜阿姨在教育和照顧超過一百二十個孩子。不論是人力還是資源上,都遠遠超過負荷,所以才會有大孩子要幫忙看著小孩子的狀況。幸好院內的孩子們雖然有些調皮,但大抵都還算懂事,不會亂出什麼岔子。

可惜老師們所能提供關於殺手的線索與平頭男孩差不多。案發當晚,阿明老師在北棟一樓辦公室裡遭射殺;小惠和雯雯在北棟後面的後廂房宿舍中照顧小嬰兒們,等著阿姨煮完飯來接手,卻只等到殺手的子彈;嘉嘉和院長則在甬道往後院的路上遇害。不過,祂們都沒看到小虎提到的「看起來很聰明的人」。

據吳常的推測,當年的屠殺行動陣仗不小。殺手至少要二十五到三十位以上才能分頭進行,短時間內將整所孤兒院控制住。

同時,老師們也都對殺手們活挖孩子眼睛這件事感到氣憤與不解。祂們同意吳常的話,認為那些眼珠一定別有用途。

為了幫助吳常尋找其他線索、盡快釐清案發當晚的經過,雯雯決定帶我們再去看看他處。

屋外不時有小孩的嘻笑與跑步聲,所以當我跟著大家走出小環房間時,並不意外看見幾個孩子在玩鬧、追逐。看著身材幼小的祂們身上的彈孔,我感慨地想著,這些天真、樂觀的小孩似乎不為死亡的陰影所籠罩,像是這場慘無人道的屠殺從未發生一般,仍舊笑的如此開懷、過的這麼無憂無慮。

甬道連接後院的盡頭,突然從內院方向飛來幾隻螢火蟲,週圍霎時亮起冷冷的光暈。後頭追來一個身形約莫三歲的小女孩,祂背對著我,手上好像拿著什麼小東西。距離太遠,所以我也看不清楚。

當那幾隻螢火蟲各自飛升、四散,祂愣了一下,像是突然失去某個玩具,又低下頭看著自己手上的東西,再將之舉起。忽然間,祂就被許多泡泡給包圍。

我終於看懂,心想:原來是在吹泡泡啊。

祂被滿天漂浮的泡泡逗得咯咯笑,追著泡泡跑沒幾步就忽地跌倒。我忍不住驚呼一聲,小女孩彷彿聽到我的聲音,轉過頭來衝著我咧嘴而笑,卻是眼窩虛空如墨,雙頰凹陷,皮肉已腐。

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心頓時涼了半截。此等空靈的笑聲和慘不忍睹的容貌,不論看幾次都會覺得駭目。更可怕的是,祂喚起了我好幾年前的記憶!

十六歲那年,我出了一場死傷慘重的連環車禍。老師父為了救我以二十年壽命為代價,闖入時域救我。當他帶我逆行混沌、重返陽間時,經過的其中一域,便是見到這位小女孩!

當年穿梭混沌的驚險遭遇,與眼前情景如此相似,我不禁心亂如麻: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看見混沌七域的景象?難道這其中蘊藏了什麼涵義嗎?

還來不及理清頭緒,吳常便先突然開口:「潔弟。」

「啊!」我嚇得彈跳起來。

「你瞳孔放大、冒冷汗。又看到了什麼?」他問道。

「沒 沒什麼,」我拍了拍胸膛,「就看到一個吹泡泡的小女孩 很像 以前老師父帶我還魂的時候,穿過『善域』時的景象。」

「喔?」他揚起一邊眉頭,相當感興趣的樣子。

「噓!」雯雯用食指抵住嘴唇,要我們安靜。祂看向南方,眼神充滿防備。

吳常一手關掉自己的手電筒,一手切掉我的頭盔燈光。霎時週圍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我這時才注意到,甬道裡的螢火蟲早就都飛走了。

「老師!我怕!」長髮小妹撲向嘉嘉。

「天啊 那是什麼 」小惠輕聲說道,肩膀顫抖了起來,看起來既緊張又害怕。

「殺氣!」嘉嘉安撫著長髮小妹,蹙眉說道。

我聽不懂祂們在講什麼、又在怕什麼,心裡只是疑惑:為什麼雯雯要大家安靜,大家還一直講話?那我到底要不要閉嘴?還是只有鬼可以講話,生人不能講?

就在我要開口問大家時,方才在二院玩耍的雙辮小女孩突然穿過東棟的宿舍,來到甬道裡,著急地叫道:「老師老師,又有人進來了!」

「從哪裡?」雯雯急問。

「大門!」雙辮小女孩說。

「幾個?」

「嗯 」小女孩有些遲疑,「不知道啊,我看到人就馬上過來了。」

「誰來都一樣,別擋我財路!」阿明好像再次發了瘋,又回到小環房間到處翻找著可能值錢的東西。

此時雯雯似乎也沒心思理阿明了,只是問我們:「來的是你們的同伴嗎?」祂的外貌開始有些變化,但我一時之間說不上是哪裡不同。

我搖搖頭,不確定是不是志剛擔心我們,跑進來找人。

「不是,」吳常想也不想就說,「倒是有可能進來將我們兩個滅口的。」

我瞪大了眼睛,錯愕地看著他:那你反應也太平淡了吧!

「你們躲好,我去看看!」雯雯交代著。

「我也要去!」大虎鬆開牽著嘉嘉的手,跑向雯雯。

「太危險了吧!」我不小心脫口而出。

「別擔心,」雯雯牽住大虎,回頭對我爽朗一笑,「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接著兩人順著甬道向南方跑兩步,便瞬間消失在空氣之中。

「我們要躲哪?」我以氣音問道,緊張地環顧四週。

      「保險起見,你們還是分開躲吧。我跟小惠會各自在旁邊幫忙。」嘉嘉提議道。

「好,」吳常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把手槍,拉開保險,毫不遲疑地說,「事不宜遲,潔弟跟著小惠。嘉嘉,我們走。」

      我啞口無言,目送吳常和嘉嘉消失在通往東側偏門方向的路口,心想:竟然答應的這麼乾脆!根本就是看人家嘉嘉長的正嘛!你這個負心漢!咦不對啊,他怎麼看的到祂們?

      「潔弟潔弟,你怎麼又發起呆了呀!天哪!」小惠慌張地說:「快跟我來!」

我立刻回神,點點頭,跟著祂往後院方向移動。

 

===================

 

吳常果敢地往宅院南方的屏門挺進,步伐迅捷卻悄無聲息,一點也不似需要嘉嘉幫忙引導、帶路的樣子。

嘉嘉跟著他身旁以等速飄浮著,有些擔憂地說:「你確定這個方向是個好選擇?這是往大門的方向啊。過了屏門,就是大門了。」

吳常不出聲,只是點頭示意。他就是想知道來者何人。

剛才就是怕潔弟多事、瞎操心,所以刻意先繞到裙房後面的甬道。等到她轉身往後院跑去,他才開始行動。其實他的目的就是要在意外的訪客找到她之前,先一步攔截。

不論來的是誰,絕非善類。要是讓他或他們先遇到潔弟,絕對沒有好下場。不,絕對沒有活路。 吳常心想。

他來到這條甬道的盡頭,止住了勢,蹲在灶房後方的牆角,抽出一張不鏽鋼鏡面撲克牌,打算照看轉角前方的狀況時,嘉嘉壓下他的手說道:「不用那麼麻煩,我幫你看看吧。」

吳常點頭同意。

祂先是探頭張望,確認屏門之後的兩條甬道都沒人,才又來到屏門前。雖然照理來說,像潔弟那樣有陰陽眼的人是少數,大部份的人應該都看不見祂們,但為了以防萬一,謹慎如祂,還是只在門上露出雙眼睛窺探宅院的大門玄關。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51

木蘭詩

052

老鐵門

053

血跡

054

血潭

055

裙房

056

將進酒

057

不速之客

058

後廂房

059

屍堆

060

鬼遮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