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4說詞二.jpg    

 

話語剛落,他緩緩低下頭,平視著我,將斗篷帽子掀開,露出他的面孔。

我猛地倒抽一口氣,心臟像是遭拳頭重擊般漏掉了一拍。我以為他的體臭還有聲音已經夠恐怖了,沒想到他的長相更恐怖!

那已經不是枯槁可以形容了。有些人嘴毒,會說老者是一腳踏進棺材。但眼前這個人簡直乾枯到可以直接拿來當棺材板用了!

他連著雙耳的頭顱顯得乾癟,滿是皺摺的頭頂上只剩幾根長長的白髮。最令人駭目的是那張臉!

那是一張垮下來的人皮!

我甚至懷疑那根本不是他的臉!像是從別的屍體硬生生撕扯下來,戴在自己的臉孔上,很不服貼!

鬼術師又往前走了幾步,將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不到一步。頓時臭氣薰天,更是惡臭難擋。我心生怯意,想拔腿就跑,但是被他的臉嚇呆了,雙腳像是生根似地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地與他四目相對。

我可以清楚看到他的那張鬆垮的臉皮,下擺如長裙般隨著步伐微微晃動,彷彿隨時會滑落一般。而我也注意到人皮的眼窩之處,露出雙眼下方早已腐敗的爛骨。

他的雙目卻異常的完好,此時從中射來兩道妖異的幽光,我感到一股冷冽的寒意如冰桶灌頂,直達骨子裡,登時寒毛直豎,頭皮發麻。

我心下先是一驚:老成這副德性!不是認識我,是認識我祖先吧!隨即又轉念一想:哎,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吧?如果讓這什麼鬼素食的發現自己認錯,會馬上殺了我嗎?

鬼術師見我一臉驚恐,又說:「怎麼?我的臉真有如此嚇人?」

你想太多了吧!看到你這副樣子,死人都給嚇還陽了好嗎!還需要懷疑嗎!我心裡吼叫道。

我瞪大的眼睛盯著他,霎時不知該回什麼好。雖然我的確是個愛睜眼說瞎話的導遊,但凡事總還是有個底線,像他那樣的尊容,我實在沒辦法安慰他「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男人是越老越有魅力」這種屁話。

「嗚呵呵呵呵」鬼術師似乎是被我的反應給逗笑了,「是也沒關係只要今日你奉獻肉身於我我自當改頭換面

我當即環抱住自己,心中駭異萬分:什麼!我有沒有聽錯!什麼叫奉獻肉身?是要我以身相許嗎!這句話不論怎麼解讀,聽起來都好猥褻、好可怕啊!

「什麼奉獻肉身啊?」我惴惴不安地問道。

「我要你的皮相和七魄!」鬼術師壓低了嗓音,斬釘截鐵地說。

「什麼!」我失聲大叫。

怎麼也想不到,鬼術師不是覬覦我的美色,而是要鳩佔鵲巢,奪走我存在於人世間的所有憑藉!

我心下駭然:他這難道是要借屍還魂嗎?該不會他現在這身也是從哪個墳墓裡挖來的吧!

「只要你乖乖臣服於我我定當免你苦痛,不傷你三魂,你自可決定流連世間或赴地府報到...否則我要你三魂俱滅!永世不能超生!」

姑且不提沒了七魄是否還能通過混沌七域,抵達陰間,我三魂都沒了,哪還有命在!這根本形同死亡!沒想到這個木乃伊就是要我死!

想到自己命在旦夕,不禁悲從中來,心裡悲苦地吶喊道:天公伯啊!我上輩子是調戲你老婆是不是!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又悲又懼之下,我抿起嘴唇,闔上雙眼,有了受死的覺悟。可是,我又忽然想到吳常,想到他還深陷在四合院聚落中的某處孤軍奮戰、等待救援,我怎麼可以這麼輕易死掉?我絕對不能放棄!

我張開雙眼,握緊雙拳,盡力保持冷靜,開始思酌起來。

很明顯這些殺手聽命於面前這個木乃伊。若是他們真要殺我,剛才有這麼多機會,我早就死一百次了。想必我對木乃伊還有些利用價值。至少,他應該不會希望我的身體遭到絲毫損壞。

「你你,我們有話好說、好商量,」我戰戰兢兢地說,「那麼多把槍指著我,萬一不小心擦槍走火,把好不容易抓到的人打死了,不就功虧一簣了嗎?」

鬼術師聞言,立即拂袖一揮,示意四人將槍放下,殺手們也果真依令行事。

我這才稍稍鬆了口氣,拍拍胸膛,暗暗想著自己或許還有機會可以逃出生天。

「死了也無所謂」鬼術師目露精光,「我德皓自有辦法將你救活,不過就是可惜了這副皮囊。」

「德皓?這名字怎麼有點耳熟?」我心裡納悶道:我是不是在哪聽過?我該不會跟這木乃伊以前同班吧?

「砰、砰、砰!」三聲俐落槍聲陡地響起,接著傳來富磁性的男性聲音:「唉他是老道那位擅長醫藥的師叔,陳—德—皓。」

鬼術師左右兩側的殺手隨之倒地,大量的鮮血立刻從他們頭部的彈孔中溢流而出。

他們身後的白霧裡,走出一位身穿淺色西裝的高瘦男子,步伐優雅而穩健。

「吳常!」我登時眼淚如泉水般再次湧出,又驚又喜地喊道。心想: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同時我也注意到,德皓中槍後,只是身體虛晃幾下,眉心出現一個小窟窿,卻沒有半滴血跡噴濺而出!

我頓時感到一股戰慄:他確實是民間傳說中的行屍走肉一類。只是德皓不是已經作古很久了嗎?難道真的是那什麼續命丹起了作用,讓他變成現在這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披著人皮的殭屍?

「喔?你們認識我?」德皓語調平穩。面對自己人遭射殺,沒有任何哀痛惋惜之意。「這倒是奇了這世上居然還有人知曉這名諱!」

吳常身上雖傷痕累累,但大抵無恙。他的出現,消除我心中所有不安與恐懼,底氣與狗膽馬上都回來了。

想到玄清派上下當年是如何慘遭血洗、末代掌門又是如何受折磨致死,當下滿腔熱血與憤怒,忍不住對這木乃伊罵道:「原來就是你這個王八蛋和那兩個德什麼的狼狽為奸!」

「哼自古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你個小娃兒懂什麼!」德皓說到一半,一隻枯手冷不防朝我撲抓而來!

我下意識往後跳開的瞬間,吳常又朝德皓開了一槍。子彈隨著「砰」一聲槍響穿透其掌,但他看起來不痛不癢,一點感覺也沒有。

「殺了他!」德皓指揮著兩位殺手。

我心知吳常已將身上的防彈襯布丟給了我,如果中彈,他真的會死。正要開口叫他快跑,德皓便像是受到狠踢一般,整個人猛然往後抽去,兩位殺手擊發的子彈全數落在他身上!

我定晴一看,吳常雙手正扯著一根釣魚絲般的東西,從後方絞勒著德皓的頸項。

德皓不慌不忙地抬手朝身後灑去煤灰般的黑色粉末,吳常立即閃身躲避。

他一鬆手的瞬間,德皓轉身以一把鋒利的骨刀朝他胸口劃去,他眼明手快地抽魔術棒格擋,西裝外套卻被割開一道橫口。

兩位殺手看準時機朝他開槍,我立刻擋在他們面前,想加以阻攔。

豈料,德皓忽地開口:「抓住她!」

我措手不及,瞬間就被其中一位殺手抓了起來,另一位馬上將防彈襯布扯下,丟到一旁野草叢生的田中。

我又氣又懊惱,只能看著兩位術師各出奇招,心裡乾著急:這個陳德皓詭計多端,盡使些妖術,真的太可怕了!

德皓單手立即搖起三叉銅鈴,霎時之間,鈴聲鏗鏗作響,空靈又刺耳,聽得人心裡直發毛。

我頓時心裡又是一個咯噔:這不是三清鈴嗎!他到底要幹嘛?

「招魂鈴?」吳常奇道,也與我同時認出這是道家的法器。

他一手舉燭,一手搖鈴,在空中不住地比劃,四面八方忽地湧來幾十道黑影,在我們上空來回徘徊!

「四方諸鬼,聽我號令!」德皓指向吳常。「去!」

向來反應敏捷的吳常,這時見狀卻一動也不動,只是愣在原地。我料想眼前的情況肯定又給了他什麼靈感,讓他陷入自己的思緒,才會對外界的變化完全置若罔聞。

只見無數黑影如飛蛾撲火般撲向吳常,卻又被他身上的噬靈符給一一吞噬殆盡,傷不得他分毫。

我初時還暗自為吳常慶幸他戴了噬靈符,但一、兩秒過後,開始感到奇怪:不對啊,德皓就算一開始沒發現,現在見這情況應該也猜到吳常身上也有噬靈符一類的東西,為什麼他還繼續這麼做?這不是徒勞無功嗎?

不料,這個疑問才剛浮現在我腦海裡,德皓便像是會讀心術一般,立即轉過頭,對我不懷好意地說:「我當然知道!」

下一秒,吳常的西裝猛地抖動起來,忽然週遭狂風大作,如風暴來襲!

我此時終於意會過來:德皓就是要符袋中的惡魄瞬間壯大,以掙脫鎮符,反噬其主!

「快丟掉!」我急忙對仍想著入神的吳常大喊:「吳常,快把符丟掉!」

「嗚呵呵呵太遲了!」德皓搖鈴的節奏忽變,開始喃喃念起咒語。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vfc
  • 沒想到一路看老梅謠也看了70幾集,很喜歡後面的劇情,加油!
  • _
    耶~~~謝謝鼓勵!已經在逐漸收網了!
    觀迎介紹給朋友、分享FB連結,讓更多人一起看老梅謠~~
    謝謝啦~~
    _

    Flo 於 2017/03/05 1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