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3逢.jpg  

 

「快走吧!」另一名東棟組殺手躍躍欲試地催促著夥伴。他知道此趟目的未達成,酬勞一塊錢都別想拿到。「等到目標跑出了霧牆,行動就算失敗!我可不想做白工!」

兩名東棟組組員對看一眼,有了共識,立即舉槍挺進,沒幾步就消失在其他殺手的視線之中。

「唉,這霧這麼濃,真不知道待會要怎麼找他們。」原守陳府東門者說。

「現在也只能期望他們不會走偏。」守府院北門的說。

「我們不是還有那位大師嗎?」負責搜後院的殺手說。「我看他就有這能耐找人。」

兩名守門者聽他這麼一說,也隨其目光,愣愣地看著腳邊滿地燒剩的符紙。地上甫熄滅的骨骸上頭,還留有餘溫地飄著惡臭難聞的白煙,絲絲勾起三人對於鬼術師和此處的敬畏。

 

===================

 

我才剛坐下地板休息沒多久,院外的黑影便像是感應到院落裡有生人似的,一道道突然越過院牆、飛過曬穀場,直往我們所在的廳堂方向撲飛而來。

我見狀立即伸手將雙開門扉闔上、橫擺上木閂,並且反射性地將背包旁的防彈襯布披在身上以防萬一。

原本在廳堂後方四處探查的吳常,一聞聲也立即奔過來察看狀況。

來不及止住勢的黑影一個個相繼撞上木門,發出「咚咚咚」的撞門聲。其雖不受村內時空歸零影響,卻不能穿牆而過,是以將廳堂門一關攏,便可以輕易將祂們阻擋在外。

只是這戶的木門雖尚未化成齏粉,但也腐朽的差不多了,能頂的住一時半刻就偷笑了,實在不能寄予厚望。於是我們又轉身將廳堂裡的桌椅倒過來抵在門扉較薄弱的地方。

「真是有趣,如果我們改變這個區域裡的擺設,那麼時空重置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吳常持續發揮他的探索精神。

「誰知道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研究啊!」我邊說邊跑到門旁的窗戶往外看去。

外頭聚集越來越多的黑影,雖然暫時對我們構不成威脅,但見祂們漫天婆娑起舞的樣子,還是覺得毛毛的。

「符呢?」吳常問道。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我旁邊,一同向窗外瞧視。

「丟啦!」我聳聳肩。「我把符袋割開來看,發現裡面裝的是邪門的噬靈符,馬上就把它丟了。」

既然都提到了,我也順便跟吳常簡單說明噬靈符的功用和由來,沒想到他反而更是惋惜、更是不認同我隨手就把它丟了。

畢竟要一直撐著防彈襯布跑也滿累、滿麻煩的,所以我以為他想用這符來隔離黑影,便勸說:「那種凶惡的東西帶在身上多可怕啊!我還不如辛苦一點,頂著布跑。」

「不只是這樣。」吳常說:「我認為那群殺手不可能全都是正統的老梅人。他們既然可以順利進到陳府,就有可能是依靠噬靈符。」

據他推測,噬靈符不只可以吞噬黑影、鬼魂,還有可能讓佩戴者跳脫時空區間,不受時空復歸的影響,而能在詭霧裡自由遊走。

「吼唷,那你怎麼不早說!害我一路上都提心吊膽的!」我幾近抓狂地說。

「我以為你一直都帶在身上。現在看來,是我們運氣好。」吳常神色仍舊淡定。

木門那不時傳來搔抓的聲音,令我感到一陣雞皮疙瘩。與其和黑影在這邊內外僵持,還不如一鼓作氣衝出去,盡快擺脫祂們。

更重要的是,我們所在的這一區在幾分鐘之後,一樣會面臨時空復歸。要是在時間歸零之前沒離開,我們就很有可能在時空重置的瞬間就此消失。

「呃我們差不多可以走了吧?時間剩不到十分鐘了,乾脆從後門衝出去吧!」我提議道。

「是八分二十六秒。」吳常嚴肅地說:「後面都被封住了,整個廳堂只有這道門。」

「不會吧!」

「連兩邊耳房的牆上有氣窗,不過從那裡出去的意義不大。」

進來這家的時候,週遭都被白霧籠罩,所以沒仔細打量格局。我現在才意識到,這四合院不若龐大的陳府大院,而是最普遍的口字型一進院落。圍牆雖也有四面,但出入口還是只有街門一處。

看來要離開這個院落,眼下只能披上防彈襯布,硬著頭皮開門穿過被黑影擠的水洩不通的曬穀場了。

吳常也不給我點心理建設的時間,提起背包就丟給我,披上防彈襯布,便直接將門打開。

同一時間,這些黑影不知為何突然從街門至廳堂、由遠至近,嗖嗖一哄而散。

四週再次回到初始的靜謐,卻無法令人放鬆,反倒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惴惴不安地跟著吳常跑到街門,門才剛「嘎咿」一聲開啟,兩支熟悉的黑色槍管便從迷霧中浮現!

「磅!」吳常立即抽身將門闔上、插上木閂。

      怎麼那麼衰啊!我心裡尖叫道。

這才明白為什麼黑影都在一瞬間成鳥獸散,祂們大概在殺手進村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他們噬靈符的厲害了吧。

我腳還沒站穩,吳常便急拉著我奔至東廂房與廳堂東耳房中間的一塊狹窄空地,從我背包裡抽出傘繩、信號槍,還有背心口袋裡的電擊棒。

「碰、碰、碰!」一聲又一聲的猛烈撞門聲,預告著街門很快就會失守。

我焦慮萬分,又不敢出聲,只能站在吳常旁邊乾著急,等他給我指示。

他雙手俐落地在傘繩上綁上一個鈎爪型的金屬器件,像西部牛仔套索一樣,轉了幾圈,朝牆外奮力一擲。傘繩像是勾住了什麼東西似地剎那間繃緊成一條斜上去的直線。隔著白霧也看不清楚,可能是勾到了隔壁那戶人家的樹或屋頂。

他又用力扯了幾下,確定牢固後,便彎腰將掉在地上的防彈襯布披在我身上。

「還記得這怎麼用嗎?」他舉起手上的信號槍。

「嗯。」我點點頭。

「一出霧牆就開槍。志剛會馬上趕到。」他邊說邊將槍塞進我空的背心口袋。

「什麼!他一直都在村子附近嗎!」我錯愕地說。

「他不會離開的。」吳常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噠噠噠噠噠——」突然一串槍聲嚇得我下意識抱頭蹲下。

「你過去之後馬上把繩子收走。」他說。

「為什麼這麼說?你要幹嘛?」一股不祥的預感在我心中開始發酵。

「開始倒數,七分三十九秒。」

「要幹嘛?」我邊看手錶邊問。

「如果剩下十秒,我還沒回來—」

我猜到他要說什麼,趕緊打斷他:「沒有如果!你一定要回來!我不管!」

「磅!」街門被撞開,兩名陌生黑衣男子持著步槍跨過門檻而來!

「先躲好。」吳常低聲說道。

此處與陳府不同,我們與殺手們之前隔著濃濃白霧,他們看不見我們,我們也看不見他們。我實在不知道吳常要怎麼在七分多鐘內解決兩位殺手,還能全身而退。

 

===================

 

吳常戴上材質如同外科手術用的白色橡膠手套,轉身拉開鋼線,動作飛快地將線的一端纏繞在電擊棒上的兩邊電擊頭和塑膠殼身;線的另一端綁在另一個金屬鈎爪上,猛力拋向斜對角的西廂房屋頂。

「叩!」鈎爪敲到磚瓦上,發出一聲低鳴。在寂靜的院中顯得特別響亮。

兩個綠色雷射點立即掃到西側屋頂。

吳常驟然彎下腰,往街門的方向疾奔,一手持槍,一手按下電擊棒開關、拉著鋼線橫掃整片曬穀場!

 

兩位東棟組殺手才剛從街門外一前一後地衝進來,便聽得院子西側傳來一聲硬物撞擊聲。他們立刻機敏地將步槍對準音源。

「滋滋­­——」輕微的電流聲響隨著吳常迅捷的腳步聲緊跟著出現!

兩位殺手一轉身,只見一抹高瘦人影忽然穿出濃霧!

他們眼睛才剛聚焦到他,後面那位殺手舉槍的手便狠遭射穿,步槍隨之墜地;前面那位殺手則小腿脛骨突遭電擊,頓時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吳常不給兩位殺手任何喘息的機會,眼明手快地將通電鋼絲繞過他們頸間,同時抽出刺刀劃過頸繩,在噬靈符墜地之前搶先抓在手中。其動作之快,在兩位殺手看清其面貌之前,又再次消失在濃霧之中。

 

===================

 

我眼巴巴地等著吳常,好不容易見到他的身影再次從迷霧中浮出,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多久了?」吳常將手中一個噬靈符塞進我背心口袋裡。

我雖然很抗拒這種邪門的東西,但也沒打算要把它扔了。畢竟兩害相權取其輕也,寧願冒著符袋裡惡魄隨之會掙脫的風險,也不要因時空歸零而被瞬間抹除掉啊。

「呃,」我看了一下錶,「剩七分二十秒。」

「是七分十九秒。」他糾正道:「現在剩七分十六秒。」

吳常往後退兩步,再助跑一躍,伸手便攀上院牆,跨坐其上。我在他的幫助下,也隨即拉著傘繩爬上牆頭。

我們才剛在兩戶人家中間的防火巷中落地,一群麻雀似的紙人便急轉進巷口,從後方直撲我們而來!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