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屍地_1.jpeg  

 

枉死城專供自殺、他殺或意外身故者暫居,直至達命定陽壽,才能赴地府衙門,依生前是非功過受審或受刑,之後再發往輪迴。

城內亡者多哀怨、憤恨,搞得城內氣氛總是很低靡陰森,不如善終城那般和諧悠閒。

有些居民對人事尚存掛念,妄想出城返回陽間報仇、與親人聚首;或是不願枯等命定歲數的到來,一廂情願地以為逃出城外,便能找機會偷偷泅渡忘川河轉世。

等到這些亡者逃出城,發現自己受限於結界,被困在山區間哪都出不去,就只能坐困愁城,等著被巡邏的陰差抓拿;或遭明令通緝,只得無止盡地躲藏在深山中,直到魂神俱滅。

穴隱在此的逃犯大多心懷怨恨、不滿,日久便性情乖張邪戾,就連陰差也不敢單獨一人巡山。

而城郊有座如荒塚墳丘般的山坡,名為「禁丘」。專門關押擅自出城者。這些亡靈,除非甘願下地獄受懲,否則不得再發往投胎,將被鐵鍊所縛,直至魂散。

不少逃犯會來此劫走囚徒,以聚眾結夥在山區謀生。陰差之間才會時常互相告誡:此處邪物環伺,不可久待。若非奉命捉拿逃犯,萬萬不可偏離官道。

所以枉死城本身並不恐怖,恐怖的是枉死城外的週遭山區!也正是我現在身處之地!

幸好,我恰巧就是摔在官道上,暫時沒有急迫的危險。

官道是陰間受刑勞役者所開闢、修築出來的公路。專供陰司差吏與一般亡者通行。中途設有不少大大小小的關口,亡魂經過都須出示路引,經確認才會放行。沿途也都有陰差定時巡邏。對於鬼魂來說,官道是最為安全、快速的往來路徑。

官道以外,幅員廣闊的區域則屬化外之境,荊棘、邪物叢生,一般亡者不會冒險涉足。

 

這是我第一次沒有目的,就這麼倉促地進到陰間,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我一邊加緊腳步,想趕快越過這山區,又同時想著:不知道現在能不能回陽間了?

雖然我不能控制入陰間時的地點,但每次返回陽間時,都能出現在消失時的位置。

會不會一回去又剛好遇到時空重置,或恰巧被流彈打中之類的?我不安地想道。

正在猶豫不決之時,我望著山稜線上,如極光般浮動飄移的幽光,忽然靈光一閃:對啊!枉死城!陳府滅門血案前前後後死了那麼多人,會不會有人還在城裡?可是,那已經是六十幾年前的事了等等,還有那個陳小環啊!祂應該有可能還在城裡吧?唉,我怎麼現在才想到要進枉死城找線索呢!

這麼一想,我精神大振,甩開仍十分疼痛的雙腿,往那抹青光的方向跑去。

行未數步,前方山腳下,崎嶇不平的官道盡頭,陡地出現兩個晃悠悠的青光。

我暗叫不好,這應該是來巡邏的鬼差!

陰間官員與普通亡魂不同,不論大官小吏都能一眼看出眼前來者的魂肉組成、心術正邪、言行真偽、姓名、壽辰等「基本個資」。除此之外,在深山野林間逃竄的野鬼,也能藉修鬼道而逐漸練成此種異能。

所以過去進陰間時,我都會隨身帶著幾張老師父給我的隱身符,以免遇到陰差與惡鬼。只是現在身上根本什麼法寶都沒有,該如何是好?

腦袋才轉了幾圈,那兩團青光便明顯靠近許多。雖然跑出官道很危險,但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我立刻憑著剛才記憶中,最靠近的左側山腰奔跑,心裡想著:反正禁丘上的逃犯都是被刑具銬住的,應該不會這麼衰剛好遇到幾個來偷囚的吧?

我一路上被陰間常見的鬼爪草絆倒好幾次,急忙將枝枝鬼爪踹開,奮力爬起,跌跌撞撞地猛衝,才得以趕在陰差走近前,摸黑躲進滿山遍野囚禁逃犯的木箱群之中。

鬼爪草是外型與乾枯人掌相似的妖草。聽老師父說,陰間土壤貧瘠,大部份的野草都有靈敏的感知力,只要輕輕一碰,便會反射性地胡亂撲抓一通。一旦捉到東西,便會將獵物往泥土下扯。供根部吸盡能量之前,絕對不會鬆手。一般來說,這類低矮野草力道捕靈魂綽綽有餘,實體肉身掙脫卻不太困難。

我正想藏身在一堆木匣後方,背心一角卻忽然被人揪住!

我急著閃躲官兵,猛然抽出刺刀,下意識將鬼爪草給斬斷,低聲咒罵:「滾開啦!」

只聽得被卸下的手掌啪嗒落地的聲音,以及男鬼哼哼唧唧地喊疼,背心被抓住的感覺馬上就消失了。這才知道我剛才割斷的不是鬼爪草,是亡靈的手掌!

姑且不論祂抓我的動機,連問都不問就將別人的手斬斷,這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啊。於是我立刻急急忙忙輕聲道歉認錯。實在沒想到,陽間的刀還真能傷這些亡魂。

隨著這兩簇青火接近,來者也漸漸清晰。是兩位提著青燈飄來的官吏。不料,祂們乍地停下腳步,轉頭往我這邊看過來!

躲在木箱後的我,反射性地雙手摀住嘴,將探出的頭縮得更裡面,只留雙眼睛繼續打量。

接著,鬼差像是感應到我的存在一般,竟也提著兩盞擺盪不停的燈籠,果斷地步出官道,直直朝我這靠近!

怎麼可能!我心裡大叫。普通官員怎麼會沒事突然偏離官道!就算是剿匪也不會只有兩個啊!難不成,那麼好興致來禁丘上野餐郊遊?

我瞇著眼,想將祂們的穿著看仔細,藉以辨其身份。等到雙方距離拉的夠近時,我猛地倒抽一口氣,肺部感到一陣冰冷,忍不住顫抖了幾下:這下慘了!什麼不來,偏偏來了兩個判官!我會不會被直接打下十八層地獄啊?

陰曹二十四司,各有所掌。一般負責陰間巡邏的是巡察司小吏。祂們都是身著黑色合身翻領胡服,繫白色腰帶,偶有外套一層甲胄。

眼前官吏身穿一藍一紅圓領寬大官袍,頭頂烏紗帽,帽上各自別了顆夜明珠。其珠潔白瑩亮,令人目眩,一眼便能輕易瞧出兩位顯貴的身份。

就在祂們距離我約莫幾十公尺時,我的背心又再次被輕扯了幾下,有個小女孩的聲音自身後傳來:「姊姊,你身上有個甜味。是糖嗎?」

我嚇得立刻往旁摔去,幸好嘴巴摀住了,不然這一尖叫肯定馬上曝光位置。

因為週圍黑暗,我也看不清是誰在說話,只能猜測是有個早夭的小孩因逃跑被捕,受囚禁於此。

這麼一想,忽然覺得祂好可憐,便小聲對祂說:「是啊。小妹妹乖,等下官兵走了,我再給祢吃糖好嗎?」

「我不要我不要!現在就給我!我現在就要吃!」小女孩吵鬧著說。

「噓」我怕祂會引起判官的注意,雙手慌張地在背心上亂翻著口袋找糖果。

正當我伸手要將找到的糖果給祂時,旁邊突然出現溫柔的男性嗓音:「千萬不能給!」

「啊———」我被這突然其來的聲音嚇得猝不及防,一個重心不穩,馬上又滾下山坡!

還好我躲的位置不高,沒兩下就止住了勢。腦袋雖給摔的七葷八素的,但也很快就恢復了。

滿地的鬼爪草又再次撲抓而來,我正要揮手甩開,冷不防雙臂先被架了起來,身軀隨之離開地面,免於妖草的襲擊。

我抬頭看向左右,逮著我的正是剛才看到的那兩位判官!

身穿藍袍者還將一群鬼爪搶著的那顆糖果取回,放進我背心口袋之中。

「吳常!」我對著藍袍判官喊道,又對著紅袍者大叫:「睫毛!」

兩位判官一個臉極似吳常,另一位則根本是戴著烏紗帽的柴犬頭!

不會吧!難道吳常跟睫毛我心裡大受打擊,震驚不已。

「奇了,我可從沒聽過有人掛念睫毛的!」犬頭紅袍判官驚奇地說道。其聲音粗壯響亮猶如號角。

「聽聞陽間最近流行戴假睫毛,莫不是娃兒如此鍾愛此物?」藍袍判官認真地酌思道。

其談吐明顯與吳常不同,睫毛又根本不會說話,是以祂們一開口,我便知道眼前這兩位絕對不可能是吳常和睫毛。只是我仍被祂們的長相嚇得一時說不出話,只能愣愣地看著祂們:我的老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長這麼像啊!

「還有黑白無常!」紅袍判官一打響指,提議道:「乾脆咱倆把這小娃拐去給祂們當老婆可好?祢說該給老謝還是老范好?」

藍袍判官莞爾一笑,說道:「祢就別嚇孩子了!她還陽壽未盡呢!」

我終於回過神來,急忙搖搖頭:「死了也不嫁!」

這句話不知為何逗得兩位判官哈哈大笑,我卻一頭霧水。

犬頭紅袍判官指著我的鼻尖,語調嘲諷地說:「她居然當真了!」

我不知道祂們到底在笑什麼,便又連忙解釋道:「吳常是我朋友的名字,睫毛是我家的狗。」

這下換紅袍判官笑不出來了,只臭著一張狗臉瞪著我。

藍袍判官斂起笑容,將祂的手按下,溫柔地看著我:「你別大驚小怪。陰間官員只有彼此看得清真面目,對其餘生人、亡者而言都沒有固定面貌、形象,一切都依觀者心定。吳常和睫毛必定是你心中最為掛心者。」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