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jpg  

 

「沙沙沙—」沓雜的腳步聲猶如行軍一般迅捷而至。

原於南村口的六人小隊在紙人的引領下隨後趕到,與搜查陳府的三位殺手會合,在此等候鬼術師與平頭殺手。

片刻之後,鬼術師秉燭,攜平頭組長而來,眾人無不屏息以待,不知其是否又會施法使喚紙人搜捕目標。

不料,鬼術師只是停下腳步,仰頭闔眼吸氣。幾秒後,吐氣之時,緩緩張開眼,伸手指向西南方:「搜!」

「是!」九位殺手們齊應,立即往前飛奔。

鬼術師眼見自己與目標的距離越來越近,當即為之一振,原來緩慢的步伐也加快了不少。

「快了快了」他喃喃道。雀躍之情不在話下。

平頭殺手看在眼裡,雖仍面無表情,實則心裡又懼又好奇,直覺告訴他:大師完成任務的酬勞應該不是錢這麼單純。那他到底要的是什麼?

幾分鐘之後,鬼術師似乎焦躁難安,恨不得自己能插翅疾追。

「太慢了、太慢了!」他先是自言自語,接著又食指指向前方,對身旁的平頭殺手說:「你,快追!」

平頭殺手知道鬼術師不喜人猶疑不決,自己又巴不得能離他遠點,立即點頭稱是,舉槍就往前衝。

鬼術師抬起枯瘦的手指,尖利的指角刮下一塊屍油蠟燭,以暗銀色符紙將油膏捲起作菸,藉青藍燭火點燃,立即亮起一道細細的青色火圈。

隨著如墨般的黑煙升起,腐敗的屍臭味更加濃厚刺鼻,鬼術師以嘴就菸深深吸了一口:「嘶——」

黑煙被反向吸入其內,符紙燃燒飛速,其胸腔逐漸鼓起腫脹,肋骨開始一根根發出啪啪斷裂聲響!

符紙火紋轉眼移湊至唇邊,鬼術師即時鬆手,將皮囊內之氣一股腦地全數吐盡。剎那間,脫口而出的黑霧如雷雲湧動似地將其身籠罩起來。

霧中隱隱若現的青藍燭火忽地抖動兩下。在光亮消失的瞬間,濁濃的黑氣也隨之化開,裡頭除了瀰漫四週的白霧,什麼都沒有

 

===================

 

九位殺手一路跑過大街小巷,隨著環境靈活地變換隊形,如風捲殘雲般掃過眼前所有的宅院、平房。甫跑出一條窄巷,來到橫向的石板街道,眾人立即一字排開往前挺進。

眼前又是一排比鄰的四合院。大夥快速以手勢比劃、分配,拆成三組一間間上門搜查。

原本搜查陳府的三位殺手自然地分為同組,一起小心翼翼地邁入正前方的四合院。

才剛跨過門檻,守北門的殺手便發現地上倒臥兩個裝束與他們相同的人,立即低聲喚道:「你們看!」

其他兩位急忙跟上前,分別走在這位殺手的左右兩側戒備,目光銳利地掃過週遭。

三位殺手一同走到地上兩人身旁,發現他們的確是自己人。守北門者立刻蹲下觀察,見兩人頸部都遭軍用鋼絲綑住,立即抽刀將其割斷、鬆綁,並確認兩位是否還有生命跡象。

守東門者先是捲起鋼絲,發現一端的盡頭似乎卡在斜上方的廂房屋頂,無法扯動;另一端則連著電擊棒的兩端通電金屬!

他頓時一驚,連忙鬆手。下一秒才想到,自己是赤手拉線,若是還通電,自己早就觸電了。同時,也慶幸著電擊棒的電力已告罄。

兩位倒地的殺手情況看來相當嚴重,頸部皆有一圈明顯燒灼的痕跡,雖還有呼吸心跳,但非常薄弱。守北門者判斷兩位應是一時受強烈電擊而昏死過去,需要盡快送醫治療。

搜後院的殺手與守北門者各自揹起昏迷的同伴,朝外頭走去,打算呼救。

沒想到他們才走上街頭,週遭開始風起霧湧,本來四處飄蕩的黑影,突然前仆後繼、蜂擁而來!

殺手們見情況不對,立即放下背上的同伴,瞇著雙眼,舉起步槍戒備。雖然他們剛進村時,屢屢會在濃霧中遇到這些黑影,但只要祂們一靠近,就會自動化成灰而消失。接著,這些黑影似乎也學乖了,到後來一見到他們就會自己閃得遠遠的,是以他們也不以為意。但眼前這種忽然大量湧現的情況,他們至今尚未遇到過,一下子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轉眼間,黑影們全都飛快地繞著街上一處空地逆時針打轉,而且越來越快,立即就形成小型的黑色龍捲風。

殺手們這時才在強勁的風中看出,祂們是被某種不知名的強大引力吸過去的,就像那些陳府外牆聚集的黑影一樣。

突然之間,所有的黑影都隨著狂風剎然而止而消散,原來風眼處則陡地出現一抹詭異的身影。

鬼術師仍舊穿著黑袍、褐斗篷,本身卻像是一團沒有明顯形狀的黑霧,飄浮在空中頂著斗篷帽,頭底下無肩、無軀幹、無四肢,空無一物,甚至比那些人形的黑影還不如!

「過來」蒼老而無力的聲音自黑霧裡發出。

眾人一聽,皆駭然不已:這不是大師的聲音嗎!他怎麼變這樣?他到底是人是鬼?

「把地上的抬過來都過來」鬼術師絮絮叨叨地說。

負責搜陳府後院的殺手,雖然很害怕,但心想大師一定有辦法救同伴,便與守東門者一起將兩人揹過去。

他們一將那兩位昏迷的殺手放在鬼術師下方,後者立即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氣。兩個昏迷者皮膚竟立即轉為醬紫色,肌肉像是瞬間消氣一般凹陷下去!一眨眼,地上就只剩兩具與陳府後廂房屍堆差不多的枯骨!

守東門者馬上倒抽一口氣,守北門者一連倒退好幾步,而搜後院者則全身顫抖個不停。三位殺手無不震驚,心中想的無非是:大師居然把他們兩個都吸乾了!他該不會是吸走他們的精氣吧!他根本不是什麼大師,根本是妖怪吧!

「嗯」鬼術師長吁一口氣,「好多了

他原本斷裂的骨頭恢復原狀、萎縮的軀殼再次長出筋肉,不但重現人形,更能挺直背板,與大家一開始見到的那般佝僂虛弱顯然不同。

與此同時,兩、三張紙人自街道前方飛來,降至他的掌心,指引方向。

從頭看到尾的那三位殺手嚇得瞠目結舌,快要魂不附體。另外六位殺手也完成搜查,趕來集結。

這時,他們身旁的窄巷中衝出一位高壯男子,正是平頭殺手。他見到鬼術師也愣住了:怎麼可能這麼快!

不過身為組長的他,心理素質比其他組員好的多,半秒就恢復鎮定,對鬼術師點點頭:「抱歉久等了。」

「嗯」鬼術師瞥了他一眼,說道:「追!」

此刻,他的步伐遠比方才敏捷許多,幾乎與其他殺手快步時的速度無異,令眾人暗暗咋舌。

「那個」守北門者鼓起勇氣問道,「那他們」他指著地上那具乾屍。

「重要嗎?」鬼術師的眼睛射出兩道寒光。「看清楚了

守北門者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被他那駭目的臉孔與令人發寒的眼神所震懾的說不出話來。

一眨眼,兩具骨骸因時空歸零而同時從所有人眼前消失,東棟組殺手從此不存在人間!

而他們方才進入的四合院,也霎時再度回歸至二十五年前的那個夜晚,大霧初降的瞬間。院內空無一人、一物,方才廳堂裡移動過的桌椅、雙開門扉也全都恢復原狀;曬穀場上的鋼絲與遺留物也隨之而逝。正如妖霧中的其他角落,院裡、院外的時空,如常地一遍遍上演相同的寂靜,彷彿灰姑娘的城堡般,在詛咒解除的那天來臨之前,將永遠沉睡不醒

 

===================

 

「快跑啊!」我叫道。

眼見紙人來數眾多,我慌張地想抓著吳常跑,沒想到他卻只是將防彈襯布丟在我身上,伸手從一邊袖口中抽出一大串由五顏六色絲巾綁起來的布條,雙手抓著兩端奮力一抖,赫然變成一張寬大的白色桌巾。他朝桌巾用力吹一大口氣,布的中央頓時燒了起來,火焰轉眼就從中央向四角蔓延開來!

所有追過來的紙人一頭栽進桌巾,也跟著熊熊燃起。吳常迅捷地將桌巾往前一抖一揮,巷道裡密密麻麻的紙人立刻滅了八、九成。

我正急著想幫忙,就見十幾個零星的紙人突然飛躍過桌巾來到他身後,當即脫下護腕點燃,把紙人一一給燒了。

眼見週圍沒再出現紙人,我立即又把護腕上的火吹熄。

還來不及鬆一口氣,吳常突然拉著我跑:「快走!」

「為什麼?」我一邊使勁奔跑,一邊回頭看,赫然發現後方巷口的霧中又浮出了幾支黑色槍管!

才剛跑出巷口,一群黑衣持槍男子就將我們團團包圍!

怎麼可能!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哪!我難以置信地想道。

我反射性地轉身,想跑回巷子,隨即映入眼簾的卻是三位殺手正舉槍從巷裡快步走出!

他們全都冷著一張臉,眼神充滿殺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其中兩位還是方才在孤兒院裡被吳常打暈的。說不定另一位也是,只是我沒看到。

我忍不住瞪吳常一眼,心想:打也不打用力一點!這下好啦,全都醒過來找我們算帳了啦!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