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房間3.png  

 

「啊啊,怎麼辦怎麼辦啊!」小惠著急地團團轉。「剛才應該要你從後門出去的嘛!唉我們被困在裡面太久了,都忘記有門這件事了!唉都是我不好!我怎麼那麼笨啊!」

我本來就已經夠緊張的了,小惠又只會在那邊乾著急,盡說些一點屁用都沒有的鬼話,害我更是心慌意亂,腦子裡開始浮現悲慘的畫面:自己的葬禮上,爸爸、媽媽為我哭的呼天搶地;淚流滿面的奶奶難過到心肌梗塞;哥哥想起他欠了我三年的五千塊還沒還,不禁後悔又羞愧地哭暈過去;最後家屬答禮的時候只剩下家犬睫毛撐場面。更讓我不能容忍的是:志剛對著我的遺照上香時,心中冷嘲熱諷;吳常更是連上香都懶,只是好整以暇地坐在位子上低聲說些鄙視低能兒的話。

天啊,真是太沒面子了!難道要我王亦潔唾面自乾地抱著這兩個神經病的羞辱到地府報到嗎!門都沒有!

這麼一來氣,我反而覺得自己要冷靜一點,怎麼說都得掙扎一下。畢竟祂小惠死透了,我還沒死。與其窮緊張,還不如有點作為,想辦法保住自己這條小命。

只是眼下時間有限,我也來不及謀定而後動了。出於強烈的求生意志,我決定要拚他一拚!

於是竭力放慢、放輕動作地從背心口袋中各別抽出防身道具,將其牢牢拿在滿是冷汗的手中,嚴整以待。

綠色雷射光點掃到我右前方的牆上,陌生人的踏步聲一轉眼就越過玄關,來到屋子東側!

「出來吧,就別浪費我的時間了,」男人不懷好意地說,「我保證讓你一槍斃命,一點也不痛!」

你要不要乾脆叫我飲彈自盡算了!殺雞的能叫雞自己電宰嗎!殺人就殺人,還想偷懶!我心裡罵道。

原本還怕的把自己縮成一團蔥花捲饅頭,現在聽他這麼一說,我頓時惱火,馬上抬起下巴、扭頭怒視後方。

視線穿過叢叢堆疊的屍骨縫隙,落在到身後不到三步遠的地方,一雙穿著短筒軍靴的腿,正悠哉地朝我踱步而來。

「啊!」小惠摀住雙眼,放聲尖叫:「救命啊!」

孩子們對不起啦!我心裡喊道。

一隻手臂立刻伸入小山高的骨堆中,奮力朝外揮,將一堆屍體掃向來人,同時跳起身向他撲過去。

對方敏捷地往後大跳一步,避閃傾塌的枯骨,朝我射了一槍!

「碰!」鞭炮像是從遠方炸開似的聲響,在我耳際邊迴盪時,其中又包含了沉悶的吭響;那是子彈從頭盔上彈開的聲音。

我一手對著他猛按防狼噴霧器,一手拿電擊棒攻擊他,不僅模糊他的單目夜視鏡、刺痛眼睛,更是令他不自主地抖動著雙手,綠色光點霎時滿牆亂飄。

就在我打算趁機逃出後廂房的時候,小惠猛然朝他飛去,來勢洶洶,像是要將其撲倒,不讓他有機會對我開槍:「不要啊!」

豈料,祂還沒碰到男人分毫,居然自己起火燃燒了起來!

「別靠近!他有護身符!」嘉嘉突然闖進玄關,大聲喊道。

我聞言,直覺就是男人脖子上掛的黑色小布袋,想也不想,就抽出刺刀,手向上斜揮而去。男人下意識要避開,背卻剛好抵在牆上。我割斷紅繩的同時,也不小心在他下巴劃開一道血口。血液頓時濺灑出來,噴的我滿面罩的斑斑黑漬!

男人先是愣了半秒,接著急忙緊緊按住下巴,仰頭嚎叫:「啊——」

可是還是遲了!一時之間,青火沖天,小惠猶如飛蛾撲火般,半邊身子瞬間就遭無端出現的火舌給焚噬殆盡!

「啊——」祂淒厲的慘叫與陌生人的哀嚎重疊。

我被眼前過於血腥駭人的景象嚇得呆若木雞,腦袋轟地一下瞬間空白。

可能出於劇烈的痛楚和憤怒,再加上視覺暫時因防狼噴霧器的刺激而尚未完全恢復,男人一邊吼叫,一邊歇斯底里地將步槍上某個掣鈕切換,開始瘋狂地對著我掃射!

「噠噠噠噠噠——」全自動模式下的連續射擊聲,響徹整間後廂房,槍口閃光將室內照的猶如白晝。

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強烈衝擊,身體順勢往側邊摔跌進屍堆裡。先是有幾枚子彈自頭盔反彈出去,又有枚子彈打在肩頭,接著上方的屍骨全垮在我身上,成為我與那位殺紅眼的男人之間的屏障。

我剎那間幾乎喘不過氣,肩膀痛到像是骨頭被撞斷一般。要是知道穿了兩層防彈背心,中彈還會這麼痛,打死我也不跟吳常跑這趟!

當我再次張開眼睛,看見半透明的嘉嘉伏在我身上護著我,頓時心裡又感動又心有餘悸。

「匡啷!」男人身後的窗軒玻璃突然朝內爆開。

一抹熟悉的身影自千百碎片中現身,雙手勾著外頭窗框上緣,伸直的長腿朝陌生人的背部飛踢而去。

我被屍骨壓的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男人朝我這撲來!

「呃!」我瞬間覺得胸腔被撞的塌陷,差點沒岔氣、斷肋骨。

死糯米腸,要嘛不來,要嘛一來就把我胸部撞凹!我心裡哀怨道。

陌生人的反應很快,立刻閃過破窗而入的吳常下一記猛踢,拾起方才脫手的步槍。而吳常在對方將槍口瞄準自己之前,迅速變換重心,長腿以迴旋踢踹飛步槍。陌生男子趁兩人距離拉近之際,蹲低朝吳常腹部發拳,後者腰部一轉避開攻擊。

嘉嘉突然伸手從陌生人背後遮住其雙眼,令其瞬間慌了手腳,不停後退著扭動身軀:「誰!誰的手!」

他猛力地摳抓著臉,像是極力想要擺脫突如其來的鬼遮眼,卻徒勞無功。用力過度之下,一眨眼,便抓的滿臉血痕。

「我的腳還我」一陣女子哀戚的聲音在宿舍裡響起,聽起來似遠在屋外,又似近在耳邊。

「誰!誰在說話!」男人驚恐地說。

待嘉嘉手一鬆開,陌生男子感到眼週的壓力消失,立即張開眼,卻是在黑如墨水般的廂房內,看見身形燒的只剩一半的小惠,垮著肩膀,一跛一跛地緩緩朝自己走來!

「我的手還我」祂伸出完好的那隻手,半張臉也融的五官糊在一起,極為恐怖,「我的臉還我

「啊—」男子嚇得才剛叫出聲,就被嘉嘉摀住嘴巴。

同一時間,吳常一記左勾拳擊向其太陽穴,他隨之因猛力衝擊而失去意識。

吳常將他放倒之後,立刻撿起落在骨堆邊緣的步槍,並將我從屍骨中拉出。

「拿地上的符袋!」吳常對我說。

我才剛彎腰低頭尋找,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自後廂房外頭的北邊繞過廂房東側,即將轉到南邊的房門!

「快靠牆趴下!」吳常低聲催促道。

我一聽,急忙趴伏在地。身體才剛滾到牆角,就聽到正上方破窗外,有人呼吸的聲音。

我身子稍稍偏移,往側邊抬頭一看,一張戴著單目夜視鏡的陌生臉孔忽地探進窗內!

他環顧一圈,接著又縮回牆外,好像沒看到什麼異狀的樣子。

奇怪,他沒看到吳常嗎?我心裡疑惑。

隨即我也掃過屋內,跟著一驚:人咧?該不會拋下我自己跑了吧!

眼前只剩嘉嘉在角落安撫著哭泣的小惠,後者似乎還驚魂未定,只是一個勁地低頭啜泣。

只怪方才那無名火實在來的太出乎意料、太可怕了!祂肯定受了很大的驚嚇。

就在此刻,我注意到嘉嘉輕拍小惠的右手掌不見了!心下頓時疑惑,不知是否跟小惠一樣,都是被那青火給燒滅的。不免暗暗為祂們兩個抱屈:真可憐,人都死了、魂魄被困在這裡二十幾年就已經夠慘了,現在還不得安寧!這群人也沒做什麼壞事,怎麼會接連遇到這些爛人!真是倒了八輩子的大楣!

剛才那名男子倏地走到廂房門外。他才甫踏進屋內,面前便突然飛出滿天的紙牌。

就在他困惑之際,一張顏色特別暗的撲克牌從落英般的紙牌中破勢而出,直擊來者面門!

對手一見,當即機警地偏頭閃開,右邊顴骨立刻被劃出一道血痕。門扉旁突露出一隻手臂,手刀驟然斬向對手的頸側。來勢又快又猛,遭擊之人馬上腿一屈,往另一邊倒下去。

那隻手的主人掀開披著的布狀物,即時伸手抓住他,這才趕在其撞在另扇門扉之前,穩住身勢。

看來吳常身上披的東西可以隔熱,所以才令人無法透過夜視鏡看見他。

我在牆角看的眼花撩亂。一時半刻的,又是緊張又是困惑,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敢妄動。

「潔弟找符!快走!」吳常輕聲說道。

我一聽到他的話,立刻貼著地板找起那個深色的小布囊。沒兩秒就在第一個倒地的男子腳旁看到。伸手抓了,就回頭往吳常的位置掂腳大步奔躍。

 

===================

 

三組分別檢查東、西、北三棟的機動殺手,一聽到後院傳來的步槍連續響聲,便不約而同地立即走出長房來到二院。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51

木蘭詩

052

老鐵門

053

血跡

054

血潭

055

裙房

056

將進酒

057

不速之客

058

後廂房

059

屍堆

060

鬼遮眼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