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3陳府.jpg  

 

後院之中,嘉嘉和小惠都因乍然感應到陌生而強大到令人窒息的鬼氣,顯得極為侷促不安,不自覺地牽住彼此的手,腦中一片空白,無法言語。

在平頭殺手的護衛之下,鬼術師慢慢踱步來到北棟連接後院的轉角。

嘉嘉和小惠立即感到一股直至靈魂深處的憂傷與恐懼,心神瞬間像是遭麻痺一般渙散,難以自持。

披袍老者自寬大的斗篷之中,抽出一枚紫色符紙,以燭火點著,喃喃念著晦澀難解的咒語。

他忽地將剩下的殘片朝烏雲射去:「去!」

紫令符居然在脫離鬼術師手指的瞬間憑空消失!

突然之間,上空風雲變色,烏雲向中心湧動的速度加快,雲層中劇烈閃起雷電,轟隆作響!

然而雯雯此時正心花怒放,完全未注意到事態有異,當祂低頭俯瞰下方,興奮地向地上的嘉嘉和小惠揮手時,一道無聲的悶雷乍然重重劈向祂!

閃電霎時照亮陳府上空,雯雯注意到另外兩位陌生人的同時,魂魄也隨之灰飛煙滅,週身血光也因戾氣消退而徹底消失!

「磅!」雷聲隨著閃光怒吼,喚回嘉嘉與小惠渙散的意識。

閃電來的又快又急,平頭殺手初時眼睛見到還來不及反應,等耳朵聽到爆炸般的轟隆雷響,才下意識地往後跳開。而鬼術師則老神在在地杵在原地,面無表情地靜觀。

「雯雯!」嘉嘉隨即瞪大雙眼,失聲尖叫道。

祂鬆開小惠的手,朝雯雯消逝的地方飛去。誰也沒料到,第二枚符紙如離弦之箭射出,緊接著另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猛然砸向的卻是祂身後的小惠!

「啊——」只剩半邊靈魂的小惠立即煙消雲散,慘叫聲卻仍迴盪在空中。

「不要啊——」嘉嘉淒厲地叫道。

無法感知鬼魂的平頭殺手,見身旁老朽忽然接連朝天空射去兩張燒的殘缺的符紙,接著便天打雷劈、轟然巨響,令他暗自咋舌,又不知其意欲為何,而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空氣中登時瀰漫著閃電剛過的臭氧刺鼻味,但比起鬼術師身上散發的惡臭,這點怪味實在甚是輕微。

嘉嘉徒勞地轉身朝小惠一秒前還存在的地方撲去,卻只擁到虛無。祂倉皇失措地轉了一圈,難以相信多年來互相扶持、相依為命的姐妹,就在頃刻間雙雙消失,只留下祂一人苟存於世。

嘉嘉難以承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立即沉浸在濃濃的憂傷之中,一時之間也忘了還有外人在場,淚珠很快便滾落雙頰,忍不住啜泣了起來。祂既不捨得雯雯與小惠就這麼香消玉殞,又突然感到孤獨、徬徨與無助,不知未來自己一人該何去何從。

難道我要被困在這孤兒院裡,直到時間的盡頭嗎?吳常還會回來救我嗎?祂悲傷地想著。

「嗚呵呵呵呵」鬼術師發出一串難聽至極的笑聲,聽起來像女子低聲啼哭一般,聽得平頭殺手心裡發寒,又是一陣雞皮疙瘩。

「這一切不都是祢咎由自取嗎?」他又對面前的白衣女鬼說道。

嘉嘉聞聲轉頭一看,才又注意到這兩位不懷好意的闖入者,尤其是那位看不清面容的披袍駝背老朽,明明形象具體,足履平地、腳踩影子,卻沒有半點人氣。不僅如此,他渾身竟散發著如硯墨一般濁濃詭譎的黑霧與屍臭,在在令祂戰慄不已。

祂暗暗心驚:這老人家到底是誰?究竟是人是鬼?

「怎麼?認不出我了嗎,楊­—蓉—嘉?」鬼術師訕笑道:「再怎麼說,祢也不該忘啊二十五年前,祢我可曾做過一場交易啊

嘉嘉頓時面色一凜,心虛又惱火地說:「是你!」

往事驀地湧上祂的心頭,歷歷在目卻又不堪回首。但是當年那位奸人相貌卻與面前老朽大相逕庭,祂詫異地想:即便是過了二十幾年,也不該變成這般面目可憎、行將就木的模樣啊。

「不可能!你你怎麼...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你到底是誰?你你們到底還想怎麼樣?我不會再讓你們胡作非為!你們—」嘉嘉急道。

「夠了!」鬼術師可沒有多餘的耐心聽祂叨念:「祢可別忘了我們是同條船上的人。事到如今,要怪只能怪祢自己引狼入室、引火自焚。」

平頭殺手四肢緊蹦,眼睛胡亂掃過週遭,不知大師正在跟什麼東西對話。而且他講話犀利,言詞又文鄒鄒的,根本不是一般人說話的方式,令殺手越來越覺得這位只在夜晚現身的人不只詭異,更是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嘉嘉聽了鬼術師的話,當真是悔不當初。這二十年來,祂沒有一刻不是活在深深的悔恨與自責當中。

當年鬼術師巧言謊騙了祂,以鉅額的報酬換取祂幫忙掩護其手下登門入內,竊取陳府當年埋藏的東西。殊不知,那晚祂開東門迎來的,卻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殺手。

祂氣憤難平地說:「你說你們拿了東西就走,我才答應的!要是我早知道你們會—」

話還未說完,鬼術師又是一陣令人發怵的笑聲打斷祂的話,表情極為鄙夷地說:「婊子就是婊子,還想讓人立貞節牌坊!事到如今你也只能解釋給鬼聽了吧?」

「你—」嘉嘉剎時感到揪心,話也說不下去,眼淚再次撲簌而下。

想起孤兒院上下一百多條人命,全因自己一時貪婪而慘遭滅口,孩子們甚至被活剜眼珠,叫祂如何能原諒自己。

鬼術師見祂貌似心有不服,又出言諷刺:「我可沒騙你啊我說的『東西』就是你們所有人的命!只怪你自己蠢,沒問清楚。」

「那院長呢?你們到底把院長怎麼樣了?她到底在哪?」嘉嘉忙問道。

其實當年小環根本沒被射殺。至少嘉嘉祂沒有親眼見到。

當時祂正開啟東門引賊人入侵時,不小心被恰巧經過的小環撞見,那幫殺手便馬上將其打暈,強行擄走。祂上前阻止的瞬間,便被其中一位殺手從背後射殺。

待祂的魂魄被雯雯喚醒,追問小環下落時,出於心虛,祂開始堅稱,親眼見到院長被殺害。

「哼,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還不知道她去哪了嗎!」鬼術師動氣地說。

他一時情緒激動,忽略了尋常人家根本不知曉自身狀況與修習這門邪術的奧秘,兀自說道:「要不是她不識好歹不願臣服於我、供我所用趁機舉刀自盡,我早就換了新皮囊了

嘉嘉聽不太懂這位披袍老者的意思,但『舉刀自盡』四字,祂卻聽的一清二楚。

「自盡!」祂的尖叫聲中,摻雜著明顯的抖音。

「唉這個陳小環真是可惜啊命格與我如此匹配就連七魄都能供我凝聚三魂」鬼術師十分惋惜地說。

「不會的」嘉嘉再次流下兩行清淚。

祂是多麼希望院長能夠平安無事。這麼久以來,祂時時刻刻都在祈求老天爺能大發慈悲,讓院長能化險為夷,順利逃脫。此刻聽鬼術師這麼說,祂不僅萬念俱灰,更覺自己罪惡深重。

「不可能!你騙我!」嘉嘉悲切地喊道。

鬼術師對祂的話置若罔聞,依然自顧自地說:「不過沒關係等了二十餘載,也總算是讓我等到了如今,」他一邊嘴角勉強上扯,露出了比哭還醜陋的妖異冷笑,「便是我重生的日子!」

一股極為不祥的預感襲向嘉嘉,祂驚慌地喊道:「你到底還要做什麼!」

長期積累的哀怨、愧疚與憤恨,一點一滴地侵染著祂的魂識、蒙蔽祂的善念,週身開始湧起了絲絲黑氣。

鬼術師也在此時看出端倪,知道祂再差一步便與紅衣女鬼相同,由鬼道入魔。便心念一動,決定將計就計。

「嗚呵呵呵呵」他不答,只是奸笑,轉身朝二院邁步。

嘉嘉以為這位卑劣的老賊又要使出什麼陰狠的手段,殘害院內無辜的孩子們,又想到大家都已遇害成鬼,如今還得終日膽戰心驚、不得安寧,頓時一股恨入骨髓的強烈憤怒,成為壓垮善念的最後一根稻草!

「啊啊啊啊啊——」祂痛苦地仰天大吼,叫聲淒厲震耳。

轉眼間,後院空氣驟降,木造廂房與株株老樹霎時結上一層薄霜。

院中,白衣女鬼騰空而起,其魂魄蒙上一層黑色薄霧。與鬼術師週身已濃凝如膏的鬼氣不同,祂散溢出的黑氣如同墨水滴入水中,正逐漸朝四面八方擴散。披頭的散髮彷彿自己有了生命一般兀自蔓延、扭動,五官如融化般滑落、移位,往昔那樣清麗的面孔已不復在。

嘉嘉在一念之間轉為充滿怨意的惡靈!

殺手感到氣溫陡降,訝異的同時,也機警地環顧四週,不敢掉以輕心。鬼術師則是眼見激將法得逞,又是冷冷一笑,心中自有算計。

「去死啊——」嘉嘉當即齜牙咧嘴朝他們兩位俯身撲去!

平頭殺手感到一陣冷風朝自己襲來的同時,鬼術師手指夾三枚黑針破空而出,即時射向白衣怨靈!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