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37白色.png  

 

眼見身上同時有好幾個綠雷射光點在飄移,意識到死亡離我如此之近,我當真覺得要嗚呼哀哉了!

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誠惶誠恐地對吳常說:「糯米腸,沒想到我王亦潔這輩子這麼短,就只活到今天了!我看你自己逃命吧,不用覺得對不起我,十八年後我還是一條好漢!」

說到一半,眼淚就開始在我眼裡打轉,難過地想著:可憐我單身,睫毛就算結紮了都還能娶妻呢既然都要死了,那還是多吃點好了

於是又淚眼汪汪地一把將背心口袋裡的糖果拿出來塞嘴裡,又拿了一顆要分他吃。

吳常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神色泰然地轉頭對面前一位看似是領導者的黑衣人說:「不知道這一槍開下去,功勞算誰的?」

「當然是我的!」駐守南村口的小隊長又馬上改口:「我的意思是,我們的!」

「有差嗎?酬勞不是一開始就談定的嗎?」他的組員問道。

「當然有!」守南村口的隊長一副就事論事地口吻說道:「進村搜查的小隊要我們支援找目標,既然現在找到了,他們的酬勞當然也應該要分給我們!」

「笑死了,邀什麼功啊!」進陳府搜後院的殺手說:「沒有你們,我們照樣可以靠大師抓人!」

我這下總算看明白了。吳常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志剛學來了那招挑撥離間,想製造兩邊矛盾衝突,藉以拖延時間或是趁機逃脫。現在爭執已經出現,只要抓準幾個關鍵點再煽風點火就行了。

沒想到這頓架還沒吵到大打出手,就先被打斷了。

「夠了!」平頭殺手自三人背後的巷子裡快步走出。「一切等大師的指示!不准輕舉妄動!」

大師?誰啊?我心中疑道。

「沒問題啊,但是我話先說在前頭:這次行動,你們的酬勞應該要分給我們!」守南村口的隊長堅持地說。

平頭殺手面無表情,只是挺起寬大的肩膀俯視他,氣勢不怒而威。

守南村口的隊長不懼其魁梧身材,正開口想再多說什麼,突然嗖地一聲,額頭中央多了根長針!

「呃」他驚愕地吊著白眼往上看。

想必那根針肯定長到足以穿過南村口隊長的頭顱,所以他身後五位組員與我們同時見狀而大吃一驚。

鮮血很快自洞口直流而下,南村口隊長沒馬上倒地,只是瘋狂地哀嚎,想將針拔出,又不敢拔,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們竟然為了錢,連同伴都下得了手!」其中一位南村口的組員痛斥道。槍口立即調轉指著平頭殺手。

與此同時,其他四位同組組員也散了開來,將槍口各自對準平頭隊長身後的人馬。

想來大概是因隊長方才擋住了他們的視線,讓他們誤以為是平頭組長這群人幹的好事。

「胡說八道!我們從頭到尾都舉著步槍,哪有手拿武器攻擊他!」守陳府北門的殺手說道。

接著,三位的槍口也一致地對著守南村口的小組。

原本將我們包圍的殺手因這一突發混亂通通移了位,吳常慢慢拉著我往缺口退。眼看即將可以突破重圍,平頭殺手卻馬上就意識到,下手的不是自己人而是目標,當即大聲喝道:「荒謬!」要將槍口再次對準我們。

沒想到,他的槍才一偏移,精神緊繃的南村口組員便以為他要朝他們開槍,像炸了鍋的熱油似地紛紛先發制人,開槍連發;進陳府搜查的殺手見狀,也立即邊閃躲邊反擊!

一時之間,槍林彈雨、人人自危,殺手們各自找掩護、回擊,無暇顧及其他。而我們也成功地趁亂逃出一、兩百公尺,順利跑出四合院聚落,來到田埂路了。

然而,平頭殺手不是省油的燈,沒讓我們逮到機會逃之夭夭。他見狀況不對,立即朝我們連開數槍,但都被防彈襯布給反彈出去,根本無法阻止我們。

後頭的槍戰也在這時結束。倒不是他們冷靜下來發現事有蹊蹺,而是南村口組員的子彈沒了。他們是把守村口、待命支援性質的小組,配發的彈匣數量有限,火力反倒不如進陳府搜查的三位殺手那麼多。

平頭殺手滿臉怒容,將槍往旁一丟,全速往我們衝來!

「你先走!」吳常乍地止步,退出襯布,回頭朝平頭殺手開槍。

但對方奔跑的速度太快,又加上他身後又有組員掩護、對吳常連連開槍,是以吳常連開兩槍都沒擊中,無法與其拉開距離,只能閃身又躲回聚落邊緣的一處巷道之中。

我心裡亂糟糟的,一面擔心吳常寡不敵眾,一面又想趕快跑出霧牆找志剛搬救兵,倉皇失措下竟鬼使神差地朝天空射了一槍信號彈。

只見一簇亮光「砰」一聲直往上空竄去,接下來的視線全為濃霧所掩蔽,猶如墜入深潭中的石子,見不著蹤影,也聽不到半點聲響;根本看不出它飛到多高,也不知到底能不能引起外頭的注意。

我再回頭一看,大事不妙,吳常早就不知所踪,眼前只剩即將跑出聚落街道的追兵!

我只好咬牙,轉身獨自朝濱海公路的方向拔腿跑去。

 

===================

 

平頭殺手轉眼間就追進巷裡,一見吳常就躍起側身飛踢而去。吳常立即閃過,眼疾手快地一轉刺刀,就俐落地在其腿上劃開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平頭殺手凜然一驚:目標到底是什麼來歷?

接著,他也不敢再掉以輕心,抽出刺刀也朝吳常攻去。兩人打鬥攻防皆迅捷如電,但平頭殺手還是略勝一籌,很快就佔了上風。

吳常不敵攻勢凌厲的殺手,身上也掛了彩,被他節節逼退,卻仍氣定神閒,等待時機發起奇襲。

平頭殺手正打的虎虎生風、勢不可擋,他趁吳常閃避右邊攻擊時,又趁勢打出一發左拳,卻沒想過吳常是佯裝力竭,故意露出破綻。

說時遲那時快,平頭殺手欺近的瞬間,吳常的臉陡地稍稍一偏,便再次閃過拳頭,同時手趁機一揮,割開殺手的噬靈符!

平頭殺手錯愕地低頭看向下方,符袋正墜落地面的那一秒,時空再度歸零,殺手倏忽即逝、了無蹤影。

 

===================

 

這裡天空又更明亮了些,然而此時卻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前、後方同時沙沙作響,令我嚇得心驚膽跳,不知該往哪裡閃躲。

舉目望去,四方都是空曠的田野,根本無處容身。我心裡猶豫:是不是忽略那些聲音,繼續往前跑?還是先回頭躲進聚落裡面?

猶疑了兩秒,思緒忽然暫停,我倏地冷汗直流、喘不過氣,感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正從後方逼來,勢如大軍壓境!

四位殺手很快就從濃霧裡奔出,將我包圍,我根本來不及逃。

他們當中,只有兩位是方才搜查陳府的。我想剛才一場槍戰下來,雙方應該都有傷亡。就是不知道吳常現在到底生在何方,是否無恙。

四名殺手只是舉槍對著我,沒有其他動作,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隨著那股壓迫感越來越大,一抹顏色黯淡的人影在霧中漸漸清晰。直覺告訴我,他就是殺手們口中的大師!

隨之而來的是濃重的腐敗氣息,與陳府後廂房內的惡臭不相上下。

後面兩位殺手分別退向左右兩旁,一位披著褐色斗篷、內穿黑色古式長袍的人赫然出現,從兩人中間走了出來,一直到距離我不到三、四公尺左右的距離,才停下腳步。

雖然我與他的距離拉近,但他始終低著頭,寬大的帽簷遮住他的臉龐,令人無法看清其五官表情,顯得神秘又鬼祟。

難道他就是他們剛才講的大師嗎?我猜測道。

不知為何,我突然發現自己冷汗淋漓,背心裡的t-shirt都黏在背上了。

「嗯」他沉吟了一會,說道:「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有病吧!都什麼時候了,你在這邊跟我吟詩作對?我心裡詫異道。

「好久不見我等你等了好久了」他又說道。講話一直斷斷續續,似乎是肺活量太低,又像是在思酌的樣子

「什麼嘛,原來認識啊!」我打哈哈地說。

其實他的打扮這麼古代,又將自己包的密不通風的,令人無從看出面貌、身形,我完全猜不出他的來歷身份,只覺得自己與他根本八竿子打不著。但是眼下這種局面,逃也逃不了,也只能硬著頭皮應對:「呃那個你是誰啊?」

「我?」他說道:「我曾有過一個名字後來不斷改名換姓如今,成了鬼術師人人都喚我為大師

他的聲音低沉又粗糙,聽久了都覺得耳道要被刮花了。

什麼鬼素食!聽都沒聽過!我心裡暗暗嫌棄道。

不知為何,我一直打著寒顫,直覺就想離他遠一點,便順著他的話,試探道:「原來是大師啊!久仰久仰!那你們來抓我幹嘛啊?」

「嗚呵呵呵」鬼術師仰天一笑,笑聲似野狗悲鳴,既詭異又刺耳,「想不到啊,想不到娃兒小小年紀,說起話來卻油裡油氣世道不同囉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