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書房書桌3.jpeg  

 

由於老梅村內所有電信通訊皆中斷,無法遠端聯繫負責後院搜索的組員,所以眾人一會合,便火速協調分配支援:北棟組立即前去後院察看狀況;西棟組則須搜索既定區域和接手北棟;東棟組則須同時確認東邊兩條甬道,包括裙房。

階段性任務完成後,北棟連同守北門者,西棟通知顧西門者,東棟帶領看東門者,一同回到二院集合,再同時從大門離開。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六人完全以手勢溝通,表達方式無聲卻精確。

北棟組二人很快繞過北棟,來到建築物西面轉角。其中一人先探頭掃視一週,發現無任何異狀,這才放心走進後院,並向後方組員揮手示意「跟上」。

此時院子裡四下無聲,連個人影都沒有,彷彿剛才一陣激烈的掃射聲全是一場幻覺。

帶頭那位判斷混亂的局勢已結束,現在應沒有太大危險,便比手勢要求兵分二路:自己進屋察看,另一位組員則繞過後廂房,到後方甬道確認,順便叫上守北門的人一起撤離。

對方點頭表示同意。兩人隨即各別邁開腳步,朝不同方向前進。

 

===================

 

我正迫不及待地率先跳過門檻,往廂房外頭跑,就突然被吳常從背後給拎了回去。

「幹嘛?」我把防彈背心往下拉好。被他抓著後面領口,背心位置都跑掉了。

「來不及了,另一批過來了。」感官敏銳的吳常說。

此時也顧不得踩踢到屍骨時會發出聲響,他馬上將我拉回剛才躲藏的地方,遞給我鋁質隔熱布。

「躲好。」他說完便大步大步跨躍、走回玄關,將一個類似紙團的東西丟到地板中央,並側身站在房門西邊的窗戶旁,拿出手槍戒備,朝軒框外頭窺視。

我立刻蹲下來,將自己包得密密實實。同時,也注意到屋外南邊的方向確實傳來噠噠跫音。聽起來是兩組不同的腳步聲,其中一人應該是往廂房的西側走去;另一人則往房門走來,步伐聲越來越大。

我不安地稍微扭動身軀,想轉身過去看看玄關那有何動靜。

雯雯突然穿牆而入,前來關心我們。

「怎麼樣?孩子們都由阿姨顧著嗎?」嘉嘉忙上前問道。

「對,祢放心。」雯雯拍拍嘉嘉的肩,一轉頭見到旁邊的小惠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震驚地說:「啊!祢怎麼變成這樣?天啊!」

小惠哭的抽抽搭搭的,想開口說話,卻又忍不住再次嚎啕大哭。

「祂被護身符發出的火燒到了。」嘉嘉傷心地說。

雯雯一聽,當場勃然大怒,週身剎時亮起紅光,頭髮像是遭狂風怒捲般翻飛起來,五官開始產生變化,看起來越來越顯妖異!

以前曾聽老師父說,鬼魂散發出的顏色源自於祂們的鬼氣;白鬼冤、黑鬼怨、紅鬼厲、青鬼毒!若是遇到後面兩者,就連尋常遊魂都要腳底抹油趕緊溜了!

怪不得那個成天翻箱倒櫃找著財物的阿明那麼怕雯雯,以前搞不好就曾見祂發飆過。

我當然也怕被掃到颱風尾,可是現在想跑也來不及了,只得咬牙忍住逃生的原始衝動,期望祂冤有頭債有主,待會發威起來還有理智可以看準再下手。

待門外來者踏上門廊階梯,吳常忽地朝旁邊房門進來的玄關中央射去一張著火的紙牌,地上的紙團隨之燃起劇烈的橘黃色火焰。  

戴著夜視鏡的門外殺手正要入內,卻見裡頭突然竄起光亮的火苗,當即反射性地停下腳步,撇過頭避開強光。

同一時間,吳常趁機從窗口連開兩槍打中那人的雙手,步槍隨之「喀啦」落地。

吳常趁勢長腿一掃,那殺手頓時絆倒,跌進屋內,被眼明手快的吳常以刺刀割下護身符。

「交給祢了!」他隨手將符袋一扔,對雯雯說道。

地上那團火球燒的突然,滅的也快,轉眼間室內又再度陷入一片黑暗。那男人眨了眨眼,才剛適應週圍光線,抬頭便看見滿身閃著耀眼紅光、面色凶惡醜陋的女鬼!

若不是我從頭到尾都緊盯著玄關,此時根本認不出那紅衣厲鬼會是雯雯。祂的手指指甲倏地變得又長又利,嘴角裂至耳際之後,整張臉皮開始剝落,一顆眼球垂至下巴隨風晃蕩!

我暗自慶幸自己只看得到祂的側面,不然沒被弄死也被嚇死!

跌坐在地的殺手動都不動,只是直勾勾地看著雯雯,像是嚇呆了似的。雯雯如風一般撲向他,穿其身而過,竟連同對方魂魄都給扯了出來!

殺手錯愕地看著自己的軀體往後倒下,尚還搞不清楚狀況,魂魄便如棉絮一般,被盛怒的雯雯立刻撕成碎片,隨即灰飛湮沒,消失在眼前!

 

===================

 

另一名北棟組殺手原本已經走到廂房後方的甬道,忽然聽到槍響,不放心又折返回來,恰巧與走出廂房、低頭拾槍的吳常撞個正著。還未來得及瞄準,吳常就已先閃到門旁柱子後方。

情況瞬間轉為西部牛仔般的決鬥,決勝的關鍵拚的就是誰的槍法快、狠、準!

殺手小心翼翼地舉槍挺進,後院氣氛瞬間變得緊張,空氣彷彿就凝結在他的吸吐之間。就在距離木柱只隔一步之遙時,一道火龍般的烈焰突然朝他臉猛衝而來!

那一刻,他在流動的橘紅之間,看見火源來自一名相貌不凡的男子。

他居然對著我噴火!殺手錯愕地想道。

他下意識閃身,同樣利用柱子擋住炙熱的火舌,卻在同時感到喉嚨猛烈收緊!

殺手當下以為柱子另一頭的俊帥男子伸出另隻手臂勒住他的脖子,手肘便奮力往後頂,卻又頻頻撞入空氣。

就在此刻,那名高瘦男子突然出現在面前,冷冷地看著自己說:「果然很蠢。」

怎麼可能!那是誰在我後面!他驚慌失措地想。

他接著拚命甩動身軀,拋下槍,雙手發力想將勒住脖子的手臂給扯開時,才發現頸項週圍根本沒有東西!

「呃呃—」他邊抓著頸子,知道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了。

道道青筋順著他的脖子,爬上臉龐。豆大的汗珠頻頻滑下,浸濕他的眉毛與眼睛,視線逐漸模糊。在閉目之前,他才赫然發現戴著的護身符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掉在地上,燒成一團黑灰了

 

===================

 

吳常單肩揹起步槍,立即將倒地的殺手扛進室內,並將全部的步槍彈匣扔進屍堆之中。

有了雯雯這個強悍的隊友,我方戰力猶如神助。吳常只要摘掉這批人所配戴的護身符,那麼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止祂制裁這些闖入的殺手了。

有兩個這麼強的靠山,我以為主要危機已經解除,遂悄悄裹著隔熱布起身來到破窗邊往外窺探。

然而,一波甫平,一波又起。門外再次響起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這次聽起來不只一個人,而且腳步一致都往後廂房移動。

雖然對方應該看不到裹著隔熱布的我,但我還是不自覺地將身體大部份躲在窗框以外的地方。

吳常藏身在門軸邊,細細聆聽,立即辨別出來者有三位。

「外面來了三個人!」嘉嘉伏在門框上,緊張地回頭對吳常說道。

後者只是輕輕點頭,神色如常,看來毫不意外,動作輕巧地再次來到窗口,掏出鏡面撲克牌觀察外頭三人的行進。

「地上的東西是什麼?」其中一位身材較高的殺手,見到那團燒焦的小布囊,低聲說道。

「過去看看。」中間那位剃光頭的男子說。

原本提問那位蹲下去檢視的同時,另外兩位幾乎背對背謹慎觀察週遭,以防突襲。

而吳常先是繃緊上臂,舉起手槍,像是要趁三位低頭看護身符時開槍,但見對方防範周延,故手勢稍稍放低,情緒平和地等待下次時機。

「好像是護身符!」高個男子邊以槍管戳它邊說。

實在很想幫忙的我,便從背心口袋中拿出兩三顆糖果往院子對面的北棟投擲,希望打到大樓牆面的時候,能暫時引開他們的注意力,讓吳常有機會動手。

誰知道糖果居然雙雙拋出一道弧線,便墜落在院子中央,發出幾聲清脆的噠噠聲!

雖然糖果遠不如預期落點的位置,但至少成功吸引殺手的注意力。三人機警地同時轉頭。

果然,他們分神之際,便先後爆起三聲槍響。第一、二發分別打中兩位殺手持槍的手掌和手腕;第三發因殺手以毫秒之差反應過來,即時閃躲,而子彈僅微微擦過其臂膀。

「碰!」未中彈的殺手立即反擊,開槍射向吳常前一秒探頭出去的窗戶。

敵人的子彈瞬間越過屋內,鑿入磚牆之中。

殺手咒罵了一聲,似乎有些惱怒,馬上舉槍衝進屋內。來不及躲的我嚇得呆若木雞,動都不敢動,只能愣在那裡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好在殺手還沒發現我之前,吳常便已先發制人,高舉手上不知哪來的魔術棒,人躍下之際,猛力一揮,便擊中對方的槍桿,震得對方虎口痠麻,步槍應聲滑脫出手。吳常反手一彈,霎時從指尖射出一簇火光燒向對方胸膛。其配戴的護身符連同防彈背心一起燃燒了起來,繩索轉眼就被燒斷。符囊墜落地面之際,吳常便看也不看地閃身衝向屋外。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51

木蘭詩

052

老鐵門

053

血跡

054

血潭

055

裙房

056

將進酒

057

不速之客

058

後廂房

059

屍堆

060

鬼遮眼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