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車廂菇2.jp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有人說,夢是一種紓壓。也有人說,夢是我們現實中無法擁有卻十分嚮往的人事物。

      我一直覺得,夢代表著某些涵義,是自己將潛意識形象化後,再呈現給自己的暗示。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最近這場夢是想表達什麼。

 

===================

 

      深夜十一點多,我拖著沉重而疲憊的步伐踏進捷運車廂,一見到空位屁股便自動滑了進去,倒頭就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聽到有人在哼歌。

      「淅哩淅哩一身涼,呼呼一吹就著涼~」陌生的男人聲音低沉又雄渾,口吻卻好像很輕鬆愉快。

      「就著涼~」另一個像是小男孩般、又尖又軟的聲音跟著合音。

      是在唱什麼兒歌嗎?我疑惑地想道。

      張開朦朧的雙眼,發現自己居然不知不覺睡癱在座位上,姿勢難看就算了,還睡到口水都流出來。立即坐正,伸手胡亂擦了擦嘴巴。抬頭看向跑馬燈,剛過西門站,原來我才睡了十分鐘左右。

     由於要到南京復興站轉文湖線,我看距離轉乘站只剩四站,索性不再睡了,以免坐過頭。

      話雖這麼說,沒幾秒又開始打盹了。迷迷糊糊之中,我又再次聽到歌聲。

      「烏漆抹黑不要怕,吸收精氣別賴床~」聽起來是個歌聲溫柔的男子,語調像是在哄小孩那般。

      「別賴床~」小男孩再次合著尾音。

      我頭轉來轉去、東張西望,就是沒看到有哪個男乘客在唱歌。

      啊!會不會是從我耳機傳出來的音樂啊!

      忽然想到自己平常有戴耳機聽音樂的習慣,剛才大概太累了,連自己下意識戴上耳機都沒發覺。

      可是我印象中,手機裡的音樂都是動漫的主題曲啊,應該不會不小心下載到什麼兒歌吧?

      拿出手機檢查了一下歌單,也確實是這樣沒錯。而且我根本忘了按播放鈕,所以從剛才到現在耳機都沒聲音。

      那,這歌聲到底是哪來的?該不會是有人會腹語吧!我又狐疑地掃視過所有乘客一圈。

      「轟轟隆隆悶雷響,窩裡休息暖洋洋~」歌聲再次響起,但是這次很明顯是輪到小男孩高歌。

      「暖洋洋~」變成聲線雄渾與舒柔的男子幫忙合音。

      就在我納悶不解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左上方車廂與車廂之間連接處的其中一枚螺絲,居然開始緩緩震動!它一邊轉動一邊向下掉!

      我錯愕地心想:哇靠,再多掉幾顆螺絲,這車廂該不會就脫離了吧!難得搭松山新店線,居然會遇到這種事!

      沒想到那枚鐵灰色的螺絲釘在墜地之前,居然硬生生轉了九十度直角,螺絲尖端朝我對面那排乘客飛去的瞬間,螺絲另一頭的頂部也開始冒出火花般的粉末,簡直就像裝了噴射引擎一樣,眨眼間就穿過所有乘客的太陽穴!

      一對貌似大學生的情侶呆愣地看著對方一秒,接著女生說:「嗯?剛才講到哪了?」

      「哈,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該不會要吃銀杏補腦吧?」男生說。

      另外幾位像是如夢初醒,左右張望,不知道剛才在做什麼;有的神情疑惑,有的則面露苦惱。

      還有一些跟我剛睡醒時一樣,第一個反應就是抬頭看跑馬燈,確認現在到哪一站了。

      我看的目瞪口呆、瞬間清醒,眼睜睜地看著它飛到車廂頂端,又轉彎往我這排飛來!

      我正要起身閃避,卻突然聽到有人低吼一聲:「哎,痛啊!」

      那枚螺絲撞到我的耳機,彈開之後居然分成三截,而且沒有一截是鐵灰色的。每一截都變得比原本那枚螺絲還大,而且還各自長出五官、手腳,飄浮在空中!

      「頭好暈啊~~」最小那個大小與蘑菇差不多,但菌傘是紅底黃點、喇叭狀,方才就不斷噴灑出莫名的橘紅粉末。此刻像是暈車一般不停在空中慢慢旋轉。

      我認出祂男孩般童稚的聲音,心想:原本剛才唱歌的其中一人就是這個小紅菇啊!那另外兩個該不會就是...

      祂身旁一個體型像杏鮑菇一般的東西,橫眉豎眼地盯著我看:「你是不是看到我們啦!」

      我愣了一下,趁其他乘客沒注意時,點點頭。

      「你不要妨礙我們救人!要假裝沒看到!知道嗎!」杏鮑菇粗聲粗氣地說。聲音正是一開始主唱兒歌的那位。

      「行俠仗義~」小紅菇邊旋轉,邊舉雙手高喊。

      「對不起,讓你受驚了!」另一位藍色香菇客氣地說。身形高瘦,菌傘如片片柳葉,又如同古早那種用抹布條捆在長柄上的拖把。祂就是剛才唱兒歌中段的。

      「還不快灑粉!」杏鮑菇對小紅菇大聲喝道。

      「啊啊!粉沒了啦!」小紅菇終於停止旋轉,慌張地說。

      「快生啊!」

      「我功力不夠啦,還要再一下下!」

      「那祢剛才怎麼不喊煞車!」

      「我...我很興奮嘛!大哥祢都兇我...」小紅菇五官皺在一起,看起來有些委屈。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吧。」藍香菇溫柔地說。

      祂看起來文質彬彬,卻異常不要臉地牽著小紅菇的小手,坐在我大腿上!

      「大哥,祢也來吧。」藍香菇回頭對祂招招手。

      「這樣好嗎?」杏鮑菇聲如洪鐘,神態卻有些扭捏。「那我可就不客氣啦!」接著稍微屈膝,向上一躍便輕巧地落在我的膝蓋上。

      狀況變得這麼詭異,我一開始確實有些害怕,想著是否該盡快下車。可是,我看其他被祂們穿過腦袋的乘客看起來都沒什麼事,只是忘記方才的念頭而已,便隨即冷靜下來,對祂們只剩下滿滿的好奇。

      藍香菇問我說:「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們是什麼妖怪?」

      很明顯是菇類吧。我想。但我還是很識相地點點頭,期望祂願意跟我多講些祂們的來歷。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我們就來跟他講講過去吧。」藍香菇對杏鮑菇和小紅菇提議道。

      「好!」小紅菇雀躍地說。那雙圓滾滾的眼睛閃著光芒,看起來像小狗一樣。

      「哼,隨你!反正他等下也不會記得!」杏鮑菇雙手抱胸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

      我還來不及思索祂話中的涵義,藍香菇便先開始娓娓道來祂們的過往。說著說著,三朵神奇野菇又莫名其妙地再次合唱起來。

      祂們三位是修煉千年的野菇,一直都以兄弟相稱,互相照顧。原已成精,卻慘被惡道士奪走內丹補身,再也無望化為人型。從此決定要竭盡所能,阻止心腸歹毒的人做壞事,讓他們忘記為非作歹的念頭。

     大哥杏鮑菇負責鑽洞,當祂穿過乘客頭部的時候,那人思考便會暫停。

      「而我負責補漆。」二哥藍香菇解釋道。當祂的菌傘掃過杏鮑菇鑿出的傷口,菌絲便會立即將其填補起來,讓人完全察覺不出異樣。

      等等,祢要補的是腦漿吧!我心裡詫異地想。

      接著藍香菇又解釋,可愛的么弟小紅菇負責灑忘情粉,也就是孢子粉,讓人徹底遺忘當下心中思考的事情。

      若是有乘客俱陰陽眼,發現祂們的蹤跡,小紅菇也會馬上對其噴灑忘情粉,令對方立刻忘記眼前所見。

      簡直就是經典科幻電影MIB星際戰警中的洗腦器啊!我心想。

      「要不是遇到那個臭道士,我們早就成為世界上最強的工匠了!」杏鮑菇憤怒地吼道。「那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夢想啊!」

      「工匠!」小紅菇激動地握緊小小的拳頭,跟著嚷道。     

      「哼,真是越想越不甘心!原本連人名都想好了!我要叫喬菇!」杏鮑菇雙臂爆起青筋。

      「江菇。」藍香菇指著自己。

      「三菇!」小紅菇馬上又興奮地跳起來歡呼。

      好難聽啊...我忍不住皺眉心想。

      「跟祢說了多少遍了,沒有人姓『三』的!」杏鮑菇罵道。

      「可是可是,我不姓『三』的話,大家怎麼知道我們是巧匠三兄弟呢?」小紅菇急著辯駁。

      那祢們取同姓不就好了嗎?我無奈地想道。

      「對了,」我拿出手機,摀住嘴巴,假裝在講電話,實則問祂們,「剛才真的有人想做壞事嗎?是誰啊?」

      「當然!你看,最後面那個戴帽子的男人,」杏鮑菇指著對面座位最右邊的男子說道,「他原本想要摸旁邊女人的大腿!」

      「那個長髮女人原本要偷拿隔壁睡著的媽媽,外套口袋裡的皮夾!」藍香菇補充。

      「壞壞!」小紅菇生氣地插腰、皺起眉頭。

      「還有那穿西裝的男人已經結婚了,卻突然想約女同事出來喝酒,看看能不能有機會共度春宵。」杏鮑菇又說。

      「羞羞!」小紅菇遮住眼睛。像是不小心看到A片的兒童。

      「最嚴重的就是她了,」藍香菇指著坐我正面對、穿著校服的女孩,「她剛才有那麼一瞬間想拿美工刀戳你眼睛!」

      祂告訴我的時候,我才注意到那位穿校服的女孩手一直推收著美工刀。當我抬頭看向她的臉時,她正好與我對上眼,嚇得我抖了一下,差點就把腳旁的公事包踢了出去。

      「不過你放心,她已經不記得這個念頭了。」藍香菇有些感慨地說:「人為善為惡,有時候都只是單純來自一時的念頭、情緒或慾望。其實若是稍微冷靜一下,很多悲劇都不會發生。」

      這句話聽起來好有道理...可是那也不對啊!我心想。

      「等等,那其他沒做壞事的人呢?怎麼連他們也都一併鑽頭了?」我依舊拿著手機假裝講電話。

      「哎,」杏鮑菇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要開開、停停的,很麻煩啊!乾脆一次全部打過就沒問題了!」

      「這邏輯不對吧!」

      我正要跟祂爭論,藍香菇突然開口:「噢,你再一站就要下車了呢。現在到松江南京站了。」

      「再會啦,小兄弟!」杏鮑菇牽著小紅菇自我的大腿上騰空飛起、向後退去。

      「再見!」藍香菇對我點點頭,跟著也懸浮至空中。

      「掰掰~」小紅菇朝我揮揮手,臉上有些不捨。

      我還來不及說什麼,小紅菇喇叭狀的菌傘再次噴灑出火紅,但顏色明顯淡了許多的粉末,一點一點地落在我身上...

  

=================== 

=====正文結束線===== 

=================== 

 

PS. 本篇故事靈感來自日本妖怪版《百鬼夜行》的《鎌鼬(かまいたち)》。

謝謝大家 ( ̄▽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