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ies-2-negative.jpg  

 

我又急又氣,立刻將口中的糖果朝他奮力吐去!

草莓糖果很爭氣地咻一下打到德皓臉上,因有些黏姓,定在臉皮上一、兩秒才緩緩滑落,掉落至其腳邊。

此舉立即惹惱德皓,他轉頭怒視我,眼睛閃動起詭譎的青火:「蚍蜉撼樹,不自量力!我定要虜你三魂,要你生生世世為我奴役、聽我差使!」

他那懸掛著的人皮本就毫無表情、鬼氣森森,現在眼神、言語又一副恨不得馬上將我挫骨揚灰的樣子,實在駭人至極!

但我眼下只想著要轉移他的注意力,一時之間竟也不知怕,只是一個勁地開罵:「閉嘴!你這個千年臭豆腐!人家說響屁不臭,臭屁不響!怎麼你這麼臭,還這麼多廢話啊!」

身旁兩位殺手一聽,似是忍俊不禁,在一旁抿嘴憋笑;互看一眼,像是心中也頗有所感。

向來修煉有成又備受畏懼的德皓,如何能吞得下此等屈辱,立時掌心向下,隔著空氣對我握緊拳頭!

週遭的白霧像是受吸引一般,猛然湧至我面前,我瞬間像是被消音一般,不管吼多大力,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兩旁的殺手也低頭瞥了我一眼,似是也察覺到我的吶喊聲忽地消失的緣故。

德皓瞪著我的眼神盡顯狠毒,握緊雙拳似是在極力壓抑滿腔盛怒,緊繃到全身顫抖,身子骨發出咯咯響聲,用力之猛彷彿骨頭隨時會散架一般。

他怒火中燒又不敢發作,唯恐傷到即將寄生的宿主,咬牙切齒地說:「要不是你這身皮肉還能為我所用,我定將你碎屍萬段!」

聽聞如此狠戾之言,兩位殺手立即止住笑意,回復到幾秒前的面無表情。

可惡! 我氣急敗壞地跺腳,實在沒想到德皓會來這招,卻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繼續奮力掙扎,想盡可能靠大動作引起吳常的注意,盼他能趕快回神。

德皓見我如此費力卻猶如困獸之鬥,絲毫掙脫不得殺手鐵箍般的控制,心中怒氣頓消,立即仰頭開懷大笑,笑聲卻令人不寒而慄。

「嗚呵呵呵呵 小小娃兒想救心上人?」他朝我射來毒辣的目光。「我就偏要他的命!」

「你他媽的臭豆腐竟然敢挑釁我!」我激動卻無聲地罵道。「你給我過來!你現在就給我過來!看我賞你一記昇龍拳!」

德皓再次搖起三清鈴,口中念念有詞。原本散逸的黑影再度現身,一一朝吳常飛撲而去,他的西裝口袋立刻又激烈地抖動起來,風暴再臨,符中惡魄如繭中化蝶,隨時會破囊而出!

風流強勁,我瞇著眼盯著他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滿腦子如渦輪般飛速運轉: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救他?快想啊!

忽地心生一計,當即腦子一熱,奮力扭動,從殺手鐵腕中抽回一隻手,將背心口袋中的噬靈符朝吳常猛力扔去!

吳常終於在此刻回神,眼睛突然從失神變成聚焦在空中的那道拋物線,注意到我朝他扔去的符袋,立即眼尖手疾地身體前傾、伸手一撈,將符抓個正著,握在手心。

同時,他也意識到裝符的口袋不停晃動以及我舉動的涵義,另一手馬上將口袋中的符朝德皓一扔。

說時遲那時快,黑符在空中霎時爆裂,釋出一團墨般黑氣,馬上在霧中擴張,已具人形輪廓的龐大惡魄破繭而出!

吳常與我們兩邊見狀都立即朝後彈跳開來,德皓也不閃躲,只是扼腕地嘖一聲,口裡含糊不清地念起咒,迅捷如電地自懷中拿出一只葫蘆,拔塞就將瓶口往惡魄一送!

那褐紅葫蘆紋理似玉又像大理石,大小僅比巴掌大些,威力卻不可小覷。只見那惡魄渾身激烈扭動,朝上空撲抓似在使勁掙扎,下身卻仍被猛然吸入葫蘆之中!

我正衝著吳常笑,慶幸他逃過一劫的瞬間,他反而突然又將我剛才丟給他的噬靈符朝我擲來:「潔弟!」

我從來沒見過他露出這麼驚恐的表情,知道情況迫在眉睫,當即往前大跨一步,伸手欲接。

萬萬沒想到,惡魄竟像是具實質一般,全身猛力擺動的當下,乍地手臂一甩,將符打了回去,又給吳常接個正著!

沒時間了!

我忽地福至心靈,雙手手指互扣成印,手背上的雪白刺青立時結成似圓形迷宮般的抽象符號,腳向後退去,趕在時空歸零之前,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踏入陰間!

 

===================

 

知覺再次回歸時,我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處像是密閉的冰窖裡;既透不得半點光,又冷的令人直發抖。

我右手結印,念了句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咒語,暫且隱蔽陽氣。

人在魂魄出竅、陽氣徹底消散之前,頭頂與兩邊肩頭都燃著真火。氣在火在,只要一息尚存,真火哪怕再微弱都還是存在的。我因命格特異,能魂魄、軀殼一同進到陰間,但此處陽氣消耗的快,三昧真火也燒的快;一旦全滅,就真的回不了陽間了。所以進入陰間,首要之務便是封住陽氣與真火。

週圍伸手不見五指,我只好先以老師父曾教我的「借火」,將結印的右手靠至左邊肩頭,捻來其中一簇真火,暫且一用,藉以照明這個幽冷空間。

這裡不如陽間,空中無各般介質阻礙,是以真火光源雖不明亮,但光線可無遠弗屆地照亮很大的範圍。

豈料,我才剛藉著朦朧的橘黃火光照亮週遭的岩壁,看清自己是在懸崖下一處突起的窄長平台,真火便冷不防被一口陰風給吹熄了!

火一滅,眼前立即又一片漆黑,我反射性地想再取一次真火時,突然愣住了,心裡想著:咦不對啊,陰間是沒有風的啊!難道我背後有

正在我疑惑之際,忽地背後受到一股衝擊,像是被人狠踹似地,立即連摔帶滾地跌下山崖,差點就真的摔死了!

我全身疼得像骨頭散架一樣,痛到叫不出聲。片刻之後,眼淚才像是收到神經指令一般,突然流下來。我邊掙扎地爬起身,邊心有餘悸地環顧四週。

剛才趁有光亮的時候,我看平台下方,是一處地勢凹凸不平、烏漆抹黑的山坡,那麼我現在應該就是跌在這坡上了吧。

這並非是我第一次進入陰間。之前,老師父為了替我的將來打算,決心教我使用天賦,曾不只一次向我講述陰間的環境,也曾帶我到陰間找幾個亡者與幾處特定的地方,是以我雖然不安,但也還不到害怕。

只是後來老師父為了救我,硬闖入混沌七域,折了二十年壽命,便再也無法帶我進陰間,只好放手讓我自己嘗試。可惜我的資質和能力實在很有限,每次自己進到陰間,落腳處都不一樣,也始終沒能抓到訣竅控制。

陰間浩瀚,像現在這處懸崖,我看了便覺得陌生,以前從沒來過,更從沒被鬼魂踢下山過!

我嚥了嚥口水,揉揉疼痛不已的手臂,再試一次借火。

幸好左肩上的火沒全滅,只是非常微弱。我捻到手上,慢慢順時針轉了一圈。

火光幽幽之下,我越看越是心驚。

滿山遍野是密密麻麻、堆疊而起的開口木箱,每口箱匣裡頭都有一個遭鍊鈎或鐐銬桎梏的鬼魂!

有的四肢殘缺、有的屍首完整;有的死氣沉沉、有的怒氣勃勃;唯一相同的是,祂們全都靜悄悄地盯著我看!眼神沒有半點溫度,只有嫉妒與憎恨!

我現在畢竟是個偷渡份子,本來就已經很心虛了,被他們一瞪,更是膽寒,氣焰一弱,真火瞬時縮小,接著閃動一下,就徹底滅了!

此處猶如永夜,週圍鴉雀無聲,一直襲來的壓迫感不增反減。我雖然怕黑,但只剩兩昧真火,也不敢再貿然借來照路。

尋常人死後,通過混沌七域剝去七魄後,三魂便來到鬼門關。此時亡者須得出示「路引」,供關前鬼差查核身份。而意外橫死之人由黑白無常親自帶領,罪惡多端之徒則受牛頭馬面押解,直接赴地府報到,之後再依案情判發各處。

而壽終正寢的亡者入關後,便會走上黃泉路。路兩旁是一望無際、艷紅如血的彼岸花海。路的盡頭就是忘川河,奈何橋則在河上,橋頭由左至右分別是三生石、孟婆亭和望鄉台。

然而,亡者走的這條幽冥之路,僅佔陰間的毫釐之地,其正上方是陰曹,下方則是惡名昭彰的十八層地獄。

若是亡魂跨過黃泉路右方看似無邊無際的彼岸花,便會在花海的盡頭,看見懸崖底下的善終城,也就是陽間俗稱的鬼城。那裡是地府官員與放棄投胎的善魂所居住之地。

可是,鬼城之中,家家戶戶都有掌燈,遠處看去就像星空一樣,熠著千萬光點。與此處相比,兩地差異猶如天壤之別。

這麼推敲下來,我頓時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看來我正在黃泉路的左側斷崖下方。

定睛往遠方一看,果然前方山稜線的一小段,正透著些許淡薄微亮、如極光般不斷舞動的青綠幽光。

越過前面那座山巒,背後應該就是枉死城了。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61

摘符

062

符咒

063

064

內鬼

065

賽跑

066

紙人

067

時空區間

068

借屍

069

柳成蔭

070

術師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