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8逮捕之前.jpg  

 

殺手身上的火勢與剛才地上燃燒的紙團一樣,來的快去的也快,他嚇得在地上打滾沒兩下就壓熄了,防彈背心胸口處露出好幾個燒灼的破洞。

      他見火苗都滅了,立即翻身仰臥在地,大大鬆了一口氣。沒想到,幾根樹枝末梢般粗細的屍骨登時朝其頭部砸來!

他出於本能地緊閉雙眼,伸手擋住臉,感受到根根骨頭打在手臂上的同時,肋骨竟也掀起一陣揪心痛楚,肺部劇烈緊縮,令他幾近窒息。他忙張開眼,一瞧立即暈死過去。

當真是一個蘿蔔一個坑,隻隻枯骨不偏不倚地直落在背心破洞之中,鮮血如同滿溢的泉水一般泊泊湧出!

      一旁殺氣騰騰的雯雯還沒消氣,強風似地颼一聲追至院子,來到吳常身後。

 

===================

 

吳常三兩下便解決直入廂房的殺手,此時院裡中槍的兩位尚且還處於驚弓之鳥的氛圍之中。高個殺手單膝蹲在地上,忙從背包中取出紗布亂捆著中彈的手掌;光頭則是裝腔作勢地勉強舉槍戒備,熱血正從他的前臂彈孔中劃出一道道的紅線,滴落至土地上。此時他們兩人開槍狙擊的準確度皆已大打折扣。

吳常邊衝出門邊伸長魔術棒,在其中央插上微型馬達控制器,棒身立即高速轉動,瞬間化成一扇圓形的合金防彈盾,朝著光頭猛奔而去。

「砰砰砰砰砰——」

後院隨著步槍一發又一發的槍響,間歇地亮起激烈的白光。所有射出的子彈都一一彈飛。

光頭眼看子彈傷不了吳常,又見其來勢洶洶,頓時也發怒了起來,將步槍扔到一邊,打算來場男子漢之間的近身肉搏。

不料,他才剛從戰術腰帶抽出刺刀,正要硬碰硬地、強行攻破時,堅實如鋼條般的魔術棒突然驟停!

「砰、砰!」兩聲槍響忽地來自吳常手槍的槍口,來的又狠又準。

光頭才剛看清鐵棒後那張俊美卻冰冷的面孔,下一秒便在槍聲中陡然發現自己另一臂膀肩頭也中彈了!

「啊!」一旁的高個子驚呼。他才剛包紮好手掌,另一肩頭也同樣中彈!

吳常開這兩槍雖然不致命,卻徹底瓦解兩位殺手使槍的可能;別說是舉槍瞄準,現在肩上中槍的那隻臂膀連提都提不起來!尤其是掌骨遭打穿的高個子,根本連握拳都難如上青天。

「耍我!」光頭臉一陣青一陣白,情況與他預想的熱血拚拳大為不同。

吳常突然開槍,令他既詫異又感到自己被玩弄於對方手掌心之中,登時惱羞成怒,決定拚個你死我活,硬是舉刀刺去。

吳常的魔術棒原為防禦,高度已拉伸至兩公尺,現見對方持刀攻來,雙手俐落地卸下兩截、收起馬達,以之當棍棒格開光頭的攻擊。

「鏘!」刺刀與鋼棒猛烈交會,閃出金鳴與火花。

吳常收棍又朝光頭太陽穴一揮,其偏頭閃過的同時,也伸手朝吳常腰際砍去。

他快,吳常比他更快;轉動腰板閃過利刃之際,也不忘倒轉長棍直戳他中路。光頭雖看在眼裡卻苦於來不及收勢,只得被棍棒猛撞出去,向後飛跌落地。一時之間胸口疼痛難耐,只怕肋骨是斷了。

吳常單手震了震魔術棒,末端卡榫勾著的護身符隨著棒身彈性上下抖動而彈落地面。他立刻又提棒向高個子發難。

對方一手無法抬,一手無法握,雖明顯處於逆勢,神色卻不顯慌張。只是急忙站起身,身子轉側,微微彎腰屈膝,隨時準備過招。

吳常既不心狠手辣,也不婦人之仁,眼下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帶潔弟離開,畢竟他最大的顧忌就是她的安危。

他將魔術棒拆成兩節當雙棍來使,開口招降:「護身符丟了,你人就可以走。」

「護身符?」高個子直覺有詐。

他本沒把這統一發放的布袋當一回事,但現在聽吳常這麼一說,才突然發覺這東西與這次的行動有多不對勁。

一開始上頭告訴他們,這布袋裡裝的是GPS追蹤器。雖然外觀看起來活像是端午節配戴的香包,但既然上頭交代,他們也不便多說什麼,只管老實戴上。只是人進了村之後,他們馬上就發現在濃霧中,所有電信設備都故障。但是與此同時,上頭又千叮嚀萬交代,這布袋必須一直戴著、不可離身,直到任務結束。

護身符?難道這村裡鬧鬼嗎?高個子感到訝然不解,同時,另一想法萌生:如果真的有,那就絕對不能摘下了!

吳常見高個子猶豫,也懶得再跟他廢話,當即掄起雙棍進攻。

高個子雖眼明身快,不時以單臂遮擋、雙腿踹踢反擊,卻仍有閃避不及的時候,一眨眼便挨了好幾棍。然而他也發現,對手的目標似乎並不想殺他,只是想奪走他的護身符,便更加嚴密防守中路,不讓對方有機可趁。

然而雙棍一攻一守,來的又快又急,猶如暴雨。沒幾下便令他心力俱疲。正當高個子舉臂格開棍棒的同時,另支棍棒硬是勾走他胸口的護身符。

「啊!」高個子訝然叫道,頓時心中一涼。

「雯雯,這裡交給祢了。」吳常邊說邊倒退,將高個子的符連同地上那枚一起點火焚燒,並且將地上的魔術棒拾回。隨即再次奔入後廂房之中。

 

===================

 

雯雯胡亂殺人的狂暴舉止嚇得我小腿肚發軟,要不是即時撐住窗框,此刻一定雙膝跪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嘉嘉與小惠在一旁看得眼發都直了,盯著玄關的屍體、杵在那邊好幾秒不動,一副活見鬼的樣子。雖然這麼形容很不恰當,但我實在找不到更好的形容。小惠一時也忘了哭,場面突然有種光怪陸離到滑稽的感覺。

還好雯雯很快就隨著吳常出廂房,不然大夥一起在宿舍裡大眼瞪小眼的畫面,我光想像都覺得膀胱一緊。

裹著隔熱布、透過夜視鏡,我縮在窗邊觀戰。

黑夜之中,吳常與陌生人的動作都迅捷異常,快到輪廓竟時不時帶出殘影!

剛開始還替吳常捏把冷汗,但眼見電光火石之間,他已接連將兩位男子放倒,令我錯愕不已;以前從不知道精瘦的吳常這麼能打。

眼見陌生男子都被他與雯雯解決,我也稍稍鎮定下來。見他三番兩次奪取對方的護身符,對這黑色小布囊的好奇也越來越濃。我立即拿出刺刀,將手上這枚符袋劃開檢視。

不料,一股更為油膩腥羶的屍臭突然自劃開的刀口竄出!

我猛地打起冷顫,冰冷到錐心的寒意自背脊擴散而出,牙關都忍不住發出「嗑嗑」兩聲顫!

這股前所未有、冷冽到可以說是充滿恨意與惡毒的陰氣究竟從何而來?

我忍著令人頻頻作噁的惡臭,掀起面罩、開啟頭燈,發抖地將袋口撐到最大。

映入眼簾的,是類似由防水油紙包褶完好的三角紙包,外觀泛黃,大小比口服的中藥粉包大不了多少。

再將其拆開,赫然看見裡頭裝的是好幾塊如身旁木柴般的屍骨!

這些應該是被人為搗碎的骨塊上頭,刻著陌生的符號。在光線的照射下閃著光,彷彿被人淋抹上一層屍油。所有碎骨都被一張窄長暗色的符紙給交錯纏繞,並被與布囊頸繩相同的紅棉線串起,打上好幾個結。骨塊下方還有一根短短的金屬細針,以及零散如土的深色粉粒。

一陣惡寒似的恐慌襲向我。雖不知確切的名堂,但卻可以肯定這根本不是什麼護身符,而是某種窮凶惡極的噬靈符!

我陡地茅塞頓開:這麼一來就說得通了!難怪剛才小惠說那男人身上會亂發青光!

聽老師父說過,一般人家配戴加持過的護身符,在遊魂眼中,是會散發出和煦如日光般的暖黃或白色光暈。而黑道中人為非作歹太多,殺氣或邪氣太重,護身符即便經高僧、大廟加持,戴在身上也一樣無用。為了避煞保身,一般都會隨身帶著噬靈符,以暴制暴地吞噬所有接近的魂靈,藉以滋養符內惡魄。

此種惡毒的噬靈術相傳源自泰緬北部一帶。修習這類邪術極具危險,稍有不慎,便容易引火自焚,卻往往能獲得暴利,為正派法師所不齒,稱修煉此術者為鬼術師。

僅管如此,噬靈符與護身符卻有個相似之處,便是時限。然而,原因卻恰巧相反。護身符的法力會隨著時間慢慢流失;而噬靈符中的惡魄卻會隨著時間逐漸壯大,屆時符中的法術便會鎮祂不得而反噬其主,甚至為禍人間。故須在期限到來之前,將之歸還給鬼術師,換上新符。

至於鬼術師會將其拿來做什麼,沒人真正知道,但據老師父的猜測,很可能是用來下狠毒的死咒或拿來續命。

「潔弟,快走!」吳常難得大聲地對我喊道:「頭燈關掉!」

「為什麼?」我回神將頭燈關起,並再次戴上面罩,朝他走去。「壞人不是都被你跟雯雯解決了嗎?」

「事不宜遲,晚點再說!」吳常嫌我動作慢,大步向我躍來,手一抓便提著我往房門跑。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